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灯火阑珊(六)

上一章:第211章 灯火阑珊(五) 下一章:第213章 灯火阑珊(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哥,你说有没有我说的这种可能?”楚希缠着一个年轻男人问。

年轻男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叫来了人。

“陛下。”一个女人进来行礼。

年轻男人指着楚希道:“郡王最近闲得无聊,去给他找一些他喜欢的看,脑洞越大越稀奇越好。”

楚希:“……”

“哥!皇兄,我真的没异想天开,你说嘛,既然咱们老祖宗曾经在现代过,那说不准现在他也存在于这个时空。”楚希觉得这个逻辑没问题,十分想要说服年轻的皇帝陛下。

然而皇帝陛下对他的话根本不感兴,“楚希,无论有没有,都不是你应该管的事。”

楚希听出他语气里的认真,一愣。

将人打发走后,楚斐才又叫来人,吩咐了一件事。

“您有一条未读信息,是否查看?”

虚拟音响起,楚毓的注意力才被吸引到了这个比曾经见过的先进不知道多少倍的上。

“查看。”

“楚先生您好,冒昧打扰,多有冒犯,有事相商,日后午十二点,皇家酒店,还请到访。——楚”

听完少年楚毓尚且不觉得有什么,可那个落款,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楚毓微微挑眉,眸闪过一道微芒。

日后,楚毓到酒店的时候,发现这酒店里没有其他人,显然是清场了的。

而这样大大,除了他猜测的那位,应该没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果然,来到包间,便见里面坐着一位年轻男子,并且对方那张脸常出现在各种政治视频。

“楚先生,请坐。”

不等楚毓考虑如何行礼,对方便已经开口邀请他坐下,就是说不用行礼了,

楚斐亲给楚毓倒了杯茶,“这是最新鲜的银雪,想必应该会合您的口味。”

楚毓心挑眉,银雪,是他曾经最喜欢的茶,而这个曾经,则是上辈子。

楚毓没有喝,只用茶水润了润唇。

“不知陛下让我来此是有何事?”楚毓不想与人周旋,这没意思,况且,面对自己的后人,他都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心态来看待。

“无事,不过是听说了先生的一些事,因而有些兴,想要一探究竟罢了。”楚斐道。

楚毓垂下眼眸,微微一笑道:“不过是一些巧合,不值得如此,陛下多虑了。”

楚斐尾音一翘道:“哦?真是如此吗?”

“不然呢?”楚毓看向他,“不是巧合,又是什么?”

楚斐看了他半晌,眸深藏了些许情绪,“先生说的是,巧合罢了。”

直到离开,楚毓也没想明白对方非要见这一面是因为什么。

想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在娱乐圈混下去,走得更高点,被更多的人看到,日后哪怕有人不愿看见他,也没办法抹杀他的存在。

不是楚毓把人心想得太坏。

而是以防万一。

毕竟,皇帝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上的,哪怕是楚晏,也会被锻炼得有心,楚毓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当然,或许事情没这么坏,毕竟这个态度还有两面,不一定就是坏的。

还是那句话,以防万一。

***

后来的日子里,楚希更黏着楚毓,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那种。

而楚希的高不可攀的形象,也早在他非要跟着楚毓时化为乌有。

更有一股楚希对楚毓有意思的消息正在悄悄散开。

楚毓很是无奈,可无奈也没办法,楚希大概就是皇室派来观察或者监视他的人,若是他刻意避开,或许就会被认为有问题。

因此他也只能忍受一个一会儿怀疑一会儿兴奋有些神经质的楚希留在自己身边。

然而,出乎他所料,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楚斐的人又找来了一次。

还是见面。

而这次见面,却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不过和上次想同的是,都没有外人。

“这是哪儿?”楚毓问。

楚斐没说话,他只是取了一样东西出来,并且将它递给了楚毓。

“这是?”楚毓接过,打开一看,却见里面是一支一尺长的纯白笛子。

伸触摸,透骨生凉。

这是一支骨笛。

顾名思义,骨头做的笛子。

不知为何,楚毓竟觉得这骨笛颇有些亲切。

他不敢想这究竟是谁的骨头。

可他不去想,对方却帮他说了。

“这是一位很久以前的长辈制成的骨笛,用的……是另一位长辈的骨头。”楚斐道。

“数百年前,一位杳无音信的长辈回来,据说他离去时是少年模样,几十年后回来,仍是少年模样。”

楚毓听得眼皮一跳!

面上不显,心里却已经在猜测究竟是哪个家伙了,难不成是他自己?

然而,当他听到后面,便知道这个猜测错了。

“那长辈回来后,说我们楚氏尚有因果未算清,而这算清的时,竟是在千年后。”

楚毓心微顿,隐约有些猜测。

却见楚斐对着他,正正经经行了个礼,“恭喜老祖宗重获新生!”

楚毓依旧一脸平静,只是看着他的目光略显深邃。

半晌,他才道:“陛下认错了。”

这都多少年了,即便有血缘,也早淡了,且他如今这身体,确实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楚斐却并不在意,笑笑道:“是与不是,并不重要。”

“不过,验证的方法也很简单,若是楚先生执意如此,那便请用这骨笛吹奏一曲,如此,斐也好安心。”

“当真?”楚毓询问。

“一言九鼎。”

楚毓看了看的骨笛,“好。”

他心里并不觉得用这笛子吹一曲又如何。若是能让对方打退堂鼓,那便是吹一首也无妨。

在古代待了那么久,这笛子他虽不精通,可简单的乐曲他还是会一些的。

说动便动,他试吹了几个音节,发现这骨笛通体莹润,音色清脆动人,确实是一把好笛子。

一首《长歌》缓缓响起,起先略有些滞涩,稍后便越来越顺畅,甚至超过了楚毓平时的水平。

而当这首曲子吹完,最后一个音节消散在空时,却见这骨笛倏然散灭,青白色的烟雾融入了楚毓的身体里,遍寻不见。

楚毓皱眉,指尖轻颤。

他想说些什么,却也知道,方才那一幕,只怕是证明了他的身份,而这,也是楚斐想看见的情况。

果然,楚斐见到这一幕,眼睛都亮了。

“这下,先生无可辩驳了?”

楚毓无言以对。

他不明白为何对方非要这样做,分明没有半点好处。

“说清楚。”他要知道一切前因后果。

“斐先前所说未曾有假话,老祖宗为楚国贡献甚多,而这,本不应是您来做,这便是因果。”

“您结了因,却未得果,一位不同道的长辈要楚氏将这份果还与您。”楚斐道。

随后,楚毓便听说了一些他觉得天方夜谭的事。

大概就是,他曾孙去修仙了,还真修了点门道来,回来时看出了楚家和天下都欠了他的,需要将这份因果还掉,并算到他会在千年后再出现,于是做了这一切准备。

而那骨笛,便是用他上辈子的骨头所做。

且它不仅仅是普通骨笛,上面还留了几分楚国国运。

而此时,骨笛进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便重新变回了楚家人,且与国运相连,相辅相成。

至此,他便能重新以元熙帝这一千古明君的身份,修功德之道,信仰成神。

曾经他将楚国从岌岌可危的位置拉了起来,并将它推到了更高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皆有功德。

甚至后来楚国欣欣向荣,蒸蒸日上,他并没有再插,可因为他的作用,也会有一份功德算给他。

如此积累下来,那功德犹如庞然大物。

若这是个有灵气的时代,他甚至可能直接飞升。

可如今是末法时代,灵气稀薄,不足以修炼,他只能积攒信仰,修以功德,同样能走上修行之路。

他让楚国延续千年国祚,楚国送他长生之途,乌鸦反哺,一饮一啄,自有定数。

楚毓缓缓抬起,感受着身体里的气韵,他能感觉到身体里那股不同寻常的力量,即便如今的他尚未彻底掌握且熟练运用,他却已然知晓,自己与曾经不同了。

“有幸得见老祖宗登得大道,乃斐之幸!恭喜老祖宗!”楚斐再次道。

如今楚毓再次与楚国相连,自然受得起他这一拜。

“既是后辈,那便叫你小斐吧。”楚毓叹口气,心情复杂道,“小斐啊,你倒是听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想不想要呢?”

楚斐一愣,“老祖宗您……不想修行吗?”

楚毓想了想笑道:“那倒也不是。”

能够长生不老,多好的事啊。

他只是没想过。

哪怕他经历了两次穿越,也并未想过这世上真有神仙鬼怪,或许有,可他并不关心,也没想过走什么长生大道。

可就是从没想过的他,却在短短的时间内,直接从凡人跳到了修者。

半点准备都没有。

他曾以为自己就要在这个世界过完自己的几十年了,却不想还能有无数个几十年。

长生啊,谁不喜欢?多少人求而不得,却被他从未想过的人给得到了?

这让他心头有一丝茫然。

茫然于自己的未来。

若是只有几十年,他可以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可无数个几十年,他要怎么安排?

人生处处是惊喜,只是这惊喜于他而言似乎没那么重要。

可既然已经如此,他也只能接受。

既是信仰,那看来娱乐圈就是最简便的一条路了。

楚斐显然也是这样想的,“老祖宗想要演什么戏?斐都能让人安排。”

楚毓想了想。

“要不……本色出演?”

热门小说我在古代做皇帝,本站提供我在古代做皇帝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在古代做皇帝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11章 灯火阑珊(五) 下一章:第213章 灯火阑珊(七)
热门: 远古开荒记 良夫难驯 隐花平原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生活系游戏 暗号 神秘河 无心法师(无心法师原著小说)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结局要HE前白月光回来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