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接手犬舍这份工作已有好几天,段焱稍微对这个行业有个大致的了解。

常青犬舍在圈内的名气比他原先想象的要大得多,其中有一只名叫“Boss”的公犬,是犬舍里最引以为傲的王牌,它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顶级全场赛事,并斩获众多BIS(全场总冠军)头衔,不少犬舍主为了求得它的血统,甚至不远万里将自己犬舍的狗从国外带过来借配。

出自常青犬舍的每一只刚毛猎狐梗都是精品,出于对犬只健康和质量的考虑,段成林从不会为了追求利益而让母犬过度繁殖,母犬通常1─2年才受孕一次,幼犬往往还没出生就已经被预定了一空,这次出生的七只小狗也不例外,买家们还是付的全款,价格不便宜,最低的一只也得卖到5万块。

小狗们如今已经进入断奶阶段,为了让狗崽子更好的适应新饮食,段焱按照张叔留下的饲养教程,开始给小狗转喂人工奶粉和配方奶糕。

这些小家伙个个特别能吃,而且还不知道饱,每次撑得肚皮圆鼓鼓的死活扒拉着食盆不舍得停下嘴巴。

段焱坐在保育室的地板上,手里头拿着一本记事本和一根铅笔,对着眼前一坨坨毛茸茸的小肉球,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

“画工不错,你以前专门学过画画?”向明秋又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后。

段焱对他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相当讨厌:“向明秋你走路能不能别像个幽灵一样,连个脚步声都没有。”

“是你自己太专注没听见我的脚步声,倒反过来怪我了?”向明秋耸着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把段焱刚才画的小狗写真拍了下来,然后打开微博进行编辑:“某人画的狗,还挺好看”

段焱探过头去瞅一眼编辑框里的内容:“你管谁叫某人?”

“那要不然改成我弟?”

段焱斜睨他,不说话。

向明秋笑着将原先填写好的内容发送出去,完了以后他问段焱:“你平时玩微博吗?”

“不玩。”段焱不假思索地否认道,“没有微博。”

向明秋“哦”了一声,将手机收起来:“别忘了下午打电话给兽医,让他过来给小狗打疫苗。”

提起兽医,段焱想起了另一个事情。

“喂,向明秋。”他直呼对方名字,“跟你商量个东西,犬舍现在没有多余的资金支出,二楼那些医疗设备放着也是没用,干脆将它们统统卖掉算了。”

那批器械每年的维护费用几乎占了总支出的一半有多,留下来也是占地方烧钱,还不如直接把狗带去动物医院看病来得实际。

向明秋没意见:“本来也想跟你提这事儿来着,卖掉也好,到时将这笔钱钱作为未来一段时间的犬舍备用金。”他是个行动派,主意定下来后,便马上到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信息让人帮忙扩散。

杨容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段焱不晓得对方跟向明秋说了什么,向明秋点头应和了两声,挂线以后便离开了犬舍。

楼下的引擎声跟之前有些不太一样,段焱透过窗户往下方望去,才发现向明秋开的是一辆红色法拉利F8,这是去年发布的新车款,看来这位夜店老板比他想象中的稍微有点儿钱。

目送那辆拉风的F8逐渐远去,段焱转身拿起搁在桌面上的手机,打开微博,在经常访问列表中找到向明秋的ID,点进去他主页查看。

五分钟前刚发出去的那条微博底下已经累积了好几百条留言。

好奇心使然,他还是没忍住点开了评论区。

【隐隐闻到了一丝狗粮气息,向老板说的这个某人该不会就是你对象吧[狗头]】

【好看好看!神仙画画!】

【我觉得我长了双假手[膝盖疼]】

【我的脑子:想都不要想,我的手:对不起做不到】

……

……

一群人都在夸赞他画得好,段焱心里头乐呵,不自觉地代入了博主的身份,在底下回了一句:也没画的有多好,不过是瞎几把画

几分钟后,一堆人从向明秋的留言区追到了段焱的微博里骂话。

【这不是昨天那个etc吗?你怎么又来了??你到底是对博主有多大的不满?】

【是有本事你也画一个让大家欣赏一下你的绝世画工,别天天在那瞎逼逼】

【口嗨怪给爷爬[微笑]】

【个假富二代,就知道在网上搞赛博炫富,跑车游艇照片已保存,我也去炫一波[龇牙]】

……

他作为原作者居然被人当做是瞎逼逼的口嗨怪?还假富二代?神他妈赛博炫富……擦!

段焱差点儿没被气笑,也懒得再一个个怼回去,又往黑名单里丢进了一批新的ID。

狗儿们的作息相当规律,晚上九点放完最后一轮风,便回笼休息去。

段焱跟岑凯诺以及几位老同学有约,他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又将别墅的门窗和监控摄像头检查过一边之后,带上手机和钥匙离开了犬舍。

在国外呆了两年重新回来,这座城市发生不少变化,前往聚会地点的路上,段焱不得不借助导航系统为其指路。

手机的铃声突然将车内的音乐打断,岑凯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了出来。

“三火你现在到哪儿了?先别急着过去,那家酒吧最近正在装修,暂停营业,大伙们重新选了地儿。”

过了红绿灯后,段焱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点了根香烟歇息会儿,不紧不慢地问:“去哪儿集合?”

“我们现在在Rex。”

段焱眉头微蹙:“咋就不能换个地方?”

“这人都已经来了,酒也开好了,你别废话赶紧的!坐的位置跟上次一样,哥们儿等你!”

好像生怕段焱找不着似的,岑凯诺挂线后还特意给他发了几张卡座的照片。

本以为周一的Rex夜店没啥客流量,结果到了以后才发现依旧人满为患。

“三火!这边!”

段焱循着岑凯诺的喊话声,朝卡座的方向走过去,昔日熟悉的几位老同学里头,多了一个他不愿意看见的身影。

“段焱!”晏子楠主动向他打招呼。

带着几分冷淡的目光,段焱在晏子楠身上扫了两眼,像是问责一般:“你怎么在这?”

晏子楠脸上的欣喜与段焱的态度形成两道强烈的对比:“我跟朋友过来喝酒,没想到居然碰见了岑师兄他们,段焱你之前去哪儿了?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也不给我个回复。”他愉悦的口吻中掺夹着几分抱怨。

段焱没搭理他,跟在座的朋友道了句:“我上一趟洗手间。”

说完转身朝厕所方向走,他有些心情烦躁,烟瘾又上来了,想要伸手去兜里掏烟,才发现香烟落在了车子上。

晏子楠跟了过去,追问:“我回国以后就一直在找你,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知道我不想见你你还缠着我?”段焱直话直说,对他不带一点儿客气,“别跟过来。”

晏子楠也有些理直气壮:“我之前去你家里找过你,他们说你不在,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哪位?管得还挺宽。”

“段焱!你!”

几个站在小便池前的男子听见两人的对话,好奇别过脸去张望。

晏子楠咬咬嘴唇,一把拉住段焱的胳膊肘,当着那几个男子的面,直接将段焱拽入旁边的单间格里,咔哒一声把门反锁上。

他的动作相当迅速,等到段焱反应过来时,裤裆上的拉链已被晏子楠拉了下来。

这一突如其来的举止让段焱感到了极大的冒犯,他不遗余力将跟前的人往后一推:“晏子楠你他妈有病是不是?!”

重新把裤链拉上,段焱开了门就往外边走,看见刚才站在小便池的那几个男子还在盯着这边看,他大声怒骂:“看个锤子!”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段焱还是没能把晏子楠给甩开,对方一脸委屈地追在他身后,试图为自己刚才的行为作解释:“段焱,你别生气,我就是太久没见你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才……”

段焱越走越快,压根连头都懒得回过去看他,也不知道听没听见,晏子楠心里急了,小跑上去,拦在他面前。

“让开。”段焱努力摁着心中的火气,“我今儿是过来跟老朋友聚旧的,不想跟你闹腾。”

对方充耳不闻,从前一刻的委屈变成了义正言辞:“段焱,一直以来我对你是什么想法,我就不信你不知道!”

DJ在台上全情投入地打碟,买醉的客人在台下纵情歌舞,四周围吵闹得很,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的状况。

段焱的目光越过晏子楠头顶,漫无目的地往夜店扫了一圈,忽然,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他的视野里头,身穿一袭白衣的向明秋举着酒杯,站在舞台附近的卡座前,与几名西装革履的客人谈笑风生。

段焱当即脑子一热,蓦地生出了一个荒谬的主意,他跨着大步,径直走到向明秋跟前,不由分说给了向明秋一个紧实的拥抱。

“火火火,你这投怀送抱的,是要闹哪样?”

“帮我个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段焱不跟他绕弯子,有话直说,“当我男朋友。”

“什么?”那双浅绿色的眼底透出几分意外,“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段焱重新纠正道:“不是当,是想你扮我男朋友,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我之后再慢慢给你说。”

“帮你不是不可以,求我一下?”

段焱:“……”

“好歹我愿意帮你,你是不是该好好表个态才行?”

眼下是他有求于人,没办法,段焱只好开口:“拜、托!”

向明秋带着笑腔:“喊一声哥哥来听听?”

段焱不说话了。

“怎么?不想喊?那你找别人帮你去吧。”

段焱好不容易,勉强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字:“哥……”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这只死鸭子要是再得寸进尺,他保证现在就给他来一拳。

向明秋调笑着,在他耳边轻轻吹气:“没问题,哥哥陪你玩一把!”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向明秋冲旁边的几位客人点下头,由着段焱把自己拉到晏子楠面前。

“介绍一下,这我对象。”

晏子楠用狐疑的目光在向明秋身上来回扫量,显然不相信段焱的说辞:“你别以为随便拉一个路人就能糊弄我!”

“糊不糊弄,你自己来定断呗~”向明秋单手勾住段焱的脖子,捏起他下巴,将自己的两片唇畔抵在他的嘴唇上……

整一串的动作相当娴熟,不带丁点儿的犹豫。

头顶上方的镭射灯不停在他们脸上闪过,时而明亮,时而昏暗,催生出极致的暧昧情愫。

两个人的双唇紧紧贴在一块,段焱感受着来自向明秋的温度,触感相当软乎,有股说不出的舒适,令他有些忘乎所以,湿润的舌头主动挤入到他的嘴里,醇厚的葡萄酒味道沿着向明秋的舌尖,一点一点传给段焱,在他口腔中扩散开……

一时间,晏子楠呆在原地,竟看傻了眼。

深吻过后,向明秋半挂在段焱身在,舔了舔残留在唇边的唾液,他别过脸去,用敌意的目光看向晏子楠,给他发出警示:这是我的男人,他已经名草有主了,别打他主意。

“干……亲你亲得我起反应了,还不过来给我消消火。”向明秋往段焱的耳垂上轻咬一口,留下依旧处于神游状态的晏子楠,像个高傲的女王一样,拽着段焱的衣服,把他的男人带走。

“我的演技如何?”关上休息室的门,向明秋打趣地笑道。

段焱的脸色看上去却不太好。

“你看起来对我很不满,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段焱恼火地重复了一遍,他揪着向明秋的衣领,把向明秋推到墙边,“你刚才为什么要把舌头伸进来?你他妈是不是故意的?”

“做戏当然要做足一点才有说服力啊,男人之间亲个嘴巴而已,这么暴躁跟要你命似的。”

段焱的双手攥紧,又放开,反复了几次之后,他咬牙切齿,不情不愿地说:“那他妈是老子的初吻!”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热门: 病友关系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 双重赔偿 劝青山 歌王 审判日[无限] 重生之出人头地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远古开荒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