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瀚海险地

上一章:第五章 外景初战 下一章:第七章 看门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驼铃声扬,商队艰难行走于瀚海,放眼望去,皆是戈壁荒漠,只偶尔能看到少数倔强的绿色。

到了正午时分,阳光直射,高温让人眩晕,就连开窍的好手都有身体滚烫,口干舌燥之感,更别提牵着骆驼的普通人了,于是绕到几块风化的石头背后遮阴。

咕噜咕噜的喝水声中,不少人恢fù了精神,无所事事地闲扯起来。

“邪刀被杀,咱们插的旗子怕是得换一换了。”商队首领唉声叹气道。

他们交了诸多财物才换来邪刀的“保护”,从此可以不用担心大队马匪的侵扰,至于小队,自己请的护卫能够解决,谁知风云突变,则罗居被人在国师府生生击杀!

所以,趁着消息还未传遍瀚海的机会,他们在哈勒解除封锁后没多久就匆忙上路,此趟结束怕是得更换“旗子”了。

商队另外一名首领不甚在意道:“怕什么?邪刀虽死,哭老人还活着!他肯定会让人接手邪岭,咱们的旗子一样有用!”

最初说话的首领稍微宽了心,不由感慨道:“狂刀当真不负传奇之名,奔袭二十余日,纵横十数万里,硬生生将邪刀斩杀于整个瀚海最安全的国师府内,历代最强人榜第一果然名不虚传,也许要不了几年,他就能登上地榜了……”

“是啊,谁能想到他在一步登天后会悄无声息突袭瀚海,完全不稳固境界!则罗居怕是也没想到!”

“我们才听说一步登天之事几日?狂刀居然就在神都十数万里之外搏杀邪刀了,简直像是做了一场梦。”

“或许历四重天劫者就是如此强横……”

此事轰动哈勒,除去戒备马匪的护卫,商队众人纷纷加入议论,口沫横飞,如同亲见,只觉狂刀如天神下凡。陡然出现于则罗居面前,在他戒备最弱的时候突袭得手!

但有一个人没加入议论,他坐于一块风化岩石之下,神情淡漠,内心暗爽,正是做沙客打扮的孟奇。

他目前腰悬长剑,目前气质冷峻,五官中上,不类于狂刀。

去杀“八荒伏魔剑”不能用狂刀身份,亦最好不用“元始天尊”。因为“苏孟”刚现于瀚海。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估算了目前的所在,发现距离播密已是不远。

议论声中,有几名沙客转头看向这块风化岩石,刚看见人影,就感觉阳光灿烂,洒下金色。

眯着眼睛再看,背靠风化岩石之人已是不见,那里空空荡荡。一片日色。

借日光遁走,深入瀚海几百里后,孟奇顿下脚步,找了隐蔽的风化地面。躲入缝隙,一边听着地下河潺潺而流,一边拿出了此次的“战利品”。

之前孟奇滞留哈勒,半是取灯下黑之意。混淆哭老人追溯的范围,半是中了则罗居的“幽冥邪眼”后,元神受创。阴气入骨,伤势不轻,需得静养调理,二十来日后方才痊愈。

若非自己练成了两头四臂,有另外一颗头颅挡灾,八九防御再强,面对则罗居压箱底的邪术,恐怕亦会受到重伤,难逃锁定!

由于滞留在哈勒,怕则罗居的黑色袋子内有什么哭老人可以感应的事物,孟奇忍住冲动,没有翻看,直到今日才检视收获。

最一目了然的战利品是则罗居的邪刀,狭长妖异,色泽偏黑,静静听闻,里面似有凄厉哀嚎,不过它被至正至阳的大日与天雷所击,失了表面的阴森恶毒之意,有所损伤。

翻看了邪刀一阵,孟奇将它收入芥子环内,拿出黑色袋子,将其打开。

顿时,一阵阵霞光瑞彩与阴气幽光放出,若非孟奇早就勾动大日真火,让附近灿烂金黄,压住了异动,怕是很远地方都能看到。

“这个袋子仿佛是半成的空间物品……”孟奇见袋内所藏之物超过了自己的预计,若有所思点头。

他眼睛很尖,一下就从诸多色彩纷呈的事物内找到了两件气息或强大或诡异的物品。

一件是块深绿近黑的石头,里面凸显着一张人面,怨毒、狰狞、扭曲,其上有数不清的纹路,仿佛在描述着九幽,一件是串念珠,棕色奇木所制,共有九枚,其中七枚失去了淡淡的佛光色泽,显得昏暗晦涩,剩下两枚,一枚泛着淡金琉璃色,一枚棕色深沉,但又有点点星光透出。

“这是两件秘宝。”孟奇早非吴下阿蒙,见多识广,眼光很准。

自身世界的秘宝不比封神奇妙,多是分离气息制出的防御和进攻物品,孟奇仔细辨识了一阵后,初步判断了这两件秘宝的用处,深黑色鬼石当是以“冤魂十八拍”其中一式配合阴鬼、天才地宝所制,乃进攻之用,从气息来看,至少有外景四重天的水准,也就是迈过了第一层天梯的威力。

“还好偷袭发难,根本没给则罗居喘息的机会,否则被他拿出这件秘宝,该逃命的就是我了……”孟奇对自己的策略很是满意。

念珠蕴藏着佛门气息,难不倒身怀如来神掌的半吊子和尚孟奇,他基本可以肯定,九枚念珠就是九件秘宝,不知是哪位佛门高僧的物品落入了则罗居手中,之前已用七枚,剩下两枚分别是“护法琉璃光”与孟奇向往已久的“他心通”――各种奇妙神通需得迈过第一层天梯才能练成,否则四劫加身的孟奇不会没有,只能靠自身法相蕴含的大日、星辰等借日藏形,星光遁迹。

“从气息判断,这两枚念珠不超过外景三重天的威力……”孟奇满脸笑容,一点也没有嫌弃,不愧是纵横瀚海多年的马匪头子,自己算是发了一笔横财。

两件秘宝入手,孟奇对无忧谷之行又多了几分信心。

除去它们,剩下亦非凡品,有金光耀眼的太阳神石,有陨星之核,有大地戊土,有黄沙之精。有太白真金,有冤魂阴铁,皆是天材地宝,能用来辅助修炼,尤其太阳神石与大地戊土,炼化入真气后,孟奇可以让大日如来剑法、不动金莲与玉虚清源刀其中一式小圆满,极大缩短花费的时光。

孟奇算了算,这么多天材地宝怎么也得值个万把善功,能让自己的修炼速度跟得上四劫之身。不因为外在天地变化导zhì的元气稀薄而变慢!

“不愧是纵横瀚海多年的马匪头子……”孟奇感动得热泪盈眶,差点赞美则罗居是个大好人。

自己选择先来报仇果然没错!

将天材地宝与秘宝转移入芥子环的过程中,孟奇忽然轻咦一声,因为里面夹杂着两件不起眼的东西。

一件是块非金非石,非木非丝的令牌,上面用古代篆文写着:

“见令开启。”

另外一件是把黄铜钥匙,形制让孟奇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孟奇皱眉思索,忽然记起了什么,从芥子环内取出了一串黄铜钥匙。

这是当初安国邪身上的钥匙。孟奇和顾长青怀疑是这名独行大盗藏匿家产的地方,可惜除了从钥匙形制可以找到大概的绿洲国度外,毫无线索,孟奇又一直没空。故而从未找寻。

仔仔细细挑选一阵后,孟奇从这串黄铜钥匙上取下了一把,放在则罗居那把钥匙的旁边,

两把皆是前方有豁口。仿佛被老鼠胡乱啃咬过,经对比,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开同一道门的钥匙……”孟奇觉得这把钥匙有点古怪。

则罗居有一把,安国邪有一把,似乎在说明它代表的那扇门的不凡。

“其余钥匙可以卖给九娘,或者做索取消息的费用,反正没那个时间去找,又应该是普通金银珠宝,换不了善功,而这两把钥匙得留下,无忧谷之行后打听下哪个绿洲国度的钥匙是这个形制……”孟奇很快做了决断,收起事物,

…………

播密,原本是广袤的瀚海绿洲,有着一个强大的国度。

但千多年前,一夜之间,阴红雾气凭空冒出,将播密完全笼罩,里面之人无一逃出,从此消失于世上,当时西域传言纷纷,有说播密王室发现了某处上古之墓,秘密发掘,结果不知怎得挖通了九幽缝隙,于是幽冥之气弥漫,黄泉之水倒灌,亦有说播密地底封印着某个可怕的怪物,不知谁偶然破开了封印,让它力量外泄,裂开了大地……

各种猜测都有,当时不乏法身高人入内探查,但都无功而返,由于阴红雾气能隔断灵觉,蒙蔽感官,模糊卜算,里面又有一条条深入地底的大峡谷大缝隙,地貌复杂,出没尸鬼妖魔,所以成为不少穷凶极恶之徒或逃避仇家者躲藏的选择,堪称瀚海险地之首,龙蛇混杂。

前方红雾停滞,狂风吹过亦是不动,如同怪物般吞噬了风沙。

孟奇看着这透着阴冷邪异感觉的红色雾气,深吸口气,握了握腰间长剑,迈步而入。

阴冷顺着鼻窍口窍透入身体,不仅没有消去炎热干燥的爽快,反而有呼吸困难,毛孔被阻隔之感。

双目流火,所见不及廿丈,耳朵微动,声音仅止于附近,抬头望天,红雾弥漫,无日无月,无星无云,孟奇已是不辨方向。

他缓步前行,等待着“标识”――仙迹给的资料里有着播密的详细情况,有着怎么联络里面某些人的方式,以便找到八荒伏魔剑杨真禅。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阴风呼啸,红雾摇动,走出来一队或身穿黑色盔甲或披着白袍的人,他们双目呆滞,皮肤枯萎,多见腐烂脓水,全是亡者!

孟奇屏气凝神,没有动弹,只是辨别着它们走出来的位置。

呜!

似哭喊似号角,这队人马缓慢呆滞前行,目不斜视,没有呜声之外的任何响动,就连盔甲叶片的碰撞声都无。

呜呜呜!这队人马深入了另外一边的红雾,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感顿时消失。

孟奇吐了口气,转向刚才死者队伍走出来的位置。

除了法身高人,这是播密唯一能确定东南西北的方式!

阴兵巡逻,由东而西!

据说这些阴灵便是当时播密国之人。(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章 外景初战 下一章:第七章 看门人
热门: 纵横诸天的武者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在地狱那头等我 羊毛战记 侯卫东官场笔记6 蜜糖的滋味 重生豪门总裁的O妻 人外魔境 九州·轮回之悸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