第412章 满座皆惊

上一章:第411章 熟悉的感觉 下一章:第413章 有钱人真会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发现羊仿瓷这么重大的事情唐豆必须要告诉杨一眼,也需要征询过杨一眼的意见之后他才能决定该如何处置。

羊仿始于杨一眼的爷爷,盛于杨一眼的父亲,终于杨一眼。

杨一眼虽然也学会了羊仿这一门手艺,但是性格耿直的他却认为这是一门害人的手艺,自从学成之后从来没有一件成品从他的手中流出去过,而这个秘密也被他深埋在了心底。

直到杨灯和唐豆结婚之后,杨一眼才将羊仿这门手艺传给了唐豆,主要是杨一眼觉得羊仿这门手艺中还有不少可取的地方,如果在自己手中断了传承实在是有点可惜。

而且,杨一眼也深知唐豆的人品,知道唐豆绝不会仗着这门手艺胡作非为,至于传给唐豆以后,唐豆会如何处置这门手艺,杨一眼则是很干脆的拍拍屁股不管了。

说起来,唐豆现在已经是羊仿真正的传人,至于杨灯则只学了个皮毛,还算不上羊仿传人。

如今在港岛见到羊仿的作品,唐豆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别的不说,只说这个瓶子仿造的工艺,就连自己也险些看走了眼,他拿到手中的时候只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却根本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何处。直到第二次从杨灯手中接过瓶子,在十倍放大镜之下,唐豆才从那个瓶子内釉施釉的手法上找到蛛丝羊仿的痕迹,他敢断定,在这个瓶子内壁隐秘的地方必定会有一个非常不明显的羊仿标志。

远在金陵的杨一眼听唐豆说在港岛遇到了羊仿,扑棱一下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吓了一旁正在下棋的周老和秦彦培一大跳。

唐豆半天没有听到杨一眼的回复,他小声的对着电话问道:“爸,马上就该轮到这件羊仿瓷上场拍卖了,您说咱们该怎么办?”

羊仿瓷大多都是出自于杨一眼父亲的手,相对来说杨一眼的爷爷做出来的要少一些,可是无论是谁做的,对杨一眼来说这件羊仿瓷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杨一眼拿着电话在银杏树下来回转了好几个圈子,引得秦彦培、周老和秦杰三个人眼睛跟着他转来转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杰看到秦彦培疑惑的表情,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爸,是豆子打来的电话。”

秦杰并没有避讳周老,说话的声音恰好能够让周老听清。

周老听秦杰说是唐豆打回来的电话,眼睛一亮:“豆子,那小子不是跟灯一起跑到港岛去了么,难道是这小子在港岛又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好物件?”

现在唐豆已经给三位老爷子留下了条件反射,只要是一有他的消息,那么必定就要就跟传说中的古宝奇珍联系在一起,没见那小子带着灯跑出去渡蜜月还发掘出王圆箓藏经来了么。

杨一眼咯噔一下站住脚步,转向眼巴巴看着他的秦彦培和周老说道:“那小子在港岛遇见了一件羊仿的柴窑器。”

“啊?”,这一回连秦彦培也是颇出意外。

羊仿出自杨一眼家传的事情杨一眼并没有隐瞒他们,但是迄今为止这件事情也就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估计就算带到棺材里也不会传给其他人知道了。

如今唐豆竟然在港岛遇到一件羊仿瓷,这件事儿想起来确实是够让人头疼的。

对于这件事儿秦彦培和周老可不敢胡乱给杨一眼出主意,因为这件事儿如论如何做都有道理,只是看自己看问题的角度罢了。

杨一眼呼了一口大气,把电话举到耳边,冲着电话问道:“小子,你确定那是一件羊仿瓷么?”

等杨一眼回复正等得心焦的唐豆急忙应道:“确定。”

杨一眼知道唐豆的眼力,最少在看羊仿瓷上绝不会出错。

杨一眼毫不犹豫的冲着电话说道:“你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件害人的东西再留传出去,具体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啊?”唐豆张大了嘴,他本来是要跟杨一眼讨个主意的,没想到杨一眼比他更像是甩手掌柜的,给了一个指令之后马上一脚把球给踢了回来。

唐豆呲牙咧嘴的冲着电话说道:“爸,这件羊仿瓷做得太完美了,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如果不把这个瓶子打烂的话,恐怕无法向人们证实这是一件赝品。”

“你自己看着办,打烂也好,拍回来也好,哪怕把咱们羊仿的事儿说出去也行,绝不能让这件羊仿瓷再以真品的名义留传出去。”

说罢,杨一眼直接挂断了电话,心里一阵轻松。

臭小子,给你爷爷太爷爷擦屁股的事儿还是你自己来吧。

唐豆咧着嘴坐在马桶盖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出去说这个瓶子是羊仿,然后打烂验证?

恐怕外面那些大鳄们首先就把他给撕了。

拍回去?

看外面这些大鳄们虎视眈眈的样子,想要从他们手中把这个瓶子抢回去,恐怕自己要花一个比天都要高的价钱才能如愿。

但是花天价买回去一件明知道是赝品的瓶子,而且还是自己也能做出来的瓶子,这件事儿怎么想起来就跟自己脑袋被驴踢了一样窝囊呢。

唐豆咧了咧嘴站起身,“哗啦”冲了一下水,洗了洗手走出了洗手间,装的跟真的一样。

钱慈航关心的望着唐豆问道:“会所里有医生,要不要把医生叫来给你看看?”

唐豆看到杨灯钱芊芊正抿着嘴望着自己偷笑,急忙咧着嘴说不用。

唐豆躲在卫生间里等杨一眼拿主意,时间太长了,也难怪钱慈航会误会。

唐豆坐回自己的位置,伸手摸在杨灯的小手上,轻轻地捏了捏。

杨灯冲着他一笑,默契的沟通,唐豆知道杨灯刚才并没有对这个瓶子做出任何评价。

杨灯虽然也跟着杨一眼学习了几天羊仿手艺,但是唐豆知道杨灯绝不会看出这是一只羊仿的作品,连自己都险些看走眼,杨灯只学了个皮毛又怎么可能看的出来。

钱慈航微笑着望着唐豆问道:“小子,这回该说说你对这个瓶子怎么看了吧?”

唐豆微微一笑,在走出洗手间之前他已经拿定了主意。

虽然屋里这些大豪们不太信任唐豆和杨灯两个人的鉴定水平,但是毕竟他们两个是北杨南周的传人,对于古玩鉴赏必定也有一些长处,他们也希望能够从他们口中听到肯定这个柴窑瓷瓶的话,以坚定自己等一会儿竞拍的决心。

唐豆望了一眼茶几上放着的那个镂空梅花双耳瓶,转向钱慈航等人说道:“钱伯伯,各位前辈,历来瓷器鉴定就是所有古玩中最难鉴定真伪的一个品类,历朝历代官窑私窑都有仿制前朝名瓷的习惯,有一些仿制的精品瓷器甚至已经超越被仿制的前朝瓷器,而现代的检测手段对于瓷器鉴定也是束手无策。给瓷器断代向来就是一个难题,凭的就是鉴定者的经验积累,从器型、纹饰、釉色、胎质等各个方面推敲,跟各个朝代的各大窑瓷器特点进行参照对比,由此得出这件瓷器的相关信息进行判断。”

钱慈航暗暗点了点头,唐豆这话说的中肯,玩瓷器玩了一辈子的行家里手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个年轻后生了。

在钱慈航等人心中,唐豆开场白讲出这一番道理,应该是为自己留一个回旋的余地,等一会儿再交代两句模棱两可的话基本上也就蒙混过关了,无论对错也不会有损北杨南周的名声。

唐豆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若说其他的瓷器的断代也许我还真说不太好,不过对于这个瓷器,我可以肯定的说,这件瓷器从出窑到现在,最多不会超过一百年的历史。”

唐豆的话刚说完,屋子里的这些大亨们瞬间就把眼睛瞪圆了,包括何特首和薛心涵在内也同样不可思议的望着唐豆。

刚才在唐豆去洗手间的时候,他们已经从崔总的口中得知这个柴窑瓷瓶已经经过十几位专家的鉴定,其中半数认为这就是一件后周时期的柴窑瓷,其余的半数有认为是宋仿的,有认为是明仿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认为这件瓷器是近现代的作品。

钱慈航轻轻咳嗽了两声,望着唐豆问道:“小唐你认为这件柴窑瓷是民国或者是现代仿制的?”

杨灯紧张的捏紧了唐豆的手,刚才这个镂空梅花双耳瓶她可是仔仔细细研究过了,以她的眼力来看,这个瓶子就算不是柴窑瓷,那么也必定是宋明两代官窑仿制的,但是绝不可能是近现代的作品。

杨灯推测是宋明两代仿制的也是有道理的,这两个朝代的瓷器烧制工艺都曾经有过一个鼎盛时期,尤其是宋代五大名窑更是世人皆知。

而元代瓷器除了元青花和釉里红尚可圈可点以外,其他瓷器的烧制技术其实就是继承了宋代的烧瓷技术。由于蒙古人对汉人的压迫,致使很多高端的技术已经流失,这件精细的柴窑瓷以元代的烧窑技术是绝对不可能仿制出来的。

至于清代,清三代的瓷器烧制水平虽然达到了一个烧瓷技术的巅峰状态,但是风格却已经完全变了,也不可能会仿制出柴窑瓷。

感觉到杨灯的紧张,唐豆回应着捏了杨灯小手一下,望着钱慈航轻轻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我确定这件瓷器是近现代仿制的。”

大豪们没有人开口质疑唐豆的判断,但是有几位大豪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北杨南周的传人又怎么了,毕竟还是太年轻呀,连圆滑一点都不会。

面对瓷器类古玩,除非是那些有明显识别的,谁敢断言是什么年代出品的?

恐怕就是北杨南周两个人齐聚这里,也不敢断言这件镂空梅花双耳瓶是什么年代的吧?

就算心中有些疑惑,最多了也就是说一句看不好、看不准,也绝不会断言这件美奂美伦的柴窑镂空梅花双耳瓶就是近现代仿造的。

唐豆是钱慈航带来的,此时当面质疑唐豆,等于是令钱慈航难堪。

大豪们很默契的闭上了嘴,看钱慈航自己怎么处理。

钱慈航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盯着唐豆看了片刻,这才沉声问道:“小唐,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

感觉到杨灯手心里温润的汗水,唐豆望着杨灯,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冲着杨灯微微点了点头。

杨灯冲着唐豆笑了一下,也轻轻点了点头,无声地告诉唐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支持你。

唐豆转向钱慈航,沉吟了一下,慎重的开口说道:“钱伯伯,您应该听说过羊仿吧?”

“什么?”钱慈航惊得跳了起来。

不仅是钱慈航,崔总、李超人等人也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除了三四个人不明所以之外,可谓是满座皆惊。

钱慈航看看唐豆,瞅瞅茶几上那个柴窑瓷瓶,再看看唐豆,再看看那个柴窑瓷瓶。

崔总已经不顾他人的目光,伸手将那个柴窑镂空梅花双耳瓶拿在了手中,声音发颤地说道:“你说这是羊仿,这怎么可能?”

何特首轻轻咳嗽了一声,凑近身旁的薛心涵,低声问道:“薛部长,什么是羊仿?”

薛心涵毕竟是文化部副部长,跟古玩也有一些接触,再加上她博闻强记,对羊仿也有一些了解。

薛心涵拧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有些迟疑的低声说道:“我听说解放前古玩行中出现了一个或者是一批制造赝品的高手,他们最擅长仿造瓷器和字画,经他们手仿造的古玩几乎可以乱真,但是他们仿造的古玩都在不显眼的地方留下一个特殊的羊头标志,人们就跟他们仿造的古玩称之为羊仿。不过,自从解放以后,羊仿就已经在古玩市场中销声匿迹了。人们猜测,那些制造羊仿的人恐怕随着国民政府一起撤到了宝岛,可是自从解放以后宝岛也没有再出现过大批量的羊仿古玩,偶尔出现一两只也被证实是从解放前流传下来的。所以,人们还猜测制造羊仿的那个人或那些人恐怕已经死于当年的兵荒马乱之中。不过这些传言都没有什么依据,具体怎样谁都不太清楚,只是猜测。”

何特首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转头盯着郭总手中的那个瓶子感叹道:“这个瓶子如果真的是羊仿的话,那这帮人的手艺真可以说是巧夺天工了。”

何特首虽然不懂古玩,可是他却知道相人,他刚才从人们的表情和议论中已经知道这个瓶子恐怕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绝世珍品,此刻称赞上一句巧夺天工也是恰如其分。

热门小说最牛古董商,本站提供最牛古董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最牛古董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11章 熟悉的感觉 下一章:第413章 有钱人真会玩

热门: 都市之国术无双 罪恶调查局 ABO特浓信息素 花月正春风 啾间失格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综]你在乎过攻略目标的感受吗 兵王归来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