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真的不要试试看吗?感觉应该会挺刺激的。”在被段焱毅然拒绝以后,向明秋仍不死心,又问了他第二遍。

一边甩悠悠球一边啪啪啪,这个脑洞光是想想就沙雕到爆,段焱完全搞不懂究竟哪儿刺激了。

“不行。”

“为什么不行?”

“这样我会硬不起来。”

“好吧。”向明秋总算是罢休了。

两人本是准备离开商场回去的,看见一楼靠近出口处的电玩城之后,临时又改变了主意,跑进去买了一百个游戏币。

初衷是打算去玩几把赛车游戏,经过一排娃娃机的时候,向明秋扭头多看了一眼,把走在前面的段焱给拉了回来。

他指着其中一台娃娃机里面的玩偶:“看!你最喜欢的蒜头王八。”

段焱听了怪郁闷:“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这个了?”

向明秋没有理会,接着说自己的:“想不想要?哥给你夹一个。”

虽是询问的语气,可没等段焱回话,向明秋已经着手往娃娃机里面投币。

娃娃机的操作人人都会,但能不能成功夹上来娃娃,还是得靠技术和运气。

电玩城里的娃娃机大多都被人为调整过,爪子有些松动,即便每次看准了目标,分毫不偏地落下娃娃所在的位置,到最后也很难抓取成功。

向明秋失败了有六七次,可还是不放弃,再接再厉。

他运气还算可以,进行到第八回 的时候,竟然成功了。

娃娃从出口滚落下来以后,他弯下腰身,捞起那只毛茸茸的妙蛙种子,塞到段焱手中:“不用谢。”

小型娃娃机旁边还有几台大号的娃娃机,里面全是一米半以上的大玩偶,玩法略有差异。

其中一台大娃娃机里面摆放了一只妙蛙种子,那一抹鲜亮的原谅绿瞬间引起了段焱的注意。

从小到大,他好胜心一直都强,哪怕是情侣之间的交往,也总想在方方面面占领上风。

既然秋田犬给他夹了一只小娃娃,那必须得礼尚往来,送对方一只加大号的,那才有排面。

大娃娃机的玩法不难,操纵里面的升降杆,当杆子升到某个高度的时候,摁下键钮,戳中指定颜色的小孔里,便能赢得娃娃。

但实际操作起来,对精密度的要求极高,实际必须掌控得恰到好处,哪怕是零点几秒的偏差都会导致失误。

原先说好的赛车压根连碰都没碰,进来电玩城时买的一百个游戏币全花在了夹娃娃上。

段焱屡试屡败,手上的游戏币全用光了,还是没能赢到那只妙蛙种子。

向明秋站在边上看得有些困,懒懒打了个哈欠:“搞不到就算了吧,咱回去呗。”

“不回。”段焱拒绝道,倔强如他,跑到前台又买了一百个游戏币接着玩。

费了不少时间和金钱,最后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他接过工作人员从机子里取出来的妙蛙种子,强行塞到向明秋怀中:“拿着,送你。”

向明秋抱着那个大得能把他半个人给遮挡住的妙蛙种子,笑着说:“谢谢,不过我好像说想要。”

段焱怼道:“你不也没经我同意,强行给我夹娃娃。”

妙蛙种子又大又沉,两座的车子实在难以装下。

回去的时候两人只好叫了个滴滴,让快车司机载着那只巨型妙蛙种子,跟在他们车后一路拉回犬舍。

向明秋本想将妙蛙种子放自己的房间里,可一个娃娃几乎就把三分之一的空间都给占了。

没辙,于是把妙蛙种子转移去隔壁的段焱的房间,结果段焱又不乐意了,嫌它碍地儿。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只能将妙蛙种子搬到了下面一楼大厅的沙发上。

在外头呆了一天,回来也差不多该到饭点,向明秋问段焱:“晚上想吃什么?哥给你做。”

段焱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随便。”

“你这让我很为难,好歹说几个具体的名字。”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段焱说。

停了两秒,他又开口:“反正你做的饭菜味道都可以。”

想从这小子嘴里听见夸奖可真不容易,这应该是头一回,向明秋嘴角轻轻勾了勾。

他利索地卷起衣袖,准备往厨房里走,放在桌面的电话铃声将他的步伐重新拉了回去。

是Rex的财务人员打来的电话,会计用极其严肃的语气告诉向明秋,说出纳跟客户结算的时候起了一些冲突,那客户不见到老板死活不肯回去,没办法,只能让向明秋回办公室处理一趟。

段焱见向明秋听完电话以后,拿起车匙往外走,大概猜到了一二:“遇到麻烦客户了?”

“嗯。”向明秋点头,“那家伙挺难缠的,我估计没几个小时回不来,下次再做给你吃的。”

“行了,多大点事儿,我自个到外面解决就是。”段焱冲他摆手,催促他赶紧回去。

忽然,看见向明秋转身那一刻,他又顿时想起了什么,伸手拽了一下向明秋的胳膊,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凑到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虽然知道他过去处理事情得花上不少时间,可还是对他说:“快去快回。”

一个人吃饭比较随便,段焱就近找了一家餐馆,打开菜单快速浏览了一眼,向服务员要了两菜一汤。

饭点时间,餐馆里的人比较多,除了段焱以外,周围的客人全是三两结伴而来。

门口又传来服务员欢迎光临的口号,一听便知又来了客人。

段焱顾着低头看手机,没怎么注意四周,直到有人走到他身旁,喊了一声:“段焱!”

那声音咋听起来有几分耳熟,段焱抬头张望。

一名身穿运动服,理着寸头的高大男子此时正笑嘻嘻地盯着他看。

段焱迅速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没多会儿,便找到了那个对得上号的人:“郑康明”

“你小子原来还记得我呀!”

“你这么多年也还是老样子,没怎么变。”段焱笑道,“一个人过来吃饭?要不咱俩凑一桌。”

郑康明拉开椅子,往段焱对面坐了下来。

高中那会儿,他是班上的体委,以前上体育课的时候,段焱和他经常在一块打篮球,配合的挺有默契。

多年不见的两位老同学再度重逢,不免会聊起读书时期的各种回忆。

“焱子,以前高中时候的同学,有多少还跟你保持着联系来着?”郑康明问他。

“不是很多,现在还经常一起玩的就江运之和岑凯诺那两个家伙,另外还有几个以前的室友,前段时间我回国的时候大家出来小聚了一下。”

“你小子现在结婚了没?”郑康明调侃道,“以前读书的时候班上就数你异性缘最好,连学姐学妹都倒追你。”

“我这才多大年纪,哪那么快结婚。”

“二十五六岁也不大了,咱班上不少同学都已经生娃儿啦,还记得咱们班花黄佩不?她女儿都上中班了,去年才刚生完二胎。我前段时间看了一下她朋友圈里发的照片,要不是有备注,我都快认不出她来,胖太多了。”

郑康明将班花以前和现在的对比照片拿到段焱面前给他看。

段焱不太感兴趣,但还是瞄了一眼:“你咋还保存着人家以前那些照片?旧情难忘么?”

郑康明赶紧解释:“哪有,这些都是在我QQ空间相册里翻出来的,不止她一个,相册里还有班上其他同学的照片。”

段焱很久没登录QQ了,验证身份花费了一点儿时间。

找到郑康明的头像以后,他点入对方的QQ空间,打开高中时候的相册,一张一张地翻看。

他们是从上高二开始重组的班级,即便相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年,可还是结下相当深刻的同窗情谊。

修学旅行,校庆,校运会......

照片上的每一幕仿佛就在昨天,相册里也有不少他的个人照,其中大部分都是在高二校运会时拍的。

他和郑康明都是校运会上的夺奖能手,段焱胜在还有颜值加持,不光是同年级的女生,很多学姐学妹都被他在赛场上的帅气姿态迷得不行。

一场校运会下来,找他一块儿合影的女生十个手指头数不过来,如今他早记不起她们的长相和名字。

再往下看,是他穿着短跑服和学校吉祥物的合影,他整个人挂在吉祥物的身上,像考拉一样把吉祥物搂抱住,模样特逗。

翻着翻着,段焱的指尖突然一滞,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才似乎错过了什么,他重新拉回去刚才的某张照片上。

那是体味和班上其他同学一起拍的,段焱并没有入镜,他的关注点不在班上那些同学身上,而是背景的右下角处,有个很熟悉的侧脸。

向明秋?

段焱顿时有些愣住,他把手机举到郑康明面前,指着右下角那个身影,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郑康明一脸茫然地摇头:“他是谁?”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不认识就算了。”

段焱将那张照片保存到自己的手机里。

后来跟郑康明吃饭聊天的时候,他的精神始终不太集中,老时不时地想起刚才那张照片。

向明秋的脸部轮廓具有很强的辨析度,哪怕只是侧颜,也相当好认,结合他上次在向明秋房间的床底下找到的那套校服,段焱觉得自己不太可能认错人。

按理说,向明秋比自己大好几届,哪怕真的是曾经转学在光辉高中就读过,他俩也绝不可能在同一时间段出现在学校里。

越想越令人费解。

晚饭结束后,郑康明本想约段焱去喝一杯,却被段焱以有事为由谢绝了。

他钻进车子以后,拿出手机,给向明秋发了条信息。

【段焱】:现在在哪儿?

【秋田犬】:财务室

【段焱】:你那边有那么快搞定吗?

【秋田犬】:估计没,待会还得跟野蛮客户出去吃饭,你吃了没

【段焱】:刚吃完,准备开车回去

两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聊了几句便收了。

车子行驶在回去的路上,忽然间,段焱改变了主意,他打了个方向盘掉回头去,往另一个路口走。

那是前往向明秋家中的方向。

向明秋给过他家里的钥匙,趁着向明秋在外头忙,他打算上去看看,没准能找到什么线索。

放在旁边的手机传入新的来电,段焱扭头扫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

他点开外放功能,“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人说自己是医护人员,告诉段焱,他母亲因为汽车追尾被送进了医院,让他赶紧过去看看。

起初段焱没怎么在意,只以为那是一通诈骗电话,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果断挂了线。

隔了一两分钟,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这次屏幕上的备注是夏乐容。

隐约间,段焱有些不好的预感。

手机响了五六秒之后,他才缓慢地伸手去接听。

还是刚才那名医护人员的声音,段焱整个人猛地一惊,差点儿把油门当做刹车一脚踩到底。

对方用平缓的语气,向段焱简单说了一下夏乐容的情况之后,给他报了医院名字和病房号,便挂了线。

二十分钟后,段焱在医院的神经外科病房里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夏乐容。

正如医生刚才在电话里所说,她开车的时候被后面的人追尾了。

追尾的肇事者属于酒驾行为,目前已被警方拘留,段焱第一时间联系了方律师,诉讼相关的事项一概交由他来负责。

之后,段焱又向医生详细了解了一下母亲的情况。

除了有点脑震荡以外,夏乐容身上其他地方也受了点伤,所幸没有生命危险,目前只是惊吓过度昏迷了过去。

医生建议最好还是留院观察几天,在那之前得先办理住院手续。

当晚,段焱往家里跑了一趟,替母亲把身份证件拿过来,顺带捎点儿衣服。

到家后,他回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翻出一个铺满灰尘的箱子。

按下键钮打开,里面装着的,全是他以前用过的悠悠球,还有一些他在比赛上拿过的奖杯。

自从放弃这门爱好以后,这些东西一直收在床底下,再也没见过天日。

重新将往日的这些伙伴找出来,段焱心中蓦地升起一股疚意,感觉有些对不起它们。

他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向明秋。

【段焱】:[照片]

【段焱】:刚在家里床底下翻出来的

【秋田犬】:你回家去了?

【段焱】:嗯,我妈出了点事故,进院了,我回来给她拿证件办住院手续

【秋田犬】:阿姨的情况严重吗?要不要我过去陪你?

【段焱】: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只是受惊过度昏迷了,你过来也不顶啥用

【秋田犬】: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夏乐容和段成林已经分房睡了很多年,夏乐容的身份证和社保卡应该是在她自己的房间那里。

具体放在哪儿段焱也不清楚,反正到处找找。

手袋和柜子里面没有,段焱拿钥匙打开装饰下面的抽屉,里面装的都是一些奢侈品牌的首饰,也没见着证件。

床头柜背后是藏保险柜的地方,段焱从没想过夏乐容会把身份证收在那里,但他在别的地方都没找着,最后还是决定探视一下。

小的时候,他曾看夏乐容开过一次那个柜子,暗地里记下了那串数字,这么多年过去,不知密码到底改没改。

他凭着以前的记忆,在保险柜里逐一输入。

左三,右二,左一......

突然听见一声“噔”地弹响,保险柜的金属门竟成功开启了。

里面没有夏乐容的身份证,只存放了一些公司的股份协议书,资产证明等文件。

压在最底下的,还有一份来自司法鉴定中的DNA鉴定报告。

段焱第一反应以为是向明秋那天在律所交给夏乐容的那份文件,没太在意,只是出于好奇,他拿起来随手翻开看了一下。

鉴定报告上有很多遗传学专用术语,段焱是跳着看的。

一路翻到了最后一页,检验意见那里,内容清清楚楚写着两行字──

“根据上述结果,段成林、夏乐容均不能提供段焱必须的等位基因,不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

“根据DNA分析结果,不支持段成林和夏乐容是段焱的生物学父亲和生物学母亲。”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热门: 虫族夫婿不好当 盗墓之王5:千年迷宫 无限群芳谱 虎君 Psychology思维空洞 御天神帝 三线轮回 春风度剑 珠穆朗玛之魔3 犯罪心理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