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精神奇旅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剑木偶(第二更求月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云雁馆内,这千古罕有的诡异对决让长孙景、如意僧和西虏使节等人看得又震惊又愕然,只觉厅堂内昏暗严zhòng,以惊神剑与活佛为核心,有一圈又一圈的漆黑旋转,幽深奇异,炫人耳目,惑人心神!

而活佛无知觉结成了“大日离火轮”最后一轮,千百年来无有一位活佛能练成的“大日降临轮”,体泛琉璃,身绽金光,照耀一方,驱逐昏暗,光明清净。

他站在那里,便如一尊佛像,大日如来之相,看得西虏使节和护卫差点顶礼膜拜,知道活佛借助宿世轮回,即将修成那至高无上的境界。

面对这非同凡俗的一幕,长孙景和如意僧瞠目结舌之余,升起了浓浓的担心,“惊神剑”小孟能够抵抗得了活佛的秘藏大法吗?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声怆然的叹息,似慈悲似苍莽,天地悠悠,时光匆匆,然后看见孟奇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整个人陡然变得高大,充塞满了自身所有视界,仿佛净土中央的佛陀,神圣,慈悲,庄严,清净,唯“我”独尊!

这种感觉……不仅长孙景和如意僧,就连西虏使节等人都忍不住目瞪口呆,感受到心灵的震动。

孟奇前行一步,嘴巴张开,庄严慈悲: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声如雷震,似佛音说法,震得长孙景等人心神震荡。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他们如被当头棒喝,似有所悟,又空空如也。

精神交锋、宿世轮回之中的活佛体成琉璃,背显大日,可在对面巨大佛陀的金身之下,在那指天触地唯我“独”尊的气势下,大清净大解脱大自在的感召下。心神震荡,难以守住灵台,之前感受的宿世轮回熏染侵染了这一方净土。

抄经老者,诵佛婆婆,以及青灯古佛的少女,庙顶听讲的老鹰,如此种种,一一身历,更觉苦海无边,虽心向佛法。但始终无法解脱!

宿世轮回,沉沦苦海,终究难以解脱?活佛内心泛起了疑问,灵台愈发失守,大日光芒黯淡,缓缓落下!

就在他竭力抵达之时,巨大的金身佛陀往四方各行七步,当头喝道: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活佛浑身一震,只觉轮回种种一一破碎,自己的心灵与元神亦一一破碎,眼前是云雁馆充满塞外风情的装饰。是那俊美庄严的青衫公子。

他再做棒喝: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活佛脑袋翁隆作响,结跏跌坐,沙哑又艰难地问道:

“岸在何方?”

这似乎问出了西虏使节等人心中的疑问。他们已经被一声声的苦海无边震慑得难以自拔。

孟奇双手收回,垂于青衫两侧,可依旧庄严慈悲:

“不在此。不在彼,不在中,回头便是。”

“回头……唯‘我’独尊……”活佛如有所悟,突然泛起一丝笑意,手结莲花印,双眼缓缓闭上。

孟奇气势内敛,不复充塞天地,庄严神圣之感。

一名西虏护卫见活佛气息全无,又惊又怒,顾不得刚才的顶礼膜拜,大喝扑上:“魔头敢走?”

突然,他目光凝固,呆呆立于原地,眉心出现了一抹刀痕,细细丝丝,有鲜血溢出,只差半分便斩入头颅。

怎么会中刀?完全没感觉到他出刀!

刀从何处而来?刀在哪里?

孟奇叹道:“再看看他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眼角脸庞已是一片泪渍,为精神奇旅的神妙,为宿世轮回的种种真实感受而流,莫名而流。

长孙景与如意僧下意识看去,只见活佛眼角带泪,脸含微笑,手结莲花印,盘跏跌坐,肤泛琉璃,除了没有气息,看不出半点死人之兆。

这是圆寂前再做突破,朝闻道,夕死足矣?

西虏使节看到这样的状况,忍不住跪倒于地,这才是真正的“活佛”!

恍恍惚惚走出云雁馆,长孙景和如意僧一时还回不了神。

大宗师之一的活佛就这样圆寂了?

“惊神剑”小孟杀了一位大宗师?

这不是在做梦吧?

当真是剑入京师风云动,昔年如此,今朝亦如此,而且更可怕更轰动!

孟奇渐渐收敛住情xù和感动,恢fù了正常,这样一段精神奇旅是对自己心灵和元神的洗练,对天人合一乃至日后修炼都有很大帮助。

但竟然没有看到阿难?

最初的空白是真实如此,还是有大能刻意干扰了?

他没有说话,静静前行,漫无目的,而长孙景和如意僧亦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中,没敢打扰他。

就这样,他们一直走到了傍晚。

圆觉寺内,状若诚心礼佛的魔后听到急促的脚步声迅速靠近。

“何事如此慌忙?”她没有回头。

前来报信的魔门高手满脸震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活佛,活佛圆寂了!”

“什么?”以魔后的心灵修为也有了波动,震动回首。

“‘惊神剑’入云雁馆,与活佛对视一盏茶,似在以精神秘法相斗,其后,他飘然离去,活佛圆寂当场。”这名高手勉强稳住心情,条理分明地将此事道出。

他已没敢再称小孟。

“他的心灵与精神竟如此强大?”魔后喃喃自语了一句,接着沉声道,“将过程详细道出。”

政事堂内。

左相王德让拿着手中秘宝,低声自语,以他大儒的心性,语气里也充满震惊:“惊神剑入云雁馆,活佛圆寂……”

“惊神剑入云雁馆,活佛圆寂……”在另外的地方,原本仰望星空的国师亦说着同样的话语。

…………

“今晚可有地方让某借宿?”大日西沉,昏暗笼罩了京师,孟奇彻底摆脱了精神奇旅的负面影响,随口问道。

长孙景笑道:“在下租了一个院子,还请公子不要嫌弃简陋。”

“那你引路吧。”孟奇轻轻颔首。

如意僧叹了口气道:“孟施主刚才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正如当头棒喝。让贫僧亦有所感悟。”

他似乎想请教请教佛法。

孟奇虽然是半吊子和尚,但好歹感悟“如来神掌”这么久,于佛法上亦有点领悟,而且道经和神功皆有类似之处,殊途而同归,自身内天地的“元始”其实亦有少许佛门的韵味,故而道:“自从娘胎脱离,必受红尘种种沾染,不一定是坏的事物,亦是知识、常理等肉身所见所闻。它们有真实之处,但受到本身条件限制,会欺骗心灵,若勘不透,就见不到‘如来’。”

他看了看长孙景:“此言非仅是佛法,道士、武者、儒生亦有类似说法,大道总有相近之处。”

“可能破碎虚空者寥寥无几……”长孙景叹息道。

作为一名武者,这是他必然的向往。

“人身一天地,身外一天地。两者皆是极端玄奥,我们要做的是打破隔阂,让身内之天地更贴近自然,于道门而言。便是人法天……”孟奇随口指点,“隔阂者,既是心灵的枷锁,也是肉体的隔膜。前者若打不开,就‘看’不到外天地,无论怎么摸索。都是缘木求鱼,后者则是具体的步骤,在道门有玄关一窍之说……”

这方世界已是能初步修炼眉心祖窍,但还缺乏高屋建瓴的完整步骤,需得慢慢完善,因此对心灵境界的要求更高。

见孟奇将道门、佛门、武道相关内容信手拈来,连成一体,长孙景和如意僧皆听得如此如醉,前人是有类似的思考,但从来没有他说得如此深入和透彻。

“贫僧总算明白活佛的感觉了,朝闻道,夕死足矣。”如意僧双手合十道,他是个读通了儒经的和尚。

长孙景听得热血沸腾,前方道路似乎若有若无展现了出来:“公子当真学究天人,不类凡俗!”

孟奇笑了笑没有说话,亦没有道不可轻传需得报酬的念头,一则非是具体功法,二则本来自身就有好处。

隐隐约约中,他似乎感觉到一丝道德之气的加身!

修炼三宝如意拳后,他对五德慢慢有所认识,若有机会,自然得搜集。

日后若三宝如意拳大成,恐怕有几分神话传说里“元始天尊”玉如意的感觉吧?

长孙景租住的院子前,立着一人,身着禁军将领的服饰,手中捧着一个木盒,见到孟奇等人归来,又是敬畏又是欣喜道:

“孟大侠,卑职替剑皇送信。”

孟奇早有所料,微笑接过,打开了木盒。

木盒里面摆放着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偶,它笑容滑稽,身躯颀长,上面用剑书写着十个字:

“明日午时,落日之峰,以剑会友,可否?”

“这十个字……”长孙景突然睁大了眼睛,如意僧亦是神情震动。

这十个字一笔一划苍劲有力,仿佛在演绎着横平竖直等最普通最平常的笔画,可若将它们一起收入眼底,每一个笔画都活了,仿佛棋盘上的子,夜空中的星,它们连为一体,布成死局,盘绕而上,直冲云霄!

“这就是一部‘绝世剑法’啊……”长孙景喟叹道。

这就是一“本”剑法秘籍!

而且,既是“书信”,也是挑战!

孟奇略微感慨于剑皇的境界,又奇怪地闻到了一丝外魔的气息。

我的外魔怎么会与剑皇有关?

他手中已是多了一口火焰铸就的长剑,伸向木偶,回应挑战!(未完待续……)

PS:第一更求月票~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精神奇旅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剑木偶(第二更求月票)
热门: 神道丹尊 刀尖:刀之阴面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针眼 Z的悲剧 功德簿·星海 神门 重生完美时代 盛世宠婚 第六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