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方文礼原是奔着段焱打架一事前往派出所的,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只听说段焱跟别人打架,却没料到向明秋这会儿竟也在局子里。

“不是,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文礼的目光在段焱和向明秋两人之间徘徊,内心下意识地猜测该不不会因为遗产分配的事情而大打出手。

“只是凑巧而已。”向明秋在段焱开口前抢先一步开口:“他哥们在我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跑来搞事,还动手打人,我看不过眼所以跑去帮忙。”

“是你朋友挖我哥们墙角在先,你特么还有理了?”

“据我所知,那个女的是在他们分手之后才认识我朋友,麻烦让你那位哥们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被甩,别一味将错误推卸到别人身上。”

二人不互相让,江运之和向明秋那位朋友见状也跑过来帮腔,互喷脏话激情对骂。

坐在边上的一名警务人员被闹得烦心了,将别再腰间的手铐摘下,用力往桌面一磕,“喂!你们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菜市场?都给老子严肃点儿!”

四周刹时间鸦雀无声。

录口供,交罚款,签保证书,走完一系列流程之后,段焱跟随方文礼一同从派出所里出来。

“方叔叔”段焱突然放慢脚步,“不好意思给你添了麻烦,刚才的事情你能不能替我保密,别让我妈她知道。”

方文礼轻轻点头,表示了解,“行吧,小焱,从小到大你的性格怎样我再清楚不过,兄弟有难及时出手相助是好事,可像今天这种帮忙帮进警察局的做法我并不赞同,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另外我也看得出来你不喜欢向明秋,可说到底你们俩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以后的人生路子会怎样谁也说不准,多一个亲人也算是多一个照应吧,跟他搞好关系总归是没错的。”

段焱将垂落在两腿间的双手稍稍用力攥紧,不动声色地应道:“知道了。”

方文礼走到车子边上,伸手拉开门把,然后朝副驾驶的位置挪了挪下巴,“上车吧,我载你一程。”

段焱谢过他的好意,摇头:“不用了,我约了人,晚点儿自己回去。”

站在原地目送方文礼的车子消失在前方十字路口的拐角处之后,段焱准备离去,刚一扭头,恰恰与刚从派出所里头走出来的向明秋碰个正着。

向明秋迎面而来,段焱压根没打算跟他打招呼,目光仓促地在对方身上扫视一眼随即撤离。

两人擦身而过之际,段焱的耳边飘来一声轻笑,向明秋毫无预兆地突然喊他一声“弟弟”,轻浮的语气中带有一点儿撩拨的调调,听得段焱浑身激灵,别扭得慌。

“滚。”他冷声回了一个字。

偏偏段焱越是抵触,向明秋愈发乐呵,故意逗他:“弟弟,店里的神龙套有货了,下次你再来,我给你个打折扣。”

末了嘴角还挂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看得段焱愈甚是火光,当即头脑一热,二话不说朝眼前的向明秋比了个中指。

对方不以为意,礼尚往来的,也用中指回敬他,潇洒转身,走上停靠在路边等候的一辆黑色i8,扬长而去。

人离开了,那一声膈应人的“弟弟”始终留在耳边嗡嗡作响,赶也赶不跑,段焱越想越恼,拿出手机,三两下地将那个碍眼的“向明秋”从自己的微信好友中删掉,眼不见心不烦。

凌晨两点的酒吧吵杂纷攘,江运之坐在昏暗偏僻的角落处,一刻不停地猛灌啤酒,一边向坐在自己旁边的段焱哭诉自己的爱情史。

江运之的右眼肿起了一块包,左边颧骨淤青一片,他架没打赢别人,赔了钱不说还挂了一身彩,此刻正深陷在情绪低谷。

段焱非但没有给予安慰,反倒训他:“你说自己被别人给挖墙角,我才答应替你出气的,敢情你跟你那小女友都已经分手八百年了,挖个屁的墙角,亏老子当时还理直气壮的替你辩驳,现在看来你就是活该!让你跑去人家派对上寻衅滋事。”

江运之趴在桌面上打着酒嗝,嗓子又干又哑,话都说不流畅:“老......老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啊!那个男的哪......哪里好了?她怎么就看上那家伙?是不是眼瞎!”

段焱自高中认识江运之以来,还是头一回见他这副狼狈模样,一大老爷们为了个儿女私情喝得烂醉如泥,耸着肩膀在那哭哭啼啼。

爱情这玩意儿真他妈害人不浅,像他那样走肾不走心多好,一了百了。

最后段焱实在是看不下去,把桌面剩余的酒全给撤了,带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江运之离开酒吧,拦了辆出租车送他回去。

关车门的时候段焱一下没注意,撞到了胳膊肘上的淤青,疼得整个人眉头都舒不开。

不仅是胳膊,他的肩膀,小腹,大腿等地方都有瘀伤,全是向明秋干的好事,段焱自认拳脚功夫了得,跟那家伙交手竟也没能讨到好处。

郁闷之余,下午那会两人彼此贴着身体相互摩擦的画面不知怎的又一次浮现在脑海里。

那家伙的言行举止简直跟个流氓似的,他平时都这样是个人就撩的吗?轻浮。

段焱烦躁地薅了薅头发,越想越愤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贺东英发去一条信息。

【段焱】:师兄,听说你在情报查找这方面挺厉害的,能不能帮我查一个人?费用你定,到时给你转账

对方显然还没睡,信息发过去没多久便回复了。

【贺东英】:咱两关系那么熟,这点小事就甭谈钱了,你把他姓名和照片发给我吧,回头尽快帮你搞定

【段焱】:没有照片,视频可以不?

【贺东英】:也行

段焱退出微信准备去翻相册,手指无意间点到刚弹出来的通知栏提示,屏幕界面突然切换成微博主页。

早两天向明秋因为一段性感撩人的鸭王舞在网络上意外走红,不少网友对其身份表示好奇,今天这个事儿又有了后续。

有位自称是向明秋高中同学的人在微博上发了个视频链接。

【你们要找的那个鸭王舞帅哥居然是我们以前高中的校草[吃惊]×3实不相瞒,我当年跟他还是同班同学!给你们分享一个我珍藏多年的宝藏视频[并不简单]×3】

本着好奇心点开视频的瞬间,段焱心中咯噔一下。

这是向明秋?气质可完全不一样啊。

视频中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拍摄的背景是在某个搭建的舞台上。

明亮耀眼的聚光灯下,随着古筝和萧声的奏响,这位身着白色汉服的少年开始舞动身姿,手臂悠然挥扬,步态柔和轻盈,当曲子开始进入到跌宕澎湃的部分时,他一跃而起,凌空旋身一周之后,稳稳当当地落回地面,紧接着是接连不断的数个后空翻,一系列高难度的动作在短短的几十秒内一气呵成,流畅完美,且精准地踩在点子上。

少年每每转过身去,绣在他衣服后背上的那只仙鹤便仿佛活了一般,扑张着翅膀,伸直脖子仰天长啸。

一时间,竟不知是白鹤幻化成少年,还是少年变身成为白鹤。

博主当初发布这条微博也是自娱自乐,并没有打任何tag,不知怎么就被营销号给翻到并转发了出来,这会儿出现在段焱首页的时候,已经累计了好几万的转发量。

面对网友们各种好奇的发问,那位博主一一在评论区里做出了解答。

【这段视频是在高二上学期的校园文艺晚会上拍摄的,他姓向,具体名字就不说了,怕暴露别人隐私】

【这是他个人原创的古风舞蹈《鹤山仙人》,当时他登台表演这支舞蹈的时候,台下的人几乎都看怔了神,简直惊艳全场,这视频我一直保存在硬盘里,这么多年了还会时不时翻出来重温】

【他的舞是跳得真心好,以前代表学校参赛得过不少奖,长得好看而且还品学兼优,当年可谓是咱学校的大众情人呢,很多女生暗恋他来着,因为他那身仙气十足的仙鹤汉服,后来大家都管他叫白鹤公子,整个学校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我们毕业以后就没再联系了,他好像没加班群,这些年来我们班偶尔会搞一下聚会,他也从来没去过,前几天看见热搜的那个鸭王舞视频我都吓一跳,感觉这么多年不见,他变化还挺大的】

不可否认,差别确实很大。

段焱又将视频回放了一边,屏幕上那位翩翩起舞的白鹤少年的确是向明秋。

那个时候的向明秋比现在稍矮一截,可对于高中生而言依然相当高挑,他的身材很瘦,总体看上去却并不显单薄,年少的面孔上还留存这几分尚未完全消退的稚嫩与成长的青涩,少年的眼中仿佛有高光,一抬眸,一瞥视,尽是神采飞扬,意气风发,一度令人产生错觉,误以为真的是自古代穿越而来的白鹤少年。

十七岁的向明秋毫无疑问是段焱最喜欢的类型。

他就搞不懂了,这么一个丰神俊朗的干净少年,到底是怎么演变成现在那个轻浮邪坏的夜店大魔王呢?这进化过程里头发生了什么变异?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带球跑的,奶爸拳手 扶摇 老千2:盗亦有道 夜宴 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盗墓者的传奇:月夜鬼吹灯 地府连锁酒店 全世界盼我闹离婚 三线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