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试探

上一章:第134章 找人 下一章:第136章 选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言之想让祁蔓在家休息, 祁蔓坚持要陪她一起去医院,特殊时期,黎言之也就同意一起去,到医院将近九点, 黎蕴坐在病床边, 她脸色苍白的反而像病人, 病房安静, 只剩下滴滴答答的机器声,过分安静和空荡, 更显得黎蕴身形单薄。

黎言之和祁蔓对看眼,知道黎蕴也是强弩之末,已经到承受的极限, 她走过去,低头唤:“姑姑。”

黎蕴抬头看她两秒才回神:“言之来了。”

她解释:“我就出去买个粥人就不见了。”黎蕴以前恨死黎穗,巴不得她早点不见,可现在她心里空落落的, 黎言之扶她肩膀, 轻轻揉捏,说:“她有没有说什么?”

“留了个字条。”黎蕴没好气:“还以为自己年轻,十七八岁呢, 这么莽莽撞撞出去找唐韵, 她知道唐韵是什么样的人吗?”

“要是碰到唐韵, 她能——她还受伤呢,真是不知死活!”

虽然是斥责黎穗, 但言语下还是暗藏别的意思, 她们明争暗斗十几年, 虽然恨但也有感情, 黎言之懂她,从黎蕴手上拿过纸条,见上面就写一行字,说去找唐韵了,字迹歪扭,不似平时那么娟秀,但尚能看出来是黎穗的笔迹。

“门口两人说是她自己走的。”黎蕴知道黎言之在想什么,咕哝:“她说要出去抽根烟。”

黎穗最近心情抑郁,醒来后也很沉闷,要去吸烟室时俩保镖劝过她,被她厉声驳回,保镖不敢忤逆,就跟在她后面陪一起去,从吸烟室出来后黎穗进了卫生间,然后就没再出来了,黎蕴进去看过,里面有换下的一套白色病服,她是自己走的,并且——执意要走。

“要快点找到她。”黎言之捏纸条,低声说:“她不是唐韵对手。”

且不说黎穗和唐韵对上,就是唐韵还有个帮手丁浩,如果黎穗真孤身一人去找她们,肯定要出事!

黎言之从病床边起身,面色微急,她对黎蕴说:“联系警方了吗?”

“联系了。”黎蕴话音刚落,门被敲响,祁蔓说:“我去开门。”

门外站着警察,他也脸色微急:“怎么回事?”

黎蕴对他简短说了事情经过,警察面色骤变,唐韵现在是极度的危险分子,经过何苏元那里他们才知道,唐韵手上的人命有几条,这人简直是疯子,变态又自负,下午分析部还原录音笔的内容,他提议全网通缉,上面还没下达指令,这边又出问题。

他太能理解黎穗的感受了,最疼爱的儿子被唐韵杀了,只怕她现在也恨不得弄死唐韵,可是她这样毫无准备的去,只是送人头。

病房里的人脸色都不好看,警察说:“我先查监控,看她往哪边走,你们也别太着急,黎总受伤应该走不了太远,而且她也找不到唐韵。”

他们警方和黎言之把整个海城翻过来了,都没找到唐韵的踪迹,黎穗这种泄恨式的盲找,几率约等于零,但不等于,唐韵不会找唐韵,这人现在对黎家已经无差别的下手,黎穗孤身在外一天,危险就多一天。

祁蔓站黎言之身边:“先找人吧,着急也不是办法。”趁黎穗还没碰到唐韵之前把她安全带回来,黎言之闻言点头,和警察去旁边私聊,祁蔓走到黎蕴身边,说:“姑姑,你先回去休息。”

“我不要紧。”明明脸都白了,还说不要紧,祁蔓对她说:“我陪您回去。”

黎蕴很想待这里等消息,不过她今天知道黎穗自杀后就一阵阵头晕,在黎穗稳定下来后她吃了两片降血压的药,好不容易血压缓和了,又出这事,她现在眼前晕乎乎,耳边嗡嗡的,祁蔓说完扶她起来,黎蕴还没站稳身体一沉,往床上跌去,祁蔓担忧喊道:“姑姑?”

黎言之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忙快走两步,她弯下腰:“姑姑,你怎么了?”

“老了。”黎蕴晃晃头:“血压上来,有点晕。”

黎言之和祁蔓互看眼,黎言之对外面说:“请医生过来一趟。”

警察站她身后:“那我先走了。”

黎言之微点头,目送警察离开,祁蔓见她担忧神色伸手握住她,两人几个小时前还欢欢乐乐站在面馆安心吃晚饭,现在却又开始提心吊胆,不怪以前黎言之不想让她过这种生活,真的容易崩溃,祁蔓心情也压抑,但更多的是担心,黎言之知道她想说什么,伸出手拍拍她手背,两人对视,心照不宣。

医生到之后给黎蕴做了简单检查,最后建议明早空腹再做个全项检查,黎蕴这时候也不强撑,听医生的话,她还不忘催促黎言之和祁蔓:“太晚了你们先回去,她那里一时半会估计不会有消息,你们先回去睡觉,有什么事明儿说。”

“我今晚就待这,明早起来检查。”

她一个人待在这谁放心的下,黎言之和祁蔓坐在她两边,都拧着不肯走,黎蕴看她们俩这副样子没好气:“你们走不走?”

“一起回去吧。”黎言之说:“明早我送你来。”

黎蕴还想说话,黎言之软了声音:“姑姑。”

她张张口,这样姿态的黎言之,实在太难得,她狠不下心拒绝,黎言之摸准她心里架着黎蕴起身,黎蕴转头看祁蔓:“你啊,把我们家言之都变的不像言之了。”

祁蔓抬眼,装作轻松:“这样不好吗?”

“好。”黎蕴点头,怅然笑:“当然好。”

这样的言之,才是活生生的人,不用满脑子装的工作和荣天,荣誉和权力,她走祁蔓身边,低声说:“挺好的。”

祁蔓侧目看黎言之,两人垂眼,彼此心里添了一些温情和暖意。

祁蔓知道她们现在难受,但不希望她们太沉浸情绪里,之前是黎蕴和黎言之照顾她,现在轮到她照顾这两人,黎言之心疼的来厨房帮忙,被祁蔓撵出去,让她出去陪黎蕴。

黎蕴正看知知吃猫粮,一天没见,知知缠她脚踝处喵喵叫,吃几口猫粮就要抬头看眼黎蕴,那双猫眼圆溜溜的,看黎蕴时瞪的很大,格外喜人,这么一只毛茸茸的小团子,冲散清清冷冷的别墅,黎蕴等知知吃完抱它坐在沙发上,黎言之坐在她身边,两人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聊到小时候,黎蕴低头:“你小时候可皮了,特别爱捣乱,你还记得有次爬树,摔下来胳膊伤到了,休息两个月吗?”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她无法无天,简直就是被宠坏的孩子,在学校里很张扬,虽然不欺负同学,但总喜欢恶作剧,老师还经常找家长,她那时候不敢告诉她父母,就让黎穗和黎蕴轮流去,那时候她父母忙荣天,也不怎么管她,都是黎穗和黎蕴伴在她身边,她小时候想过,长大后一定会好好孝顺黎穗和黎蕴。

世事难料,谁也没想到二十几年后,她们又是这副样子。

黎蕴转头:“你恨她吗?”

黎言之沉默几秒,她说不上来,黎穗曾经对她好,是掏心掏肺的好,可后来对她的狠,也是下了死手的狠,所以她说不清楚对黎穗的感情,黎蕴说:“我恨她。”

“我恨她不守承诺,我恨她贪权富贵,我更恨她就这样一个人去找唐韵。”

黎言之侧目看黎蕴,启唇:“姑姑。”

“别劝我。”黎蕴对她温和的笑:“姑姑年纪大,什么人都看过,什么事都经历过,还不至于这点风浪过不去,倒是你们,要好好的。”

黎言之靠她身边如同孩子,她最后还是没忍住投进黎蕴怀中,和小时候一样,她每次受委屈,总会钻黎蕴怀中寻求庇护,时隔二十几年,她再次做出这个动作,惹得黎蕴笑开的同时也红了眼,她这辈子虽然没孩子,但有黎言之,足矣。

祁蔓从厨房出来看到想拥的两人,她就端面碗站在她们身后,良久才走过去将面碗放茶几上:“姑姑,吃完就去休息吧。”

黎蕴说:“好,你们先去睡,我吃完就回屋了。”

黎言之还想多陪她,黎蕴给祁蔓一个眼神,后者会意,对黎言之说:“回房吧。”

知知跟在她们身后窜着跳来跳去,祁蔓抱它放沙发上陪黎蕴,转头牵黎言之回房,躺在大床上,两人紧挨着,祁蔓看黎言之没闭眼问:“睡不着?”

黎言之轻声说:“刚刚姑姑问我恨不恨她。”

祁蔓闻言钻她怀里,双手放在她后背,轻拍,黎言之搂紧祁蔓,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响起:“我恨她。”

“但是我更希望她平安无事。”

祁蔓拍她后背,一时沉默,良久她才说:“你睡着了吗?”

黎言之声音闷闷传来:“还没。”

“那你给我讲故事吧。”

祁蔓突然提出这个要求,黎言之低头,和怀中祁蔓拉开半个手臂距离,又被祁蔓双手一撑拥回去,两人紧紧贴着,祁蔓靠在她胸口处:“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呗。”

黎言之以前给祁蔓说过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不过都是在领养院,她永远一副我最厉害懂最多的架势,现在想想,还让人发笑,黎言之显然也想起来了,在黑暗中她摸鼻尖,说:“换个故事。”

“不要,我就想听你小时候,你姑姑说你可皮了,不对啊黎总,你以前不是告诉我你特别听话吗,还年年班级三好学生,还天天被老师夸奖……”

黎言之听她越说越离谱,干脆用手捂祁蔓的唇:“睡觉。”

“我睡不着。”

黎言之闷哼:“我睡得着。”

四周寂寂,祁蔓轻笑声格外明显,黎言之耳根发红,她身体僵几秒低头咬祁蔓的肩窝,咬住后才想起祁蔓并没有感觉,她悄悄松开,在肩窝处亲了亲。

祁蔓也不闹她,缓解黎言之疲倦心情后她抱黎言之沉沉睡去。

夜寂寥,风萧条,寒意裹着雪花又开始肆无忌惮从天上飘下来,刮在窗户上,如贴上梨花,一簇簇。

黎言之次日被手机铃吵醒,她迷糊中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那端警察说查到黎穗最后出现的地点了,就在相王府附近,黎言之倏然睁开眼,问:“哪里?”

“相王府附近。”警察语气严肃,相王府是海城最特别的一个餐饮酒店,特别就在于,老板似乎背后有人,所以他们调查那里时都很收敛,现在唐韵在那里出没,黎穗又消失在那里,很难不让人有联想,这相王府,怕也是要严查了。

黎言之说:“那你们先找,有消息直接联系我。”

小警察应声挂断电话,黎言之捏手机翻查,看到里面好几条消息,她也安排人在找黎穗,和刚刚得到的消息一样,都说最后在相王府附近出没,黎穗是怎么知道在相王府附近的?是她姑姑白天说的,还是?

黎言之心头陡然涌上不好预感,她也没心情休息了,从床上爬坐起身,身后传来软软的声音:“几点了?”

听到祁蔓的问话黎言之转头,看她刚睡醒,眼惺忪,还有些困顿,黎言之心头一软,回祁蔓:“还早,你在睡会,我去给你们做早餐。”

祁蔓轻笑:“你会吗?”

黎言之被质疑轻咳:“我可以做速食。”

“没营养。”现在这个时候,黎言之和黎蕴都需要补充营养,尤其是黎蕴,上了年纪,情绪波动大,早餐就格外重要,祁蔓翻身下床:“我去做吧。”

黎言之按住她身体:“我做。”

“姑姑不能吃早餐,我就随便做点,你再睡会。”昨晚上俩人夜里还摸摸索索聊了一会,她听出祁蔓困极了但怕她一个人多想,就咬牙陪她,现在回想,黎言之心头软得一塌糊涂,祁蔓见状没坚持,只好点头:“那你去吧。”

等黎言之走后祁蔓也没休息,她简单收拾屋子,赤脚踩在木地板上,暖意袭来,祁蔓收拾好房间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外面一片白。

今年的雪下的又早时间又长,外面始终有化不掉的积雪,隔一层窗户,祁蔓都感觉外面冷飕飕的,屋子里倒是很暖和,黎言之知道她怕寒,所以温度调比平时高一些,祁蔓赤脚走在上面也没冷意。

门外传来走动和交谈声,应该是黎蕴醒了,祁蔓换好衣服踩拖鞋出去,看到黎蕴正在教黎言之怎么做早餐,她嘀嘀咕咕:“别都吃速食,不健康,没营养,你和蔓蔓现在要好好补身体,怎么能吃这些呢。”

“偶尔……”

“偶尔也不行!”黎言之对什么都挑剔,吃的就很随意,黎蕴从前不在乎,现在对吃的极其严苛,决不允许她吃那些没营养的食物,黎言之拗不过她,又不能回嘴,只能站一边听她说,祁蔓看那个在商场无往不利的黎言之此刻乖学生的模样,太反差了,反差的祁蔓眼角微红,多希望时间慢点走,或者——快点抓到唐韵。

祁蔓敛起淡笑的神色,走进去,看向黎言之说:“做什么早餐?”

“薏米粥。”黎蕴说:“蔓蔓想吃什么小菜?”

祁蔓笑:“都可以。”

和黎言之一样的回答,这俩孩子,真是越来越像了,黎蕴低头:“那你们做吧,我去换件衣服。”

祁蔓转头目送黎蕴离开,黎言之正在炒小菜,她尝一口,身边祁蔓问:“好吃吗?”

黎言之给她用筷子挑一些,吹冷后递给祁蔓,祁蔓咬住筷子,和黎言之对视,黎蕴到门口侧头看到这一幕,面带笑进了房间。

早饭吃完后黎言之和祁蔓送黎蕴去医院做检查,黎言之原本想留在医院等,娄雅打电话催她开会,黎言之最近公司的事情怠慢很多,她沉默两秒,祁蔓说:“去工作吧。”

黎言之抬头,祁蔓看着她:“这里我陪姑姑,你先去工作。”

黎言之闻言只好点头:“有事打电话给我,姑姑检查完你们先回家。”

“我送姑姑回家再去你公司。”祁蔓说:“我和你一起工作。”

黎言之妥协:“好。”

祁蔓送她到电梯门口,黎言之上车后又给警方打电话,黎穗还是没找到踪迹,后山很大,要搜起来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黎言之心里着急也没办法,挂了电话她坐车里沉思,半晌她侧目看车窗外,雪花还飘飘摇摇,有些贴着玻璃,一遇就融化了。

她看了好一会才收回视线。

到公司刚好开晨会的时间,公司上下对黎穗不在表示很不解,黎穗这种性格,手术没等刀口愈合就来工作的人,居然没来晨会,不符合她性格。公司上下窃窃私语,都在问黎穗是不是被黎言之踢走了,当然没人敢去证实,晨会是黎言之参加的,她坐主位,目光睨过在场的职员,把他们打探的心思全部看恹下去了。

晨会后黎言之和娄雅回办公室,她办公桌上摆了好多文件,两个副总不在,所有工作都压在她身上,工作量陡然就重了,况且很多之前是黎穗的项目,她要跟上都不容易,还要在短时间内下决策,黎言之拧眉,太阳穴又跳起来。

娄雅见状问道:“黎总,我让项目部过来开个会?”

“暂时不开。”黎言之将项目部的文件放在一侧,娄雅低头问:“那今天相王府还去吗?”

如果没昨天黎穗那事,她肯定不会问出来,但昨天黎穗都那样,还躺医院呢,现在黎言之保不准没心情,所以她想问清楚。

“去吧。”黎言之的回答出乎娄雅意料,不过一想,黎穗和黎总内斗这么多年,说不定现在是少个对手,所以黎言之并不在乎,可她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前阵子黎言之和她说想离开荣天,现在黎穗又自杀,她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奈何黎家的私事她也不敢过问太多,只能听吩咐办事。

娄雅说:“那我去安排。”

黎言之抬眼看她离开办公室,走到门口时她倏而喊道:“娄秘书。”

娄雅忙转头:“黎总有什么吩咐?”

“丁素回来了吗?”黎言之问,丁素昨天出去了,按时间是今天回来,娄雅点头:“回来了,刚刚我还看到她了,您找她有事?”

“没事。”黎言之说的娄雅更懵,她忍不住问:“黎总,您到底要做什么?”

黎言之深深看她一眼,想几秒说:“今天去相王府聚餐的事情,你有通知其他人吗?”

娄雅摇头:“还没有。”

她以为今天黎言之会取消,所以还没通知,黎言之点头:“那你取消了吧。”

娄雅没意外,忙应下:“好。”

黎言之又说:“你等会让丁素来我办公室。”

娄雅挠头,干脆不猜黎言之心思了,她恭敬退出办公室后让丁素去黎言之办公室。

丁素还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进黎言之办公室站几秒忍不住问:“蔓姐今天好点了吗?”

黎言之目光温和:“好多了。”

丁素放下心,黎言之又说:“你开导的很好,她现在心情很不错。”

“蔓姐好就好。”丁素松口气,黎言之从桌边拿一个盒子对丁素说:“有空吗?”

丁素站直:“黎总您说。”

“帮我把这个送去给黎副总。”黎言之说完丁素往前一步,接过她手上的盒子,低头:“好的。”

黎言之在她转过身后双手慢慢握起,丁素离开她办公室,轻轻合上门,黎言之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一些,透过缝隙她看到丁素走到对面的办公室,敲门进去,黎言之放松身体,随后她如法炮制,单独叫来秘书室的人,询问她们工作情况后交给她们一个盒子,让她们带给黎穗,秘书不疑有他,带着盒子交给黎穗的助理或送她办公室,所有人都这么做,只除了最后一位。

是那个长娃娃脸最小的秘书,笑起来嘴角有酒窝,黎言之记得她那天聚餐就一直和祁蔓,丁素聊天,情真意切,现在回想,只剩寒意。

黎言之趁那个秘书收包的时间走出办公室,先一步站电梯里,没过几分钟,秘书按下电梯,她看到里面的黎言之一愣,随后低头:“黎总。”

黎言之侧目:“出去?”

秘书面色有些尴尬,她干笑:“嗯,出去。”

“去哪?”黎言之声音很温柔,却像有看不见的尖刀扎过来,被问话的秘书一怔,还没想到理由黎言之问:“是给黎副总送东西吗?”

秘书松口气:“是。”

黎言之站在她身边,侧脸平静,语气稍低又冷淡,她转头:“可是我没告诉过你她在外面。”

秘书迅速抬头看向黎言之,这张脸依旧稚嫩到显得很年轻,但那双眸子却情绪翻滚,两人对视,秘书脸顿时刷一下白了。

热门小说野火,本站提供野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野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4章 找人 下一章:第136章 选择
热门: 追星不如追经纪人 迷心罪 重生追美记(很纯很暧昧前传) 未来镜像 人民的名义 万相之王 湿婆之舞 昙花梦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神木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