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聚餐结束后大伙儿各自归家。

段焱坐向明秋的车,两人一道回犬舍。

刚坐进副驾驶,段焱不经意地往空调出风口瞟了一眼,发现之前插在那里的粉红色小熊不见了,换成了一只彩色独角马。

“Yoyo放那的。”段焱没打算问的,向明秋却主动告诉他。

“Yoyo又是谁?”既然起了个头,段焱自然顺势往下打听。

“一位经常来店里玩的客人,她和小凯一样也是名主播,原来上次那个粉色小熊也是她给我买的。”

“她对你有意思吧。”

向明秋觉得好笑:“你又不认识她,哪儿看出她对我有意思?”

段焱问他:“你俩很熟吗?”

“也不算,就普通朋友吧。”

“既然不熟,怎么可能会在男性车子的副驾驶上放这种东西?这不明摆着向其他人坐你车子的人宣告自己的主权。”

向明秋打着方向盘往右拐弯,不以为然地笑呵:“我平时不怎么研究这些,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拿掉。”

“你怕不是误会了什么。”段焱对向明秋刚才的话略感不爽,“关我毛事,她爱放哪放哪。”

正在前行的车子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异响,声音好像是从车底下传来的。

根据开车多年的经验,段焱随口道了句:“车胎扎了?”

“大概率是。”

向明秋将车子往路边停靠,下车一看,果真如此,左前侧的车胎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给划了,多出一道七八厘米长的裂痕。

据段焱所知,他这车子才买回来三个月不到,这进厂维修的速度也忒快了。

“你也是倒霉。”

“没事,就当做破财消灾嘛。”向明秋答得挺轻快,丁点儿没有为爱车的损毁而感到惋惜。

等待拖车过来这边大概需要二十分钟,两人站在路边抽烟打发时间。

路过的行人不时朝段焱和向明秋投去一股耐人寻味的目光。

起初段焱没明白怎么回事,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那套高中校服。

“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大晚上的开着超跑到处溜达炫耀,又炸街又抽烟的,难免会被人误以为是品行不良的纨绔子弟。

向明秋脸皮厚,外界的看法对他没有造成丝毫心理负担,刚才有几个路过的妹子往这边看,那家伙还主动跟对方打招呼,就连睡在对面街道的那只流浪狗,他都要吹口哨把人家招惹过来撩一顿。

段焱在一旁冷眼相看,拿出手机暗戳戳更新一则微博。

【初步判断:秋田犬含有pua属性】

微博刚发出去,向明秋突然“啊”了一声。

段焱以为自己暗中观察的事情暴露了,不由自主握紧了手机。

下一秒才发现原来并不是,向明秋压根没往段焱这边看,他伸手指向前方不远处一家小店铺,语气带点儿兴奋:“那边有钵仔糕卖!”

说完就迈开步子,朝那家店铺走过去。

几分钟后,向明秋重新回来,手里头提着个透明小塑料袋,里面装的是水晶钵仔糕,目测有五六个。

“要不要吃?”向明秋打开袋子,递到段焱面前。

段焱随便挑了个紫色的,举着竹签,放入嘴里咬了一口:“这是什么口味?”

“香芋啊,这你也吃不出来?”

“色素放的多,也就颜色看着像而已。”段焱就着刚才下嘴的地方又啃一口,这家店的水晶钵仔糕还行,Q弹柔韧,很有嚼劲。

“以前读书的时候,学校门口经常有这种钵仔糕卖。”向明秋回忆道,“小小的,分量不多,各种口味都有,那会儿也就五毛钱一个,现在物价上涨了,要三块钱一个。”

学生时代有很多值得回味的事情,向明秋指着马路对面的那家餐馆,说起自己以前的风光伟绩:“那里以前是个网吧,高中的时候,我跟朋友经常上晚自习偷跑出来,到网吧里打游戏,还被老师逮过几次,哈哈。”

“那算什么。”段焱吃完最后一口钵仔糕,那竹签指了指餐馆隔壁的公园,“以前上晚自习我还跟别人去那里打过野战。”

“哇塞,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

“感觉怎么样?刺激吗?”向明秋兴致勃勃地追问。

“也就那样子,都那么多年了,哪还记得啥感觉,反正就是双方各取所需,完事以后一拍两散。”

钵仔糕还剩好几个,段焱吃过一个就够了,不想再吃。

他把竹签扔进边上的垃圾桶,一屁股坐到车前盖上,接着抽烟。

汽修公司的人到现场检查过车胎的损毁情况以后,和向明秋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把车子带回去,明天再做处理。

折腾了一番,回到犬舍已经深夜时分。

向明秋上楼洗过澡便回房休息。

偌大的屋子里,仅剩二楼厅堂的灯依旧亮着。

这里原本是堆满机器设备的医疗室,张叔走后,现在变成了杂物大厅。

段焱平时挺喜欢呆这儿,闲来没事的时候拉张椅子坐下画个画,没人打扰,很是舒心。

段焱坐在那块空白的画板前,之前约稿还是没有头绪。

既然找不着灵感,继续强迫下去也不是办法。

既然如此,那不如暂时先放一放,当下,他想动笔随便画点别的。

至于画什么?段焱其实也没有具体的目标,他双眼轻轻一闭,脑海里便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某个形象。

随后,握在手中的笔杆,像是被无形的线索牵引一般,在雪白平滑的纸张上,勾勒出一道道顺畅的黑色线条。

重重叠叠,相互交错的简单线条不停地汇到一起,最终成型。

那是一幅特写,画中的男性没有露脸,仅被刻画了上半身。

男子身上的汉服被雨水淋得湿透,交领处被扯出一个颇大的开口,半边胸膛裸露在外,另一半虽被掩盖在衣服之下,却因衣服沾水的缘故,布料紧紧粘粘着肌肤,与那明晃晃地露在外面的胸脯相比,若隐若现的里面显得更加勾人。

“这是画的谁呀?骚死了,啧啧...”向明秋的说话声毫无预兆地从身后冒了出来。

段焱都忘记自己是第几次被他这种突然的举止给吓一跳了,当即转过去爆粗骂人:“操!你他妈大半夜不睡跑下来干什么?跟个鬼似的。”

向明秋举着手中的空杯子,嘿嘿笑道:“这不睡不着,下楼去泡点儿喝的嘛。”

他显然不急着下楼,跨前两步,走到段焱那幅画跟前,摸着下巴端详了半天,悠悠说了句:“画得不错。”

“这是事实,不需要你加以重复。”

“话说这画里的人究竟是谁?心上人?还是梦中情人?”

段焱立马否认:“谁也不是,即兴创作的漫画人物。”

“原来你也对这种漫画感兴趣~”向明秋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变了调,“是不是BL漫?”

段焱:“......”

“其实现在很多妹子爱看这类型的,你画技了得,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干脆把它创作成漫画,发表到网上,一定很多人看,你可以在微博上连载,还可以给商业网站投稿,收费阅读,赚小钱钱。”

这都已经替他编排好了......啧。

向明秋又说:“咱们店里的几个妹子都爱看这些,平时休息的时候经常听她们讨论来着。”

他还给段焱逐一列举,比如vivi喜欢看年上,小晴喜欢ABO题材,还有吧台的调酒师小梁,天生是个gay,别的都不爱看,只对BDSM情有独钟。

“就去年吧,店里组织去日本旅游,他们到书店里扫了一堆BL漫。”向明秋边说边笑。

“你还挺了解的,平时怕是也看了不少。”

“一般般啦,你平时不也有看吗?”

段焱脱口而出:“我不看这些。”

“少骗人,之前我在客厅那杂物柜里翻到好几本车速都快飙到外太空去的ABO漫画。”

“那是王可依的!”段焱大声解释。

“行了行了,是谁的也无所谓,反正你也看过对不?”

段焱一时语塞,反驳不了。

向明秋下楼冲完喝的便回了房间。

屋子重新安静了下来。

收拾好画具以后,段焱下了一楼,在客厅的杂物柜里翻了一会儿,找到王可依留下的那堆小黄漫。

他之前粗略地翻过一下,由于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没怎么细看。

大概是因为向明秋刚才说了那番话的缘故,让他忽然来了那么一点儿兴趣。

夜深人静,一楼的客厅时不时响起“唰唰唰”的纸张摩擦声。

手上这几本漫画几乎通篇都以肉为主打,偶尔的剧情也只是走一下流程,最终目的还是开车。

肉香四溢的画面加上各种色气满满的拟声词,看着看着,段焱整个人倏地一抖。

.....

.....

浴室的水声哗啦作响,段焱站在淋浴蓬头下方,一遍又一遍地浇洒着冷水。

无奈天气炎热,即便是冷水澡也难以灭他体内那股冉冉升起的焰火。

他目光直直地盯着墙上的白色瓷砖,水花飞溅到光滑的墙面上,凝成一滴一滴的水珠。

思绪不受控制,又一次联想起下午时候,向明秋站在凉亭底下躲雨时的模样。

只有段焱本人才知道,刚才的那幅画,其实是他根据下午那个场景所进行的二次创作,那他内心欲望的映射。

段焱闭上双眼,幻想着向明秋一身白色汉服的画面。

幻想着他被人拖拽进浴室,幻想着他浑身湿漉,被粗蛮地扯开交领......

回想起来,回国至今这三个多月里,段焱不停地被各种破事纠缠,分散了注意力,别说约炮,他甚至连手冲都没有过。

刚才在浴室里释放了一轮显然没能得到满足,回到房间以后,段焱躺在床上,带着涣散游离的目光盯着天花板。

几分钟后,他从失神状态恢复过来,拿起搁在床边的手机,下了好大一番决心之后,才进入相册,点开视频。

画面里头,向明秋正站在喧闹的夜店舞台上,不无得意地炫耀着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撩人舞技。

段焱解开系在腰间的围巾......

“火火火!”房外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你是不是刚洗完澡还没睡?”

不等段焱回话,外面的人像是等不及似的,匆匆拧开门把闯了进来:“我充电器坏掉了,借你的用一下。”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我怎么就火了呢 雪国之劫 关东异志 大地传奇系列2:米尔伍德的厄兆 男孩子网恋是要翻车的 中国式秘书 尤比克 商海谍影 空速星痕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