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上一章:第七十二章 下一章:第七十四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培训的时候座位是自己选择的,林启和林祤含两伙人自然都是坐在一起,林启和林祤含坐中间,韩子坤和贺曜分别坐在他们的两边。

但林启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明明贺曜和韩子坤坐得离得最远,但每次他都莫名的觉得他们那两人中间有一股肉眼看不见的硝烟。

如果观察仔细一点,会发现贺曜这边的火力似乎更猛一点,像是韩子坤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林启都怀疑两人以前是不是有过交集,他也问过贺曜这事,贺曜很明确的说明他和韩子坤没有关系,但是林启再多问,他也不说了。

某一次,他们培训结束,他和林祤含两个人先溜去食堂,后面的两人悠悠的来。也不知道那两人在路上聊了些什么,只是自那次之后,林启就没有再看到两人间产生硝烟了。

不只如此,他们的关系似乎还变得融洽了起来。

“喂,你跟我说说,那天你怎么就和韩子坤讲和了?”林启手搭在课桌上,身子慢慢凑近贺曜。

贺曜扭头看他,“什么讲和?”

林启“嘁”了一声,说:“你别以为我之前没看出来你俩跟有仇似的干瞪眼,”他两只手指比了比眼睛,说:“我可都看在眼里呢。”

贺曜抬手握住他的两只手指,按到桌上,“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相信你现在眼睛看到就行。带水了吗?”

林启:“带了,桌洞里。”

贺曜自觉的去他桌洞里摸水。

林启一只手撑在椅子上,身子依旧往贺曜那边倾,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受了惊吓一般,“卧槽!贺曜你他妈不是跟韩子坤看对眼了吧!!”

贺曜刚喝进嘴巴里的水,“噗”一声差点全部喷出来。

林启指着他,严声指责道:“行啊你!胆子肥了,直接在我眼皮子底下乱来了是吧!”

韩子坤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摆在那儿了,相比起他,就没一个不占优势的。

贺曜扭紧杯盖,将透明的水杯放到桌上,“你想太多了。”

林启反驳道:“我想多了?我哪里想多了?你不是让我相信我看到的吗?我看到的可就是你成天跟他有说有笑,嬉皮笑脸,一天见五次面打六次招呼都不嫌麻烦的那种!”

贺曜看着他,“别这么夸大其词好吗?”

林启“哼”了一声。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你觉得我跟他站在一起……”贺曜想了一下各种各样的形容词,但最终还是落到了最朴实的两个字上,“……配吗?”

林启斜视着他,“配。”

都长得帅、都个子高、都气质好,重点是,都有钱。

贺曜单手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简直无可奈何。

想把事实说出来,又想起答应过韩子坤不能让林启知道。

其实说起来,那件事和他和林启都没有太大关系,因为那是韩子坤和林祤含的事了。

于是无可奈何的贺曜只好主动软下性子,多花了点时间才终于将人哄好。

培训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初赛,初赛的难度其实并不是很大,但是由于参加的学生很多,而能进的名次就那么几个,以至于一分甚至是零点五分都显得特别重要,只要粗心大意,就很有可能造成不能挽回的损失。

初赛的时候,林启以前虽然没有参加过这类大型的考试竞赛,但他的心理素质出奇的好,进了考场一点也不怵,甚至还感觉有点轻松,整套题做下来,也发现居然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

果然,初赛名单公布的时候,他在一堆密密麻麻的人名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他指着手机里的名字给贺曜,“快告诉我,这是谁!”

贺曜揽过他,装作思考了一下,“嗯,我的小孔雀。”

林启:“……”你才孔雀,你全家都孔雀!

贺曜的话,实力就摆在那儿,初赛轻轻松松的过。顺便提一句,韩子坤也通过了,只是林祤含就稍微可惜了一点,距离他能进入决赛,就只差了两分,是真的有点惨。

一群人给林启办庆功会的时候,顺带也林祤含办了欢送会,林祤含直抱林启身上哭惨,用夸张点来说就是哭得涕泪横流。

初赛过后,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准备,紧接着一个星期后就是决赛。

林启在贺曜那儿“享受”了七天不到的紧锣密鼓的魔鬼训练,仅仅这点时间,就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装了可能一个学年才会装满的知识,曾经那么喜爱数学的他,现在一看到数字就要吐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脑袋里的知识并没有白装,好像是可以“变现”的样子。

决赛前一晚,就在一切都准备妥当好了的时候,咖啡厅里,林启对着面前的冷饮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坐对面的贺曜将抽纸递给他,关心道,“没事吧?”

林启接过抽纸,吹了吹鼻子,随后摇摇头,“没事,可能是刚才吃了辣椒的缘故。”

尽管林启这样说,贺曜还是免不了担心,看着林启面前那杯杯子外壁上还凝结着水珠的冷饮,他道:“这几天刚入秋,容易感冒,冷的别喝了。”

他将林启面前的冷饮移到自己这里,把自己面前的热水放到林启面前,“多喝热水对身体好。”

林启笑道:“真是够了,喝热水养生啊?”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自觉的抬起热水,开始养生。

他喝了一口,热气呵到嘴唇上,带着温度的气雾,莫名让人感觉很温暖,果然是秋天来了。

等到天色已经差不多了,两人收拾好东西离开咖啡厅,打算回学校。

夜幕慢慢遮住灰亮的天空,外面的街灯逐渐亮起,两人一起走在街道上。

林启又打了一个喷嚏,也不知道是不是喷嚏打得太猛,莫名感觉脑袋有点晕乎。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会是感冒了吧?”

明天就是最重要的决赛,如果真的是感冒的话,那可就完蛋了。

贺曜听到他的话,对他道:“额头过来我看看。”

林启两只手放在外衣口袋里,听话的把头靠近贺曜,不一会儿,就感觉额头多了一片让人感到舒服的凉意。

那凉意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带走了他额上的热度,还驱散了他脑袋里的晕乎。

可是那只手掌没有放太久就离开了,他还想跟着手掌往前凑,可肩膀却被人抵住,贺曜蹙眉看着他,“有点烫了?”

林启懵懵的看着他,“嗯?”

贺曜牵着林启就往前方不远处的药店走。

心想是自己疏忽了,刚才他就发觉林启脸颊红彤彤的,原以为是林启穿了卫衣的缘故,是热的,还有早前林启打喷嚏那会儿也是……早该那时就看出来的。

他们去药店买了一支温度计,一量,37.8度,低烧。

林启看着温度计上的数字,“不是吧!”

真感冒了。

林启第一次觉得自己乌鸦嘴。

药师给林启开了几盒药,有胶囊有片剂,要他和水一把吞。

吞药对林启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但让人为难的是,明天就是决赛,到时候如果吃药的话,保不齐会影响大脑的正常运转,因为人一感冒,身体免疫力就下来了,再加上药物作用,他有点担心自己会在考场上睡着。

可如果不吃药的话,他觉得自己很可能整场考试都在感冒病魔做斗争,就别说什么集中注意力,专心做题的事了。

他叹了口气。

他和贺曜的成绩差距太大了,原来还想着借这次竞赛稍微缩小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两人之间的差距,到头来什么都准备好了,却在上战场前出了让人无法预料的岔子。

贺曜知道林启那份努力的决心,抬手摸摸他的脸,柔声安慰道:“别担心,今天吃完药,回宿舍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感冒就会都好了。”

林启只能点点头,“希望如此。”

贺曜看着林启失落的样子,感到有些不忍心,“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到时候,即使你分数不够,我也会等你的。”

林启听出了贺曜话里的意思,他一愣,随后坚决道:“不行,绝对不行!别跟我说这种话,这样我会更有压力!”

贺曜想笑,“那我要怎么说你才不会有压力?”

林启理智道:“答应我,如果你分数超过我很多很多,那一定要报你的成绩能够到的最好的那个大学。”

闻言,贺曜顿了两秒,“……那到时候你呢?”

“我……”林启上眼睑垂下来,他看着被路灯染成橙黄色的地面,“我当然也报我的成绩能够够到的那个最好的大学了……”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这种可能性已经发生了一样。

随后,还是林启最先打破气氛,他使力推了贺曜的肩一下,“怕什么!反正到时候我们俩说不好能选在一个城市,就像现在这样……”

林启本想说他们能像现在这样,可仔细一想,这哪儿一样了?他们现在不仅能够待在同一个城市,还是同班同学,不仅如此,还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舍友。

这……哪儿都不一样啊。

林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声音也跟着低了下来,“反正……或许还是能在一个城市的……”

话刚说完,忽的,他感觉自己被面前的人抱住,肩上多了一个重重的脑袋。

“林启,我不想跟你分开。”

林启听到那道耳边传来的闷闷的声音,把头抵在贺曜肩膀前,小声嘀咕了一句,“谁想啊……”

但他知道,就如他所想的那样,他希望他和贺曜在一起,最终能做到的是互相促进,而不是造成反作用。贺曜将来的人生,一定会远比他现在能够想像到的还要更加厉害,他不能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私欲,就利用两人的感情耽搁对方的前程。

这样对贺曜不公平,让他的良心也很难过得去。如果谈远一点,现在的冲动,还很有可能会成为将来两人分手的□□。

他不希望每次都是贺曜在付出,他也不想看到将来两人惨淡分手的结局,所以……

他抬手搂住贺曜的肩,“我告诉你,你最好小心一点,说不准再过一段时间,我的成绩就会追上你的了。”

贺曜默了几秒,“……嗯。”

林启拍拍他的肩,笑了笑,“快祝福我,让我今晚睡一觉感冒就痊愈。”

贺曜顺着他的话,“祝福你,还有……”贺曜搂紧他,“我等你来追我。”

贺曜的最后那句话,虽然是鼓励,但林启听着却奇妙的觉得有些腻歪了,但腻歪不腻歪都无所谓了。

他现在可是非常认真,他是真的要撂起袖子准备好好干一场了!

……

很悲催的,贺曜的祝福好像没有灵验。

林启起来之后,发现整个脑袋都是晕的,鼻子不用纸塞着准能成瀑布。

好了,昨天自信满满要大干一场,结果今天就成了病秧子。

考个试其实也就是两个来小时的事,于是他在吃药和不吃药之间做挣扎,但最终在用干痛的嗓子咽下去了两个鸡蛋,再灌了一杯豆浆之后,还是被贺曜强制性的喂了五粒药丸,三颗胶囊,两粒药片。药片的其中一片是退烧的。

林启吞下嘴巴里的水和药丸,把头重新竖直,委屈巴巴的看着旁边的贺曜,“我告诉你,我考试要是打瞌睡,你就死定了。”

贺曜盖上水杯盖子,“我咨询过医生,这药吃了不会瞌睡,所以别担心。要是实在还是担心的话,待会儿坐公交的时候靠我肩上睡一会儿。”

决赛地点离学校还是有一段路程,所有参赛的学生由学校大巴统一接送,他们正站在集合地点等公交。

韩子坤抱着手站贺曜旁边,对林启道:“这么娇气呢?”

他借着身高的优势,微微垂着眼皮看着林启,眼眸被拉得斜长,看上去颇有几分懒散的意味。

林启本来对韩子坤感觉还不错,可在经历了贺曜和韩子坤在短短几天就从敌人变成亲!密!无!间!的朋友那事之后,他对韩子坤的好感度急速下降为负,再加上韩子坤总带着点那种痞痞的性格……

林启一把将贺曜拉到自己身后,微仰着下巴,“娇气怎么了?对你娇气了啊?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韩子坤:“……”他抬眼看向林启身后的人。

可惜后者不仅不帮腔,还半撇开脸偷笑。

这时,大巴刚好来了。

秋天的早晨带上了一丝丝凉意,林启刚坐上靠窗的座位,手还扶着前方的靠椅,就又打了个喷嚏。,

他从包里拿出热水喝了一口,头仰靠椅背上,瘫住就不想动了,“啊,要疯了,鼻子好像忽然就喘不通气儿了。”

贺曜替他寄好安全带,“睡一会儿就通了。”

林启白眼道:“吹,你给我继续吹,昨晚上是谁说睡一觉就会好的?结果呢,结果呢!”他指着自己被吹得红彤彤的鼻尖,“看看都红成小丑鼻了!”

贺曜没忍住笑,林启哀怨道:“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太没良心了。”

人来齐了,大巴开始启动。

贺曜对林启道:“靠我肩上睡会儿。嗯?”

林启小心的用余光瞥了瞥坐两人斜后方戴着耳机的韩子坤,最终还是抱着手摇摇头,“算了,就这样吧,免得又被人说娇气。”

林启后知后觉似的,“哇……娇气……那家伙怎么能用这种形容词小孩和女生的词来形容……”他越想越觉得气,“啊,我去。”

林启正在心里埋怨着,脑袋忽然就被按到了一个宽阔的肩膀上。

紧接着,鼻间钻进了一股熟悉的、好闻的味道。

他微微抬眼,最先看到的是干净的下巴,再往上,碰上了一道视线。

林启感觉自己的心脏猛跳的一下。

贺曜的手掌从他的脑袋上移开,转而往下轻握住他的手臂,温柔的眸子注视着他,“睡吧,到了我会喊你。”

上一章:第七十二章 下一章:第七十四章
热门: 金色梦乡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神御九天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七宗罪4:变态杀手 布谷鸟的呼唤 恶魔的伪装 纵横诸天的武者 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 鬼的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