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坏得彻底

上一章:第十三章 祖灵 下一章:第十五章 他疯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为什么要怕?

接近宗师的“冥皇”出手,还问为什么要怕?

索命夜叉的第一反应是又气又乐,感觉荒唐无比,旋即涌现危险预感,先惊恐看向孟奇,脱口而出:

“你!”

接着,他睁目望向“冥皇”。

索命夜叉能逃脱追杀,且在没有秩序的播密存活如此之久,哪会是愚笨短于见识之人,对方如此淡定,必然有着后手!

刚刚望去,他就感觉四周寒冷入骨,血脉冻僵,冥皇与祖灵的动作双双变得迟缓,神秘晦涩的血色水浪冻结,气流冻结,瞬息凝固,晶莹剔透,幽蓝梦幻!

一只洁白秀美的手掌从洞顶落下,雪花缠绕,寒冰汇聚,让它变得足有一丈大小。

手掌落下,冥皇身上诸多光芒闪烁,或为保命功法,或为秘宝,但都被一掌破之,无处可逃,无法可逃!

砰!

手起掌落,冥皇与祖灵被直接压成了肉饼!

血液还未喷出就已化成冰晶,阵法都还来不及吸收!

这……索命夜叉半是冻僵半是目瞪口呆,冥皇一掌就被拍死了?

不说他,就连孟奇都有点呆若木鸡,这就是斗姆元君全力出手的可怕?

半步法身与绝顶高手的差距就像外景与开窍?不,比这还大!冥皇手段尽出,还是宛若苍蝇,一掌拍死!

难怪当初哭老人在苏无名一剑之下身负重伤,狼bèi逃窜,多年后方才恢fù!

若非神都大阵让斗姆不敢勾连天地法理,驾驭自然伟力。凭顾小桑和那几名外景连成的阵法,哪能挡得住斗姆!

飞行而逃的老钟头冻结于半空,手中秘宝光芒绽放亦无济于事。

砰,他掉落于地,可寒冰坚固。未曾粉碎。

索命夜叉又惊又愕又怕,双目望向孟奇,怨毒恐惧溢于言表,隐含求饶。

就在这时,他感觉身体被人无声无息箍住,阴冷潮湿之意穿过护体真气渗入体内。让自身愈冻僵,连元神转动思绪都变得迟缓。

模模糊糊的感应之中,他“看”到了略有震惊神色浮现的孟奇,“看”到了制住自己之人,不。那不是人,是两片尸体的胡乱糅合!

毒手魔君两眼距离变近,宛若斗鸡,神色迷茫,毫不在意那道无法弥补的裂痕,口中低低自语:

“我是谁……”

“我是谁……”孟奇心神微震,长剑递出

自己刚才竟无察觉,让毒手魔君制住了半冻结的索命夜叉。

“我是谁……”索命夜叉脑海内响起这道沧桑又迷惘的声音。视界旋即昏暗,阴冷潮湿深入元神。

阳光灿烂,照耀两人。赤色长剑瞬息而至,暗藏恐怖的爆炸。

毒手魔君和索命夜叉互击对方,借力退向两旁,硬生生承受着普照八方的阳光,回旋投入了无忧谷生门!

在斗姆出手抹杀祖灵后,幻阵亦被破去!

孟奇正待飞行追赶。想了想,又留在了原地。穷寇莫追,无忧谷内危险难测。还是等待斗姆一起。

一掌拍死冥皇与祖灵之后,寒气弥漫,斗姆元君现出身形,她未曾戴面具,直接显露清水出芙蓉般的脸庞,头浓密乌黑,展现旺盛生机。

作为画眉山庄执掌者,入播密清理门户乃光明正大之事,无需用斗姆身份。

难怪她刚才用的是寒冰仙子的功法……孟奇恍然大悟,至于斗姆元君主修的是哪门功法,法相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叶仙子,杨真禅已除。”此地诡异,孟奇以江湖身份而非仙迹成员见面,事不密失其身!

叶玉琦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她刚迈步走向老钟头,背后血肉烂泥冻结的冰晶里有道黑影扑出,白挽成高髻,满脸皱纹,直接扑入生门!

冥皇没死!孟奇瞳孔收缩。

不对,他身体半透明,是元神形态!

可元神形态也该在斗姆元君一掌之下冻结破灭了!

叶玉琦试图抓摄,但慢了一拍,看着冥皇黑影消失于入口,神色不变:“他与此地似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自身才略有失手。

“他和祖灵有几分相像,莫非是播密后裔?可播密国人不是都亡于当初的异变了吗……”孟奇疑惑道。

叶玉琦没有问孟奇从何处得到的无忧谷线索,也未立刻追赶,缓步走向冻结的老钟头:“当年应该有出门经商或游历的播密国人。”

“可隔了这么多代,还能有几分相似,莫非是返祖现象……”孟奇半是不解半是幽默。

叶玉琦停在老钟头面前,纤手一伸,盖于他的顶门,丝丝寒气渗透,彻底将他制住。

“他应是‘神话’正式成员,直接询问或搜魂容易引来反噬,我们一步步来,先弄清楚他的功法。”叶玉琦幽深似古潭的瞳子转向孟奇,“你运转*,渗入真气,我刺激他的功法运转,你一寸寸摸索体悟。”

他的功法叫天魔功……孟奇默默自语,走到老钟头旁边,一手按于他的丹田,一指点在眉心,真气渗入,心境如平湖,天地自然一体,映照出老钟头的经脉骨骼与窍穴。

斗姆缓慢刺激元神,引动天魔功自然运转反击,孟奇心湖内一道道黑线凸显,串连起经脉与窍穴,呈现出诸多变化。

老钟头肉身隐泛金光,天魔金身的秘密展露少许。

*玄功善于模仿,孟奇一点点体悟着天魔功的秘密,虽然没有功法参照,核心的东西难以弄明白,但亦能有所收获,得到皮毛,日后短暂装作老钟头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就是天魔四蚀的少量秘密……这就是天魔极乐中经脉和窍穴的相应变化……许久后。孟奇收回双手,低声对斗姆元君道:“叶仙子,大概弄清楚是什么功法了,应当为天魔功……”

“是法身级的那个天魔功?”叶玉琦不像是反问,倒像是肯定。还有一门天魔功连外景品阶都无。

“恩,天魔金身。”孟奇消化着刚才所得,暗搓搓地想着,若非太过危险,自己完全可以变成老钟头,潜入“神话”。做好无间道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叶玉琦对天魔功了解不多,尚是初次遇到,没有多说什么,再次看向老钟头:“我们试试旁敲侧击能不能得到‘神话’的一些情况,若能将他策反。那就更好。”

六道契约可没有禁止神话或仙迹成员再与别人签订契约,只要不危hài组织本身就行,这一点可以打擦边球,谁说不危hài组织本身就不算策反了?

她解开部分封禁,让老钟头能够说话。

“你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若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还有活命的可能。”叶玉琦语气平淡。

老钟头脸色阴郁:“本座常认为人生在世,若不能欺凌弱小。屠戮强者,饱尝鲜血,满足种种*。何等无趣?自出道以来,奸淫掳掠,吸人功力,吞噬血肉,折磨元神,无恶不作……”

他这是要忏悔?孟奇撅了撅牙花子。这种变态还是死了比较好。

“但本座有一事不做。”老钟头忽地怪笑起来,“绝不卑躬屈膝!”

“天帝是……”他咬牙切齿。纵声大笑。

斗姆元君想要阻止,已是来之不及。老钟头体内蹿出阴黑火焰,瞬间将他吞噬。

哈哈之声远远荡开:

“大丈夫生不食五鼎,死亦五鼎烹!”

“生为天魔,坏事做绝,焉能求饶?”

这个变态,还真是坏得彻底……孟奇抹了把不存zài的冷汗。

阴黑火焰毁去了老钟头肉身,而他的芥子环似乎加有禁制,同样在火焰里毁掉。

一qiē成灰,原地只余一物,乃是一根手骨,初看漆黑,细看藏有洁白,感觉普普通通,可光是在阴黑火焰下残存这点就说明了它的不凡。

“这是……”叶玉琦将手骨摄过,仔细检查,但未能觉异状。

孟奇忽地想起一事:“老钟头乃生死无常宗叛逃弟子,据说带走了某物,难道是这根手骨?”

“生死无常宗的东西……”叶玉琦沉吟了下,直接递给孟奇,秘密传音,“若日后激了任务,与我等共享,如果是使用的物品,你就自己收着,算是你帮画眉山庄清除叛徒并分享无忧谷之事的私人酬劳。”

凭白得到一件物品,孟奇当然乐意,笑容灿烂道:“叶仙子放心。”

不知这手骨到底是什么玩意……

刚收起手骨,孟奇看见叶玉琦走向了生门,于是赶紧跟上。

由于幻阵被破,门边无忧之花枯萎,两人踏着掉落的花瓣走入了无忧谷。

里面阴冷潮湿之意很重,但与死门不同在于,它们没有自主意识,不试图浸蚀生灵,孟奇皮肤如同宝兵,不用全力催*玄功就将它们挡住。

滴答滴答,洞顶阴冷结水,不断跌落,显得愈空旷寂静。

越往里越是开阔,似乎一座山谷硬生生被埋入了地底。

两人没有赶路,稳步前行,走了一阵,眼前突然开阔,前方是一大片平坦之地,远处有死寂黑雾凝固。

孟奇倒吸了口凉气,因为平坦之地上密密麻麻全是尸体!

它们或着白袍,或披黑甲,失去了所有水分,化作了干尸,与巡逻的阴兵很是相像!

这些干尸有的站起,有的跪倒,有的躺着,种种形状,不一而足,阴冷死寂之意弥漫,但没有腐烂恶臭。

这时,黑雾翻滚,钻出了一队阴兵。

“这是巡逻归来?这些是当初失踪的播密国人?”孟奇皱眉推测。

阴兵分散,毫不在意孟奇两人,在极端安静中各入对应干尸。

叶玉琦沉吟了一下,踢出了一块小石子。

啪,小石子撞击地面,出清脆之声,打破了寂静。

那些尸体陡然活了过来,宛若浪潮起伏!

一个个睁开双眼,满是茫然,出或长或短的迷惘之声:

“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谁!”

声声入耳,孟奇头皮麻!(未完待续)r655

温馨提示:笔趣阁已启用新域名"biquge.info",原域名即将停止使用。请相互转告,谢谢!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祖灵 下一章:第十五章 他疯了
热门: 十维公约[无限] 被狩猎的源博雅[综] 九州·英雄 一世之尊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奶爸的科技武道馆 解药 乡村御医 六爻 银河帝国6:基地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