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段焱平时睡觉没有回房上锁的习惯,这么多年一直如此,没想到今晚翻车翻了个底朝天。

他身边从来不缺床伴,像今儿这种自己玩儿的情况并不常有,顶上一次估计还是当年在部队当兵的时候。

面对站在门口的向明秋,段焱给出的第一反应竟不是拿东西遮住下面。

他首先意识到手机里正在播放的那段视频,立即以最快速度退了出去。

“你这是在打手枪吗?”向明秋相当直白,即便是撞破了这种事情,他也不觉有何尴尬,依旧一脸从容。

段焱觉得他是明知故问,揍人的冲动油然而生。

不想跟他废话,直接抄起床头柜上的马克杯朝那家伙飞过去。

好在向明秋反应迅敏,身子往边上一侧,在马克杯撞上自己之前给躲开了。

“还挺雄壮的。”他笑着调侃道。

这家伙就他妈是欠揍,若不是现在这种状态没法子下床,段焱真要冲上去教训他一顿。

“滚出去。”

“别这么暴躁嘛,有生理冲动很正常,试问谁没动手自力更生过呢。”向明秋安慰完以后,还非得又加一句:“你这是多久没做过来着?”

妈的,看来不光是欠揍,还特么欠操。

跟不要脸的家伙打交道的唯一办法,便是将自己的颜面也一同抛弃。

段焱转过身去,面对着向明秋,张开两腿,坐在床边。

那家伙那么爱看,这就让他看个够。

段焱以牙还牙:“三个月没做,老子他妈憋得慌,你死活赖在我房间不走,是不是想让我干一炮?”

向明秋笑了一声,仍是刚才那幅淡定自若的表情:“你什么时候对骨科来兴趣了?”

“老子就没把你当兄弟来看待,少跟我来过家家这一套,你要玩得起就玩,玩不起赶紧滚,别浪费我时间。”

段焱的视线在向明秋那身工字背心和黑色短裤上来回盘桓。

明明很正常的居家衣服,搞不懂为什么穿在这家伙身上就显得特别色气。

或许真的是跟人有关系,从普通衬衫到定制西装,抑或是古典汉服,向明秋总能轻而易举地驾驭。

接二连三的画面像走马灯一般,在段焱脑海里不停闪现。

一身湿漉,在凉亭底下躲雨的向明秋;在喧嚣的夜店里扭摆腰肢,向观众大秀鸭王舞的向明秋;站在学校舞台上表演古风舞蹈的向明秋;

最后还有那个仅存在于段焱遐想中的,被人狠干的向明秋。

分神之际,站在门边的人正一步一步地拉进自己与段焱之间的距离。

向明秋半弯下腰,两手支在床上。

他低着头,和段焱的鼻尖近乎要触碰到一块,含着几分不明笑意的绿色眼眸眨了一下,轻声问:“说说看,你想怎么玩儿?”

话音刚完,段焱一只手伸到向明秋身后,在他被居家短裤包裹住的屁股上用力掐了一把,随即,另一只受拽住向明秋的胳膊,将他拉到了床上。

......

......

“有烟吗?”向明秋从床上坐了起来,刚释放完没多久,有些慵懒,想要来根事后烟。

“要抽烟出去抽,别搞得我房间乌烟瘴气。”段焱把放在桌面上的香烟丢给他。

“那还得下床,麻烦,不抽了。”向明秋放弃掉抽烟的念头,重新趴下身子,长长吁了一口气。

段焱仍在回忆着刚才的事情。

如果不是房间里没有润滑和安全套,两人估计就真的做了。

他头一回打素炮,感觉比以前想象的要好很多,当然,这跟人和技术有关。

向明秋跟自己配合得挺好,想来也是个老手。

段焱的手被躺在旁边的人轻轻碰了一下。

向明秋拿胳膊枕着脑袋,侧躺着看向段焱,笑笑地问:“下次要不试一试真枪实弹?”

段焱不清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反问道:“谁上谁下?谁里谁外?”

向明秋想了想:“干脆打一架,按照输赢来决定好了。”

“哥哥难道不该让着弟弟?”

“只有这种时候你才想起我是你哥了?”

段焱嗤之以鼻,把腿伸过去踹他一脚:“想要赖到什么时候?还不滚回你房间去。”

“累,再让我躺一会儿......”向明秋打了个哈欠,眼皮缓缓阖上。

躺着躺着,就这么睡死了过去,怎么喊也喊不醒,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段焱又往他身上踹了一脚,也躺下了床。

向明秋的睡相其实不怎么好,这是段焱的新发现。

那家伙半夜里会抢人被子,还喜欢霸占别人的地方,最后段焱实在忍无可忍,骂骂咧咧地抱起枕头逃到了对面房间。

犬舍的小狗在这个礼拜陆续被送到了新家。

上午,段焱到机场给最后一只小狗办理完托运手续,正式结束了两个多月的保姆工作。

开车回去的途中经过超市,顺便进去采购一些货物。

牙膏用完了,得买两支备用,上次买的沐浴露和洗头水分量太少了,这次得买大支装的,另外厕纸也快没了,买几条回去备用。

逛完日用品区域,段焱推着购物车来到食品区。

犬舍那地理位置比较偏,周围来来去去就那一两家粥粉面外卖,少得可怜,必须得屯多点儿吃的。

方便面,自热火锅,蛋糕,饼干,巧克力都各拿一些。

经过膨化食品货架的时候,段焱不经意扫了一眼乐事系列。

他们家最近又研制出了一批奇奇怪怪的口味,段焱没兴趣,取了几包黄色的原味丢进购物车。

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段焱重新又倒了回去,目光停留在黄瓜味薯片那一栏。

秋田犬好像挺喜欢这一款,于是从货架上拿了两包。

放入购物车之前,先拿出手机拍张照片发微博。

【秋田犬观察日记:给秋田犬买的狗粮[白眼]】

带着满满一车东西走到前台准备买单,段焱寻思着还有什么遗漏了。

他漫不经心地往旁边的货架匆匆一瞟,瞬间注意到摆放在里面的安全套和润滑剂。

站在原地想了又想,十来秒之后,段焱快速伸出手去,假装漫不经心地将货架上的安全套和润滑剂取过来,往购物车中一扔。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可奇怪的是,这段时间里,段焱总会有意或者无意地回忆起那个晚上,自己和向明秋在房间里所做过的事情。

明明只是一次素炮,比这刺激数倍的东西自己以前玩过不知多少回,可段焱就是惦记着那天晚上的向明秋。

他还在开车,有的东西不能继续细想,否则得出事儿。

回到犬舍,段焱匆匆放下东西,奔上二楼,摊开画本,拿起铅笔之后,便一刻不停地在纸上唰唰唰地游走。

凭借着记忆,将脑海里的某个情景记录下来。

向明秋当时正背着自己,趴在床上,从这个俯视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满是汗水的后背,结实的腰身,还有那翘挺有弹性的臀部......

段焱花了十来分钟完成了一幅速写,谈不上很精细,但对于人物每个肢体关节的刻画却是相当到位,精准地表达出一种对于欲望的渴求。

大功告成以后,段焱将眼前的画拍成照片,注册了一个新账号,发到微博上。

也许头一回在网上公开自己的画作,免不了有点儿兴奋和期待。

结果等了老半天,只收到一个来自垃圾僵尸号的点赞,呸!

这就很气人了,段焱挺纳闷,那些粉丝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画手一开始到底是怎么吸粉的?买一波营销吗?

想了想还是算了,没必要浪费那个钱。

赵曼芸那边最近有了新进展,在她的搭线下,犬舍成功和某时尚杂志签署了第一个商务合同。

拍摄计划定在周日上午,杂志方需要两只性格稳定,不怯场的宠物犬。

犬舍里的狗都已经接受过社会化训练,段焱最后挑了Boss和小迪,这俩以前经常出去打比赛,大场面见惯了。

狗只是这次参与杂志封面拍摄的配角,真正的主角是穗和娱乐集团旗下的某流量小鲜肉。

段焱之前听赵曼芸提过一下,他叫刘沛,最近挺火的一个新晋流量。

段焱从不追星,听了名字也不晓得是哪位,今天来到拍摄现场,两人见了面打过招呼,才发觉对方有几分眼熟。

再仔细一想,原来以前在一些纨绔朋友的私人派对上见过那么几回,难怪。

即便如此,对方也是直到今天,才头一回跟段焱说上话。

“我以前经常听杨哥他们提起你。”

“是吗?”杨哥是哪位,以前交过的酒肉朋友太多,段焱早记不起来了。

“最近这两年你几乎在派对上销声匿迹了,是换圈子了吗?”

“我后来去了国外,也是这几个月才回来。”

段焱打量着眼前这位刘沛,好看是好看,可鼻子和下巴都是整出来的,脸上的妆容也修得过于精致,显得有些女气。

客套了几句之后,刘沛很主动地问段焱索取联系方式:“既然大家都有共同的朋友,要不咱两交换个微信吧?以后有空方便联系。”

对方把话说得有些隐晦,可段焱不是没跟这类型的人打过交道,一下便能听出其中含义。

他也不推辞,挺爽快地加了对方好友。

拍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Boss和小迪几乎全程配合,原本预计一天才能完成的任务,仅用半天时间便结束了。

回去犬舍之间,段焱顺道去江运之家里坐一坐。

之前他搬过来偷窥向明秋的那台观鸟望远镜现在还在阳台上搁着,段焱很自然地拉了张椅子坐下,凑到镜孔里暗中观察。

透过望远镜,他看见客厅里有个人影在来回走动,秋田犬今天居然在家。

他不是说约了客户谈生意吗?个骗子。

那家伙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喝啤酒边看电视,过了一阵之后,他站起身子,走出阳台。

摆放在阳台角落的洗衣机已经停止了工作,秋田犬开始晾衣服......

“居然穿橙色内裤,真你妈骚。”段焱边偷窥人家晾衣服边吐槽。

坐在旁边打游戏的江运之抬头瞅他一眼,也忍不住吐槽:“我觉得你更骚!”

段焱继续偷窥,不搭理他。

江运之又说:“三火,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副模样真是又变态又猥琐。”

“少来管我,做你自己的事情去。”

“我呸!”江运之十分唾弃,“我就看看你这猥琐行径啥时候被人发现!”

话才说完,段焱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江运之满脸期待:“呀?是不是终于被发现啦?!”

段焱没跟他做任何解释,带上两只狗,迅速夺门而去,喊也喊不回来。

向明秋从小区对面的水果店里走了出来,提着手中的大西瓜,哼着歌儿往回走。

快到楼下的时候,突然听见两声兴奋的狗吠。

循着声音张望过去,段焱正牵着Boss和小迪,站在不远处的花圃旁边。

向明秋朝他走了过去,小心翼翼放下西瓜,蹲下身去跟两只狗狗玩了一会,然后抬起头问:“火火火,过来找我玩吗?”

“谁来找你了,自作多情。”段焱往别处看,故意解释,“我找江运之的,之前跟那家伙说了我要过来,结果摁了半天门铃没反应,不知死哪儿去了。”

“哦~”向明秋了然,“就是上次你那位学弟他舅舅,话说他住哪一栋呀?”

段焱随手乱点了个方向:“在前面那一片,问那么多,反正你也看不见。”

向明秋又想起个事:“话说今天不是约了杂志公司拍摄来着?你还没去吗?”

“早就拍完回来了,倒是你说要和客户谈生意,我看你在家里呆得挺惬意,还下楼买西瓜。”

“对方临时有急事,改期了。”

揣在裤兜里的手机响起,段焱拿出来看一眼。

这才刚说完,江运之就来了电话。

段焱举起手机,面无表情“喂”了一声。

“三火,我看见你下楼去找他了,你该不会是真的偷窥被人家发现了然后跑去负荆请罪吧?哈哈哈哈!”

段焱冷声道:“你他妈还好意思说?我不是提前说了要过去找你吗?刚才我在你家楼下摁了半天门铃都没人。”

江运之听得有些懵逼:“啊?你说什么?我这不是一直在家嘛。”

段焱继续说:“打麻将?你特么又上哪儿打麻将?行了行了,我回去,下次再来找你。”

“我没有啊?等等,我做了什么?三火你给解释清楚......”

成功让江运之背锅之后,段焱就挂了线。

他把手机调成静音,后面江运之再打过去,他也没再接。

向明秋指了指自己刚买的西瓜:“你朋友不在,要不要上我家吃个西瓜再走?”

段焱不回答,看着坐在地上的Boss和小迪,问:“吃不吃?”

Boss专注地盯着草丛里的一只瓢虫,压根没空打理段焱,只有小迪歪着脑袋,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在看他。

不说话,那就代表是默认了。

于是替小迪转告向明秋:“它说吃。”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雨夜杀人游戏 仙道第一小白脸 乡村首富 逃婚之后 杀人奇面馆 留守媳妇 柏林孤谍 我们掩埋的人生 蝴蝶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