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天的时间飞快的就过去。

林启考完最后一科英语,走出考场的时候,依旧还没恍惚过来。

等看到不远处的学校门口,看到脸上或是带着失落,或是带着欣喜的学子,看到那些,恨不得推开一排的门卫,挤进来迎接自己孩子的家长们。

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身影,他才发现,居然已经结束了。

他感到激动,同时却也感到些许的失落。

或许因为只有自己是孤身一人。

身边没有人,也不怕丢脸,于是他便小声感叹了一句,“真羡慕还有家长来接的人。”

刚说完,一道熟悉的磁性嗓音便出现在他的斜后方,“所以我不是来接你了吗?”

还没来得及回过头,一条有力的手臂便搭上了他的肩膀。

看着身旁那人的笑脸,林启瞳孔微怔,随后笑了笑。

他抬起左手用手背捶了下贺曜的胸口,“那么请问,这位‘家长’打算把我接去哪儿?”

“虽然我很想把你直接接回家,但今晚彭康约我们出去唱歌说庆祝高考结束。”贺曜询问他的意见,“要不要去?”

“……去吧。”林启抬手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对他道:“好不容易可以从知识的海洋里露出头透气,不跟不一群小伙伴庆祝就太可惜了,你说是不是?”

贺曜表情略显遗憾。

彭康订了一个ktv包间,特别气派。

还记得上次他们来唱歌的时候,那时还是一群小未成年,他们连啤酒都没敢点,就点了一箱果啤,可谓是守规矩到本分了。

可没想到的是,那时的林启居然被果啤给醉倒了。

提起那时的事,彭康犹如还历历在目,把那场面描述得绘声绘色的。

“我当时被两个大佬的气场震撼,多怵啊,怵得倒着果啤的手在发抖了,结果突然听见‘砰吃’一声,我回头一看,我去,刚才还眼神凶狠的人突然就趴倒在桌上了……”

林启单手尴尬的掩着面,在彭康还想继续描述下去的时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好了,演讲到此结束。”

吴威哈哈笑着,“林哥,你今晚担心点,小心彭康又拿果啤灌你。”

林启:“……你闭嘴。”

彭康一听,“什么叫灌啊?明明是林哥让我给他倒的。说起来,我还是被随意使唤的那一个。”

林祤含磕着瓜子摆摆手,“哎哟,都一样啦。彭康,瓜子没了,你去拿点啊。”

“……”彭康指着林祤含,对吴威道:“你看,我又是被使唤的那一个了吧。”

张昊坐在点歌台里,听到彭康要去拿瓜子,报名道:“彭康,我要辣片,大辣片!”

彭康:“……”

这些个小没良心的。

彭康随手揪起吴威起身,“吴威跟我去。”

两人一起往包厢门口走了 。

林启扭头问旁边的贺曜,“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让彭康一起带回来。”

贺曜抱着手,摇头,“没有。”

“哦。”林启扭头对刚好走到门口的两人道:“彭康,那个你曜哥说他想吃奥利奥,你记得回来的时候捎带三包啊。”

贺曜:“……”我没说过。

彭康:“……”别以为我没听到,哥。

彭康和吴威出去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堆的零食,不仅有他们点单的,还有额外附送的,当之无愧中国彭好基友。

他把零食全堆到桌上,然后让吴威帮忙开啤酒。

每个人人手一瓶,发到林启的时候,林启手还没摸到瓶子,就被贺曜先截了过去,贺曜对吴威道:“给他开个饮料。”

吴威应声从箱子里拿出一瓶饮料。

林启心想一个大男人家家,别人都利索的喝啤酒,到自己这儿怎么就情何以堪喝饮料呢?

他试着反抗了一下,结果被贺曜驳回,在反抗不过的第二回 之后,他心想:你看,不是我不想喝啤酒,也不是我担心自己喝完就晕过去,是贺曜不让我喝的。

于是他就心安理得的接过了吴威递给他的橙汁。

彭康在旁边悄咪咪地对其他人说,“想不到林哥居然是个夫管严。”

刚拿到橙汁的林启手上一僵,冷眼斜向彭康,一字一句道:“你刚说什么?”

彭康连忙放下捂着嘴边的手,“没,没说什么。”

林启眯起眼睛,“你死定了。”

彭康一个激灵,“我错了哥……啊啊,救命啊!!”

两人在包厢了玩起了追逐战,其他笑到不行。

闹玩了一会儿,彭康举起桌上的酒瓶开始敬酒。

他对其他人道:“同志们,首先,为了庆祝咱们辛苦三年终于得到解放,必须得敬一杯;然后,为我们即将到来的三个月舒爽假期,再敬一杯;最后,为了我们可期的未来,我彭康祝你们,我所有的好哥们,全部前程似锦,该上985的上985,该上211的上211,再干一杯!”

“好!”

“必须的!”

“快快我等不及了!”

“我要上985!”

“干杯!”

所有人举起手里的瓶子,玻璃瓶身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下过雨的森林,迷雾拨开,露出葱郁的树木,听到清脆的鸟鸣,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向往,让人感到美好。

他们互相搭着肩,讲起过去三年发生的有趣的事,和对方有关,和对方无关,但总能嵌入那么一两个人的身影,回忆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有他人出现过。

或者是顽皮的事,或者是一起吃过的苦,又或者是一起犯过的错。

灯光洒在他们的脸上,映出他们扬起的嘴角。

他们用宝贵的时间,遇到了一群宝贵的人。

此时笑容,又将成为彼时珍贵的回忆。

聚会结束,林启已经坐上车,脸上的笑容却还没有褪去。

旁边的贺曜握住他的手,“很开心?”

林启点点头。

贺曜想到什么,说:“看来没有把你直接带回家是对的。”

林启让被贺曜握住的那只手掌翻了个身,掌心和贺曜的掌心相对,随后用食指挠了挠贺曜的手背,身子歪向贺曜那边,头稍稍靠在贺曜肩上,“那么,这位‘家长’,看在你那么顺我心意的份上,我现在允许你把我带回家了。”

贺曜闻言愣了愣,眼睛稍稍微眯,“……那我到时候就不客气了?”

林启看着面前突然变了一张脸的人,听出了这人话里的危险意味,这时他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祸从口出。

他吞了吞口水,最后只能回一句“好。”

贺曜看上去很满意。

林启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贺曜住处了,上一个寒假的时候,虽然假期只有十天,但他有五天都是在贺曜这里度过的。

可是才刚进门,林启想到今晚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就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贺曜的样子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就跟平时一样。

林启换了鞋,贺曜进去洗澡,他坐沙发上看电视。

他用遥控调着台,听着背后卧室里传来的水声,心脏忍不住砰砰的跳。

他虽然和贺曜睡在一起已经很多次,但他可以用他纯洁的心灵来保证,他和贺曜只是很单纯的躺在一张床上,非常,非常的单纯。

……所以,也正因为以前的相处太纯洁了,他现在慌得一匹。

不行,不能慌,要稳住。

他随手调了一个综艺节目,客厅里总算有了点其他的声音,不再是哗啦哗啦的水声。

他调的节目是个搞笑综艺,林启本来只是打算用来分散点注意力,可没想到这个搞笑综艺哪是分散注意力,直接就将他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走了好吗。

于是乎,当他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时,就被猛地被吓了一跳。

“在看什么?”贺曜洗完澡出来,头发还是湿的。

他两只手,分别撑在林启靠着的沙发靠背上。

林启被吓了一跳之后,抬起头,刚好看到贺曜利落的下颌线,还有形状好看的下巴。

贺曜垂下眸,对上林启的视线,不知想到什么,笑了下,随后直起身冰箱前,拿出两瓶啤酒,问林启,“要喝吗?”

因为刚才不小心和贺曜对视上,林启本来已经恢复平静的心脏此时又开始跳个不停,但他脸上依旧保持淡定,“哦,但你不是你让我喝吗?”

贺曜拿着两瓶啤酒走过来,把其中一罐放到林启面前,“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所以你可以喝。”

贺曜拉开易拉罐,在沙发上坐下,仰头喝了一口。

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藏在里面的形状完美的肌肉,能透过白色的面料稍稍窥探到,刚洗完澡的缘故,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清爽的味道,只是头发还是湿的,他边喝啤酒,边用挂着颈上的毛巾擦着头发。

满满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林启看得嗓子有点干,拿起桌上易拉罐打开,

贺曜突然问他,“你知道你上次喝醉之后,都对我干了些什么吗?”

林启一听,手上一用力,易拉罐上面的环直接被他扯了下来。

“我……我有对你干了什么?”林启是真的记不得那晚的事,都说酒后会发疯,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贺曜往后靠在沙发上,将身子斜着靠近他,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说:“你主动亲了我。”

“……”林启懵逼了十秒,随后蹙起眉,“……你,你确定你脑子没坏?或者没记错?”

贺曜又喝了口啤酒,直起身子,看着电视,用很平常的语气说:“没记错啊。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你说着你不喜欢我,结果却一口亲上我的嘴巴,”贺曜摇摇头,“让你别亲你不乐意,差点就被其他人看到了。”

林启的脸像西红柿一样爆红,“我知道的……你肯定是在乱编。”

贺曜挑眉,“不相信?”贺曜拿过桌上的手机,然后打开私密相册,把手机凑到林启面前,“你当时还说让我拍照来着,说不拍就把我怎么怎么样,所以我只好听你的话,啧,想到你当时那热情,还真有点怀念。”

林启难以置信的抢过手机,看到那里面的自己,惊惧的捂住脸,“这是我?这是我?啊啊啊你别开玩笑了!”

贺曜笑着凑近他,“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到现在我们也亲过不下一百次了吧。”

林启想哭:“……”你闭嘴。

贺曜扶着他的肩,随后将他顺势推倒在沙发上,身体跟着覆上去。

林启的思想刚刚还沉浸在羞耻中,这会儿身体已经切切实实的陷入了羞耻中。

贺曜用指腹仔细描绘着他的眉眼,“你知不知道,我多喜欢那个时候的你。太可爱了,一边说着不喜欢我,一边却又主动吻住我,我有时候会忍不住心想,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能得到这么珍贵的宝贝,碰也不敢使力碰,只想捂心窝里保护着,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你已经在我身边,但我总有一种,不小心就会失去你的错觉,后来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发自内心的,不用任何人推波助澜的喜欢。”

林启听得不好意思,脸颊上染上红,眉眼害羞的垂下去,小声嘀咕了句,“笨。”

事到如今,他怎么可能还会离开贺曜?不对,应该说,怎么可能还离开得了?

回想起来,来到这里之后,所有的日子都是贺曜陪着他走过来的。

无论是开心时也好,生气时也好,他的生活里不会有一处没有贺曜的影子。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待在贺曜身边,也习惯了待在贺曜身边。

突然想到什么,林启抬起眼看向贺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贺曜看着他,“嗯。”

林启犹豫了下,“你……是先喜欢上我的脸,还是先喜欢上我的灵魂?”

虽然这样问出来有点奇怪,但这个问题已经憋在林启心里很长时间了。

他想知道,贺曜喜欢上的他,是真正的他,还是只是……

听到这个问题,贺曜笑了出来,说:“这个问题很重要吗?”他捏了捏林启的脸,“两个不都是你?“

林启顿住,心想,并不是。

看林启脸上正经的表情,贺曜只好也收起笑,变得认真起来,“如果真要起来的话……先事先说明一句,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准生气。”

林启感觉心沉下去了一些,点头。

突然,下巴被贺曜轻轻抬起,他有些疑惑的对上贺曜的视线,见贺曜思索着说,“你听说过,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吧?”

闻言,林启愣了愣。

贺曜接着道:“如果给你的脸打分,十分是满分的话,从客观角度来说,那我想,我最多给你七分。”

林启眼眶有点发热。

贺曜笑了笑,“所以你现在知道,我先喜欢上你的什么了吗?”

林启咬了咬嘴巴,随后看着贺曜的眼神变得阴笃,“啊,我现在怎么那么想打你呢!”

贺曜:“……”

贺曜额头一跳,“我们不是事先说好不生气的?”

林启眯着眼:“嗯,不生气,我尽量不生气……”

说着,他狠着眼神一把勾住贺曜的脖子,贺曜感受到了一丝丝危险,随后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脑袋就被兀的往下拉。

随之,嘴唇碰上了一片温热柔软。

贺曜怔了几秒,随后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

林启抬起另外一只手,再次勾住贺曜的后颈,只不过这回力道比刚才轻了许多。

他稍稍分开嘴巴,含住贺曜的唇瓣,学着贺曜平时对自己那样,稍稍用力的允。

贺曜被这样的小动作勾得心痒,嘴巴也不分开,就这样抱着人直接进了卧室。

贺曜将林启放到床上,两只手撑在他的脑袋旁边,反客为主,没多久就将林启吻得晕晕乎乎的。

林启感觉到身上多了丝凉意,才发现是贺曜的手在自己衣服里捣乱。

他乱成一团糊浆的脑袋稍稍清醒,干哑着声音,“我还没洗澡。”

贺曜吻上他的喉结,声音低哑,“没关系。”

林启还想说什么,可最后的一丝意志力却被慢慢吞噬,最终消融在不同于往常的、令人愉悦的情绪里。

第二天,林启是被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刺醒的。

他才刚刚一动身体,藏在被子里身体便传来一阵阵的酸痛,毫不夸张的说,动一下,就像要散架一般。

想起昨晚贺曜的深情告白,林启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昨晚告白的时候,是谁说的“碰也不敢使力碰,只想捂心窝里保护着。”

呸!这人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子,林启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活着,真的是自己命大。

林启扶着酸软的腰,想掀开被子下床,可才刚动作,腰上就多了一条重重的手臂。

旁边的人一把楼过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昨天睡得那么晚,再睡会吧。嗯?”

“哦豁,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你。”林启乖乖的躺回了床上。

贺曜笑着又凑过来亲了亲他的鼻尖,“好,都是因为我,是我的错。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启委屈巴巴,“腰酸,腿也疼。”

贺曜把手放进被子里,用合适的力道给他按揉着,因过度使用而酸痛的腰部肌肉,问:“这样可以吗?”

林启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窝回贺曜的怀里,身上的酸痛得到缓解,没多久就舒服了,闭着眼睛说,“嗯,可以。”

贺曜笑着吻住林启的发顶。

阳光洒在他宽阔的后背上,将那上面一道一道的抓痕衬得更加明显。

……

在贺曜那里待了几天,林启觉得自己不能总是这么闲散下去,于是提出要去找兼职做。

贺曜虽然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支持他。

林启在市区的奶茶店找了个兼职,住的地方不用他自己操心,公司有提供宿舍,他只用保证自己的三餐。

他对这份兼职很满意。

送他来的时候,见贺曜动了要在他工作地点旁边租房子的想法,林启急忙将人拦住,阻止了贺曜的任性行为。

随后,贺曜确实是放弃租房子的想法了,但……开始了每天到林启兼职的奶茶店打卡的日常。

每天从早坐到晚。

但是真别说,只要贺曜往那儿一坐,就算什么都不干也是一道十分优美的风景线,每天都能吸引到络绎不绝的年轻女性。

看着店里突飞猛进的业绩,店长感动得都要哭了,每天给贺曜送免费的奶茶,早中晚各三杯,弄得林启哭笑不得。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林启还在奶茶店里帮忙,当他查到自己成绩的那一秒,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数字,他激动得不顾别人的眼光,扑过去紧紧抱住贺曜,第一时间和他分享自己的成绩。

他考到了自己从未能够想像得到的分数,六百九十四!超了一本线足足一百多分!

他紧紧抱着贺曜的肩膀,激动甚至得有点想哭。

贺曜考了七百多,在意料之中。

他们一起研究学校,林启说出了以前只敢当做开玩笑才会说出的想法,“我想报北大。”

贺曜揉揉他的脑袋,“好巧,我也是。”

两人相视而笑。

贺曜打算报临床医学,他的分数很轻松就能够到。

林启看了好几个专业,看来看去还是觉得统计学最合适自己,只是查了一下往年被录取的分数,发现自己还是有被刷下来的风险,不像贺曜一样轻松。

他在想要不要选调剂,贺曜安慰他,让他选合适自己的。

林启吧唧亲贺曜一口,最后还是决定第一志愿就是统计学。

报好志愿,奶茶店的打工还在继续。

奶茶店的店长依旧每天给贺曜送奶茶,偶尔贺曜没来一天,他就连连叹气,要不是店长是个和蔼的中年男人,林启都要怀疑店长是不是喜欢上贺曜了。

之后又过了一个多月,贺曜家里事情多了起来,很长时间都不能出现奶茶店里,到这时,店长的叹气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白天见不到人,晚上回去林启就会开视频,在手机里看上几眼,聊上几句,枕头旁边放着贺曜送给他的荧光棒。

盛夏,外面的阳光亮得刺眼,奶茶店门口的风铃被风吹得轻轻摆动,发出悦耳的声音。

同事都趴在外面的桌子上睡午觉,快递员拿着东西推门进来,林启起身走过去。

他收到了一个包裹,那里面是一个文件袋,是他的录取通知书。

当看到那纸袋上印着的学校名字时,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推开奶茶店的门,到外面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喜悦,“我刚刚收到通知书了,我……我想见你。”

那边的贺曜似乎是笑了一下,随后说:“我现在去找你?”

林启不好意思的将手里的通知书放到身后,“嗯。”

贺曜笑着问:“那……要我跑着去吗?”

微风扇动着树枝上的绿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林启站在树荫底下,他看着贺曜来时会经过的方向,眼里浮起灿烂的笑意,“要。”

想见你,想把我的喜悦第一时间分享给你。

不只现在,还有余生。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苍穹榜:圣灵纪1 影子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一部) 苍白的轨迹 闪电下的尸骨 星战士 小阁老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相公是男装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