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好了,不要哭了。”

盛樾拍拍宋秋澄的背,像他见过其他人安抚哭泣的小孩那样,宋秋澄哭的不算厉害,掉了几滴眼泪,抽抽搭搭的,好在没有闹起来。

要总哭的话他也会烦,一烦,人就没有耐心了,所以说宋秋澄还是听话的,听话的小孩有糖吃,不是没有道理。

“澄澄,你肯坦白就很了不起。”

宋秋澄听他这么说,更是惭愧得没有吱声,想再抱抱他,最后却没有抬手。哪能时刻都要抱抱,又不是在家里。

宋秋澄是爱抱人,都是小时候在唐寻霜怀里惯出的毛病,六七岁的孩子还不爱走路,说话蚊子声大点。就这么丁点大的孩子还不好伺候,身边保姆换了几轮,却没人能想到幼时折磨人的孩子,长大那么乖巧。

“但是,哥哥……”

“你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宋秋澄想问的是他有没有原谅哥哥,被盛樾插嘴这么一回答,他就问不下去了。

盛樾知道,宋秋年怎么会不回来,那是宋家的指望,玉树临风的宋家大少爷,他冰雪聪明,叫亲弟弟替自己结婚,怎么会就此出走再不回来。

不过是耍耍抗议的把戏罢了。

“放心吧。”盛樾宽慰道。

宋秋澄放心不了,哥哥一天不回来,他就着急一天,骗人的滋味不好受,骗人被拆穿了更难过,他本身也是不愿意待在盛家,只盼着哥哥早一天回来,来把他换回去。

“我可以靠一下这里吗?”

宋秋澄指指盛樾的肩膀,他想歪在上头,但想起唐寻霜说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和别人进行亲密的肢体接触,要拥抱或是别的什么之前,最好征求别人同意。

盛樾大大方方亮出肩膀,说:“你随意。”

宋秋澄靠上去,还不太满足:“能抱一下你的胳膊吗?”

盛樾说:“可以。”

宋秋澄终于找到舒服的姿势,在心里喜欢了盛樾两分钟,没那么难过想哭了。

盛樾没法猜到他心里想什么,能看到的只有他的表情变化,不哭后平静下来,歪着头靠在盛樾肩膀上,吊着他胳膊,重力都到他身上了。

“要不要荡秋千?”

宋秋澄摇头说不要,他这会没心情。

“那就进去?这几天有蚊子了,待会出来一叮一个大包,又肿又痒。”

宋秋澄最烦蚊子,听到这话腾地站起来,说:“好的,那就进去吧!”

盛樾笑着看他的长衣长裤,遮得严实,不过圆领的衣服,往上露出一截白净的颈脖,那个位置盛樾记得很清楚,好像只是轻吮几下就留了印。

换做别人,新婚夜就该把他踢下床,不让他为非作歹才好。

他站起来,慢吞吞跟在宋秋澄后面,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很多,一会是后天到宋家怎么样,一会是今晚怎么样,一会又想怎么和宋秋澄相处才能更加愉快。

想到最后就变成了今天晚饭吃什么。

早上做三明治的时候看见冰箱里有鲜牛肉,想起做饭阿姨临走前叮嘱过有哪些菜可以做,再不然就还有之前包的水晶虾饺跟汤圆,都是留在速冻给盛樾准备的,他加班晚归时回来要是饿了可以吃点。

盛家是半路发家,盛夫人喻焓领养盛樾的时候家里是普通小康,虽然盛樾没吃过几年苦,但对盛家的感恩叫他这二十多年来一直严于律己,平时娱乐也都是干干净净的,假期不是在家健身休息,就是回家陪父母。性格好,不挑剔,雇了五六年的做饭阿姨最喜欢他不挑嘴,做什么都吃。

宋秋澄进去后在客厅看摆件,他知道那些东西不能用手碰,便站离两步远,躬着腰凑过去看。看着看着,他忽然问盛樾:“你有没有养过小金鱼?”

盛樾说:“没有,你养过吗?”

宋秋澄嗯了声:“养过,可是后来被我抓回去的鲫鱼咬死了。”

“那还挺悲伤的。”

“以前我的鱼缸,大概就在这个位置。”

宋秋澄走到靠近落地窗的角落,比划出一大块:“就在这里,放了一个这么大的鱼缸,养了五条小金鱼。”

“有一次我出去玩回来,发现一只金鱼跳出来掉到地毯上,它都快被晒干了,居然没有死,它肯定是不想死,等我回来救它,”宋秋澄回忆起来,依旧感到遗憾:“可是它那么想活,最后还是死了。”

他唉声叹气地坐到沙发上,愣愣地盯着墙面看。

“也许它只是回到它该回的地方去了。”

盛樾糊弄似的安慰起到了一定作用,起码宋秋澄没再继续看墙面,而是转过头来看着他,问:“你系围裙,是要做饭吗?”

围裙刚系上,盛樾说:“啊,对。”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里,他又想到了牛肉的另一个做法,干脆炒肉丝好了。

“你吃辣吗?”

宋秋澄已经找到另一条围裙给自己系上,他笨拙,身后的带子怎么都栓不好,费劲。

“吃,我能吃辣。”

盛樾想过去帮他,刚走近,他又弄好了。

“我炒两个菜,可能不会很好吃,希望你不会介意。”

“不介意,”宋秋澄用力晃脑袋,“我想帮你,可以吗?”

“可以,谢谢你。”

话虽这么说,实际操作的时候宋秋澄却没有帮到忙。

牛肉丝下锅后空气里有股呛鼻子的味道,尽管油烟机已经抽去大半,宋秋澄在厨房里闻到还是背过去打了几个喷嚏。

他不想添乱,看盛樾在专注炒菜,默默地转身离开了厨房,跑到楼上去转了一趟,然后又下来。

下来时,菜就出锅了。

“你去哪里啦?”

宋秋澄跑得小喘,手里还握着什么东西,盛樾没太想管,说:“去洗洗手咱们吃饭吧。”

宋秋澄答应说好,洗了手回来坐在餐桌前,嘴里嚼着东西。

“你吃的什么?”

“干桂圆。”

“昨天的?”盛樾哭笑不得,“你抓了多少回来,还有吗?”

宋秋澄腼腆地嘿嘿笑,傻里傻气的,摊开手说:“没有了,刚才那个是最后一颗。”

“你喜欢吃这个吗?”

家里其实还有,盛樾想他要是喜欢的话待会拿些出来放果盘里,不过还是要少吃,吃多了要上火的。

“喜欢,我什么都喜欢。”宋秋澄从来不挑食。

“好,”盛樾笑着将乘了饭的碗送到他面前,说:“先吃饭吧。”

宋秋澄接过来立马说谢谢,在他眼里,盛樾已经成了个完完全全的好人,一个温柔帅气的哥哥,他喜欢盛樾这样的人,自然就愿意陪他多住几天。

现在是下午五点十分,宋秋澄早就饿了,两碗饭压下肚,收尾的是鲜笋汤,吃饱了盛樾起身拿碗,他帮忙收拾碗筷到厨房倒挺勤快。

厨房的事整理完,盛樾打开电视随便调了个频道当背景音乐,他想和宋秋澄聊聊天。

“澄澄——”

“嗯?”

“嗯……抱歉,忽然想到就这么叫你了。”

“没关系啊,”宋秋澄听到他声音的瞬间还有种是爸爸在叫他的错觉,“我本来就叫澄澄……小名就叫澄澄。”

“我也可以这么叫吗?”

“可以呀,当然可以。”家里人都这么叫他,盛樾声音温柔,更好听,比他哥哥的都好听,宋秋澄都想叫他哥哥。

“澄澄,你在家都怎么打发时间,还在上家教吗?”

“没有了,很早就不上了,我跟爸爸说想去学校,爸爸在家里学是一样的,但我不喜欢,就不上了。”

“不喜欢就不上了?”

“对呀……”

宋秋澄抿着唇,思索片刻后说:“我闹脾气了,爸爸就不让我上了。”

盛樾低头笑了,宋秋澄也知道这说出来就很好笑,他都那么大人了,不能去学校还要闹脾气,可是他又不能阻止盛樾笑他,只好赶紧弥补:“不是闹很大脾气,我就是不想见老师而已,后来跟老师说对不起了。”

“原来是这样啊。”

“对的,后来没有家教老师,我就只能自己,我看都看不完。”

基本从小就在上家教课,到十多岁家里人还不放心他外出,盛樾从中获取到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宋秋澄的交际圈可能只有以宋家为中心的一个小圆圈,他极少接触外人,就连盛樾自己,在准备和宋秋年结婚的这段日子,也没有几次想起他还有个弟弟这回事。

存在感是有点低啊。

宋家夫妇将宋秋年保护地很好,幸亏宋秋澄性格这样好,要是长歪了,依照宋家对他的宠爱程度,还不定会是什么样。

宋秋澄今年二十二岁,正常情况下也该读完大学了,他的交友圈这么简单,接下来在这里的生活该怎么样呢,盛樾也得好好想想。

“看不完就慢慢看,总会看完的。”

宋秋澄听了,像看什么奇怪的人一样盯着他,眼皮都不眨一下,盛樾怪道:“怎么了?”

宋秋澄说:“我以为你会说,看不完,就不看好啦。”

盛樾于是补救:“是啊是啊,看不完就不好了。”

宋秋澄这才开心:“反正我的书全都在家里!”想到这个他便有点开心住在盛家,没有书看,他可以看一整天电视。

“我可以换个电视看吗?”

“当然可以,你想看什么?”

“我想看西游记,前天我看到九集了,我想继续看。”

“好,我找给你看。”

热门小说月亮星星,本站提供月亮星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亮星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我女儿来自未来 荆棘王座第一季:猛虎蔷薇 九州缥缈录4辰月之征 宿命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 苍黄 在地狱那头等我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