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末傍晚,段焱惯例带狗出去遛弯,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一名T恤短裤打扮的女生在犬舍门前徘徊,段焱记性好,一眼便认出对方就是上次在村口小卖部和向明秋一起喝东西的女高中生。

那女生踮起脚尖,伸长脖子,透过大门的缝隙努力朝屋内张望,看似想找人。

“汪──”

站在段焱脚边的Boss突然大声吠叫,女生吓了一跳,匆匆转过身来,有点不自然地冲段焱笑了笑,说了一声“hi……”

段焱以为她是过来找向明秋,开口道:“那家伙今天不在。”

边说,他边从口袋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一只手伸了过来,抓在段焱的手腕处:“我不是过来找秋哥,我来找你的。”

女生直接向段焱挑明自己的来意,她叫王可依,今年读高二,家就住在前面的那条巷子,因为母亲经常过来打麻将的缘故而认识了向明秋。

“你一定就是焱哥了,秋哥之前给我看过你画的画,简直就是大触!我其实也爱画画,就想问一下……嗯,平时能不能请你指教一下?”

以前也有人跟段焱说过类似的话,那些人几乎都是打着学画画的名义试图对段焱进行勾搭,理所当然的,段焱以为这个王可依同样也对自己抱有不纯动机,他事先声明:“我对未成年不感兴趣。”

“???”王可依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段焱的意思,笑得有点尴尬,“焱哥,你怕是误会了……我是真的想向你请教关于画画的事情,这是我平时的一些画作,要不你看看?方便的话,可以给我一点适当的点评吗?”

王可依把带来的几本画簿递给段焱,她并非美术生,画画一直都是靠的自学,画簿里面的作品从临摹到原创都有,从作画的笔法来看,确实显得颇为稚嫩,加之练习量不够大,尚未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有没有潜质这个不好说,但不否认每一幅画都画得相当用心。

段焱见她求学态度还算端正,勉强应允了下来,出于好奇,问了一句:“你跟向明秋很熟?”

王可依点头,开始叨叨不绝:“秋哥他人特别好,经常请我吃东西,而且还给我辅导功课,看不出来他到现在还记得以前高中学过的课程……”

“他经常教你功课?”段焱打断道,想起之前在村口小卖部撞见向明秋撩人家头发那一幕,又问,“那家伙有没有占过你便宜?”

“啊?”王可依眨眨眼。

段焱接着说:“他要是对你毛手毛脚性骚扰你的话,你可以打电话报警,或者直接告他,能打得赢官司的,要找律师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

“……”

王可依好不容易为向明秋澄清了一通,也不清楚段焱最后到底信没信,只好另起话题:“对了焱哥,咱们加个微信吧,方便联系,我平时可以把画发给你看,让你帮忙做一下指点。”

段焱丑话说在前头:“加微信可以,但别找我聊画画以外的事情,劝你不要对我起别的心思。”

“……”

夜晚八点半过后,Rex开始正式营业,向明秋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查看新一期季度报表,桌面上的手机这时响起了信息提示。

【王可依】:秋哥!我按照你说的,主动跑去找焱哥搭讪了!

【向明秋】:哦?那他答应教你画画了吗?

【王可依】:嗯嗯~话说,秋哥你跟他关系很差吗?

【向明秋】:不好也不坏吧,怎么这样问?

【王可依】:因为我听他说起你的时候,对你好像有点儿针对

【向明秋】:哈哈,跟那家伙相处久了你会发现他挺有趣的

【王可依】:有没有趣我可不清楚,但我知道他是个特别自恋的人!

【向明秋】:怎么了?

【王可依】:我都已经跟他说了只是想找他学画画,他却老以为我对他有意思,想借机勾搭他,好像我这辈子没见过比他帅的男人一样[白眼]

【王可依】:这个人怎么这么自恋[黑人问号.JPG]

向明秋读着信息,忍俊不禁,办公室的人突然被推开,阿杰手忙脚乱地冲了进来:“秋哥!不好了!”

向明秋将手机收起来,往阿杰身上扫一眼,徐徐道:“先别急,有话你慢慢说。”

“秦先生和他那群朋友跟店里另一拨客人起了冲突,吵得贼凶,快要打起来了!经理出面也没能调停他们的纠纷,秋哥你快想想办法吧。”

阿杰口中的秦先生全名叫秦焕,是市里出了名的土豪,多得这位土豪以及他身边一些朋友的帮衬,为店里贡献了不少盈利。

向明秋了解到,引起这场争执的源头不过是一瓶千把块钱的洋酒,在他看来,这场争执是否因秦焕而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因此得罪这位常年光顾Rex夜店的大客户。

向明秋理了理衣襟,在脑内迅速组织了一轮说辞后,快步朝争执的双方走去。

“秦先生,刚才我站在门口那儿就听见了这边吵架的声,先别激动,咱们有事好好说,不妥就说到它妥为止。”

另一桌的客人却抢先发话,气愤道:“你就是店老板对吧?来得正好,你来评评理,店里的最后一支蓝牌刚才被我们点了,结果隔壁这桌人非得让我们把酒转让给他们,凭什么?多出两倍的价钱很了不起啊?瞧不起谁呢?!我特么不让竟还跟我闹起来呢,瞧把丫横的……”

喜欢拿钱压人这确实是秦焕的一贯作风,向明秋对此不作评判,他打量着眼前这位客人,拍拍双手,用和事老的语气劝说:“这位大哥,我记得你,之前你跟你的生意伙伴来店里玩过,当时就坐在那边的卡座,咱们都是生意人,做生意嘛,最看重就是以和为贵,你说对不对?等会我让经理送你个会员卡,今晚上以及往后,来店里消费皆可享受最大力度的优惠折扣。”

接着又转过去对秦焕说:“秦先生,大家来夜店玩儿都是为了图个开心,不就是一瓶蓝牌而已,犯不着大动肝火,存货不足没有及时进补而影响到客人的消费,是我作为经营者的疏忽,在这里跟你道个歉,要不这样?我送你两支黑桃A,这事儿咱们就过了,甭再惦记着,你看行不行?”

向明秋可谓是给足了诚意,在不冒犯双方的情况下尽力安抚好客人们的情绪,处理得相当圆润。

“成,既然向老板这么说了,这面子我肯定给!”秦焕一拍大腿,从桌面上端起两杯满满的酒,“不过我给向老板面子,向老板你也得给我面子是不?来!今晚陪我痛痛快快喝一场,不醉无归!”

紫阳轩门口,值班室那位新来的保安没见过段焱这张生面孔,给他开门之前例行询问了句:“先生,请问你是要去哪一栋楼?”

段焱抬手往前方一指:“就那,7座8楼,找朋友打牌。”

时间已经不早,这个钟点,住户们大多已经上床休息,段焱独自走在小区的道路上,江运之又一次打电话来催人了。

“三火你人在哪儿?大伙儿都到齐了,等着你开台呢,拜托动作快一点儿。”

“快到了,再等等,别跟催命似的。”

段焱边聊电话边走,前面的分岔路口处突然冲出来一个行人,那名男子歪歪斜斜地倚着身边那杆灯柱,缓缓蹲下了身子,面朝地下就是一通狂吐。

用不着刻意看那画面,光听那呕吐声就能想象有多恶心,偏偏这是前往江运之住所的必经之路,段焱绕不开,也只能硬着头皮从那名醉汉身边走过。

一步一步朝前走,两个人的距离逐渐拉近,段焱越看那名醉汉越发觉得眼熟,来到对跟前的时候,段焱顿时收住脚步。

“喂!”他捂了捂鼻子,轻轻用脚往向明秋身上踢了一下,“你搞什么鬼?!”

向明秋带着一身浓烈呛鼻的酒气,把头抬起,似乎还认得出眼前的段焱,他笑嘻道:“哟,你怎么在这儿?”

“这花园小区你家开的?我咋就不能在这儿?”

向明秋不说话,打了个酒嗝之后,慢吞吞地扶着灯柱站起来,步履踉跄地离开。

他家明明就住在10座,这会儿却往反方向走去,段焱站在原地,望着那个东倒西歪的身影,心说这么个走路法就等着扑街吧,结果下一秒,向明秋整个人撞在了路边的垃圾桶上。

本来只想袖手旁观的段焱,下意识地跟了过去:“喂,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三火你到底在跟谁说话呀?”江运之在那头听见二人的对话,好奇地打听道。

向明秋又吐了,吐得比刚才还厉害,他看上去难受又痛苦。

段焱盯着眼前的人,莫名间,他改变了主意,对好友说:“先不聊了,我等会儿再过去找你。”

没有任何解释,挂掉电话以后,段焱一把拽住向明秋的胳膊,将他给拉了起来,骂了一句“死醉鬼”,然后架着人朝刚才10座的方向折回去。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盗香 银河帝国2:基地与帝国 他喜当爹了[快穿] 当个法师闹革命 某某 仕途 野蛮王座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乡村如此多娇 黄河鬼棺之4:魔王鬼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