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焱哥,你是什么星座的?”

王可依手里头捧着一部iPad,这小姑娘正在研究十二星座的相性配对,非要给段焱来一通分析。

星座这玩意儿对段焱来讲无异于玄学,实话说,他活了二十多年,直到现在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属哪个星座。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知道?!”

段焱觉得王可依的惊讶反应有些过于夸张了。

“这有什么好意外的,又不是离开了星座这种无聊的东西人就不能活,倒是你,再过两天就开学了,暑假作业都做好了吗?”

王可依啧声叹气:“想不到你一年轻小伙子,居然比我妈还??嗦。”

“......”

“作业什么的我自有安排的啦,现在快把你的生日告诉我,我帮你查一下你的星座。”

段焱的生日很好记,就在八月的最后一天,过完生日的第二天马上就是开学典礼。

“卧槽!原来你明天生日!焱哥你怎么不早说呢,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我也没说要你给我送东西。”

“不过真的好巧,你和秋哥的生日居然是同一天!”

正在喝水的段焱顿时怔了怔,举着杯子的手不小心颠颤了一下,水往外泼了出来,把他的裤子给弄湿了。

“你怎么知道向明秋哪一天生日?他自己跟你说的?”

“之前跟秋哥聊天的时候我问过他呀。”王可依一双圆圆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虽然你和秋哥都是处女座,可我发现你们两个完全不一样,焱哥你就是非常典型的处女座性格特征。”

“是怎么样的特征?”段焱将水杯放回右手边的某个固定位置,抽了张纸巾拭擦掉裤子上的水渍。

“就特别龟毛啊,强迫症特别严重,你看你,每次放个水杯也要摆得那么端正,连位置都不能有半点儿偏差,啧啧。”

段焱默默看一眼刚才那只水杯,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在聊什么呢,说的那么开心。”外面的大门被人推开,向明秋把玩着手中的钥匙,往屋子里面走来。

段焱瞅了眼向明秋拎在手中的头盔,显然他今天是骑的摩托车过来。

“秋哥你来得正好,我刚才和焱哥在讨论星座的事情。”王可依迫不及待地告诉他自己的新发现,“秋哥你知不知道,你和焱哥居然是同一天生日!”

“他也是新历8月31号出生的?”

“对啊,跟你一样是处女座!”

段焱不知道这小姑娘到底在兴奋什么,啥问题都被她给抢着回答完了。

至于向明秋......

段焱用余光朝隔壁扫去,那家伙倒是没啥太大反应,依旧自然淡定,只是笑笑地点头:“那确实很巧,挺有缘的。”

生日对段焱来说不是什么值得庆祝了日子,今年也一样。

就在他生日到来的前一天,夏乐容还在跟她那位新交往的男友到圣巴特岛享受着阳光海滩和免税购物。

此前夏乐容曾信誓旦旦要回来给儿子庆祝的,结果因为天气原因导致无法离岛,不得不改期回国。

没能赶上儿子的生日,听夏乐容的口气,在电话里头说的是相当遗憾,等到挂了线后,转头却又开开心心地连刷好几条朋友圈,吃喝玩乐啥都有,就是没提到自家儿子生日那档子事。

其实也没啥大不了,毕竟段焱也早已经习惯了。

他们这一家三口本来就像是一盘散沙,父母儿子各过各的。

段焱对于生日的概念,最早是源自于小时候看的一些动画片。

过生日意味着有蛋糕吃,有礼物收,身边的家人和朋友都会在那天向小寿星送上衷心的祝贺。

但他家父母不和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为了避免一见面就吵架,段成林平日在家中呆的时间少之又少,加上公事繁忙,总是一而再三错过儿子的生日。

好不容易有一年,终于让段焱盼到让父母一同陪自己过生日,结果段成林和夏乐容又因为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在餐桌上大吵起来,怒火中烧的段成林直接把一桌子的饭菜全部掀翻。

自那天起,段焱对生日彻底失去了期待。

向明秋的员工和朋友们说要给他搞个生日派对,本想着既然两人同一天生日,他打算把段焱也一块叫上。

话虽如此,可段焱果断拒绝,人家专程为向明秋搞的轻松派对,他跑去蹭顺风车没意思。

身边一些熟悉段焱的朋友,都知道段焱不爱搞生日那一套派对庆祝的流程。

所以今年的生日跟往年一样,大家自发在微信上给寿星送去祝福,再发个几百块的小红包以表心意,双方都省心省事。

午饭过后,段焱一如既往地回房休息。

他昨天通宵打游戏,今儿又起早,现在整个人特别疲惫,段焱往床上一躺,眼睛一闭,不消片刻便睡得天昏地暗。

迷迷糊糊中,段焱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把,他原以为是在做梦,翻了个身接着睡。

站在床边的人又用力将他推了推:“火火火,还不快起床,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

段焱眼困地打了个哈欠,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皮。

向明秋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还擅自闯入自己的房间。

“进别人的房间不敲门,你有没有礼貌?”段焱显然还没睡醒,说话的声音又低又细,想要警告对方,却丁点儿震慑力都没有。

“我有敲门的,只是没人应,所以就进来看看怎么回事。”

“不说开派对去了吗?咋又回来了?”

“派对开完当然就各散东西了呀,不然还留在那里过夜吗?”

段焱还真以为向明秋是要在外头过夜的。

他从床上坐起,伸了个懒腰,扭头瞅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这才下午五点半不到,这么快就结束派对,不应该吧。

“所以你到底进来我房间干什么?没事别来打扰我。”

眼看段焱又要倒下去呼呼大睡,向明秋赶紧把他重新拉起来。

“别睡了,赶紧起来换衣服。”

“换衣服干嘛?”

“到我回家去吃晚饭啊,你看咱俩赶在同一天生日也是难得对不?一年一度的生日总该庆祝庆祝。”

“你不是已经庆祝了吗?!”

“我是庆祝了,可你还没有。”

“?”

段焱双腿盘坐在床上,他从没想过这种情况的发生,因此向明秋的回答搞得他一时半刻没回过神来。

见他没有提出拒绝,向明秋就当做他是同意了:“给你五分钟时间,赶紧换衣服去,我先下楼等你。哦还有,这是依依送你的生日礼物,小姑娘下午的时候来找过你一次,结果没人应门,东西我放你桌面上了。”

段焱:“......”

这是段焱头一回被向明秋喊到家里做客。

经过此前的一番装修,向明秋家里的布局稍作了些小调整。

段焱在屋里无所事事地四处走动,片刻后,他进入厨房,下巴微扬,望着站在洗水槽前洗菜的向明秋,问道:“要不要帮忙?”

“你这大少爷从来没下过厨房吧?行了,到客厅坐着去,这儿的事我自个能搞定。”

秋田犬又在瞧不起人了,行,不帮就不帮。

段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抱臂胸前。

他没有回客厅,半边身子倚在旁边的冰箱上,看着向明秋有条不紊的淘米,切菜,剁肉,烧水下锅......

每一道工序都相当流畅,显然不是头一回下厨,手法还挺熟练的,就是不知道做出来的饭菜味道如何。

段焱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向明秋炒菜的背影,悄悄po到他的秋田犬观察员微博上。

【新发现:原来是一只会做饭的秋田犬】

“你经常自己在家做饭?”

向明秋忙着炒菜,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段焱是在问他问题。

“我妈以前经常给学生们上课,有时候太忙了顾不上家里的事情,我刚读小学的时候就自己开始学做饭,帮忙减轻一下她的负担。”

“那你以前生日是怎么过的?”

“我妈哪怕再忙,她也会在我生日那天专门空出一天的时间和我庆祝,白天带我去游乐场玩耍,玩累了就回家给我做一顿好吃的,晚饭结束以后,我们俩一起吹蜡烛切蛋糕。”

回忆起往事的种种,向明秋的眉梢眼角挂满笑意,实话实说,这种平淡又幸福的庆生方式挺让段焱感到羡慕。

“秋哥我回来了──”

声音是从外面的玄关口传来的,刚从学校回来的杨容换好拖鞋立马飞奔过来厨房,他那张兴奋的面孔在看见段焱以后,刹时就沉了下去,连掩饰都不带掩饰的。

“怎么是你?”杨容直接省略了招呼,问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段焱跟往常一样和他拌嘴:“今天我生日,你秋哥特意请我过来吃饭的,怎么?你要赶我走不成?”

“胡说八道,今天明明是秋哥的生日。”

“我跟他同一天生日不行吗?”

“啊?!”杨容还是不信,他朝向明秋看了过去,“秋哥,这是真的吗?”

“他没骗你,确实是这样。”向明秋笑道,边说便把系在身上的围裙摘下,“好了准备开饭了,来帮忙把菜端出去吧。”

杨容一时也不好说啥,他不太喜欢段焱,但也没辙,只好洗手收拾碗筷。

向明秋的厨艺比想象中好很多,这家伙除了画画十分糟糕以外,在其他方面似乎都挺能的。

本以为只是吃一顿普通的家常便饭,没想到晚饭过后还留了个切蛋糕环节。

那是向明秋提前预定的红丝绒蛋糕,7寸加高,水果馅料,甜品师在平滑的奶油表面,用巧克力酱工整地写上向明秋和段焱的名字。

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蛋糕上的那一刻,段焱的内心竟有股说不出的情绪波动。

一顿晚饭,一个蛋糕,简简单单,但满载诚意,他真的太久没过过这样的生日了。

别的不清楚,反正在对待生日这件事情上,段焱觉得向明秋十分龟毛,点蜡烛,唱生日歌,完了还得正儿八经地许愿。

一系列庄重的仪式完成以后,在切蛋糕之前向明秋还要拍照留个影,段焱半推半就地凑到他旁边。

“准备好了没?”向明秋举起手机,用前置摄像对着两个人的脸。

“别磨蹭,赶紧的。”

倒数三声结束后,在向明秋按下快门之际,段焱迅速举起手,朝镜头比了个中指。

......

“要开车送你回去吗?”向明秋站在玄关处,看着正在换鞋的段焱。

“我自己下楼打车。”

“行吧,那注意安全。”

段焱朝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杨容还在洗澡没出来,他才开口发问:“你为什么要给我过生日?”

向明秋笑了笑,肩膀轻轻一耸:“想干就干,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段焱站在原地,他把手伸到裤袋里,思索了好一阵后,对向明秋说:“手拿出来。”

“嗯?”虽不知道段焱想干嘛,但他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摊开。”

向明秋于是照做。

下一秒,他的手掌上多了一只绿色的妙蛙种子挂饰。

“就当做是今晚上的回礼。”段焱忙着解释,“这几天跟依依她学做的羊毛毡挂饰。”

段焱不露声色地盯着向明秋的表情变化,看到对方嘴角扬起的弯弧,心里头瞬间舒坦了不少。

“老子自己纯手工做的,好好收着。”他强调完了以后,又有些难为情了,快速转身开门离开了屋子。

回去的路上,段焱坐在出租车里,脑子仍旧不断回忆刚才玄关处的画面。

他拿出手机,进微信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新信息,不知为何竟有那么一点点失望。

他点开向明秋的聊天页面,又退了出来,隔了阵子,又重新点进去,然后开始在输入框中删删打打。

【段焱】:[你就是个蒜头王八!.JPG]

【段焱】:把刚才拍的那张照片发给我

没多会儿,对方回了信息。

段焱收到一张两个人的合影,随即,他发现向明秋的头像变了,原来的川崎H2被撤了下来,换成了妙蛙种子羊毛毡挂饰。

段焱头一回戳羊毛毡饰物,虽然有老师指导,但有些细节还是没处理到位,那只妙蛙种子的眼睛有些斗鸡眼,拍照的效果比实物还要滑稽憨傻。

段焱心情莫名地好,他把聊天界面截了图,保存在手机相册里。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爱豆和我,全网最火[娱乐圈] 他们都觉得我是大佬 御天邪神 格格不入 柏林孤谍 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九州缥缈录3天下名将 [综]我的头发遍布异世界 穿成反派的恶毒假后妈 皇后太正直[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