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奇怪的庙

上一章:第六章 江底之下 下一章:第八章 摇晃的黑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重新回到市里已经是晚上9点过后,打着的士赶到集合地点—九里屯,下车看到胡扬拖着两个旅行大包放在路边向我招手,走过去提提那两个大包,重量还不轻。

“你这带了多少东西啊?这么重,你怎么拿过来的?”

胡扬满嘴的胡渣子不见了,人显得很精神,他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一提将两个大旅行包举过肩。

我自认为力气还是比较大了,毕竟当过那么几年兵,要举起这两个大旅行包的重量也可以办到,但绝不会这么轻松。

“自从开始长鳞后,我惊讶的发现力气也变的很大,一只手可以轻易举起150斤的东西。”

听到他这样的解释,我不知道该恭喜,还是安慰!这已经超出人类体能的范畴,看样子如果尽全力或许还会更大的力量可以发掘。

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开过来停在路边,驾驶室下来一个齐耳短发的美女,看样子也就23、24左右,较厚嘴唇微微上翘显得很俏皮,模样很像后来在电视中看到的一位很有名气的女星,好像叫舒淇。她走过来朝我们挥挥手打招呼。我不解的看向旁边的胡扬。他露出笑脸,介绍道:“这就是跟你提到过的杨君君,她是学民俗的,一路上会对我们的帮助会很大。”

“那行吧,我也无所谓的,路上有个美女看着也挺养眼,大概不会那么无聊。”

我耸耸肩,将背上的包丢进车里,率先爬上车。胡扬和杨君君相视一笑也跟着上车。

上车后,我靠近车窗位置坐下来,胡扬坐副驾驶边看着飞驰而过的窗外景色,边跟杨君君说笑着,唉!完全没顾我这个单身汉的感受。

随着车身的行驶,迷迷糊糊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眼朦胧醒过来,握方向盘的人已经换成胡扬,杨君君靠在副驾驶上睡过去。我小心摇下一点车窗,刮进来的凉风让我脑袋稍微一点清醒。

烟瘾来了,忍不住去摸裤子包,刚点上一只烟,从前面伸出过一只手吓我一跳,胡扬在后视镜上笑一下,示意给他一根。

将刚点的烟递他手里,自己重新点上一支,掏烟盒时一张小纸片被夹带出来掉在腿上,拿起一看上面写着一排字:

“危险!小心背后!”

手一哆嗦纸片掉下去,立刻转头向身后看去,只有两大、两小共四个包静静放在哪儿,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擦擦冷汗,这纸片是谁放进我包里?

胡扬正专心开着车子,杨君君闭着眼睡的正酣,嘴里咿咿的说模糊的话,看样子还在做梦。

车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不可能还有第四人。

不过这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小心背后?这么说有人在警告我有人在背后盯着我们?那么提示的人又是谁?

一时间脑袋已经懵了。

发着呆望着幻灯片似的安全警示灯就像一条发光的长蛇影影倬倬,甚至能感觉到眼睛都花了。

一股很不好的预感挂在心头,这次旅途可能不会那么简单。

接下来的路程枯燥乏味,三人轮换着开车在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下终于来到宜兴这座城市,在城里休整一天后再次向南出发,下路高速后,就是长长的一截泥泞的山路,庆幸的是出门开的是吉普,不然换做轿车一半路都开不了就要熄火。

下午两点过后,终于来看到一处半山腰上的幽静的山村,当车子进村立刻围上来一群小孩子,这时有大人探出头来将自己孩子唤回去关上门。

这群小孩子被自己大人一一唤走后,村里顿时静下来,除了偶尔能听到鸡鸣,静悄悄听不到人声,显得无比怪异,如果不是刚刚有一群小孩在,还以为自己三个人开车进了一处荒废的村子。

杨君君唤我们一声,指了指前面不远一处破烂的房屋门口,一个老头子叼着旱烟坐在门口的石头上懒洋洋晒着阳光。

我小声问道:“你确定就是这里?”

“没错,就是这里,上次我来过,不过当时情况不像这样的,到处都可以看到村民,而且都还很热情。”

胡扬疑惑的目光在四周望望,看来他也很迷茫。

“我过去问问那位大爷就知道怎么回事,光这里瞎猜有啥用?”杨君君白了我跟胡扬一眼,就朝那位大爷走过去。

我大惭,扯一下胡扬的衣服跟着这位大美妞一起走过去。杨君君走过去蹲下很有礼貌的平视那老人家,甜甜的嗓音从那性感的嘴唇出来。

“大爷,给您听个事,这里是不是叫张家村?”

老头子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依旧整理着烟袋头没抬一下,杨君君也不恼,耐心的又问一下:

“大爷,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黑龙潭的地方?”

那个老头手突然停下动作,抬头看一下我们三个,又继续整理他的烟斗,我们三个无计可施准备再去找其他人问问,刚抬脚走人,背后响起老头的声音。

“你们这些外来的娃就喜欢稀罕事儿,才几天呀就来人了。”老头裹上烟卷,我趁机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他嗒上一口烟,瞄我一眼才说:“你这娃有眼色,我就告诫你们一句,那潭子你们还是别去,有点邪门。”

杨君君眼珠子一转,扮作乖巧的样子坐在老头对面石头上,可怜兮兮的说:“大爷,我们就是喜欢听这些奇奇怪怪的事,你讲讲给我们听吧。”

那老头看到她哀求的模样,又看看我俩大男人渴望的表情,叹口气道:“你们这些个城里人真是…。。好吧,我就说说。”

老头想了想,才起个头开始说。

“这地方是张家村没错,你们说的那个黑龙潭是外边人的叫法,咱这里人原先都叫那潭子叫黑水洼,也没啥稀奇的,就一个普普通通的水潭子。

我活了七十多岁,年轻时候经常在那洗澡放牛放羊都没发生奇怪事,就是最近几个月,老是听说谁家丢牛丢羊啦,以为来了偷儿,将畜生牵走了,村里有个后生想捉住那贼,于是带着自家的牛去了潭子边,结果到了傍晚牛惊慌慌跑回牛棚里,人却没回来,那家里的人见事不对喊起左领右舍十几个人跑去潭边一看,就见潭边飘着一只鞋几片衣服片子,水边上还浮着血。

死人了,这可不得,想要报警,可是村里只有一部电话,前些日子还坏了一直没人来修,要出村去还得等村里合资买的小货车回来才行,大伙一合计决定先抽水死要见尸好入土为安,于是找来村长将山下几台抽水机驼上来,日夜不停的抽水,眼看着水要抽光,围在潭边的大伙就惊呼一声,只见水面露出一对尖角,再往下降见底时,那东西露出真容就看见一座很小的形状怪异庙观立在中间。

咱农村人比较迷信,一时间也不敢下去看个究竟,到是有个小年轻不怕,拴一根绳子就下去,插着浅水钻进那小庙里,不大一会儿工夫,那年轻人惊恐的跑出来,顺着绳子被大伙拉上来,脸色吓得惨白,就病倒了,嘴里糊里糊涂的喊着有妖怪。

村里大伙一听个个有了退意,纷纷将抽水机抬起就往村里跑,村里开始有传那潭子下面的庙里镇着河妖,死的那个年轻人估计是被河妖吃了,你们也看到现在村里这模样就是那个潭子闹得。”

谢过那老头后,回到车上,我们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那潭子还死了人,那么里面的东西估计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不过好在水干了,可以先去看看再说。

三人合计下,胡扬就把旅行包扛起,我和杨君君一人背着小包跟在后头,朝着老头说的方向徒步走上山,所过之处均是绿葱葱的一片勃勃生机。

一路上,三人都没说话各怀心事,摸了摸包里的那张纸条正在想要不要告诉胡扬他俩,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正要回头张望,胡扬面朝前一把将我和杨君君抓住,小声的说不要回头看,继续走!

走过一段像树杈的路口,背后又是一阵咳嗽,我心里一紧匆匆用余光瞄上一眼,一道黑影趴着树杆望着我们,顿时脸色大变,只觉胡扬握着的手使劲捏我,只见他摇摇头,他悄声说道:“不要对视,用余光看它,就不会有事。”

我想问他那是什么东西,但看他严肃的表情,话到嘴边又吞回去。

还没到潭边就遇到怪事,果然跟预感一样,又走过一段树林子眼前顿时变得开阔,就看到一处二十米左右宽的水潭空荡荡在那里,旁边矗立着一块大岩石,四周围着一片树林,风挂的树枝左右摇晃,树叶间发出哗啦啦声音。

当我们三人站立在已经干枯的潭边,映入眼里的是一座扒满水草的小庙静静的立在潭底,忽然听到杨君君捂着嘴小声惊呼出来,指着那座小庙说道:

“你们看那座庙像什么?”

热门小说葬龙棺,本站提供葬龙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葬龙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六章 江底之下 下一章:第八章 摇晃的黑影

热门: 沥川往事 葬龙棺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 流吧!我的眼泪 重生乡村霸主 黑暗的左手 都市超级高手 盗墓者的传奇:月夜鬼吹灯 班底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