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朋友

上一章:第73章 认识 下一章:第75章 报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祁蔓回去就出院了, 连等报告的时间都没有就带何辞出院去附近的酒店,医生满是不理解,但祁蔓执意要出院他也没辙, 只得放人, 还让祁蔓记得回来拿报告。

何辞这次学乖了,不在祁蔓跟前问东问西,只是偶尔担忧看她,问道:“姐姐, 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小心翼翼的样子逗笑祁蔓, 后者揉一把她发顶, 何辞眼瞪圆溜溜的,一张俏颜白白净净,祁蔓看两眼问道:“你知道附近哪里有猫咖吗?”

“猫咖?”何辞立马拿出手机寻找, 现在不过九点多, 猫咖还没关门,她和祁蔓把东西放下后去附近的一家, 店里猫很多, 二十几只, 祁蔓端奶茶在里面闲逛,却一只都没逗, 反而何辞手上抱一只,怀中揣一只, 还蹲在祁蔓身边道:“姐姐你不撸吗?”

手感好的何辞忍不住喟叹,什么人间天使!

祁蔓随手抱一只过来, 对上猫那双浅蓝色的眼睛, 她对何辞道:“我以前养过一只。”

何辞挨着她坐, 喝奶茶:“什么猫?”

“布偶。”祁蔓道:“很漂亮。”

听名字就知道漂亮, 何辞咽下奶茶道:“你不是一个人养的吧?”

祁蔓睨眼她,何辞小声道:“是不是和黎姐姐啊?”

“咳咳咳……”祁蔓被奶茶呛到,她眼底盛满惊讶,错愕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不是喜欢女人嘛。”何辞一本正经的分析:“就今天你一个人待黎姐姐病房出来还哭我就觉得奇怪,晚上你们谈完你就要回家,我更奇怪了。”

“是不是啊?”何辞八卦兮兮,祁蔓伸手敲她额头:“是你做梦!”

“不是。”

何辞挠头,她从来没怀疑过祁蔓的话,虽然觉得怪异,但也没多想,祁蔓从她怀中抱过牛奶猫,何辞问道:“那姐姐,你前任是什么样的?”

前任啊。

祁蔓倏而想到之前丁素也问过相同的问题,她那时候因为怄气都没有好好回答,祁蔓深思几秒后回她:“她很聪明。”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声东击西,就知道调虎离山。

“很会关心人。”

‘想看星星吗?你下午不是说想看吗?要不要去?’

祁蔓低头摸猫毛,目光温和道:“她很好。”

何辞不解:“那你们为什么会分手啊?”

祁蔓动作微顿,低头继续揉猫毛,满手的柔顺,她侧目看出去,窗外黑沉沉的。

路灯并不明亮,依旧昏暗,四周如泼墨,一片黑色,黎言之在祁蔓离开后依旧坐在长椅上,独自,孑然一身,身影和长椅的椅子重叠,平添几分萧条。

娄雅看到黎言之就是这副样子,她走过去站在长椅旁边,低头,恭恭敬敬道:“黎总。”

黎言之抬眼,问道:“公司那边怎么说?”

娄雅表情有些犹豫,被黎言之扫一眼,还是如实汇报:“黎副总今天召开临时董事会了。”

还真迫不及待,她这边刚倒下,那边就立马召开董事会,生怕公司其他人不知道她飞机出事一样。

这么急躁,看来上次原材料造假对她影响很大。

黎言之微点头:“董事会怎么说的?”

“董事会那边同意黎副总的提议,480提前召开记者会。”

用新车压下黎言之出事的风波,这是黎穗给出的方案,实则大家心知肚明,黎言之靠在长椅上,点头:“就照她意思办吧。”

娄雅微诧:“可是我们明天赶不回去。”

明天黎言之还要做检查,况且这次事发突然,公关那边她还没完全打点好,黎言之现在回去,肯定一堆记者蹲着呢。

黎言之抬眼:“谁说我要回去了?”

她抿唇:“既然她想提前,就让她提前吧。”

娄雅似是不解,但黎言之的盘算她向来没有完全摸透,当下只好道:“那我……”

“你帮我约几个艺人,当红的,私约。”

娄雅拎包:“私约吗?”

黎言之不轻不淡嗯声:“就最近安排。”

娄雅会意:“好的,我尽快安排。”

她还是不放心明天记者会的事情,但黎言之很淡定沉稳,她也不敢多问,只是在夜深时对黎言之道:“黎总,回去休息吗?”

黎言之捏紧手上的纸张,一声不吭的起身往病房走去,经过祁蔓病房时黑兮兮的,什么都看不到,她只是余光扫一眼就收回视线,医院的拖鞋踩在大理石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静悄悄的。

黎言之回房后也没能好好休息,祁蔓梨花带雨的样子始终浮现在眼前,她摊开那张纸,总觉得莫名眼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再细想,脑神经就被人用手狠狠拉扯一般,疼得她眼前一阵一阵黑。

病房里静谧,黎言之躺在病床上,手掌轻轻磕太阳穴位置,耳边不由钻出声音。

“太丑了。”

“这画的实在太丑太丑了。”

“星星不是这样画的。”这是个稚嫩的声音,黎言之眉头拢起,闭目深想,脑子里似是闪过零碎画面。

“星星先画斜线,我教你。”

“不是这样,这样就不好看了,你看着我。”

看着我——

黎言之闭目想认真去看,眼前却模糊一片,她躺在病床上身体蜷缩又紧绷,闭上的眼球在不停转,整张俏颜惨白,额头冷汗簌簌,白纸在她手中被蹂||躏变形。

天旋地转,无边黑暗,黎言之闭眼在回忆里不停探索,寻找,那些零碎的片段拼不成完整的场面,意识已经到崩溃的边缘她却死死咬牙撑着。

快一点,再快一点,想起来……

越是着急越是头痛欲裂,那些神经在不停的剧烈拉扯,零碎的场面逐渐模糊,黎言之意识快要消散时她哆嗦手按下床铃。

“黎总!”门外立马响起声音,娄雅冲进来,她站在床边道:“黎总您怎么了?”

意识模糊,耳边的声音逐渐褪去,四周寂寂,一片墨色。

黎言之闭上双眼。

整个医院灯火通明,黎蕴连夜往医院跑,从酒店出来外面一声闷雷响的她整个人一惊,抬头看天色。

要下雨了。

果然车刚到医院门口,暴雨突然而至,砸在车窗上,噼里啪啦作响,黎蕴下车看着地面的水花,抬头看着不是打闪的天空,眉头轻轻皱起。

房间里,祁蔓坐在床边打电话:“你帮我看着点张玲,我过两天回来。”

陆乔涂抹保养品说道:“怎么?张总把项目带回来了?”

“我让他带回去了。”

“你亏不亏啊。”陆乔道:“何必用这种方法试探,万一张总真的把项目给她,你岂不是什么都没有?”

谈半天的项目,是给人家做嫁衣,她想想就怄气。

祁蔓道:“亏什么。”

那些人是因为她才有合作意向,如果张春山真的拎不清,换人,那些合作人也不是傻子,肯定会找理由拒绝,所以她不会什么都没有。

“行吧,我说不过你。”陆乔用耳朵夹手机:“我听说黎言之也住院了?你去看过没?”

“看了。”提到黎言之祁蔓语气很平静:“头疼的老毛病。”

“啧。”陆乔喟叹:“这老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她刚说完就听到祁蔓这边一声炸雷,声音大的陆乔掏了掏耳朵:“什么声音?”

“打雷。”祁蔓从床边走到窗户边,往外看,雷声轰鸣,雨帘密集,砸在玻璃上,噼里啪啦,电话那端陆乔道:“怎么又下雨了。”

祁蔓眉头轻皱。

挂了电话后她头挨窗户边缘,这附近尚能看到医院,但是雨帘下,又是夜色,灯光被晕染,什么都看不清楚,半晌后,她收回视线,躺床上,听雨声休息。

压根睡不着,一整夜翻来覆去,祁蔓次日顶黑眼圈开门,她这几天没休息好,又熬一个通宵,黑眼圈明显比其他时候更重,况且她还没补妆,更显虚弱姿态,何辞看到吓一跳:“你怎么了?”

祁蔓打哈欠回房,什么都没说就趴床上继续睡觉。

房间里很整洁,东西都放茶几上,行李箱也没打开,除了床上多个人,完全看不出这有人住的痕迹,何辞走到祁蔓床边,问道:“早饭吃吗?”

“不吃。”

何辞憋了憋:“不起床吗”

“不起。”

行吧,生病的人最大,何辞自己定了一个客房服务送过来,末了打开电视机坐沙发上抖腿看起来,好不惬意,身后祁蔓抱着被子睡个天昏地暗,一直到晚上才醒,她睁眼听到微弱的电视机声响,走出去,茶几上满是零食的垃圾袋子,两瓶可乐罐子,几个汉堡的包装袋,还有数不清的小零食,有的吃一半,半开放茶几上。

灾难现场。

祁蔓睡了一觉精神气恢复不少,她走过去喊道:“何辞?”

何辞没理她,背对她,祁蔓没辙走过去,看到何辞正抱着薯片袋子睡觉,场面又好气又好笑,她摇头帮何辞将袋子收拾好,又将整个茶几收拾一遍,关掉电视,把何辞平放在沙发上,随手给她盖上毯子。

去倒垃圾时她听到两个服务员走在前面,其中一个道:“听说荣天老板今早出院了?”

瞧瞧,这黎言之的影响力,无处不在。

祁蔓头一低又回酒店了,她喊了客房服务,送来两碗粥和小菜,吃正香时何辞醒了,那人揉眼定睛看,喊道:“姐姐,你醒了?”

随后她看眼四周和干净的茶几干笑:“你怎么不叫醒我?”

“去洗漱吧。”祁蔓道:“过来喝粥。”

何辞连连点头,冲到卫生间里简单洗把脸,洗漱好才出来,祁蔓已经吃完稀粥了,何辞坐她对面问道:“姐姐我给你片子拿回来了。”

祁蔓抬头:“医院的片子吗?”

“嗯。”何辞道:“对了,黎姐姐也出院了,早上出院的。”

刚好她去拿片的时候看到的,浩浩荡荡一群人,她懒得周旋就直接回来了,祁蔓握电视遥控器的手微顿,点头道:“哦。”

不冷不淡的态度。

何辞抬眼看她,挠头,又继续喝粥。

两人在酒店里待了两天,一直暴雨天气,何辞不敢定机票,回去还是坐的高铁,祁蔓一直都在等张春山那边消息,知道这次他没将任何项目交给张玲,也知道张玲在公司闹起来,还冲到张春山办公室,总之很不愉快,祁蔓虽然不在公司,但陆乔一直在现场直播,那端还兴冲冲道:“你这招离间真妙!”

原先她还担心祁蔓会吃亏,张春山碍于父女情面给张玲资源,谁料这次张春山格外坚持,关于祁蔓的资源守好好的,就是不给张玲分一单,张玲气不过,不仅在会议上对张春山冷言冷语,听说还去办公室闹几场,张春山本就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容忍,听说已经给张玲下禁令,暂时不准她参加大会了。

祁蔓闻言放下心,回市里第一天就和何辞找了个跳伞俱乐部,得知两人就是上次飞机迫降下来的幸运儿俱乐部还给她们打八折,虽然她们也不是在乎那打折的钱,但能省到一笔还是挺乐的,祁蔓转头就请丁素,陆乔来吃饭,通知的时候她左思右想,还是联系了蒋云,这次出事蒋云也发不少消息,虽然祁蔓回复不多,但这份心意,她承下了。

蒋云显然很高兴,饭桌上不时想和祁蔓找话题,反被何辞一次次打断,直到陆乔看不下去拉蒋云聊一些过去的事情,蒋云也不呆,看出祁蔓这顿饭用意后没再主动找话题,祁蔓有些歉意冲她举杯:“蒋医生,对不起。”

蒋云对她这杯看了良久,笑:“没关系。”

一场还没开始的感情,停留在这两句话里,祁蔓越发觉得和聪明的人打交道就是好,话不用说出来,彼此就能懂。

一顿饭吃的还算尽欢,饭后蒋云就走了,陆乔说不放心她一个人,祁蔓看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样子挥手:“你送她回去吧。”

陆乔冲她眨眼:“回聊。”

祁蔓笑:“回聊。”

余下还剩三人,何辞想拉祁蔓去下一个场子,祁蔓还没回话手机响起,她低头看,是唐韵的电话,祁蔓对何辞道:“你们俩去玩,我要去个地方。”

何辞和丁素互相看眼,问道:“去哪啊?”

祁蔓笑:“去昊业。”

何辞还想再问,祁蔓冲她挥手,她只好憋了憋收回视线,转头丁素盯自己,何辞道:“你还要不要继续?”

丁素看向祁蔓离开的方向目光有些不舍,听到何辞的话她摇头:“不了吧。”

何辞道:“也好,我早点回家。”

她说完被丁素抓住,丁素小声道:“蔓姐头伤真的好了吗?”

何辞点头:“医生说没问题。”

丁素松口气,片刻后她和何辞一道往外走,丁素又道:“何辞你有没有发现我哪里不一样?”

何辞偏头看丁素,认认真真打量一番,和祁蔓那样的待一起习惯了,目光都被养刁了,看什么都觉得一般,其实丁素长相算是偏中等,她五官单看不出奇,但合在一起就分外舒服,是那种耐看型的美女,但不管耐看不耐看,站祁蔓身边,那都是被淹没的份,所以何辞从没好好打量过她,现在除外。

“发型不错。”何辞看半天开口道:“皮肤也不错。”

“还有呢?”丁素动了动身体,一脸笑:“有没有发现其他不同?”

其他?

何辞琢磨,她以前压根没认真看过,现在也看不出来啊,她装傻:“其他都挺好的。”

丁素蹙眉:“你没发现我胸变大了吗?”

一周的强化训练,再加上来之前她特意垫两个垫子,大了一圈!何辞居然没发现?丁素笑脸变愁眉,果然还是小了吗?

何辞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这什么奇葩问题?

她懵了。

“真没发现吗?”

“唔……”

两人站酒店门口纠结,不远处缓缓开进来一辆黑车轿车,车窗映出一张苍白的脸,那人偏头看车窗外,看到何辞和丁素道:“人出来了?”

保镖手机响起,他接通后对黎言之道:“黎总,祁小姐去昊业了。”

黎言之微点头,看眼酒店方向,又看向胡闹的何辞和丁素,闷咳一声,说道:“去昊业看看。”

保镖冲司机使个眼色,车又离开酒店门口。

昊业大门口停一辆红色轿车,大晚上也很显眼,尤其是标志,在夜灯下闪闪发亮,黎言之车停在树下,车窗开一半,昏暗路灯打进来,她脸色苍白又郁郁,那双眼更显深邃,轮廓分明,到地点后保镖没开口,黎言之独自坐在后车位上偏头看。

外面站俩抹纤细身影,比邻站在红色轿车旁,祁蔓一身白色休闲服,在深夜也格外扎眼,唐韵倒是穿黑色套装,隐在黑暗里。

“想清楚了?”唐韵往前走一步,站在车旁,她伸手放在车门上,目光沉沉,似是在怀念过去,祁蔓走到她身边道:“想清楚了。”

在回来的路上她就想清楚了,这车,她到底还是不适合拥有,不如交给想要拥有的人,唐韵明显就是这个人,所以在回来后她就联系唐韵了。

唐韵到现在还是很意外:“怎么突然就要卖了?”

“一点不突然。”祁蔓道:“之前不是一直在和唐总谈车吗?”

唐韵点头:“那倒也是。”

祁蔓交出钥匙:“唐总要不要试车?”

唐韵本不想,但手放在车门上还是忍不住打开的冲动,她点头:“上车,我带你海边兜会风。”

祁蔓垂眼笑,坐在副驾驶上,唐韵开车带她出去兜风,沿途说道:“附近逛逛?”

祁蔓耸肩:“都可以。”

她说完看向唐韵,余光瞄到仪表盘,发现车已经开到八十码了。

郊区最高时速。

一种奇怪的感觉萦上祁蔓心头,这车不是常用车,也不售卖,和荣天任何一款都有明显区别,唐韵应该是刚上这车,就直接开到最高时速,而且换挡按键十分熟练,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开这个车,祁蔓道:“唐总对这车,好像很熟悉。”

“是啊。”唐韵道:“国外每年车展我都去。”

“我还和言之要车试跑过几次。”

难怪,祁蔓压下心底狐疑,唐韵道:“听说这车还安装了RC?”

一般用于无人驾驶的远程操控,需要和数据库对接,国家还没通过无人驾驶,所以她没用过,但是知道。祁蔓点头:“是装了。”

唐韵道:“蔓蔓知道RC吗?”

祁蔓:“无人驾驶申请的第一个专利。”

唐韵转头,笑的温和:“真聪明。”

祁蔓被她夸的抿唇,偏头看窗外,她没注意到一辆黑色轿车跟在她们后面,车里黎言之闷咳好几声,脸也越发苍白,保镖刚想询问要不要回医院就听到黎言之手机响起。

黎言之靠坐在座椅上忍住咳嗽的冲动看屏幕,半晌接起,那端果不其然一通训斥。

“楚宇说你刚醒人就没了?昏迷两天起来不吃不喝不做检查你跑哪里去了!你还想不想好了!你现在在哪!”

黎言之手机抵在耳旁,声音低缓道:“我在外面。”

声音听起来就没精神,黎蕴气急:“在外面干什么!”

黎言之看向前面的车,目光沉沉道:“在看一个老朋友。”

“什么老朋友这么重要?你和姑姑说,姑姑把她请到医院来不行吗?”

黎言之温声道:“她不会来的。”

黎蕴被气伤,她转头,楚宇站在她身后,双手不断做调节呼吸的样子,黎蕴跟着做两个深呼吸,问道:“你告诉我,哪个朋友?姑姑肯定把她请过来!”

这么牛逼,她家言之都请不来?

黎言之语气依旧幽幽,云淡风轻道:“孤儿院的朋友。”

“孤,孤,孤——”黎蕴咬到舌尖,她重复好几次也没完整说出来。

孤儿院?是祁蔓?

半晌,黎蕴呐呐道:“你想起来了?”

黎言之没吭声,目光依旧紧紧盯前面红色轿车,车窗开着,祁蔓手肘撑在车窗边缘,小巧圆润,她定定看几秒后问道:“姑姑,你能请过来吗?”

黎蕴抿唇,一脸便秘,这她还真请不来。

热门小说野火,本站提供野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野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3章 认识 下一章:第75章 报名
热门: 月亮星星 我什么都能演 X档案研究所3:大结局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男友收割机[快穿] 圣祖 绝世武魂 生死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