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激烈交锋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七章 “等待”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生死一线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色深重,半空如有乌云掩盖。

阿古拉被噩梦惊醒之后再也睡不着,从榻上起来,披上衣衫,来回踱步。

“从达日阿赤开始,连杀了四名半步,狼王这狗崽子的气势是越来越盛,突破恐怕就在这段时日……”阿古拉越想越是胆战心惊。

这是草原乃至中原都极其少见的事情!

即使人榜前十的高手都能搏杀普通半步,可有这样战绩的其实不多,更别提像狼王这样疯狂杀戮,简直丧心病狂!

最近百年,算上双星闪烁和苏无名独霸人榜的年代,天下也从未有过类似之事!

阿古拉仿佛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和杀戮味,愈发相信狼王是借杀人来突破,所以最近才能有这样让人腿软的战绩。

“不知他会在杀掉谁之后突破,他连杀四名半步是在积累气势,为最后的目标做准备吗?”阿古拉不敢掀开帐篷,呼吸新鲜空气,生怕黑夜里就站着狼王,“他想像东海的何九与南晋的王思远一样,一步登天,直临外景吗?”

“若他成为外景,依照之前的嗜血刺客风格,除了长生教和金帐嫡系,草原之上恐怕人人自危,哪怕宗师和绝顶高手都未必能护得住看重之人!”

“他完全可以在葛根高勒几位外景的眼皮底下杀掉我……”

他喉咙和嘴唇发干,有了惶惶不可终日之感,不知是不是幻觉,他发现外面异常安静,牛羊马匹的嘶叫近乎没有,附近徘徊的狼嚎也几近于无。

安静吓人,他忍不住紧了紧衣裳。

巴彦谷内。

狼王如鬼魅般“飘入”,高瘦的身影静立于土屋前,像在告别往昔。也仿佛在斩断羁绊,然后身心合一,踏上征程,猎杀那个重要的目标,触摸杀戮的真意。

在一个月前,孟奇已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镶嵌于岩缝之中便是一块石头,便是一截枯木,加上八九模仿之能,纵使普通外景。若不仔仔细细搜寻,怕也无法发现这隐蔽处坐着一个人。

几个月的耐心等待,几个月的意志锤炼,几个月的内天地调整,他距离天人合一只有一层窗户纸了。

突然,枯木发芽,岩浆迸发,一道刀光斩破了许久的尘封,以最为明亮最为耀眼的姿态斩向了狼王。

孟奇“活”了过来。枯槁消退,神意圆满,精力蓬勃,气息充满了生机。就仿佛打磨多日的宝石终于绽放出了光彩,力量顺着刀势喷薄而出。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罢。一鸣惊人!

这几月来斩出的第一刀让人油然而生类似的念头!

刀光划过天际,有刚柔并济之感,有明暗交汇之势。如同在阐述着天地间某种至理,突破了过去的某些桎梏,是孟奇“天刀”修炼到圆满后返璞归真的巅峰之作,处于有法无法之间。

无懈可击……感应到这一刀后,狼王心灵内陡然冒出类似想法。

他对孟奇还守在这里很惊讶,但并没有畏惧和害怕,几个月的杀戮让他的气势积累到了最高峰,甚至超过了以往,哪怕面前是完美半步,是外景,亦不能动摇他心灵分毫。

目光冷酷而嗜血,狼王右手五指成爪,斜斜一拉,划破了昏暗,带来了漆黑。

先发的刀气如泥牛入海,悄无声息,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长刀对狼王的锁定骤然消失!

故以其虚而残,迎无懈之击!

狼王的神异,孟奇早就熟稔于心,心灵没有半点波动,手中忽然冒出赤红火焰,照亮八方,驱逐黑暗。

一口仿佛火焰铸就的长剑出现于孟奇左手,火光升腾,破掉了狼王制造的诡异黑域!

若比神异,狼王又岂能比得上流火?

他的双目依旧冷酷,除了杀戮,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扰乱他的心灵,身体微躬,重心降低,猛然加速,身法全开,快得孟奇都只能捕捉到残影!

这是他功法最厉害的地方之一,也是他成名的依仗!

当然,这仅是短距变化,若是长途奔袭,他就有点耐力不济,难以保持如此高速,所以上次才被孟奇越追越近,不得不付出一定代价隔绝感官。

孟奇四面八方似乎都有狼王的身影,瞻之在前,忽焉于后,若非气机牵引和纠缠,光凭这一手,他就未必能阻止狼王逃遁。

这是真正交手里,孟奇见过第二快的敌人,最快是“北斗星君”,以孟奇当时的目力,都看不到他的人影!

铅铸的乌云,简陋的土屋,粗糙的石凳,蓬勃的杂草,湿润的泥土,周围的一qiē尽数于孟奇心湖之中勾勒出来,呼吸相应,如为一体,他出刀了,顺着那丝感应出刀了,“天之伤”由下往上挥出,轨迹玄妙,斩向某个空处。

刀刚至,手凸显,狼王右爪似乎主动撞向了宝兵,若不变向,则以肉身之躯试锋刃之利,以卵击石!

这一次,孟奇没有依仗宝兵,纯靠自身就踏入了接近天人合一的境界,把握到了狼王的进攻!

狼王爪势不变,食指中指一前一后,暗扣刀锋两侧,如此一来,既能锁住长刀,又可以防止锋刃的伤害。

可这时,孟奇长刀毫无烟火之气一翻,锋刃平削,欲断狼王手指。

狼王的手指突然消失,变爪为拳,躲开了锋刃,然后化成残影,转向他处。

短短一息,两人极尽变化之事,看似没有碰撞,却充满了针锋相对的味道,各自气势皆是顶峰,没有谁为弱者。

身影重重,如狼群似恶鬼,狼王的进攻真假虚实交杂,但招招不离孟奇的喉咙和眉心等罩门。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他岂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而即使有幻魔身法,凭虚临风,以及玉虚步,孟奇身法变化比之狼王还是差了半筹,无他。术业有专攻耳!

他干脆放缓了速度,原地而立,持不动如山之势,刀光剑影时不时呈现,皆恰到好处挡住了狼王的进攻。

狼王则不敢逃走,双方正面交手,气机纠缠,且对方没有处在下风,若是现在就逃,等同于给对方施展连环杀招的机会。形如自杀,于是他耐着性子,不断寻觅机会,一如所有老辣的刺客。

他的爪法没有太多花哨之处,精准,凌厉,凶狠,如同天地杀戮的具现。

砰砰砰,手爪与刀侧剑身相撞的声音时有发生。场面基本是狼王攻孟奇守。

僵持之中,孟奇突然莫名其妙刺出了一剑,平淡无奇,宛若梦游。

但狼王却不这样看。因为他身法变化之后,这一剑直冲面门而来!

对方似乎早有预料,等待着自己!

身子一矮,肩膀一塌。狼王险之又险用左手拍开了剑身,躲过了后续进攻。

从这一剑起,孟奇主动的攻击开始变多。似乎终于适应了狼王的打法,窥出了规律和破绽,开始将自身刀法剑法展现出来,或普通平常,或精义入味,或横平竖直,直指破绽,或变化多端,剑成天罗,刀似地网。

有两次,孟奇用刀法和剑法讲了一个狼王无法抗拒的故事,一点点将他逼到了不得不硬抗的地步,若非他身法端是了得,早就创zào出机会,施展杀招了!

随着交手的激烈,巴彦谷愈发昏暗,可昏暗之中似有大日和星辰,似有一道道杀戮之气,既恢弘灿烂,又群魔乱舞。

若非与葛根高勒还有段距离,恐怕里面的外景已察觉到异常,但孟奇并未尝试激发大的动静,呼唤帮手,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搏杀狼王之事。

而狼王也似乎一点都不急躁,一点都不担心埋伏,依然高低起伏地奔窜着,竭力创zào机会。

欲要逃,必先攻!

长刀如雷,沉重闷响,以碾压之势斩向狼王侧前,而狼王攻出的右爪正是从此经过,捏向孟奇的喉咙。

因为自身罩门有限,孟奇越来越能把握住狼王的攻击,总是先发一步,逼得他仓促以对。

此次亦然,狼王不得不变,脚踩步伐,胳膊半曲,避开刀锋,反手挥打刀身,五指根根如剑,劲气嗤响,为下一步进攻做着准备。

就在这时,孟奇长刀一挑,以潇洒不羁的姿态脱出了牵引的气势,仿佛笼中之鸟,终于振翅高飞,说不尽的惬意和畅快!

这一刀暗合天地之势,似有法似无法,孟奇学自剑皇,但衔接绝不相同!

狼王右手反拍打中空处,沉闷难受,目光终于有所凝固。

他看见挑起的长刀势尽反折,看见孟奇整个人仿佛拔高了一圈,变成巨人,紧握长刀,由上击下,虚斩八次。

“杀!”孟奇暴喝出声。

轰隆!

紫电腾空,化作狂龙,气流坍缩,天地为之一小,狼王眼中只有这口紫雷狂刀!

轰隆!

九条雷霆紫龙引导着狂猛刚烈的刀势落下。

狼王眼中尽是冷酷,周身窍穴飞腾出妖异幽光,互相连接,并蔓延着左手。

这一次,他的左手直接枯萎,皮肤紧紧贴着,露出下面墨玉般的骨骼,不,这不再是一只手,而是一口剑!

一口充满杀性的剑!

杀剑有五个剑尖,捏成鸡爪刺出,针锋相对于紫色狂龙。

无声无息间,雷霆失去生机,紫色电龙化作星雨消散,长刀无力荡开,就连孟奇自身都有空乏无力之感,眉心刺痛,元神颤栗。

孟奇这一击乃是虚招,是用八九玄功欺瞒之能伪造的虚招,原本是用来引开狼王的反击,为后续的连环杀招做准备,可哪知狼王的杀招如此诡异,无声无息就洞穿了虚招,摇指元神!

不得已,他左手长剑提前刺出,璀璨夺目,天外飞仙。

当!剑尖与“剑尖”相碰,狼王的墨玉骨骼宛如宝兵,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

两人身体剧震,各退一步,气机暂时分开,而狼王抓住机会,似前实后,扑向谷外。

于他而言,虽然猎杀这样的高手是突破的必须,但现在不是自己选择的时机,也不是自己挑选的战场,自然得先行远遁!

要知道附近还有外景,若对方将自己缠住,呼唤帮手,那该怎么应对?

不能逞一时之勇!

对于狼王的选择,孟奇不惊反喜,一击不中立刻远扬是狼王的风格,自己岂会没有预备?

而如此一来,一逃一追,气势交锋不再平手!

他周身燃烧起火焰,化作流光,烧过天际,以短距离内超过狼王的遁速扑向他的背影!

等的就是你逃!(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七章 “等待”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生死一线间
热门: 山野情债 侯卫东官场笔记5 军门长媳 迷你人 穿成主角受的早逝兄长 房产大玩家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不准摸我的鱼尾巴[重生] 有凤来仪 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