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林启和林祤含在宿舍解决完午饭,东升的教室一周二十四小时开放,之前林启的打算是去教室看看书刷刷题什么的,可是因为昨天的突发“意外”,把他的计划彻底打乱了,至少这个周末,他是看不进去书了。

他满脑子都是贺曜,想起他线条分明的轮廓,没有瑕疵比他还好的皮肤,还有那双深情注视着自己的眸子,吻他时柔软的嘴唇……

想到这里,林启感觉脸上又有些发热了。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他一下从床上坐起,看向正在对面拼拼图的林祤含,严肃正经的说:“我们去跑步吧。”

林祤含看了眼艳阳高挂的外面,拿着一小张拼图的手一抖,差点就把刚拼好的三分之二给弄散。

他拿起从冰奶茶进化成的温奶茶吸了一口,面无表情说:“哥,你别逗我。”

“也总不能一直在宿舍待着啊,唉,对了,你这周不回家吗?”

林祤含继续拼着拼图,“不回,我妈说让我两周回去一次,目的是为了培养独立性。”

“……”

“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就算是提前为一年后的大学生活做准备了,到时候别说两个星期,那得是半年才能回一次家了。”

仔细想想,距离大学也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了。

“说得还挺有道理。”他说。

两人聊到大学,就着这个话题又继续聊了下去。

林启问林祤含,“你有没有想好要考的学校?”

林祤含想了一下,“……不知道的说,看成绩吧。如果刚好一本线的话,那就挑个差不多点的学校,要是能超一本线很多,那必须就得挑个名校了,你说是不?”

“也是,得看分数来定。”

林祤含问林启,“那你呢?学校咱们就不说了,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做什么?”

林祤含解释,“就比如说理想的职业,比如老师啊,医生啊什么的……”

被林祤含问到,林启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是把心思放在了想考的大学上,至于具体的专业什么的,他好像都没有仔细考虑过。

“你呢?你想做什么?”

“我啊?”

林祤含仔细想了下,“嗯……我想当老师,大学老师。”

“不错啊。”林启回想下林祤含的性格,温和、有耐心、脾气又好,觉得他当老师确实很合适。

林祤含笑笑,“那当然,其实我就喜欢过平和一点的生活,当个老师,闲暇之余学点自己喜欢的东西,这种生活实在太妙了。”

林启帮他补充道:“然后再谈个美丽善良的女朋友,养只猫,嗯,你的生活很完美了。”

林启说到这里,林祤含愣了愣,随后将手里的拼图放了下来,默了几秒,说,“……林启,我想跟你说个事。”

林启察觉到气氛一下从轻松变得严肃起来,“你说?”

“我……其实我……”林祤含有些吞吐。

“嗯?你怎么了?”

林祤含又有些犹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把自己的性向说出口。

可是现在不说又什么时候才合适说么?

而且话都已经到嘴边,而且平时林启是那么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为自己着想,如果自己连这种事都要瞒着他的话,那还能叫做什么好朋友?

林祤含握起拳头,闭上眼睛吸了口气,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口,“林启,其实我也……”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太阳,播种一个,一个就够了……”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的林祤含未说完的话。

林启扭身往枕头旁边摸手机,等摸到手机,回头对林祤含道:“我先接个电话。”

林祤含:“……”

电话是张昊打开的,张昊今天从家里来学校,问林启他要不要吃的,要的话顺路给他带,林启问了林祤含,林祤含摇摇头说不用,林启也没什么想吃的,老朋老友的,两人随便说了两句,然后便挂了电话。

林启重新做好,认真的看着林祤含,“来,你继续。”

气氛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严肃和正经。

林祤含犹豫了不过一秒,便要将自己的心里话脱口而出,“其实我……”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太阳,播种一个,一个就够了……”

林启一愣,随后拍了下腿,洋怒道:“谁那么不看时间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啊真是的!”

然后一看来电显示——贺曜。

他讪笑着拿起手机,“亲爱的,我就最后接一个电话?”

林祤含面无表情指向阳台:“……”你滚。

林启能读心一般,拿起手机麻溜的就滚了。

贺曜来电话,说了一大串,林启听着电话,兴奋的表情慢慢褪去。

最后哦了一声,便将电话挂了。

林启接好电话进来,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林祤含随口问。

林启躺倒在床上,又叹了口气。

林祤含大胆猜测,“贺曜惹你生气了?”

对方是林祤含,所以林启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哦……那就是本来昨天说好,今天会回来陪他一起吃晚饭,结果今天又说得陪他妈妈在外面吃,要晚上才能回来,间歇的爽你约,所以你就很生气?”

“……其实也不是很生气。”林启活动着睡久了的脖子,“对方毕竟是长辈,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是觉得有点……”

“难过?”林祤含道。

“没有好吗!”

林祤含不会挑眉,只能两边一起耸眉,于是他耸起眉,斜眼看向林启,一字一句问:“真的吗?”

“……好吧,就一点点。”

林祤含想到,林启心情不好,看来是天意,有关自己性向的事,今天是注定说不出口了。他很干脆的想,那就改天再说吧。

现在照顾林启的情绪最要紧。

“走!”

林祤含说着,从座位上起来,然后走到衣柜前。

林启看着他的背影,“走去哪儿啊?”

林祤含回头冲他邪魅一笑,“我们去外面浪!”

-

苏青青和苏母坐在私人包间里,这是一家非常有格调的中式餐厅,可见的装修和饰品全部都是中国元素,处处都透着文雅的气息。

没过多久,服务员带着人进来了。

苏青青往外看去,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着一袭优雅大方的连衣裙。

女人皮肤白皙,脸只有巴掌般大,她摘下脸上的墨镜,那底下,是一副精致美丽的面庞,举手投足间尽是透出优雅、高贵的气质。

这人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亦或是身上的气质,都完美的让人找不出一丝瑕疵。

苏母见到来人,连忙过去,两个好姐妹一见面,最先的就是一个拥抱,然后便是捉着彼此的手互相寒暄。

苏青青看着自己母亲面前的女人,看得呆了。

“先过去坐下。”苏母说。

卫雅坐在苏母身边,注意到苏青青的视线,看过去,说:“这是青青?”

听到自己的名字,苏青青连忙回“嗯”,然后礼貌的喊阿姨。

虽然喊的是阿姨,但对面的女人无论是状态还是样貌,一点也不像阿姨,最多就是姐姐,整个人的状态,完全就像只有二十岁的女孩,只不过又比那个岁数的女孩多了几分端庄和成熟。

“算下来我都快五年没见过青青了,上一次见的时候,她还是只有这么点儿呢,现在都出落成漂亮的小姑娘了。”

“小孩子都是这样,一段时间不见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对了,小曜呢?没跟你一起?”

“他在外面,说先打个电话。”卫雅笑着说:“也不知道是和谁在打……”

苏母也笑了下,意会了她话里的意思,说:“小曜这孩子你还不放心吗?从小开始就那么独立,什么年纪该做什么样的事我看他比我们都还清楚呢,他不是那种会早恋的孩子。”

听到这里,苏青青不由的联想起昨晚看到的场景。

她可以很确定,她昨晚看到的人绝对就是贺曜。

至于那个和贺曜在一起的人,因为当时太黑,那人戴着帽子,再加上又有人喊她。她担心被贺曜发现,没来得及看清就离开了。

那人会是谁?

苏青青清秀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心有不甘。

外面。

贺曜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一个终于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林启懒洋洋的声音,“嗯,怎么了?”

“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我打你好几个了。”

“哦,刚才手机静音来着。”

贺曜听出林启的声音,

刚想说什么,就听林启道:“还有其他事吗?没有我先挂了……哎你别动,我来付钱,今天我请好吧……”

贺曜听到林启和其他人说话的声音。

他和谁在一起?付什么钱?

“你在哪儿?”贺曜紧张问。

林启跟那边说了句什么,没回答贺曜的问题,而是直接和他道:“那个,先不跟你说了啊,我还忙着呢,拜拜。”

贺曜听完,电话就被挂了。

怎么回事?

正欲回拨,卫雅的电话就来了,催促他赶紧进去。

贺曜犹豫了一下,心想也许是自己太多心,便收起手机进去了。

……

见到贺曜,苏母表热情的将他喊过去坐下。

两位长辈坐在一边,两个小的坐在一起。

贺曜在旁边落座的时候,苏青青明显的表现出有几分紧张。

苏母看着贺曜,对卫雅说:“不得不说,小曜真是的越来越像你了。”

贺曜的不说百分之百,但有百分之七十都是随卫雅的,不论是长相,还是身上那股稀有的气质。

“我没有一天不在庆幸,还好我儿子像的是我,而不是贺志铭。”卫雅在好姐妹面前,尤其是在喝了点酒之后,完全没有架子,眼角眉梢还多了几分随性。

两个长辈聊得欢,剩下两个小的,一语不发。

尽管可能只是自己多心,但贺曜还是忍不住想着,林启到底在外面和谁见面。

第一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就听出林启声音里的不开心了,所以刚才才会又打过一个,本想安抚一下林启,可现在倒是反把他的思绪也弄得一团乱糟了。

苏青青看了下旁边的贺曜,试图像平时一样和他说点什么,但说了几句,对方都没有回应,神情里多了几分落寞,同时还有几分不甘。

菜很快就上来了,并不复杂,都是些家常菜。

边吃饭,卫雅边询问起两个孩子的情况,她因为常年在外拍戏,不仅是跟苏青青,就连跟贺曜的相处都很少。

难得有一次能聚在一起的机会,她当然要多问问。

苏青青表现得很乖巧,说着平时在学校里的趣事,卫雅对她印象还不错。

等问到贺曜的时候,贺曜只有寥寥几句。

卫雅卫雅纤长的手指微微曲起,撑着下颌,小小的朝苏母抱怨,“他就是话少这点像贺志铭,唉,最好一点都别像啊,气死我了。”

苏母皱眉宽慰的顺着她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没事啊,百分之九十九都像你呢。”

贺曜头疼的叹了口气,“你少喝点酒。”

卫雅就是这样,即使都已经马上就四十的人了,但一喝酒完全就变成了小孩,这也是贺曜今天不得不陪着她出来的原因。

因为他太了解卫雅了,开心了肯定会喝酒,一喝酒绝对性格大变。

平时有她经纪人照顾着还好,这几天卫雅都是休息状态,身边就只有他。

不照看着,估不出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毕竟卫雅可是有一次喝醉后将别人的餐厅直接买下来的前科。

卫雅没如愿听到贺曜在学校里的趣事,便将目标转向了苏青青,“青青,你告诉我,他平时在学校都是什么样的,都交的是些什么样的朋友?”

一下被点到名,苏青青先是愣了愣,随后才找出一、两件有趣的事,但其实,贺曜身上有趣的事情实在太少太少了,大多数都是些不能在卫雅面前说出来的事。

贺曜在父母面前,一直都是好孩子的形象,即使他在学校里事情闹得再大,他也将事情压下来,不让其传到父母的耳里。

没错,贺曜一直都扮演着一个好孩子的角色,没有一丝瑕疵。

但如果出现了瑕疵……如果出现了瑕疵……

苏青青拿着筷子的手稍稍紧了紧,“说起来,我昨晚和朋友去湖边看表演,偶然间看到一对情侣,其中那个男生长得挺像贺曜的……”

闻言,卫雅和苏母均是怔了怔。

苏青青看向贺曜,笑着说:“不过肯定是我看错了,对吧?”

如果出现了瑕疵,那么这个瑕疵……

会不会被抹除呢?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热门: 逆天邪神 绝世武神 七夜怪谈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别拿召唤当个性 恶魔的泪珠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红色 骗局 踏月问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