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奇怪阴灵

上一章:第七章 看门人 下一章:第九章 神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少女的父亲同样惊愕,因为这名新来的外景自己完全不知晓,是新躲入播密者,还是藏于深处,谨慎小心,连互市都少有参与的老怪物?

他忍住起伏不定的心情,咳嗽了两声:“各位前辈,此次我们共带来二十三件天材地宝或等值之物……”

天材地宝稀少而珍贵,外景强者自身修炼和锻造宝兵都需要,所以常常有价无市,像则罗居这种打劫半生,占据瀚海半壁江山的积年外景,身家亦不超过十件,大部分还是自己用不到才残存下来等待交换。

这支商队能一下拿出二十多件天材地宝,背后没有大势力乃至顶尖势力的支撑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播密无风,红雾不动,少女只觉一位位老怪物宛若消失,无人回应。

她的父亲继续道:“第一件非是天材地宝,乃江东王氏特制卦盘……”

江东王氏特制卦盘?孟奇略感惊讶,卦盘在播密险地有什么用?妖异红雾笼罩,卜算不准啊!

“此乃本座预定,诸位应当不会抢吧?”红雾翻滚,一道干瘪到似乎没有半点水分的声音响起,如同魔音。

有阴测测的声音冷笑道:“毒手老鬼,我等拿卦盘来做什么?别以为自己的谋划神不知鬼不觉。”

其余外景强者依旧沉默,不发一言,于他们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常常争执,说不得就被仇家发现了。

毒手老鬼,这人恐怕是昔年有名的毒手魔君……孟奇微微点头,对卦盘没有觊觎之心。

“哼,本座能谋划什么,还不是挖掘播密异变的源泉,尔等谁敢说没有尝试过?”毒手魔君冷哼道。

躲在播密,除了采集此地特有的天材地宝。勤修苦炼之外,这些穷凶极恶之徒往往无所事事,而播密异变的源泉又似乎蕴藏着大机缘大奇遇,怎会不生类似之心?

无人争夺的情况下,毒手魔君用一截蕴魂木和一支恶冥灵芝换取了江东王氏特制卦盘。

其后,一件件天材地宝登场,有稍微常见的太阳神石,亦有极端稀有的千载空青,孟奇虽然眼热,但身上都有替代修炼之物。所以一直保持沉默。

“诸位前辈,这一件天材地宝是怨灵之石。”少女的父亲拿出一枚石头,半透明半幽绿,里面仿佛锁着一只恶鬼怨灵,不断发出凄厉哀嚎,不断变化身形。

几处红雾翻滚,竟然有不少老怪物感兴趣。

播密虽然冥邪,有阴灵巡逻,所产之物偏阴偏鬼。但由于没有人口,之前的百姓又纷纷化作阴灵,神出鬼没,每一个想打它们主意的外景强者最终都“加入”了它们的行列。所以没有大量的冤魂怪物供修炼类似功法者使用。

“本座用阴冥珠草换!”

“老夫在阴冥珠草之外另加一根三百年血魂参。”

“七曜老儿,你想和本座争?本座加鬼面玉!”

……

叫价声中,孟奇心中一动,听见了“鬼面玉”三个字。这是自己能够用到的天材地宝,能完善自己五种变化的其中一变,“阴鬼变”!

少女看着翻滚的红雾。听着一道道蕴含强大气息的声音隔空交火,牵扯出种种异象,有魔影丛生,有鬼音刺耳,有星光血红,内心忍不住感慨道,老怪物们真可怕。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一道平平常常的声音:“本座有冤魂阴铁,愿换鬼面玉。”

她下意识看向声音传来处,只有红雾隐约翻滚,难见人影。

是最后到来的那个外景老怪物……

场面顿时凝固,诸位外景强者陷入了沉默,少女的父亲虽然埋怨孟奇插手,让自己的怨灵之石价格无法抬到最高,但敢怒而不敢言。

“冤魂阴铁,比怨灵之石差不少,但也勉强够用了,本座换!”有鬼面玉的老怪物沉吟后斩钉截铁道。

他抛出了一块墨绿玉石,其上人面清晰,但阴森扭曲,少女一看就有做噩梦之感。

孟奇亦拿出冤魂阴铁,这是一块巴掌大小的漆黑金属,表面凝阴森之气为水珠并布满了细小的孔洞,每一个孔洞漆黑深邃,有鬼哭之声传出。

突然,场中多了一只半透明的青绿小鬼,扛起冤魂阴铁,奔向拿出鬼面玉的老者。

他隔着阴湿红雾,没有靠近,用这种手段拿走了所需的物品,毫不暴露自身,比之前交换完毕后需要商队拿到近处的外景强者似乎更胜一筹。

“鬼,鬼……”少女尚是初次看到真正的小鬼,又害怕又兴奋。

这时,孟奇感觉到红雾背后有一道道目光投向自己,他们在打量,在关注,在等待,在猜测自己会用什么手段拿走鬼面玉,藉此判断自己实力,好决定互市之后的行动。

先前孟奇运转窍穴内的大日,并暗引接近上品的流火气息,伪装出大日法相,气势磅礴,灼热可怕,一下震住了诸多老怪物,但他们都是老于江湖之人,震惊后往往多生疑惑,不会单凭一件事情下判断。

孟奇劳宫穴打开,大日落下,混洞升起,掌心幽幽暗暗,仿佛通向异界的深邃黑洞!

少女正期待着老怪物会用什么手段,忽然看到红雾收缩,地上的鬼面玉似被无形绳索牵引,一下投入进去,整个过程,只感吸力惊人,丝毫察觉不出对方手段。

举重若轻,毫无烟火之气,绝对是在场最可怕的老怪物之一……她的父亲见多识广,轻吸了口气。

一道道隔着红雾若有似无的目光消失,仿佛觉得看不透孟奇。

渐渐的,互市临近尾声,少女暗吁了口气,虽然这一趟见识了诸多儿时的噩梦,直面了十几二十位老怪物,满足了心愿,但委实提心吊胆,胆战心惊。还是早点结束,早点离开播密比较好。

忽然,她打了个寒颤,感觉一阵寒风吹过,阴冷刺骨,与之前撞见阴兵巡逻时的状态一模一样!

又是阴兵巡逻?她猜测之中,看见红雾波浪般起伏,分向两侧,不复之前的静滞,四周老怪物们的气息宛若消失。一qiē都诡异而可怕。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红雾内迈出,披着黑甲,戴着头盔,只露出双眼,猩红死寂。

它周身红雾缭绕,双脚似乎缠着锁链,行走之时发出刺耳声音,目不斜视,直直往前。所过处,岩石腐朽,凭空塌陷。

而它往前的方向,正是孟奇所在!

“这是阴兵首领?”

“可方向不对啊……”

商队里几位开窍晚辈定力不够。议论纷纷。

对于阴兵,孟奇下意识避开,可刚有动作,发现自己被它目光锁定。若露出破绽,必遭到雷霆一击!

这不是常见的阴兵……孟奇皱了皱眉,眼睛微微眯起。

周围十多个老怪物不发一言。无人援手。

就在这时,他们看见一道赤红亮起,宛若大日洒下的光辉,波浪般涌向每一个角落。

剑光在红雾内有折射,有反射,有穿透,像是真正的阳光,藏着无穷的变化,让人琢磨不透,不知该防哪里,怎么去防!

一位位老怪物瞳孔收缩,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没办法把握住这一剑的玄妙,只能硬挡,就像正午的阳光,只要没有遮掩,怎么都逃避不开!

大日当空,阴邪退散!

灼热之意融化了腐朽的岩石,赤红阳光吞噬了诡异阴兵。

阴兵哀嚎出声,但难以挣脱无量日光,被一道道剑光斩中,于赤红光芒里渐渐消融!

“这就是外景的实力……”少女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只觉眼前真的有一轮大日,剑光就是阳光!

她的大伯与其他家的长辈都是外景,可谁会没事尽展全力给她看!

短暂的插曲之后,再无人试探孟奇,互市很快收尾。

正当一位位老怪物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今日出现的神秘外景震荡声音,遍传八方:

“看门人!”

他们顿了顿,各自离开,等商队之人远离巨石后,一位浑身被血红星光笼罩的男子脱离了红雾。

“看门人有何事找老夫?”这名男子的声音沉闷但不显苍老。

“七曜道友,看门人让本座问你一事,最近可有遇到八荒伏魔剑?”孟奇提着长剑,迈步而出。

看着眼前陌生的外景,七曜邪神哈哈大笑:“老夫道是谁这么不懂规矩,原来是画眉山庄来清理门户的外景,当真年轻啊!”

陆大先生一心一意,可不表示他没有获得过别的神功秘籍,只是自身不练,作为画眉山庄的积累,故而七曜邪神并不奇怪孟奇的法相和剑法。

“老夫收了看门人的好处,自然不会隐瞒,最后一次撞到杨真禅是七日前,在往东第五条峡谷,也就是昔年播密国都所在……”说到这里,七曜邪神沉吟了下,“老夫看见杨真禅与毒手魔君等人见面,恐有意加入他们的组织。”

“组织?”孟奇疑惑不解。

七曜邪神嘿嘿阴笑:“当然,他们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老夫。”

“播密藏了这么多外景,暗杀刺杀皆是好手,有能力者谁不想将他们聚拢,自成一方隐秘势力,纵使比不得武道大宗和顶尖世家,也不会比哈勒差多少。”

若没有哭老人这个外景巅峰者坐镇,哈勒是比不过播密的。

孟奇反倒舒了口气,怕的就是杨真禅独来独往,只能靠耐心加运气!

确定了消息后,他装作不经意问道:“看门人是何来历?看的是什么门?”

“这就不得而知了,老夫躲入播密时,看门人已经在那岩洞待了不知多少年,曾经有绝顶高手入岩洞探查,寻觅他所看之门,但再也没有出来过。”七曜邪神故作幽默道,“或许是岩洞分岔太多,蔓延到整个播密地底,所以他迷路了。”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学……孟奇腹诽道,转身之际突然发问:“适才奇怪阴灵是在座哪位的手笔?不由东向西,亦针对于本座,而你们毫不惊讶。”

“朋友你不懂播密规矩,自然少不得被试探,刚才的阴灵不是毒手魔君放出,就是索命夜叉所为,他们加入那个组织后,似乎对播密巡逻的阴灵有了更深的了解。”七曜邪神恢fù了沉闷的语气,“老夫所知不多,到此为止。”

他不愿在外人面前待太久,毕竟仇家太多,于是转身走入红雾里,很快消失不见。

孟奇辨别东西,飞跃峡谷,往东而去。(未完待续……)

PS:今晚有事外出,明天早上那更放到中午十二点半~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七章 看门人 下一章:第九章 神庙
热门: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人皇纪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古玩生死局:一盏失落500余年的琉璃佛灯,一个曾经改变国家历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凶案影像 蝼蚁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