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回忆无尽

上一章:第六章悲惨的命运 下一章:第八章诡异的自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范丁斯的神经受到刺激,他终于感觉舒服一点儿了。阿普唑仑开始发挥药效了。尽管它们已经不如从前那么有效,但至少还能让他拿稳一杯巴卡第酒,不再因为手一直颤抖而把酒洒得一身都是。他的双眼扫过房间,多年来他生活在这个自我封闭的世界里,感到自己的生命在渐渐枯萎。他看到一根她的绑发带,是那晚他征服她后留下的纪念。他很清楚,实际上那晚真正被征服的人是他自己。这个见证了他们初遇,融入了他的灵魂的小手工艺品,此刻正躺在他的床头几上,上面已再寻不到她的气味。然而,他仍然把它放在鼻子下嗅,像一场仪式一般,似乎如此他便能把她鲜活地留在自己的脑海里。是这个小东西促使他坚持追查真相,并有力地帮助他将沮丧感抵挡在外。就像一种巫术一般,只要和苏珊有关,范丁斯那温柔的触碰感就从未缺席过。在他们短暂相处的时间里,她玩弄、摧毁并激发了他的所有感性。确切地说,她改变了他余下的一生。为此,他憎恨她,也爱慕她。但更多的,是爱慕。但在他们的第一晚,一切并没有那么复杂。

正如他们第一晚一样,这一晚,范丁斯坐在床上,期望这个夜晚能与他满心欢喜探索她身体的那一晚媲美——并不是被激情冲昏头脑,而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这将会是个重要的夜晚。杀害苏珊的凶手的替罪羊今晚将会被处以死刑,范丁斯为此感到心烦意乱。他怀疑那个凶手是否曾有过一丁点儿范丁斯多年来所承受的那种害怕或是颤抖的感觉。理查德·川伯今晚会为他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即便不是为了苏珊,也是为了另一件谋杀案。为了纪念她,今晚他特别打扫了房间。他似乎感到她就在这里。他总有这样的感觉。那种使人忧郁、预示着不祥、低沉怒吼并咄咄逼人的存在感通常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此刻却令他感到一种怪异的欢欣。或许因为他此刻可以思考、烂醉,幻想着一切已远去。或许这种存在感现在只能威胁到他的回忆。或许他曾经真正爱过她。他不确定。

在酒吧与她初遇,邀她一起喝上一杯啤酒,然后将她当作甜点享用。那一晚发生的一切让范丁斯涌起一阵无法抑制的渴望,想要给她新生,想要洗白她的过往。他想让她的存在变得有意义。回想着自己过去的所为,面对着自己目前正在做的事,范丁斯的偏头痛更严重了。他想起来了,他此生仅有的两个坏习惯:吸烟,以及眷恋她。如果他必须选择放弃其中一个的话,他一定会放弃她。因为她给他带来了如此罕见且严重的一种癌症——灵魂的癌症。饱受憎恨之恶魔和怜悯之天使的双重折磨,她变成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需要他永恒的拯救。为了帮助她脱离所谓的危险——她的沮丧,以及被夺走的安宁——范丁斯可以倾其所有去冒险。然而,她的所作所为并不至于让她遭受后来发生的一切。这些想法就像水蛭在吸尽他的理性,范丁斯摇摇脑袋,想把这些紧抓他思绪不放的想法甩开。但是,在他们的第一个夜晚里,她是那么美好。他们刚进入她那摇摇欲坠的住所时,她并没有立即脱掉衣服。实际上,她非常平静,款待有加,甚至表现得优雅。他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她,而不是被隐藏起来的那个她。她把范丁斯带到一把破旧不堪的椅子旁,他坐下时椅子几乎翻到。他把她想象成一个想要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的人,却最终只能蜗居在这被她称之为家的垃圾仓里。他看着她,意识到他甚至无法估计这个住所的大小。虽然如此,这个地方仍然干净整洁,很合他的心意,至少在那一晚是这样的。电视在聒噪不停,播音员刚刚宣布了里根赢得连任的消息。苏珊走进浴室,从包里拿出一根棒子。她蹲坐在马桶上,让尿液淋在棒子上。接着她把那根排卵试纸放在包装纸上,等待着。

“嗨,呃,苏珊,你在干吗呢?测试你是否排卵还是怎么着?”

她被这句话感动了,震惊不已。

“哇哦,你没忘记!”她隔着浴室门说道。

“什么?”

“我的名字!疯狂的伙计!你记得我的名字!”

范丁斯不理解为什么这一点对她来说如此重要。

试纸恰如其分地变色了,她知道今晚她是能怀孕的。一瞬间,她脑海里跑过一阵愧疚感,然后她把眼神从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移开了。

“你介意我关掉这玩意儿吗?”

“好吧,警察先生,我不知道,这里的墙体可有点儿薄。”

她走出浴室,径直走到他身边,坐在他的双脚上,把头搁在他的膝盖上,抬起头望着他。

“我们这么说吧,我也不喜欢在我做爱的时候被打扰或者被限制。”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正在计划着做什么要发出噪音的事情呢?例如尖叫或者呻吟?”范丁斯调戏道。

“你挺自信的,不是吗,警察先生?”

范丁斯坐在他公寓里的床沿上,回忆着他们的初遇。他意识到自己无意中伸展开了双臂和手指,动作就像那一晚他把手指插入她的头发,抓住一小把,解下她的发带。他记得自己把发带放在鼻子下面,然后放进了他衬衣口袋里。

她先行一步,把脸凑到他的脸旁,华莱士·范丁斯永远忘不了那一幕。他走进意识的世界,因为那里是他唯一还能找到她的地方。只有在那里,他可以再次看见一切。接着他强迫自己倒回床上,因为他突然看见自己在轻抚她的秀发,再次回忆起她的命运,看见他们来到她家前她在酒吧里触碰他的那宿命一刻。

那感觉就像是有人狠狠地扇了他饱受折磨的脸一巴掌。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理查德·川伯就会因谋杀苏珊的罪名被处死。范丁斯平躺在床上,回忆所有的启示和预兆。启示和预兆,这是他的好友医生在范丁斯还在任时说的。然而,那一晚,在那个酒吧里,在她的住所里,他都没有看到任何和未来这一切有关的东西。那一晚,他坐在她的扶手椅里,看着她蜷坐在他的脚上,轻抚她美丽的柔发。突然,他的头被向后扳去,一阵刺眼的亮光从眼前闪过,湮没了他的视野。他再次看见她被绑在床上,满脸惊恐,杀手手里是尖利的刀锋。一切都和范丁斯在楼下酒吧里烂醉时在梦里看到的一样。范丁斯仍然记得自己的手轻抚她的秀发,自己的唇轻吻她的双唇。接着,就像从中断的地方重新开始放映似的,足以令人丧失知觉的画面再次在范丁斯眼前划过。他看见袭击者举起了那冰冷的死亡圣器,并握紧了它。突然,凶手无声的血腥变奏曲像是某种气候突变般戛然而止,他飞快地把凶器往下推去。凶器冲向她时,范丁斯看见她转开了头,闭上了眼,甚至能听到她无声地呼喊着:“爸爸!”

当她睁开眼时,看见恶魔般的凶手将闪着寒光的利器刺穿了床垫。范丁斯甚至对凶手脑海中如电流般传过的想法感同身受,疯狂的死亡代言人似乎看得到连床垫都满是惊恐和痛苦。她的眼神在向他宣告:他是恶魔的化身!对凶手而言,这则是一次权力带来的高潮。

凶手从左边拿过一个小黑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它,拿出一支注射器,还有一小瓶透明的液体。她看着他,之前刀锋慢慢逼近她的咽喉时,她也是如此无力地看着他。凶手的头脑中是一个波澜不惊的声音,在向他的怒气哭求,恳请他不要这么做。这个入侵者甚有些感到失望,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学会摒弃这种恶心的想法了呢。然而,现在的他已经走得太远,再无法回头。他的怨恨已经远超他的怜悯之心。这一次,他的受害人之一正看着他,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眼里涌出泪水。那却让他着迷,让他惊骇!他敢保证他从没见过此刻这般瞪得如此之大的眼睛。他拿起小瓶,把针头插进木塞。瓶子的一端贴着手写的标签:

“死亡汤。”他对自己喃喃地唱出几句他杜撰的儿歌,

“我将杀了你,我的宝贝,因为长长的九个月以来,我找到了你,给你钱财,给你支持!”

他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苏珊。

“我不是一个毫无同情心的男人。事实上,我爱力量,我爱我兜里所有的钞票。我在追求我的初恋,而你已经变成我的绊脚石了。所以,我必须除掉你。让我们就简单地把这件事说成‘升级’或者‘裁员’吧,你来选好了。你觉得呢?别见怪,只不过你对我来说已经毫无价值了。你可要让我由盈转亏了哦。”

然后他开始朝着她大喊大叫。

“你他妈就是不能闭上你漂亮的嘴!这都是你自找的!你非得告诉你亲爱的老爹一切吗?今晚之后你再试试看吧!去试试啊!尖叫吧!告诉耶稣啊!告诉他所有的事情!你就想毁了我的生活。你让我冒了多大的险!我们不能这样!这会把我掏空的!”

他把针头拔出来,举在苏珊面前,针尖直直地指着苏珊的右眼。她往后缩进床垫里,试着躲开他。

“我猜我没考虑到那个老男孩的男性美和你的女性美。你是个尤物,查康小姐。我一直想对某个客户这么做来着。有一次来了一个人,他本该已经死了的,但他没有。多让人失望啊。我只是完成了这项工作。让我们就把我今晚提供给你的服务称作……我们这么说吧,行政执法?我不过是在为改良市容市貌做贡献而已。”

他抚摸了一下她发着抖的侧脸。

“金钱就是老大,其次是自由。但我倾向于两个都拥有!缺了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意义了。猜猜好事是什么?你的小儿子可幸福着呢。无论如何,至少他们中的一个过得挺好的!哈哈!”

范丁斯在回忆中再次回到苏珊公寓里那完美的时刻来。他记得苏珊和他说话时,他正低头看着她,对眼前正在展开的一切罪恶毫无察觉。他无数次回忆起这惊悚的一刻。种种细节总是汹涌而来,就像现在一样。他想起来了,那罪恶的一切,在他们第一夜之前。他从没把它们联系起来,否则之后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而现在,一切是那么清晰可辨。之前他怎么就没有看到这种联系呢?他怎么就把她一个人留在那儿了呢?那天他怎么就因工作而出城去了呢?一切都太可疑了,对杀手而言都太便利了。那个杀手又是怎么知道范丁斯不在城里的呢?

范丁斯闭上眼,看见凶手重新把针头插进瓶子里,拉起芯杆,瓶子里的液体如同命运一般被抽入针筒里。他拔出针头,轻轻拍了拍。他从来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心怀怜悯。他向前挪了一点,跨过她的腹部,轻柔但稳稳地抓住她的头发。接着他不顾她的挣扎,硬生生地把她的头强扭向左边,这样她就不得不看着那锋利的刀刃,那刀刃将是她最后的侍者,并最终夺取她的生命。他手法纯熟,拍了拍她脖子一侧,让她的颈动脉凸显出来。他向下久久地盯着她,好记住她此刻的模样,好在今后的日子里回忆她。他看见眼泪从她脸颊上滚落,滴在床垫上。而这副画面只让他更想摧毁她。精准得无分毫偏差,他把无菌注射器的针头滑进了她的颈动脉。那瓶死亡汤将“死亡”二字过早地带到了她的眼前。她弹起来,被堵住的嘴里发出轻微的尖叫声。他不得不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范丁斯听得见他嘴里吐出来的那些恶毒的词,也永远忘不掉它们:

“甜心,别动得这么厉害。你不想让我伤到你的,不是吗?放轻松。我很快就会让你解放的。你知道,你可有一张非常大的嘴!”

在范丁斯与苏珊相遇的酒吧楼上,苏珊正躺在他身下,吻着他的脸,双眼向上,直直地深深地望进他的眼中。范丁斯的眼里满是惊骇,因为他看见了她之后的命运所向。

“宝贝?警察先生!呀呀呀,你要么就是疯了,要么就是嗨了。你的眼睛跟上了釉似的,像甜甜圈一样。你真的就那么害羞吗,警察先生?现如今像你这样的谨慎小心可是一种天赋了。”苏珊一边在范丁斯耳边轻语,一边用她松散的衬衣擦拭他眉间的汗水。

慢慢地,他捧起她的脸,亲吻她的双唇。此刻她感受到的不再只是欺骗,他也不仅仅是个嫖客,这感觉让苏珊感到讶异。她中意他。他很真诚,尽管她并没有坦诚。虽然他是个警察,但眼前的一切让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和她所憎恨的哥哥是一个样。她收起自己的感受,强迫自己记住这是一桩怎样的生意。但她心底深处知道,一切绝不会止步于此。自从苏珊接下这桩生意以来,她一直在心里感到恶心。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弄丢了自己的人性。当个娼妇可不是什么光彩事,但至少这个职业广为存在,且由来已久。而现在这整件浑事已经远不止是她张开双腿求生存了。她做不到假装它只是一个肉团而已。这等同于她只为换取几张钞票就卖掉了自己的灵魂。她曾经不顾一切摆脱她的哥哥,难道不正是为了挽救自己的灵魂吗?不过,不消怀疑的是,范丁斯警官的基因绝对有助于她生一个能赚大钱的孩子。

她看着他。这一次她看着的不仅仅是一个警察了。他的样子看起来比一个才28岁,入职才5年的男人更加成熟。他阅历丰富,而且他自己也不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她回吻他,他看着怀中的她,两人在地板上激战。她猜想着他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如对她这般热烈。她也知道他接触过的女人并不多。任何一个女人,无论纯洁与否,都是能轻松知道这类事情的。他已是她裙下的俘虏,而此时此刻,她却平静地投降了,让自己为他所控制。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只是为了激励他更加完全地占有她。他低头看着她,没有让她失望。

“甜心,别动得这么厉害。你不想让我伤到你的,不是吗?放轻松。我很快就会让你解放的。”

她抬头看着他,浑身一阵颤抖,在甜蜜的痛苦中闭上了眼。他们躺在一起休息,她的命运已生根发芽,他从她身上下来,拿出一支烟,横放在鼻子下面。

“哇哦!你是在警察学校里学到的这一招吗?”她问道。

“是熟能生巧。”他回答。

“你是说就和在靶场里练枪一样?”

“很有意思!”

电话响了。

“嗨!里奇!你在哪儿?外面?我马上下来。是的,你个傻瓜。你想让我怎么做,在电话里一个字一个字念给你听吗?冷静一点儿!”

苏珊砰地一声迅速地挂掉电话,重新穿上衣服。

“你要去哪儿?”

“呃,我……我得走了。”

范丁斯站起来,一把抓起他的内裤。

“噢,你应该歇歇,伙计!”她坚持道,“你不用着急,只要记得关上门就好了。”

范丁斯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失望。苏珊向他走过去,转过他的脸。

“你随时都能来找我,警官!噢,谢谢你没付我钱。不然这可就真成了一桩生意了。”

范丁斯对这些话感到受用些了。她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一个柔软但深情的吻。

“我是有过一些男人,警察先生,但你绝对是最棒的!”她在他耳边轻语道。

这话她对不少人说过,但这次,她是真心的。

“那听起来像是你常会用的说法哦,甜心。我想再见到你。”范丁斯说。

“或许你会再见到我的,如果我有更多时间的话。我想我会和你有后续的,所以在那之前,再见了1。你没有事情要忙吗?那些服务人民或者保护人民的事?也许我错怪你了,警官先生?”苏珊转身走出了门。

回到现实中的2006年,范丁斯面朝下趴在床上,依然记得那扇门在她身后关上的声音。他意识到自己坐在床沿上,躺下去,又坐起来,数次反复。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就让回忆在自己被困入牢笼的思想中循环反复。但眼下,他再一次神游到他的房间里,再一次开始他无尽的回忆。他使劲攥着她的发圈,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触碰对方的瞬间。这让他想起多年前自己的手指游走在她发丝间的感觉。他本能地再次把发圈放在鼻子下面。那阵芳香长久地留存在他的鼻腔里,他是那么喜爱那个味道,从他们的第一夜起,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范丁斯从床上坐起来,双眼空洞无神,他正在试着把她驱逐出自己的脑海。然而,在这个晚上,在这个特别的夜晚,他的一切努力都毫无效果。她死后的十八年里,他塑造起无数个关于她的回忆,他只是不想放手让这些回忆随风而去。他并不是那些工作在救死扶伤一线的警察之一。那一晚之后,范丁斯再没能找到她,直到他的对讲机里传来一阵不寻常的呼叫。而他仍然记得他终于找到她的时间和地点。

华莱士·范丁斯做过的坏事绝对比好事多。现在,坏事轮到他自己头上了。他在脑海里寻找自我安慰,便找到了这么一个理由:他感觉自己活该遭受现在的痛苦,因为他曾经对别人毫无怜悯。然而,思绪将他带回了多年前一个特别的夜晚。那一晚他不过是在进行常规执勤,身着蓝色警服的食尸鬼正在追赶身穿黑衣的地精。尽管他们的初遇之夜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他仍然记得,那天自己从那条连十个好人都找不出来的罪恶之街上走过,然后他警车上的无线电响了起来。

“瓦萨尔大道2245号需要警力支援。”

范丁斯记得自己拿起对讲机,询问具体地址。他的猜想是对的,那是一座废弃的工厂,曾经是“品质家居工厂”所在地。实际上他当时离那里并不是很近,但他很乐意离开自己的巡逻队,去参与一件真正的案子。所以他猛地掉头,打开警车灯和警笛,大马力加速向案发地驶去。

他赶到那儿时,已经有几个警察也到了。透过关着的警车车窗,范丁斯能听见对讲机里传来建筑物里面的警察含混的声音。他记得自己走进建筑物,看见担架上躺着一名受害人。在无数个夜晚里,有无数起罪案在发生,有无数人受害。担架上的这个人,看起来只是又一个典型的受害人而已。不过这是他一段时间以来见过的最惨的状况之一。担架向他靠近过来。一个警察向受害人了解了情况,范丁斯便向他走过去。

“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女士刚刚生了个小孩!”

“这里?那这些车,这些骚乱又是怎么回事?选这个地方生孩子还真是奇了怪了,你觉得呢?”

“她生了一对双胞胎。”

“哇哦!医生在哪儿呢?”

“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没有懂医的人,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是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让我们来这里,我们就找到了她。”

“她的孩子们怎么样?”

“她怀里的孩子不太好。我们现在正在对他采取急救措施。”

“另一个呢?死了吗?”

“不,长官。失踪了。”

“失踪?你是说搞丢了?他是不是爬到哪里去了?”

“我们到这里时,她正抱着她的孩子,用西班牙语叫喊着些什么。我们的一个同事说,她是在喊‘把我的孩子给我’。”

“她告诉警察,‘他们’抢走了她的另一个孩子。她可能只是产生幻想了。”

热门小说夭折,本站提供夭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夭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六章悲惨的命运 下一章:第八章诡异的自白
热门: 权臣闲妻 星风 一切为了道观 光之子 神秘火焰 骸之爪 有凤来仪 双重赔偿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七宗罪1:冰箱藏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