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哈勒

上一章:第三章 西北望 下一章:第五章 外景初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瞿九娘性子泼辣,我行我素,见钱眼开,可并非没有眼色,不懂人心,闻言挑了挑柳眉:“你打算坑谁?”

“则罗居。”孟奇一撩衣襟,大马金刀坐于瞿九娘对面。

瞿九娘啧啧有声:“则罗居这老货行事阴毒,做事狠辣,怎么就没想着提前将你扼杀,如今报应上门了吧。”

孟奇笑眯眯道:“他在江东追杀过我。”

“江东……”瞿九娘若有所思,或许想到了仙迹暗中保护的外景,随便哪位都能将则罗居吓退,“你现在有把握杀他吗?”

她娇艳如花的脸庞露出让人炫目的笑容,眼神直勾勾看着孟奇,仿佛在说,花钱请我啊,我与你联手,反正最后吸引哭老人仇恨的是你就行。

孟奇的手指在桌面轻轻弹动:“暂时不用,虽然则罗居是积年外景,早就登上三重天,可始终未跨过第一层天梯,实力纵使强于我亦有限,正面相斗,我或许还与他有一定差距,但杀人之事又非全看实力,我现在出现于这里就已多了三成胜算!”

只要实力没有太大距离,不仁楼刺客以弱杀强的例子数不胜数。

瞿九娘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则罗居成名多年,又是马匪头子,若说他身上没有好东西,我是不信的。”

“历代以来,被刺客所杀的外景还少吗?大部分连秘宝都未来得及用出就身死道消了,若让则罗居反应过来,有使用秘宝的机会,以狂沙神功与瀚海的融洽,你我联手怕都难阻他逃遁,莫非你舍得用封神秘宝?”孟奇没有说的是,自己玄妙,突袭和逃跑皆能无声无息。带上九娘反倒容易出岔子。

“只要你开得起价钱,老娘什么舍不得用的?”瞿九娘撇了撇嘴,忽然褪去失望,似笑非笑道,“刚才只是试试你对自己的信心,能渡四重天劫者果然不同凡响。”

“若你真要我联手,我也不会答应,因为则罗居已经不在邪岭,五日前西返哈勒,估摸是去寻哭老人求对策。哈勒外景不少,你玄功变化多端,犯事后逃跑不难,我哪敢跟着你去冒险。”

她一副不是不能联手,但价格需要翻上几倍的样子,活脱脱的奸商。

这女人……孟奇心里抹了把冷汗,沉吟思索:“则罗居五日前去哈勒了……”

他得到消息的时间比自己预想的早几日,看来有刻意打探自己的情况。

“有你这样的仇家,我也不敢妄自尊大。还是谨慎点比较好,求哭老人暗中保护埋伏也好,还是直接找机会突袭杀你也罢,终究得有个对策。不能一直等着你成长。”瞿九娘笑吟吟道。

孟奇轻轻敲着桌子:“‘稳固境界’之后,我什么时候来找则罗居报仇无人可知,难以推算,哭老人又有一统瀚海以西葬神以东地域的雄心。肯定没空一直暗中保护则罗居,最大可能是赐予护身或克敌之物,然后等待机会。长驱中原,灭杀后患。”

“哭老人的‘冤魂十八拍’天下闻名,若有克敌之物估计与它有关,未必是秘宝,等则罗居从哈勒回来,他纵使想不到你已在邪岭等他,你恐怕也难以得手了。”瞿九娘顺着孟奇的推测。

“哭老人目前在哈勒吗?”孟奇心中已有盘算。

到瀚海报仇,最大的问题是消息不通,找人打探很容易走漏行藏,于是复仇的对象躲入险地,避开风头,这也就是中原诸多外景强者难奈瀚海仇家的缘故,所以孟奇才找上九娘,获取情报。

瞿九娘笑靥如花,双眼晶亮,拇指和食指摩挲,做捏宝石状:“则罗居的行踪免费告sù你了,现在嘛……”

孟奇对她的性子有所了解,掏出了一件事物:“我没带宝石,只有这张地契。”

“江东的地契……可以,完全没问题。”瞿九娘嗖的一声将地契抓到手中,鉴别后塞进芥子环内,生怕孟奇返回。

她脸庞红润,像偷到了鸡仔的黄鼠狼:“哈勒吞并了小宛,但未能让小宛国王臣服,他是绝顶高手,屡次给哈勒造成破坏,哭老人亲自追杀,目前已入葬神沙漠,即使一qiē顺lì,回到哈勒也是半个月后的事情。”

我就知道哭老人没什么空闲……孟奇舒了口气,若非如此,等则罗居得赐宝物回邪岭,自己只能找瞿九娘这财迷联手了,不知会被她坑成什么样子!

至于现在,哈勒虽险,自己也有胆量闯上一闯!

…………

莽莽黄沙之中,则罗居与风沙交融,贯行长空,急奔哈勒。

他脸色凝重,仅剩的那只眼睛微微眯着,黑色眼罩下幽绿光芒若有似无透出。

真定和尚竟然一步登天,还是渡过的四重天劫,与人皇相仿!

事到如今,他已经过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哪怕被师尊责骂惩罚,冤魂灌体,也得请他老人家出手了!

若是放任不管,只需九年,甚至更短,他就具备连师尊都斩杀的实力了!

则罗居没有想着借狂刀可能来找自己报仇之事设下陷阱,因为他稳固境界,修炼好外景功法后,自己这边得到消息已久,他会想不到自己有提防,请师尊出马?

若自己是他,肯定会耐着性子,不急于一时,因为以他的潜力,只要等待几年,便能无视自己的一qiē防备,想怎么报仇就怎么报仇,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玄悲中年改修功法,玄关有悔,外景巅峰后成长缓慢,若不能入舍利塔上层,观诸多高僧舍利,感悟自身,涅槃重塑,再造玄关,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凭自己力量“涅槃”,踏入半步法身,所以自己师徒无需惧怕,而狂刀一步登天,四劫加身,修行度和潜力最差也有苏无名的程dù。于自己等人而言,当真是丧钟一年响过一年,必须早做准备!

“这次一定得请师尊赐下‘五毒阴鬼’,若狂刀真是莽撞性子,几个月后来报仇,我就能省去诸多担心了。”则罗居思忖着对策,“同时请师尊联络不仁楼,打探行踪,找准机会,亲自出手抹杀后患……”

因为不知狂刀何时会来。五毒阴鬼又容易反噬,则罗居没想着一直提心吊胆地等着,用中原的话说就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总之,不惜代价,两年内杀掉狂刀!”则罗居眼睛闪烁着恶毒的光芒,他相信师尊会认同自己看法的!

狂风呼啸,沙漫天空。则罗居下意识戒备,躲在其中,快飞行。

…………

烈日当空,吞吐火焰。黄沙扑面,风干而劲。

孟奇盘腿坐于沙丘之后,周身窍穴打开,吸纳着大日真火和其他诸多元气。丝丝缕缕,融入真气之中。

诸多窍穴内,真火凝聚。仿佛一轮轮小太阳,孟奇精神空冥,只觉它们与烈日遥相呼应,周身热流澎湃,能焚万物。

呼,孟奇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站起,经过九日奔波,自己终于到了瀚海西陲,前方绿洲便是哈勒国度。

九日前,他根据瞿九娘提供的情报,转走了马匪和妖物稀少的地带,免得被人现行藏,这与之前不同,在大晋时,自己还刻意留下些许痕迹,供日后有心人推算掘,而现在,每一名马匪,每一个沙客,都可能与则罗居有关,必须隐秘,只能隐秘!

一路之上,孟奇几乎没有经过绿洲,白日狂奔,夜晚飞行,故而身心疲惫,在入哈勒国都前打坐调息一晚,从吞吐星辰与太阴之力等及至吸纳大日真火,终于将精神与身体状况恢fù巅峰。

哈勒国都位于庞大绿洲深处,建有城墙,房屋有尖顶,有圆顶,充满异域风情,来往者不乏神魔后裔,各色眼眸皆有,眉心竖眼与背上双翼亦能常见。

孟奇穿着白袍,做沙客打扮,迈步走入一家生意极好的酒馆。

这里的布置与瀚海以东不同,多了卖酒的柜台,前面一排椅子,可直接在这里喝酒,无需一人霸占一桌。

此时未近正午,酒鬼们还在梦乡之中,酒馆内没有几个人,孟奇走到柜台前,敲了敲桌子,沙哑着嗓音道:“一杯火焰酒。”

听着敲桌子的节奏,掌柜的垂下眼皮:“卖光了。”

他个人高瘦,皮肤黝黑,满脸胡子。

“这样啊……”孟奇转身就走,绕到了酒馆背后。

此时此刻,掌柜已等在那里。

孟奇拿出瞿九娘给的信物扬了扬:“我已付钱给九娘。”

“你要什么消息?”这名掌柜是瞿九娘展的仙迹外围成员,负责哈勒的情报搜集,但孟奇刻意不用仙迹身份,而是做出从瞿九娘那里花钱买消息的样子。

“则罗居在哪里?”孟奇直问主题。

掌柜没有犹豫:“六日前抵达,住在国师府。”

“哭老人呢?”孟奇追问道。

“还未回来。”这都是寻常消息,掌柜答得很是轻松。

孟奇点了点头:“目前国都内有几位外景?”

“除了则罗居和延师车,尚有三名,最强是大将军乌孙奇,七重天的宗师。”掌柜想了想道。

孟奇已经听瞿九娘说过,除开哭老人一系,哈勒作为西域大国,有十一名外景,一位宗师,两位绝顶。

“国师府在哪里?可有城中地图?”孟奇轻吸口气。

掌柜拿出地图,指了指国师府位置,警告道:“城中有阵法,国师府也有,你不要莽撞行事!”

孟奇收下地图,微笑转身。

哈勒的阵法比之神都如何?

…………

国师府内,演武厅中,重重阵法打开,以便则罗居练习刀法时不波及其他建筑。

一刀劈出,阴魂相随,黑风蚀骨,面前的铜人突然崩塌,全数化作铜屑,如同飞沙。

则罗居吐了口气,似乎铜人就是该死的狂刀!

泄完心中的怨毒之意后,他关闭阵法,离开演武厅,回到房中。

到了哈勒后,他下意识的戒备都基本消失了,因为这是他感觉很安全的地方。

黑夜降临,国师府阵法打开,则罗居打坐调息,修炼功法。

而他房间外的花园里,一只日落前潜入的老鼠静静等待着!

则罗居至少有一件护身之宝,所以不能寄希望于一击得手,得考虑第二击,第三击!

三击之后,若无法成功,立刻远扬!

孟奇闭上双眼,等待着天明,黑夜让人警惕,日升使人松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笔趣阁已启用新域名"biquge.info",原域名即将停止使用。请相互转告,谢谢!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章 西北望 下一章:第五章 外景初战
热门: 至上宠溺[重生] 美人图 棚屋 重案追踪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 别拿召唤当个性 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高能来袭 妙手心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