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眼睛被剜去的刹那,其实叶萧并不觉得有多么疼痛。

起码比起当初失去卫连环的那种痛楚,这点小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时候,叶萧心里生出来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我的眼睛被人挖走了”,而是“原来被挖了眼睛也就是这样,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早早的挖了好。”

平心而论,叶萧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这一双眼睛。

他用这双眼睛看见的东西太多,肮脏的东西也太多。但同样的,这双眼睛也为他找到了卫连环。

那个时候,被追杀的慌不择路的叶萧,不小心闯入了两个仙尊的斗法当中。

两位仙尊,对当时还不过天仙修为的叶萧来说简直是遥望而不可及的人物。他们在斗法,周遭的修士也不敢随便走动,大多都找了地方藏起来的,等待他们换到别的地方斗法去。

而叶萧,眼睛扫荡了一圈之后,最后挑中了卫连环所在的地方。

“麻烦挤一挤。”

当时的卫连环,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充满了好奇,“我卫家的祖传秘法,可以将身形隐匿在群山之中,就算是仙尊级别的人来了也不能发现我的存在。你是怎么找出我的?”

你身上的功德都已经浓郁的几乎发光了,我怎么可能看不见?

不过彼时叶萧并没有和盘托出,而是看向卫连环道,“你若想知道,就带上我一起走,我知道你有办法可以逃跑。”

功德这么厚的人要是还逃不掉,他就更加逃不掉了。

卫连环无辜的看着叶萧,“你这不是耍赖么?”

“对,我就是耍赖,面子事小,生死事大。”不然那两个仙尊打着打着发现他眼睛的异常,到时候就是二打一了。

卫连环看了叶萧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恰好我今日日行一善还没有做,就帮你一把吧。”

有时候,人一时好心救下来的,也许就是个甩都甩不到的麻烦呢。

叶萧恰好就是那个麻烦。

想到这里,叶萧的嘴角不由上扬。

崇明和莫寒两人,一人夺了眼睛,一人夺了清邪灯,此刻正是志得意满之时,结果却见这叶萧不但不愤怒,反而还在笑?

莫不是受到的刺激太大,疯了?

“我说你们怎么还不过去?”叶萧就算失去了窥真之眼,但修为仍在,他依旧能够感受到众人的气息。

“他们手里,一个有我的眼睛,一个有清邪灯,你们若是再不出手,他们就要跑了。”

叶萧没有了眼睛,反而气定神闲的,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疯了,这怕是真疯了。

不说那些仙修们了,就是同样是非天出身的魔修也搞不清楚如今的叶萧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如果换了自己是叶萧,现在肯定在气冲冲的准备报仇了,哪里还会这么淡定?

但叶萧此刻心里想的却不是这样。

他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这双眼睛,他只是在意,没有办法用眼睛再去见卫连环一面罢了。可真的被人取走了窥真之眼,他也觉得不过如此。

说到底,他在乎的是这些么?

并不是。

相反,如果卫连环真的出现在他面前,看见自己这个惨兮兮的样子,应该不至于掉头就走吧。

叶萧和卫连环当了多年道侣,别看叶萧在外面怼天怼地,实际在卫连环面前还是很小心谨慎的。不管连环如何投胎转世,只要灵魂不变,那么个性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崇明和莫寒两个人不得不和这些仙尊魔尊们对战起来。

只是他们两人连叶萧都能算计到,又怎么会害怕这些乌合之众?

“竹篮打水一场空,你们注定是白跑一趟了,哈哈哈。”莫寒放声大笑,随手抛出一件秘宝,直接拉着崇明飞遁而去。

在场的仙尊魔尊们也顾不得许多,当即就追了出去。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带着昏迷的紫山君刚出现在城主府内,就察觉到了城内的不寻常。

怎……怎么回事?

这屋顶都让人给拆了啊。

外面喊打喊杀的,愣是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还多了三个人来。

“清邪灯被夺走了!”师无咎的神识在瞬间就已经扫荡完整座城,“小骗子,我先行一步。”

“前辈不用担心,直接问叶萧要灯便是。”周长庸在背后喊了一声,也不管师无咎有没有听见。

“紫山君,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周长庸将紫山君扶到另一间完好无损的房间里的床上睡下,这才松了口气。

他可不能这么带着紫山君出去。

周长庸伸手一唤,将应竹春和白童子直接喊了出来。

“主人。”

“见过主人。”

“我和无咎前往人间的时候,可有什么事情发生?”周长庸询问道。

“主人,那个莫寒果然有古怪!”白童子抢先说道,“之前他就偷偷的来到房子里,将那阿邪刀的刀鞘给取走了。那间房子,也是被他给毁了!”

周长庸往芥子空间一看,发现阿邪刀的刀鞘果然不见了。

“主人,那莫寒似乎也同样隐藏了修为,我等思量之下,并没有贸然出手,还请您见谅。”应竹春朝着周长庸微微鞠躬。

“不出手是对的,这莫寒和崇明,恐怕是一伙的。他们费尽心思,怕就是为了叶萧而来。我和无咎,只是恰好被他们做了筏子。”周长庸倒也不觉得有多么失望。

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是非天里可不似修真界,修士们一个个算盘可都打得精。

“你们两人就在此照看紫山君,我先去外面看看。”周长庸张口道,便要离开。

这门刚打开,周长庸就看见一个相貌温和俊秀的青年冲着他笑。

“送你。”

这青年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见到周长庸的第一眼,就从怀抱里的一堆花里,取了一枝迎春花递到周长庸面前。

周长庸立刻警惕起来,“你是何时来的?”

“哦,就在你带着那个山神进来的时候,我就来了。不过你的同伴走的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送他一枝花呢。”青年笑了笑,疑惑的看着周长庸道,“你是不喜欢迎春花么?”

周长庸当然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接陌生人的东西,何况此人出现的如此蹊跷。

“你这人疑心太重了。”青年叹了口气,不由分说的将手中的花直接塞到周长庸的手中,“如果不是我,你们在凡间的时候,早就被那些妖族们抓了。”

怪不得之前在人间,他一个妖族人都没有见到。

周长庸已然信了两分,“你为何帮我?”

“也不是帮你,就是觉得有意思,就来看看。”青年朝着里面的房间看了看,有些无奈,“你真的不请我进去坐坐,要我就这么站着和你说话?”

“站着便可。”周长庸点点头,半点也不挪步,半点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周长庸,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青年皱了皱眉,“我不喜欢。”

“我也不需要阁下您的喜欢。”

青年被堵的一塞,最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还是扶额道,“你应该见过我的,就在神藏曾经住过的荔居里,他应该在桃树上留下了一些回忆才是。”

周长庸闻言一怔,“你……”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青年见周长庸似乎想了起来,笑容就显得真诚许多,“易枝春,见过道友。”

师无咎赶到叶萧身边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叶萧紧闭着双眼,眼角还有不少血痕,看着好不凄惨。只是叶萧本人给人的感觉,却和凄惨二字搭不上边。

“是你?你回来了,你找到人了么?”叶萧伸手想要去抓师无咎的袖子,被师无咎直接躲开。

“人找到了,还在睡觉呢,你等会儿就能见到他了。”师无咎随口说道,“你可真行,眼睛没了就算了,清邪灯居然也没了?你之前可不是这么答应我们的。”

“但是你似乎并不担心。”叶萧觉得有些奇怪,这要是周长庸来了,不慌不忙的,他只觉得在情理之中。但师无咎似乎并不是这么稳重的人才对。

“你当初既然能够答应我们,只要找到卫连环转世就将清邪灯交给我们,就一定有办法。恰好,本座也懒得追。你若是有办法拿回清邪灯,就赶紧一点。若是没办法,就算再耽误一会儿,本座也追得上。”

最重要的是,小骗子之前喊的话他听见了,他现在就直接找叶萧要灯。要是叶萧拿不出来,这紫山君他也不必见了。

只是叶萧到底行不行?连自己的眼睛都没能守住,看着似乎有点不靠谱啊。

“眼睛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不过清邪灯,我还是有办法的。”叶萧像是察觉到了师无咎在想些什么一样,主动提到,“我之所以放他们走,是为了让那两个人将那些仙尊和魔尊们引开。等到他们跑的足够远,这些红尘天和逍遥天的人都会以为是他们拿走了清邪灯,这样他们就不会将目光放在你和周道友身上了。你们为我找回连环,我自然会为你们收拾好后路。”

叶萧也不是白白当了这么多年的城主。

除去诸星剑阵之外,他同样也留了后手。

“叽叽歪歪,你到底行不行?”师无咎发现自己除去周长庸的废话之外,其他人的他都听不惯了。

“距离有些远,若是距离能近一些可能会更快。”叶萧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

“你早说!”师无咎单手提起叶萧的衣领,瞬间消失在原地。

总算将那些仙尊魔尊们甩开的崇明和莫寒两人努力压抑住激动的心情,简直喜的不行。

“幸好不负主人所望,我拿到窥真之眼了!”崇明心中满是喜悦,没有了窥真之眼,叶萧就一落千丈了。等他回去好好禀告主人,说不定还能和紫山君再续一段师徒缘分。

虽然和紫山君的师徒缘分是假的,但这却是崇明过的最轻松有趣的生活。

“区区一双眼睛,你居然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莫寒嗤笑道,“若非是我帮忙,你怕是早就被叶萧给杀了。”

“呵呵,你好不容易杀掉了你那师父,结果你那便宜师父将阿邪刀直接送走,你只拿了一把刀鞘,难道就不丢人?”崇明反唇相讥。

“起码现在,清邪灯就在我手……”

莫寒话音未落,就看见叶萧和师无咎两个人已经出现了在他们跟前。

怎么会?

这秘宝可是主人所赐,就算是那些老资格的仙尊也未必追的上来。

“师无咎,你确定要和我们作对么?”莫寒知道他绝对不可能是师无咎的对手,但也不得不努力硬气一把。

“不就是个准圣么,瞧把你们给能的。”师无咎轻蔑的看着莫寒,仿佛在看一只臭虫,“等什么时候,你们主人成为真正的圣人,你再来狐假虎威吧。”

说罢,师无咎也懒得等叶萧了,直接伸手去夺莫寒手中的清邪灯还有崇明手中装着叶萧双眼的盒子。

然而就在师无咎动手的刹那,崇明和莫寒两人乘坐的法宝瞬间分成两半。

“你先走。”莫寒吐了口精血,直接将崇明送走,手里则是高举着清邪灯,企图去攻击师无咎。

“既然你想要清邪灯,就好好尝尝它的威力吧!”莫寒手中掌握着控制清邪灯的方法。

一时,灯光大亮。

叶萧则是不慌不忙,伸出手指,沾了点血,在自己的眉心处画了一个古怪的符。他丹田里的仙元魔元不断变换,空中的诸星剑阵也在蠢蠢欲动。

“心灯照行,万法归一。”

“清邪灯,速归——!”

嗖的一声。

莫寒的话音未落,他手中的清邪灯就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清邪灯凭空在莫寒手中消失不见,转眼落入了叶萧手中。

“呵。”师无咎见状,随手一拍,直接将莫寒全身连带着元神都拍碎。

这是何等强大的一击?

强大到哪怕远处还未追过来的仙尊和魔尊们都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前方有如此能为的大能出没,我等……哎,我等和清邪灯没有缘分!”

就算心中如何不甘,这些仙尊和魔尊也清楚,在那些介于仙尊和圣人之前的强者,是真实存在的。在他们眼中,自己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清邪灯若是落入这样的大能手中,他们哪里还有戏?

想到这里,众人的信心就去了大半,只能败兴而归。

然而,莫寒却硬撑着一口气,双眼愤恨的看着师无咎,驱动了主人留给他的秘法,消失不见。

“逃跑的本事倒是不小。”师无咎也不想再继续追了,免得到时候直接撞上这两人身后的准圣,那就不妙了。

“噗。”

莫寒浑身重伤的出现在崇明乘坐的法宝之上。

“虽然没有了清邪灯,但好歹有窥真之眼。”崇明此刻也没有再去挖苦莫寒,见他如今这个样子,就知道清邪灯已经丢了。

莫寒和崇明两个人自然不能称得上是空手而归,但他们也的的确确小瞧了叶萧,更小瞧了师无咎。若是叶萧真的如此容易被设计,他又是如何一个人逃过了那么多年的追杀,一路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呢?师无咎,就更是变数中的变数。

可崇明和莫寒此刻,也不可能再重新回去了。

“主人说过,一旦清邪灯和窥真之眼两难全,一定要保护好眼睛。”崇明此刻,心中对主人的敬畏又多了一分。

是不是主人早就算到了会有今日之事,才会早早的就告诉他们如何选择?

毕竟相比起可能蕴藏着神藏圣人陨落秘密的清邪灯,窥真之眼,尤其是被挖掉了的窥真之眼,根本不算什么。

被挖掉了的窥真之眼,最多也就用上百年就会无用了。

但主人,自有他的考量。

师无咎看见叶萧手中的清邪灯,心痒痒的,仿佛看见自己的准圣修为在朝着自己招手。

叶萧却将清邪灯的位置往后挪了挪。

“要见紫山君是吧?行,一手交灯,一手交人,也算是个公平交易。”师无咎只能忍住了去夺灯的心思。毕竟这灯已经注定是他囊中之物,早一点晚一点儿似乎也没有什么差别。

“您误会了,我并不着急去见他。”叶萧摇摇头否认道。

“怎么,你都不确认一下?”

“城主府是我的地盘,他进来的刹那,我就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不会有错的。”叶萧脸上浮现心满意足的笑容。

“先说好,本座虽然实力强大,也没有帮你再找一对窥真之眼的本事。”

“也不是这个。”叶萧笑道,“我只是想着,他应该不喜欢我吧。因为一开始,连环也不喜欢我。我那个时候好歹还是个一身正气的剑修,可我如今魔气缠身,又变成这个样子,怕是会让他见了做噩梦。”

师无咎不由的想起了紫山君如今的那一张中年男人的脸,还有他喜欢将自己“变老”的嗜好,不无庆幸的拍拍叶萧的肩膀,“其实有时候,你瞎了也挺好。”

“不管他是美是丑,其实都无所谓的。”叶萧听明白了师无咎没说出来的话,“早年在我的窥真之眼无法自控的时候,我看什么人,都是白骨一具,连环也不例外。”

所以一开始,叶萧和卫连环之间的所谓“感情”,大半都是叶萧装的,只是等到后来,叶萧和卫连环之间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叶萧才是真正的将卫连环看做是自己的道侣。

说到底,是他叶萧亏欠卫连环良多。

“那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就是。”师无咎很大方,他做不到的事情还是很少的。

“他丢了徒弟,一定很伤心。这个崇明手里的山神印,应该是他的吧。”叶萧摊开手心,上面是一枚小小的山神印,也不知道叶萧是什么时候从崇明手中抢回来的。

“崇明是他尽心尽力培养的弟子。”师无咎点了点头,“他如今昏睡,也是崇明下的手。”

“那么,我就赔他一个徒弟吧。”

“嗯?”师无咎愣了愣,现在人族说话,他怎么都听不懂了?

周长庸看着眼前的易枝春好一会儿,这才将眼前的青年和那个荔居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重合了起来。

好像……的确是一个人。

“我来主要是想要看看,被神藏曾经卜算出来的鬼修道统继承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易枝春好奇的打量了周长庸几眼,“我记得神藏明明和我说过,说鬼修道统的继承人,不会很好看的。”

“咳,我才恢复容貌不久。”周长庸辩解道。

“这样啊,我……”易枝春还想要说点什么,突然脸色一变,“糟糕,那个老头子又来堵我了。对了,这花你留着,马上就会有用的。我先撤了,不要说见过我!”

易枝春消失的就和他来的时候一样突然。

他口中的老头子,又是谁?

周长庸敲敲脑袋,发现不懂,干脆就不想了,抬脚先去找师无咎先。

话又说回来了,这枝花,看着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小骗子,我回来了!”师无咎眼角眉梢都透着喜悦,手中还摇晃着清邪灯,显然是一切顺利。

师无咎是真的开心极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让他的容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周长庸装作不经意的多看了两眼,才上前恭喜道,“恭喜前辈得偿所愿。”

“好说好说。”师无咎开心的不能自已,眼角余光就瞥见了周长庸怀里的那一枝花。

“等等,你手里怎么会有这个?”师无咎惊讶不已,将手里的清邪灯就直接往周长庸怀里塞,然后将那枝花拿了过来仔细观察。

“前辈,这是一个年轻人刚才突然出现给我的,他又突然消失了。”周长庸简单的说了两句,“您认识?”

“他是不是张口就是两句诗介绍自己?”

“……是。”

“那就没有错了,你遇见的这个就是个活的比我还要久,堪称我们妖族第一长寿的妖皇易枝春。”师无咎语气里带着少许羡慕嫉妒恨,“在我之前,他应当是最有希望成为准圣的妖皇,只是不知为何,他拒绝了妖族倾斜资源的打算。他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于人前了,这枝花,当真有点用处,不过,不是用在我们身上。”

说罢,师无咎伸手将这枝花上的花朵直接摘了下来,递到了叶萧面前。

花朵瞬间化为一道红光,涌入叶萧的双眼之中。

————————————————————————

紫山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黄大仙的洞府里。

嗯?

崇明呢?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休养完毕的黄大仙看着紫山君说道,“你倒是好运气,一觉直接睡完了所有事。”

紫山君眨眨眼,有些难以理解。

“哎,事情我以后慢慢和你说。”边上的陈化雨也拍拍紫山君的肩膀,“周道友他们不能再下来了,所以只是传了话给我们。你现在,没有觉得身上有什么不对吧?”

“只是有些乏力。”

“这是正常的,你多休息休息就好了。”陈化雨拍拍紫山君的肩膀。

“可惜,我还是没有阻止崇明。”紫山君唉声叹气,陷入了悲伤之中。

陈化雨和黄大仙两人一时有些无语。

“进来。”陈化雨朝着门口喊道。

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从门外进来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小孩子,比以前的崇明还要小的多。

这个小孩看起来很是稳重,一双眼睛却好似雾蒙蒙的。

“他……”

“这孩子眼睛不是很好,好像是以前被人给挖了双眼,这眼睛是后来用仙法催生的。”陈化雨叹气道,“是个可怜孩子,听说还被家人抛弃了。他是周道友他们在路边捡的,怕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将这个孩子送过来给你当个弟子,你可以放心培养。你的师徒缘分,可不在那个崇明身上,说不定就在这个孩子身上。”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热门: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古代农家日常 仙二代的败家日常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七界传说后传 寻龙之前缘番外 后备干部 师尊他不想[穿书] 还看今朝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