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带着打包的宵夜沿路折返,两人先把王可依送到家中,再回犬舍。

段焱一心想着把身上的衣服换掉,好早点儿解脱。

或许是过于急切,他走起路来都带着风。

跨入门槛的时候,脚下的步子没踩稳,踉跄了一下,不当心就把脚给崴了。

走在后面的向明秋快步上前,把他扶起来,搀着他到沙发上坐下:“脚怎么样?让我看看。”

不等段焱开口,他先一步行动,替段焱把穿在脚上的两只高跟鞋都脱了下来。

历史有些惊人的相似,上次是向明秋崴了脚,这次轮到段焱,还同样都是右边。

崴伤的脚踝处虽然有些肿,但并不明显,搽点跌打药酒,休息个一两天应该很快就好

向明秋上了一趟房间,把跌打药酒取来,他学着上回段焱给自己上药的方式,给他揉搓,进行舒筋活络。

“看你穿这高跟鞋在外面走那么久一直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立马成失足男子了?”向明秋跟他开玩笑道。

“屋里地板滑。”段焱否认自己是因为走路心急才把脚给崴了,把锅全甩给地板。

向明秋从嘴边发出一声很轻的笑:“脚很累对不?来,哥给你揉捏揉捏。”

受伤的右脚暂时先放着,先从左脚开始。

他将食指的关节屈曲,扣于掌心,熟练地从足底找出甲状腺,淋巴腺等反射区,用适中的力道,在每个不同的部位按个1-2分钟。

如此反复好几次,以促进脚部血液的循环畅通。

段焱身体半躺着靠在沙发上,他闭上双眼,一副彻底放松的状态,享受着向明秋提供的脚底按摩服务。

当初秋田犬说要给他按脚他还不信,原以为只是瞎几把乱按一通,如今亲身感受了一下,竟然还挺有模有样的。

“怎么样?舒服不?”

“嗯......”姑且给予一点肯定吧。

向明秋手下的动作没停,他笑着告诉段焱:“我以前在足浴城当过按摩技师,虽然没拿证,但技艺还是有保证的。”

“什么时候的事?”段焱问。

“20岁以前吧。”他回忆道,“我那时高中毕业不久,我妈生前为了治病,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外面不少债,为了换钱,我一直在不停地打工。”

那个时候的向明秋还没接触到会所这种工作领域,平日里都是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白天到餐厅里当服务生,到了晚上,便去足浴城上班。

跟现在相比,那时的足浴城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就连向明秋这种毫无技术的门外汉,也能够成为按摩技师,给客人上钟。

“刚开始的时候自己什么都不会,反正就瞎几把弄呗,看旁边的同事是怎么做的,我也跟着他们一块儿做,时间长了,也慢慢地学到了不少东西,积累下一些经验。”

段焱好奇的问:“那你每天都工作到凌晨才回去?”

“我们是轮班制,上夜班的当晚一般我就不走了,直接在临时宿舍休息,等到早上醒来以后再回去。”

说到这段经历,向明秋又回忆起另一件往事:“那个时候我还认识了一位人妖姐妹,他也是按摩技师,人挺好的,平时在工作上经常关照我。”

段焱不发表意见,接着听他往下说。

“那天我跟他恰好排到了一个班,因为来的客人比较多,下班时已经很晚了,宿舍的床都被占满了,不够用,最后我俩索性就睡在按摩房间里。

那是个双人间,我跟他一人躺一张床上休息,当时我着实累得慌,闭上眼睛快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个很重的物体压在身上。

我被压有些透不过气来,怪难受的,迷迷糊糊中艰难地重新睁开双眼,那家伙居然骑在我上面,想要上我。”

向明秋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一下,忍不住喷了句脏话。

“后来怎么样了?”段焱急着想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我那会还只是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对别人压根不设防,而且身材没他高,力气也不及他大,被压制的死死的。那家伙一直摁住我的嘴巴,我他妈想喊救命都喊不出来,就只能死命地挣扎呗,我衣服的一边袖子都被他给撕扯了下来。最后我胡乱摸到了放在柜面上的一只玻璃杯,使出浑身力气将杯子往他脑门上狠狠砸下去,那家伙迫不得已,才终于把我放开。后来我再也没倒回去那里上班,连那个月的工资我都不要了。”

“记得那晚从足浴城逃出来之后,我连鞋子都没穿,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站在大马路上,好在大半夜的周围没什么人看见。那个时候入世未深,精神承受力也不怎么好,每次遇到一些挫折,就会同时勾起其他不愉快的经历,那晚我就这么赤着脚走了十多公里路回到出租屋里,一进门便立刻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如今回忆起往事,向明秋倒不觉得有什么悲伤,只是感慨地摇摇头,叹叹气:“唉,那个时候的自己,太惨了,啧啧。”

段焱也只是静默地看着他,从遇见向明秋至今,两人相处了几个月下来,自己对这个人仍是有太多的不了解。

从当初的身无分文,能够一步一步混到今天这样的成绩,固然是承受了很多很多。

“嗯,挺不容易的。”段焱难得对他产生了认同。

“你这是在替我难受吗?”向明秋抬起头,提了一下嘴角的弧度,“要不给点儿表示?”

“什么表示?”

“比如......”他想了想,“给哥哥来一个鼓励的亲亲?”

段焱送他一个“滚”字,单脚跳着从沙发上起来,回房间去。

一只脚走路十分费劲,他笨拙地一步一下地蹦着,才跳到第一个大台阶上,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向明秋跟了过去,走到他跟前,弯腰蹲下身子:“上来吧,我背你。”

段焱想了想,没作太多犹豫,两手环绕在他脖子前,轻轻勾住,身子往前一倾,整个人趴在了向明秋的后背上。

他大男人一个,自上小学以后就再没让任何人背过,这次算是十几年来的头一回。

向明秋的后背宽敞,厚实,伏在上面,让人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安心和稳重。

他安静地听着那踩在阶梯上的脚步声,每跨出去一步,段焱的身体也会受到前方的人的运动传递,轻轻地抖动一下。

上到三楼的时候,向明秋打算朝段焱的房间里走,却突然被段焱喊住。

“快十二点了,上楼顶去吧。”

向明秋一时没反应过来:“上楼顶干嘛?”

段焱顿了几秒,才开口:“你之前不说看流星雨吗?”

向明秋听罢,嘴角露出一抹无声的浅笑,二话不说,加快了步伐,背着身后的人往楼顶的方向走。

秋季的夜晚凉爽惬意,正如天文台所说,今晚香山的夜空晴朗明净,拥有观赏流星雨的绝佳条件。

两人上到天台的时候,流星雨已经开始了。

恰好头顶上方有一个亮光穿过闪烁的星群,在夜空划出一道不是特别明显的,倾斜的银白色轨迹。

现实中的流星雨不像影视作品里所见那么夸张,会大片大片地落下。

往往一道流星过去以后,隔了数秒,才又出现一颗匀速划行的银色光点,光用肉眼观看的话,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会错过。

向明秋把段焱放下,两人并肩坐在阳台的长椅上,仰望着头上那片繁星点点的夜空。

“这是我头一回看流星雨?你呢?”向明秋轻轻碰了一下段焱的肩膀。

“或许是吧。”

“要不咱们许个愿?”

“这玩意儿你也相信?”段焱不以为然。

“难得遇见一回,总得有些仪式感。”向明秋笑嘻嘻地,说完,便将眼睛闭上,双手合十,认认真真地在心中许愿。

段焱好笑地侧过头去看他。

一只不知打哪儿飞来的萤火虫在眼前晃了好几圈,最后降落在向明秋额前的头发上。

段焱的目光被那一闪一闪的萤火虫所吸引,他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把那只萤火虫拿掉,脸庞不知不觉地往向明秋面前逼近。

两个人的距离不断地缩短。

向明秋许愿完毕,毫无预兆地把睁开了双眼,看见段焱那张脸就在与自己相隔不到两公分的地方,流露了出几分疑惑。

段焱手上的动作突然顿住,解释道:“刚才,有只萤火虫......”

他没往下说,那一刻,有股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心头。

下一秒,他便朝那双嘴唇上亲了下去。

这不是初次的接吻,他们之前亲过几次,有出于意外的,也有出于激情的。

但这次跟以往相比,有些不太一样。

那一吻,来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四片柔软的唇瓣相互触碰,交叠在一块,而后,像是一种试探,段焱主动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过去,轻轻碰了碰他舌尖,随即又迅速收了回来。

点到即止,就像是……

高中生的恋爱一般,相当纯粹,不掺和任何杂念。

干燥的秋风从身边掠过,同时带起段焱体内的一股莫名躁动。

“火火火”向明秋喊了他一声,两人彼此对望,“你是不是喜欢我?”

段焱脱口而出:“刚才只是一时兴起。”

“哦。”向明秋应道,“那要不我喜欢你吧。”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九州·轮回之悸 天骄战纪 鼠男 黑牛岭情事 猫的复生 汉尼拔崛起 若星汉天空下 朝阳警事 地疤 我身体里有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