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犬舍最近面临着一个难以忽视的大问题──经费不足。

此前段焱和向明秋曾经商量过将二楼那批医疗设备售卖变现,这一个多月里前来问价的人不少,要么是价格太高对方嫌贵,要么是开价低了段焱不乐意,来来去去始终没谈拢,以至于到现在那批设备还那里原封不动。

犬舍每天的开销都很大,水电那些姑且不说,光是狗的伙食这块就够呛。

张叔临走前千叮万嘱过,其他方面可以能省则省,唯独伙食这一块省不来,这吃进去的都是实打实的营养,直接影响到每一只狗的成长健康。

段焱算了一下数,他们上个月的净利润是负50元。

段成林生前留给犬舍的运营资金顶多只能撑到这个月末,如果下个盈利还是没有起色,那他和向明秋只能倒贴钱了。

“你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犬舍迟早得完。”在外头刷火锅的时候,岑凯诺边埋头苦吃边摇头。

相比这个,段焱反而更在意另一件事情:“我跟你说那家伙是我爸的私生子,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哥好歹是混直播圈的,大风大浪和狗血事情你以为我见得少吗?就你那点儿家长里短,小意思。”

“你还挺?N瑟啊。”

“一般般啦。”岑凯诺大致清楚段焱现在是什么样状况,主动问道,“实在不行的话,我借你一点?”

段焱知道好友是一片好心,但问题这小子最近手头也紧得很:“得了吧你,你自己直播打年度挤得头破血流的,还得管别人借钱,哪还有那个闲钱借给我,这点儿事情我自己能想办法,大不了就自掏腰包呗。”

岑凯诺端起桌面上一碟牛肉,往麻辣汤底和清汤底里各放一半:“话说现在带货逐渐成为大趋势,咱哥们俩那么熟,以后我直播的时候多给你打点儿广告宣传宣传!”

“成。”段焱应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盯着跟前那不断冒泡的红油麻辣汤底,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向明秋每次吃辣时那欢畅淋漓的表情,实在有些难以理解,真有那么过瘾吗?

手里头的筷子竟不听使唤地伸进了滚烫的麻辣汤底里,夹出了一块切得细薄,冒着烟白热气的肥牛肉。

“咦?三火,你不是不吃辣吗?”

“突然想试一下。”

牛肉刚放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嚼,段焱就被那股浓烈的辣味呛得受不了,立马吐了出来。

果然他还是无法接受这种味道。

择日不如撞日,岑凯诺决定把今天的直播地点定在长青犬舍。

吃完火锅,两人便一同回去。

犬舍外面停放着一台黑色的G63,这车子还是头一回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有客人来了?

这都还没进门,就已经听见屋内传来的说笑声。

其中一个是向明秋,另外还有一个声音,是个女人。

循着声音走进客厅,段焱看见向明秋正和一位陌生美女坐在沙发上喝茶,瞧那两人聊得那么开心自然,关系似乎并不一般。

大概是察觉到了门口那股狐疑的目光,向明秋抬头,朝段焱的方向望去,冲他招招手:“火火火,回来啦?”

随即指了指坐在自己身旁那位一身蓝衣打扮的美女:“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曼芸姐,今儿她特意过来跟咱谈关于犬舍推广的商务合作。”

段焱一步一步走到那位美女跟前,视线在对方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带着礼节性的笑意,伸手与她相握。

她叫赵曼芸,是穗和娱乐集团的董事长。

从对方口中,段焱得知她和向明秋是认识已久的老朋友。

不可否认赵曼芸确实属于那种人见人夸的大美女,但即便如此,还是能从她那张脸上看出一点岁月留过的痕迹,保守估计至少也上35岁。

段焱对于两人的认识过程抱有一定程度的好奇。

关于推广犬舍一事,向明秋是昨天才晚上才跟赵曼芸提出的,结果对方听完,第二天就直接找上门来。

由此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段焱所想的还要好。

赵曼芸初步提议让犬只参与到广告和MV拍摄当中,通过与自家旗下的流量明星一同出镜,达到对外宣传扩散的目的。

由于资源调配以及艺人档期等问题,目前还不能完全敲定,赵曼芸答应会尽快在月底之前给出具体方案。

段焱坐在边上很少发言,偶尔会在向明秋询问他意见的时候说上一两句,每当看见向明秋和赵曼芸出现眼神或者肢体上的互动,段焱便会下意识地半眯起双眼,像是正在努力搜寻犯罪证据的侦探一样。

由于下午还有别的行程安排,聊完正事以后,赵曼芸便匆匆离去。

看着那台黑色的G63渐行渐远,段焱故意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向明秋问了句:“你对象?”

“到底是什么让你产生这种误解?”

段焱总不能告诉向明秋,自己最近经常从邻居那里八卦他的桃色新闻。

他略带烦躁地薅了薅头发:“随口问问而已。”

“难不成你是吃醋了?”

“你他妈自恋好歹有个限度。”

向明秋笑得漫不经心,他伸了个懒腰:“你想得太污秽了,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

污秽?

段焱赶紧为自己开脱:“我啥也没有想。”

向明秋摆摆手:“知道了,不用解释。”

“谁要跟你解释了。”

向明秋忍不住大笑起来:“火火火,依依说的没错,你这人确实挺龟毛的。”

段焱:“......”

“我以前曾经在会所干过两年。”向明秋实话实说,没有丝毫忌讳,“就是那种高级鸭店。”

虽然早就从贺东英那里得知向明秋的过去,可段焱没想过向明秋会主动提起这些,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历史。

“所以她是你以前的客人?”段焱平静地问道。

“也不能说是客人,我当时就是个普通的服务生,陪酒什么的那是后话,反正曼芸姐她一直挺尊重我的工作,从来没有因此看不起我,甚至还邀请我去他们公司当艺人。”

段焱往下追问:“那你有去吗?”

向明秋点头:“比起在那种会所里混,那肯定是进演艺圈的出路更宽敞,不是我自恋,曼芸姐当初之所以相中我,也是因为我能唱会跳,还有颜值加持,特别适合走偶像路线,这对我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接受了她的邀请,成为她公司的签约新人,曼芸姐是真的有心想要捧我,为了给我拉资源,经常带我出席各种饭局,帮我拓展人脉。

“有一次在饭局上,我被一位男投资人毛手毛脚,那家伙趁我喝多了企图带我回酒店潜规则我,结果我一下没忍住,把那人暴打了一顿,对方事后火气冲冲地跑去找曼芸姐要说法,并且威胁她说如果不把我开除,就把原先投资的几部电影统统撤资。

“毕竟事情是因我而起,为了不拖累公司,后来我主动提出了解约,从入行到转行前后也就短短的一个月,哈哈。”

向明秋风轻云淡地说道。

“那再后来呢?”

“又倒回去会所呗,在那之后我混得还不错。”

向明秋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之后,深吸了一口:“光是我说自己的事情多不公平,你也爆一下自己以前的黑历史给我听。”

段焱眉头高高挑起:“是你自己主动要说的,又没人逼你。”

“你以前是怎么的?当初为什么会去当兵?”向明秋跟没听见似的,自顾自地问着,顺便给段焱递去一根香烟。

段焱轻垂下眼皮,看着被向明秋拿在手里的薄荷香烟,没有立马接。

“我没下药,放心抽。”向明秋跟他开着小玩笑。

段焱抽惯了利群,薄荷味的香烟欠点意思,最后还是在向明秋的强塞下,勉为其难点了一根。

段焱站在落地窗户前,看着正在院子外面跟狗狗们玩耍的岑凯诺,许久,他才开口:“没啥特别原因,当时跟我老爹吵架,当兵就是为了离家远一点,耳根清净,结果没想到去了西藏。”

“那是挺远的。”向明秋笑呵摸了摸下巴,打趣地听他往下说。

离乡背井的军旅生活十分艰辛,可时间长了,慢慢也就习惯了。

对段焱来说,那段艰苦岁月里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结识了一群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两年的兵役生涯即将结束时,段焱曾经想过继续留在部队里,后来在得知奶奶病重的消息之后,段焱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决定。

回到香山的段焱听从了奶奶临终前的请求,与父亲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解”。

“也就那样子了,没啥好说的。”段焱把烟放入烟灰缸里,揿灭。

“我没当过兵,也就以前高中入学的时候军训了一个礼拜,挺痛苦的。”向明秋回忆着自己的学生时代,感慨道。

“跟高原兵相比,你那点儿军训算个屁。”段焱很不客气地嘲讽他,“苦是真的苦,但那并不是全部,而且那个时候我不需要烦恼其他事情,挺好的。”

有些扯远了,段焱不想让向明秋觉得自己过于矫情,重新回归话题:“商务合作的事情目前还没正式敲定,话说银行里的存款资金这个月就用完了,实在不行那就这样,咱两先贴点钱,一人一半。”

向明秋陷入沉默。

“到底怎样?给个准话,这破犬舍你也有份,你要是不同意就直接说,别在那装深沉。”

“我想到个好主意,跟我来。”向明秋突然拉起段焱,离开屋子之前,顺道跟岑凯诺打了声招呼,“小凯,你陪狗聊一会儿,我们去去就回!”

“哦,好啊!”

“喂,你这是要去哪?”

向明秋笑着,却不答话。

段焱就这么被他拖着往前跑,最后在村口那家福利彩票店停了下来。

向明秋大步跨入门槛,径直走向收银台,对看店的大叔说:“老板,给我来份刮刮乐。”

“想要哪一款啊?”大叔问道,将摆在橱窗里的刮刮乐全拿出来,陈列在向明秋面前。

“哪款奖金最高?”

大叔将一本中国龙放在他面前:“呐,这个吧,近期的新票,最高奖金100万元,一张10块钱,一本50张,可以整买散买随便你。”

向明秋二话不说,打开支付宝给店家转了500块,付完款以后,拿着那沓刮刮乐坐下,开始埋头刮。

段焱:“???”

“火火火,别杵着,快过来帮我一起刮卡呀。”向明秋催促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好主意?”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我之前经常看阿杰他们买这个来玩,感觉中奖几率好像还挺高的,万一给我中个100万,犬舍的运营资金就有着落了。”

“......”

二十分钟后,段焱看着向明秋拿着一堆刮好的卡到收银台兑奖。

他算了一下,向明秋花500块买的整本中国龙刮刮乐,中了250,亏了一半,这他妈中奖率哪儿高了?连本都赚不回来好不好。

关键那家伙还刮上头了,想要再接再厉。

“老板,还有别的卡吗?我想换一个。”

“有有有,这个丝路寻梦也是最高100万中奖额。”

“那再来一本!”

“叮──”电脑系统在收款后,自动播报,“支付宝到账,500元。”

还丝路寻梦,怕不是做白日大梦吧。

段焱冷眼看着向明秋把钱扔进咸水海,都不想说他什么了。

电脑音箱里此时正播放着热血沸腾的DJ版《生命之枪》

当生命的枪声已打响,我流血我受伤

当命运嘲笑我的疯狂,用倔强去反抗

......

这画面真的越看越傻逼。

段焱拿出手机,拍下那家伙埋着脑袋奋力挂卡的模样,发到微博之前,用P图软件给他贴了个狗头打码。

【秋田犬观察日记:傻子爱做白日梦】

“火火火,我手好软,你来帮我把剩下这些刮了吧。”

“自己刮。”

“反正你在这也是闲着没事干。”

没人回答他。

向明秋又问:“火火火,你在干嘛?”

“叮──”前台的电脑系统又开始播报,“支付宝到账,500元。”

一沓崭新的刮刮卡仍在桌面上,段焱拉开向明秋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下,开始拆包挂卡。

“原来你也想寻梦。”

“......”

向明秋眼眸一亮,笑盈盈地凑过去张望:“哇,你这个有一只猪在上面,这是什么卡?”

“好运连连。”

“哦。”

“火火火,你说我这次能不能中100万?”

“我看你是想屁吃。”

两人继续低下头,各刮各的。

歌曲此时唱到了高潮部分。

迎着雪浪厮杀战场,不惧遍体鳞伤

我用信仰做命运的枪,紧握生命中的倔强

......

段焱觉得自己也挺像个傻逼,经费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解决,却坐在这里陪这只秋田犬白日做梦。

算了,懒得想太多,刮了再说吧。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402女生寝室 就算是哒宰也想不到 打造异界 白修道院谋杀案 入地眼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珠穆朗玛之魔2 时尚大佬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导演是个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