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说来那已是快三年前的事情,当时段焱因拒绝段成林强行给他安排的相亲,父子俩爆发了一场大争吵。

在那之后不久,段成林以培养业务能力为由,将段焱丢去南美洲那边的分公司呆着。

父子俩的关系加速恶化,段焱心情糟糕透顶,为了排解忧愁,那段时期他经常跑到外面花天酒地,结识了不少狐朋狗友。

新年来临之际,段焱应朋友的邀约前往对方的庄园参加了一个面具派对,说白了就是个乱交趴。

大家随心所欲挑选自己心仪的伴侣共度一夜春宵,为保持人与人之间的神秘感,庄园主人设下规定,派对期间绝不允许卸下脸上的面具。

和段焱对上眼的是一名金发白人女子,虽见不着面具底下的真实容颜,却也不妨碍男人迷恋于她那无可挑剔的完美身段。

片刻后,当段焱拿着对方留给他的钥匙上楼去找人,门一推开,房间里头除了之前的金发女子,竟还有另一名男子在场。

那人身材和段焱不相上下,他的脑后留了一缕细长且显眼的小尾巴,对方听见开门声,扭头朝段焱这边看了过来。

透过那张面无表情的白色面具,段焱窥见了一双浅绿色的漂亮眼睛。

男子上半身的衣服此刻已经全部脱光,段焱的视线落在男子的腰间,那里缠绕着一条目光凶煞,吐着信子的蝰蛇。

段焱微怔,定眼看了数秒,才发现那原来是个文身。

男子先他一步开口,用英文询问道:“介不介意三人行?”

段焱身边的一些朋友将这种三个人的床上玩法幽默地称之为“斗地主”,因为斗地主的规则是必须得由三名玩家进行。

段焱讨厌人多,就连看片他都不喜欢那种多P场合,在他看来,上床这种事情两个人就能够完成,第三者纯属多余。

不过这种抗拒没有持续太久,最后他在那位金发女子的曼妙身材前作出了妥协。

这是他人生中仅有的一次三人行经历。

体验比想象中要好,三个人都享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舒爽和愉悦。

段焱在那名金发女子身上发泄完一次仍意犹未尽,将欲求不满的目光挪向旁边那名男子,不知怎的,竟把主意打到了对方身上。

身为行动派的他说干就干,连招呼都用不着打,段焱直接把男子拉到自己面前,将他摁倒在床,欺身压上。

男子反应迅敏,当即一个翻身,两个人的体位调换了过来,段焱在下他在上。

从不屈身于他人身下的段焱把对方的行为视作一种挑衅,再一次把男子反压回去,以防对方乱动,他一手摁住对方肩膀,另一只手掐在那个人的腰上。

肌肉的手感相当紧实,显然是经过长期的锻炼,想必经得起床上一番折腾。

隔着面具,段焱直直盯着那双浅绿的眼眸,字字清晰的对眼前的人说:“我不当bottom。”

他听见了男子在笑,对方回了一句:“巧了,我也不当。”

说完,还故意拿自己下面的东西往段焱大腿上顶撞一下。

两人谁也不让谁,就着原有的姿势僵持了近5分钟,直到男子的手机响起,尴尬的局面才被打破。

无意间,段焱听见男子用地道的普通话跟电话那头的人聊天,才猛然察觉对方竟也是个中国人。

挂线以后,男子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拾起来,重新穿好,离去之前对剩下的两人留了句话:“我有事情先走一步,祝今晚愉快。”

自那以后,段焱再也没遇见过那名男子,这是他众多性事经历里头不足为道的其中一件罢了,来去如风,很快便在他记忆中被淡忘。

同等的身高和体型,同样的蝰蛇文身图案,以及脑袋后面那缕细长的小尾巴都一模一样,非要说是巧合未免有点牵强。

不会有错,就是那个人。

要说向明秋曾是段焱的419对象,这话也对也不对。

因为一个女人,他和向明秋有过床上关系,然而这种关系是通过第三者间接发生的。

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人,如今却认识了彼此,段焱总感觉有点儿微妙。

向明秋的那鸭王舞段视频当晚在朋友圈里被疯狂扩散,到了次日中午,又被好几个微博营销大v同时转载,连热搜都用不着买,轻轻松松的挤入了排行榜前列。

仔细想来,其实也不意外,Rex夜店各路网红的长期聚集地,昨天晚上气氛如此火爆,现场不少人都被向明秋的舞姿惊艳到,纷纷掏出手机拍摄视频,赶在第一时间po到各大视频网站和社交平台抢热度。

段焱没有刷微博的习惯,得知向明秋上热搜也是岑凯诺主动告知的。

他顺着岑凯诺丢过来的地址,点入微博瞄了几眼,一个小时前被营销号发的微博现在已经好几万转。

底下的评论区疯了一大片,一堆人反复地在刷“我可以”,也有不少人在打听视频里头那个跳舞的帅哥的个人信息。

【一分钟之内我要知道这个男的所有资料!】

【awsl!!!我的妈!!!这根本不是跳舞,这是在公然开车!我要报警了!】

【来人!快来个富婆把他收了】

【我恨我自己是个穷逼,[泪目]】

【这可真tm是个绝世鸭王!你们看这腰板,这张脸,真的男女看了都把持不住了!】

【身材和颜值比我好就算了,还他妈比我骚,简直太过分了!!!】

......

后面的评论基本上都差不多,段焱刷了一会没兴趣往下看,重新拉回到顶部,将那段视频循环看了四五遍之后,手指鬼使神差地轻轻一点,将保存到了本地相册里。

外头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随后是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咯噔咯噔”声。

一个打扮秀雅的中年妇女从走廊步入客厅之后,将手中的名牌包随意往桌面一扔,结果用力过度,包包从桌子上掉下去,她也懒得弯腰捡,索性就这么由着那几十万的包躺倒在地上。

“累死人了。”夏乐容揉了揉手腕,靠过去段焱身旁坐下,自顾自地跟自家儿子说:“今天跟几个姐妹搓了一天的麻将,我两只手都快酸死了,还好手气不错,赢了不少。”

段焱不知说啥,简单地回了个“哦”。

“陈妈,之前让你帮我炖的燕窝弄好了没?”夏乐容向正在厨房忙活的保姆问道,见儿子一直盯着手机在看,好奇凑前去张望。

段焱明摆着不想让她看见,果断摁下了锁屏。

夏乐容笑嘻嘻地戳他一下,“你刚才在看什么?”

“看新闻。”段焱脱口而出。

“哪里,你明明看的是个视频,有个猛男在跳舞,还不承认?”

段焱望着眼前的母亲若有所思。

夏乐容似乎并没有因为段成林的去世而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天天跟一群姐妹们吃喝玩乐,该干嘛干嘛。

这个家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他有些想不起来了。

起初,母亲对父亲一次又一次的感情背叛感到愤怒和悲伤,经过了无数次的矛盾与争执,慢慢的,她心累了,索性自暴自弃起来,彻底放飞自我,也像段成林那样不断的寻求外遇,以此对段成林进行打击性报复。

记得那天在葬礼上,面对一众亲友的慰问,夏乐容始终一脸平静,没有流露出丝毫悲伤情绪,她连装都懒得装。

段焱清楚得很,早在许久以前,她那颗心就已经死透了。

父亲常年出轨,母亲以牙还牙,这段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却又为了维护各自表面的那层光鲜,两人谁也不曾提出过离婚。

从头到尾,段焱都是站在夏乐容这一边的。

即便是自己父亲,段焱忍不住骂他一句渣男,不仅婚内出轨,还在外面搞出了个私生子,目前已知的是一个,天知道还会不会冒出第二第三第四个......

这他妈一个都已经够呛了。

“妈”沉默良久的段焱突然开口,“那天我过去方叔叔的律所,他跟我说了关于老爸遗嘱的事情。”

“哦,然后呢?”

“我原来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段焱紧盯着夏乐容的脸,时刻留意母亲的表情变化。

夏乐容听完并没太大反应,看来是已经收到了风声。

她不紧不慢道:“那个人比你大三岁,我二十几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你难道都没有意见的吗?”

“我应该有什么意见?就算我有天大的意见,难不成我花钱找杀手去把他给干掉?”

“方叔叔告诉我,老爸遗嘱公布的那天,他也会过去现场,也就是说遗嘱里面的内容肯定跟他有关系,难道你不担心吗?”

夏乐容气定神闲,将炖好的燕窝舀上一勺,递到嘴边吹了吹,慢斯条理地喝了一口,说:“夏林集团当初由夏家和段成林共同创办,段成林打算怎么分配他的股权我是不清楚,但是我和你外公的持股比重占据出资总额的一半,这些日后都是属于你的,只要夏林还在咱们手里,其他东西老娘不在乎,那个老混蛋的财产爱怎么安排怎么安排,老娘还瞧不上呢。”

段焱回到房间以后,一直回想着夏乐容之前在客厅里说的那番话。

夏乐容并非薄情之人,只是她的爱早已被用情不专的丈夫耗光耗尽了。

受父母亲的影响,爱情在段焱心里一直是个相当模糊的概念,他个人是压根不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

他第一次破处是在16岁,对象是隔壁高中一位比他大两届的学姐,至今他已想不起来对方到底长啥样子了。

只记得两人是在夜店里遇见,认识的当晚就跑去外面开房,第二天睡醒之后两人一拍两散。

对方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技术熟练,也相当主动,对于初次开荤的段焱来说是一次颇愉快的初体验。

后来找他玩儿的人越来越多,有男的,也有女的,有人图他的脸和身材,有人图他的钱,段焱都无所谓,但他只强调一点,走肾可以,走心免谈。

感情这玩意儿太复杂了,麻烦,打很久以前,他就铁定了心终身不娶,与其在情爱上痛苦纠缠,那倒不如独自一人活得风流,潇洒到老。

搁在床上的手机从刚才起就一直亮着屏幕,有个曾经的419对象最近频频给他发骚扰短信,也不知道是谁,反正名字他也忘了。

从一开始的低声下气求段焱跟他交往,到后来骂他提了裤子就不认人,骂就骂了,还非得带上他全家。

段焱回了一句傻逼,把对方丢进了黑名单。

他其实也很郁闷,当初不是明明说好了么?怎么下了床又反悔了?

走肾都他妈能走成这个鸟样,真要是谈了感情还得了?所以他才觉得爱情是个麻烦又复杂的玩意儿。

热门小说玩脱了,本站提供玩脱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脱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龙枪编年史3:春晓之巨龙 钻石风云 [综]始乱终弃港黑干部之后 最强基因 妖怪气象局 绝世药神 雾锁天途 偷艳乡村 切莫相信应召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