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各有等待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江湖骗子小孟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一章 斗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位姑娘唤我?”贴着狗皮膏药的孟奇半转身道。~

听了刚才那番话还叫住我,事情有点谱了!

“小姐……”旁边的嬷嬷试图阻止左依倩,类似的江湖骗子,她见得太多,只不过善于察言观色,然后大言唬人,非是真正能掐会算的异人,反正怎么吓人怎么讲,将对方吓住就算成功一半。

左依倩微微摇头,示意嬷嬷不要出声,适才这位先生随意一语就正中了自己内心最隐秘的地方,恐怕真有几分道行。

关心则乱,有求则迷,左依倩深吸口气道:“这位先生,我想测姻缘。”

“不测不测。”孟奇欲擒故纵,摆手道,“姑娘,何苦花钱惹伤心呢?你的钱,贫道愧不敢收。”

说完,他扬了扬竹竿,将“测姻测缘不测心”这面高高抛起,惹人瞩目。

左依倩脸色顿白,仿佛盖了一层雪,声音略颤:“先生停步,再伤心的结果总好于蒙在鼓里,早做准备也许早脱苦海。”

嬷嬷丫环们面面相觑,小姐莫非惹了孽缘?

这该如何是好?是先私下规劝,还是立刻禀报夫人和留守大人?

“哎,贫道就当日行一善,这位姑娘,命里无时莫强求,小心害人害己,牵连亲朋,早断早好,不断也无妨,反正只有最后一两日的瓜葛了……”孟奇边说边摇头,提及命中注定时刻意模仿了神神叨叨的天命道人。

说完,他抽身便走,根本不回头看一眼,做足了高人姿态。

左依倩看着那道灰扑扑的身影三两下间就融入了人潮,半句也不提收钱之事,显得避之唯恐不及,一时怔怔出神,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在幻境。

“居然真没要钱?”

“讲完就走,不像是江湖骗子,倒像是游戏红尘的高人……”

身边丫环的窃窃私语传入了左依倩的耳朵,让她猛地回神,身体摇晃了几下,似乎快要栽倒。

“小姐,没事吧?”嬷嬷赶紧扶住了她。

左依倩深吸口气,脸色煞白:“有点头晕,我们回府吧。”

嬷嬷看了几名丫环一眼,让他们赶紧搀扶。自己防备四周,听那算命先生的话,小姐的孽缘注定会断掉,两三日间就能看到结果,那就暂时不告sù夫人和留守大人,免得被他们责罚,说自己没有看顾好小姐。

能悄无声息隐瞒过去自然是最好的!

离开街道后,孟奇找隐秘地方改换了装扮,遁回了留守府。昂挺胸巡视后方,若现有偷懒和不够警惕的亲兵,立即大声呵斥,尽显纪陶平日风范。

渐渐。月升乌啼,夜色降临,孟奇在靠近内府的院墙和假山附近来回检视。

没过多久,孟奇的感应之中。一道人影翻过墙壁,躲到了假山之后。

孟奇不动声色,指着一队亲兵喝骂道:“磨磨蹭蹭等着收尸啊?给我巡逻那边!”

那队亲兵唯唯诺诺。连声称是,不敢表xiàn出不满,加快了脚步。

看着他们远去,孟奇背负双手,挪移到假山附近:“齐师兄,有现吗?”

“左依倩回府后打掉嬷嬷和丫环,自己独坐呆,然后开启了她房中的一道密门……”齐正言不慌不忙跳出假山,立在孟奇旁边,像是陪着纪将军巡视之人,他嘴唇翕动,传音入密。

“真是藏在密道里……”孟奇愈怀疑是杜怀伤了,若是其他孽缘,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他目前练成了“玉虚掌”蕴含的步法,加上幻魔身法,自觉轻功出众,诡异莫测,故而问清楚详细情况后,低声道:“齐师兄,你帮我望风,趁热打铁,事不宜迟!”

两人悄悄翻过院墙,穿过奇香扑鼻的花园,抵达了左依倩居住的绣楼。

齐正言躲在了外面阴影里,事有不谐当能立即接应孟奇,而孟奇依然如同壁虎,贴着外墙往上,无声又无息。

眨眼间,他就到了左依倩的闺房外,看见她坐在案几后怔怔出神,连抚琴的心情都没有了。

“这姑娘一时半会怕是难以成眠……”孟奇呲了呲牙,一边感应四周,确认嬷嬷和丫环的位置,一边思忖着办法。

突然,他将手搭在了窗户上,劲力微吐,震荡窗栓,让它轻轻滑落。

借着,孟奇手一伸,猛地推开了窗子,合身扑入,无声落地。

与此同时,他回身拍出一掌,隔空而,将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又恰到好处,只出些微细响。

紧跟着,他左手一抓,真气外放,窗栓被摇摇“拿”起,安放于原位。

做完这一qiē,他俯下身体,贴着地毯前行,如同一条游蛇。

感受到窗户吹进来的凉风,左依倩打了个机灵,略略回神,愕然看向窗边,但现门窗紧闭,毫无异状。

“幻觉吗……”她苦笑起来。

这个时候,孟奇正从她面前爬过,内心平静,映照四周,背部却下意识起了一层白毛汗。

他快游动,呼吸间就通guò了案几,一下闪到了屏风后面。

左依倩收回目光,看着古琴,看着案几,看着前方地毯,再次怔怔出神。

孟奇长大嘴巴,缓慢吸气,精神遮蔽全身,干扰感官。

刚才所做一qiē看似简单,可绝非任何人都能办到,若没有**玄功对身体、对真气的极端精准控zhì,早就出动静,惊醒左依倩,引来嬷嬷。而若没有入微之境,就没有对时机的恰当把握,即使精神外放,干扰感官,亦会效果不好。

不过这样一来,孟奇是精神紧绷,消耗颇多,稍微恢fù了下才经过屏风,走到左依倩背后。

房间内的场景很是奇怪,一名身着杏红衣裙的美貌少女坐于案几旁,目光空洞,神情忧伤。怔怔呆,而在她的背后,一个穿着亲兵将领服饰的男子正优哉游哉地寻找着开启密门的事物,两者和谐相处,都没有出半点声音,似乎互有默契。

根据齐正言的描述,孟奇很快找到了那尊碧玉佛像,轻轻一扭,密门无声无息打开――若密门会出动静,左依倩的事情早被嬷嬷察觉了。

孟奇略一思索。气息变化,竟然模拟左依倩,然后闪身入内,将密门关闭。

门后是长长的木制阶梯,孟奇小心翼翼轻踏其上,悄无声息往下,转了两圈,终于脚踏实地,两侧是镶嵌着夜明珠的石壁。

“姑娘……”一道朗越的男声突兀响起。以孟奇的入微境界,之前也未现丝毫端倪!

孟奇正待掏出红衣军给的信物,那道男声又惊又怒道:“你……”

话音未落,他一拳打出。四周气流诡异凝固,将孟奇束缚于内,难以闪避。

不愧是“镇世天王”,重伤之下也有此等水准。孟奇不慌不忙,长剑抽出,仿佛手持一截火焰。轻轻点向前方。

他似乎判断出错,剑尖的位置与拳头有着毫厘之差。

可随着这一剑的刺出,半空顿响噗呲的漏气之声,凝固的气流消散,带歪了拳头。

出声男子正待再攻,忽然目光凝固,停住了步伐:“你是曾参他们请来的帮手?”

曾参是孟奇等人所见的红衣军为者,结义十兄弟的老二,而孟奇此时正拿着他给的信物,微笑展示。

“然也,可是杜怀伤杜天王?”孟奇将那块泛着五彩的奇怪玉佩丢给了杜怀伤。

杜怀伤是个气宇轩昂的男子,三十岁上下,瞳孔略呈金色,眉心有一道竖纹,他接过玉佩,仔细辨别,终于流露出微笑,拱手道:“正是杜某,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叫我老王就行了。”孟奇笑眯眯道,“杜天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离去。”

杜怀伤脸色白,皮肤之下时不时有黑色鼓起,枷锁般锁住了他的生机。

他深吸口气:“好,不过杜某全赖小依姑娘相助,才能躲过大厄,岂能不辞而别,还得当面感谢一番。”

“杜天王,你知道小依姑娘全名吗?”孟奇依然握剑,没有丝毫放松。

杜怀伤摇了摇头,莫名道:“有什么关系?”

“她叫左依倩。”孟奇言简意赅。

杜怀伤目光凝固,呼吸停滞,好一会儿才叹气道:“世事弄人……”

“呵呵,杜天王你还打算杀左寒风吗?”孟奇微笑问道。

杜怀伤深吸口气:“杜某起兵非是为了自身,不忍见生灵涂炭而已,若左寒风不再为无道昏君效力,自没有杀他的道理,可若他阻在前方,杜某也不会心慈手软,但肯定不会牵连小依姑娘等亲眷。”

“若不杀他,我们都离不开大宁城。”孟奇淡淡说了一句,手提长剑,重新踏上台阶。

杜怀伤脸色略显阴沉,紧身其后。

这一次,孟奇没再走窗户,而是带着杜怀伤,贴着墙壁而上,穿过房梁,从屋顶离开。

杜怀伤身受重伤,行动多有不便,全赖孟奇相助,才能无声无息。

临出房间前,他看了看下方呆的左依倩,闭了闭眼睛,内心长叹了一声。

…………

孟奇所居的院子内。

“杜天王,有一事还得告知你。”孟奇用假名介绍完江芷微等人后回归正题。

“何事?”杜怀伤有些不解。

孟奇将老祖与转世之事略略讲了讲,末了问道:“杜天王,可曾记起宿世轮回的记忆?”

杜怀伤脸色凝重,不明白自己怎么被莫名其妙的老祖给盯上了,他背负双手,来回踱步,好半天才吐出话语:“最近一年,我时常做梦,梦到一名端坐血海莲花之上的男子,可总是看不清楚容貌,仅仅觉得莫名熟悉,直到半个月前,我终于看透了迷雾,看到了他的容貌,他,他就是我自己!”

他身负神魔血脉,实力强悍,有着外景的水准,可居然还是连做了一年的噩梦,故而他觉得非常诡异,但又不明所以,找不到解决办法,一直藏在心中,未曾对人道过,如今听到孟奇的描述,愈震动,莫名起了惶恐之意。

孟奇与江芷微等人对视一眼,暂时找不出缘由,只好转而道:“杜天王,我们被困大宁,至少得打败左寒风、尹冷辉和他的教主才能出去,不知你有何良策?”

杜怀伤摇头道:“若我不被巫蛊之术困扰,重伤难愈,与你们联手,把握不会小,可现在……”

孟奇等人都不擅长医道,正想着是不是强行帮他驱逐巫蛊之术,就听齐正言开口道:“巫蛊之术偏于阴邪,若有至阳至刚至正之力,加上杜天王本身的境界,当能一举驱除。”

“真有用?”孟奇愕然看着齐正言。

齐正言面无表情道:“本门偏居西南,靠近南荒,对巫蛊之术了解不少。”

南荒……杜怀伤皱起了眉头,自己从未听过这个地名。

“那敢情好。”孟奇笑了起来,自己可是能模拟紫雷劲之人。

赵恒亦道:“天子之气同样克制阴邪。”

“但得防止破除巫蛊之术时被尹冷辉感应到位置。”齐正言提醒了一句。

“无妨,本门自有斩断这种联系的秘剑。”江芷**心十足道。

能让南荒之人不敢踏足中原,武道大宗自然少不了对付巫蛊之术的秘法,当然,对付和治疗不是一回事。

“多谢各位。”杜怀伤庄重行礼。

然后他盘腿而坐,五心向天,体内气息翻滚,如同涌潮,缓缓将巫蛊之术逼出。

一道道黑气如蛇似虫,不断在杜怀伤体表蹿入蹿出,赵恒握掌成拳,透明之龙凝聚,明黄之色浮现,轻轻打在了杜怀伤背部。

黑气顿时滋滋作响,消散大半,孟奇见状,右手五指抓出,丝丝紫电跳跃,带着至阳至刚的气息落在了杜怀伤身前。

黑气出无声哀嚎,紫电与明黄在杜怀伤肉身之上游走,驱除着它们。

杜怀伤双目金光大盛,黑气腾得崩散。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忽响虚无琴音,一根淡若无形的黑线冒出,正是阮玉书的心琴。

一直闭着眼睛感应的江芷微随之挥剑,剑光如日,将黑线斩断。

某间密室内,尹冷辉猛地睁开眼睛,神情又惊又愕。

“怎么了?”闭眼男子问道。

尹冷辉吸了口气:“杜怀伤解决了我的巫蛊之术,还断掉了冥冥之中的联系。”

“无妨,老夫出关之日,便是他的死期。”左寒风的声音回荡在密室之中。

侧房内,杜怀伤身周金光纵横,让黑气彻底消解。

他再次行礼感谢孟奇等人后,声音沉凝道:“等杜某恢fù两日,便去寻他们晦气,争取早日脱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笔趣阁已启用新域名"biquge.info",原域名即将停止使用。请相互转告,谢谢!

热门小说一世之尊,本站提供一世之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世之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江湖骗子小孟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一章 斗谋
热门: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我成了一条锦鲤 在大型逃生现场撒狗粮 化神戒 [综英美]英雄人设反派剧本 七夜 时砂之王 唯我独法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 真相推理师: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