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前辈,只要做这些准备就够了?”周长庸看着这所谓的准备,也不过就是几片叶子,几块石头。

“所谓大道至简,越是厉害的阵法,其实对外物的要求越低,对布阵者的要求越高。”师无咎微微轻咳了一声,“阵法毕竟是你们人族的东西,本座并不精通,不过此传送阵,算是本座唯一精通的一个。”

或者说,这是对布阵者很有要求,但是对阵法排列却没有什么要求的一个阵法了。

周长庸完全听得懂师无咎话里藏着的话,不由觉得有些许好笑,但若是真笑出来,恐怕师无咎要恼羞成怒。

没办法,周长庸只好微微侧过身去,偷笑了一下。

“你扛上紫山君,我们这便准备回去吧。”师无咎拍拍手,示意周长庸将紫山君给带过来。

“……师前辈,我如今这个体型,没法扛。”周长庸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无可奈何。

“这有何难?”师无咎对着周长庸吹了口气,周长庸原本拳头大的身体宛如吹了气的气球一般,陡然变大,很快就恢复了原本正常的体型。

“师前辈,你!”

这不是有办法让自己便正常么?

“走吧,真耽搁了时辰到时候可别怪本座没有提醒你。”师无咎哪里会给周长庸说话的机会,这小骗子一旦说起话来,见威力非同凡响。

周长庸哭笑不得,只得认命的将紫山君给扛了起来。

“陈道友,你还是马上去找王七十五剑道友吧,好好修行,我们在天上见。”周长庸转头看向陈化雨叮嘱道。

“你们放心,我一定勤加修行。”陈化雨脸上有些悲苦,但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好友们一个个都要飞升的事实。

他若是再不努力,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起——”

另一头。

“这位前辈,我们知道错了,我们这就回逍遥天,再也不会插手人族的事情了。”

被困在这里这么些时日,还是只能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庭院当中打转,妖族人们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可将他们困在这里的那个大能,也是古怪的很,居然就坐在那庭院外的椅子上,然后在补一个破破烂烂的荷包?

这大能的手也是够笨,那么粗糙的一个荷包,他是拆了补,补了拆,越补越难看,越拆手越笨。

但他似乎还格外有兴致一样,拆拆补补就能坐上一整天。

“不急,时候未到。”这位前辈还是老一套说辞。

妖修们已经有些绝望了。

总感觉要被囚禁到地老天荒啊。

突然,这位前辈缝补荷包的手停了下来。

那荷包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枝俏丽可爱的迎春花。

“时候到了。”青年随手用花枝一点,解了这些妖族人的困,“近些年,无事不要出逍遥天了。我回去,会和小玉思说的。”

“您认识玉思大长老?”

妖族人们之前还在猜测这个陌生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要和他们过不去,可如今听他用这样的口气聊起大长老玉思,这些妖族人就知道坏了。

这说不定是他们妖族哪个出来闲逛的老前辈啊!

妖族上下,谁不知道大长老玉思,可是赫赫有名,曾经侍奉过圣妖皇大帝,如今身为妖皇的玉霜,真是大长老的孙子。

“不但认识,他好像还在找我。”青年笑的如沐春风,“好像他也快来了,你们要不要一起见见?”

“不必,不必,我们这就离开。”

“多谢前辈教导。”

妖族人们一个个朝着青年行了大礼,毫不犹豫的就直接回本体准备连夜逃回逍遥天了。

这要是被大长老给抓个正着,他们这一支都要收到惩罚!

“哎,小玉思还是这么叫人害怕。”青年摸摸自己的脸,颇有些无奈,“我要是也有这般威严可就好了。也罢,玩够了,也差不多要去是非天看看了,是非天里多生是非,这名字,真是取得不太好!”

叶萧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生的和卫连环差不多有七八分相似,等完全长大了,应该就是卫连环以后的样子。

少年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似乎并不怎么认识他。

“叶萧,这个人叫崇明,是个刚刚步入神道修行的小修士。”将崇明送来的仙尊,在这一路上已经将崇明的事情打听的十分清楚,“真是可怜的一个小孩子,原本家庭美满,父母恩爱,生活富足,却在一夜之间因为身上的功德印记暴露而引来魔修,导致家破人亡,他本人也因此死亡。若不是他有功德护体,被一个神修救下,恐怕现在又要转世投胎了。” 叶萧听见这仙尊的话,脸上也多了几分痛苦。

当初如果没有他的拖累,想来卫连环也不会有事。人人都以为叶萧如此执着的寻找卫连环的转世,是因为情根深种,但实际上,除去感情之外,也因为叶萧问心有愧。

他对卫连环的感情,和卫连环对他的感情,是完全无法放在一起比较的。卫连环是个又潇洒又深情的人,一旦被他认定,就算天涯海角刀山火海也会跟着你。可当他放弃你的时候,他就会收敛好自己所有的情绪,然后走的无影无踪。

这或许是因为他身负功德,气运过人,不管他遇见什么样的挫折,他都能很快振作起来,连感情也不例外。

和卫连环在一起的日子,于叶萧而言,是痛苦和甜蜜交织的。一方面,他们两人可以共同经历生死,并肩战斗,这是比什么样的甜言蜜语都更加促进感情的发展。但另一方面,卫连环为叶萧付出的越多,而叶萧拖累他的越多,心里的愧疚感就逐渐加重,甚至有时候会压过他对卫连环的感情。

到了后来,到底是喜欢卫连环居多,还是自觉愧疚他更多,叶萧已经分不清楚了。他和卫连环的事情,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

“我不想见你,我只想要回去找我师父。”崇明似乎有些慌张,“你们快放了我。”

“你们先放开他吧。”面对这张幼年卫连环的脸,叶萧还是不自觉的心软了些,“我自会分辨,不用绑着他也行。”

“既然叶城主这么说了,这小家伙要是跑了,可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说着,这两个人就将崇明放开。

叶萧招招手,示意崇明来到自己身边,“让我好好看看。”

崇明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确不能逃脱,这才慢慢的走到叶萧身边来,委屈的说道,“你们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说完,崇明还是乖乖的来到了叶萧的身边。

“放心,很快的。”叶萧的双眼,逐渐变得幽深起来,看向崇明的视线里也多了几分审视。

首先,叶萧扫过崇明的脸,发现这脸的确是天生,而并非后天丹药或者功法而来。

其次,他身上的功德印记也是真的。

但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身上,叶萧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叶萧的眼睛开始恢复正常。

从使用眼睛到恢复,从头到尾也不过用了一刻钟不到。

叶萧的脸色变得缓和了不少。

“他就是你要找的人了吧。”那两个抓到崇明的人有些激动,隐隐看见清邪灯在对着自己招手。

“他不是我要找的人。”叶萧肯定说道。

“叶城主,你该不会是不想兑现承诺吧。他身上的功德印记难不成是假的?”

“都是真的,甚至连气息也让我觉得怀念,但他不是卫连环,从他站在我面前,我就知道了。我方才,不过是再确定一次。”

他和卫连环结成道侣的时间有几百年,就算卫连环变成截然不同的一个人,他都能认出来。

“不过,他虽然不是我要找的人,但应该和连环转世有点关系。”这才是叶萧脸色缓和的原因,因为他起码已经看见了希望。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崇明似乎并不失望,反而真诚的看向叶萧,“这下,我可以回去找我师父了吧。”

“你刚才口中说的师父是谁?” 叶萧心念一动,对崇明口中的师父莫名在意。

“师父……师父被人给打伤了。”

崇明唱作俱佳,眼泪哗哗的就流了出来,“我原本是想要出去给师父找医修治疗的,谁知道被他们给抓了?”

叶萧瞪了两那个仙尊一眼。

两名仙尊却脸皮厚得很,“我们当时只顾着给你找人,哪里管的了那么多?”

“你师父受伤了?谁打伤的?”叶萧忙不迭的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呜呜呜,我只记得有很多修士来包围我们,有两个人过来说要帮我们,其中一个我听着另一个人喊‘周道友’,还有一个好像是个妖修,他们说要带师父去见什么人,但是师父不愿意,就起了冲突,然后师父就被打伤了。”

“哎呀,看来叶城主您尽力尽力保护的人,似乎对您的道侣很不客气呢。哎,也是,人都找到了,哪里还会客客气气的,直接将人带过来也就完成任务了。”

“可怜,如今那人在周长庸他们手中,也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的折磨?”

之前边上那些被嘲讽了的仙尊魔尊们总算找到一个出气的地方,大肆嘲讽。

叶萧脸色颇有些难看,“你有何凭证?”

“我哪里有什么凭证?”崇明抽噎了一下,慢悠悠的将山神印拿出来,“这是我师父送给我护身的。我听见那个妖修说,说我师父功德深厚,吃了一定可以增加功力。但他又不能真的吃了我师父,就说要吃师父一抹元神。我……我逃走的时候,师父已经昏迷不醒了。”

崇明有的有理有据,还有山神印为证,似乎从头到尾都在证明,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真的是不安好心。

“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师父。”崇明大胆的拉住叶萧的袖子,“你是不是叫叶萧?我曾经听师父提起过你。”

“叶城主,还想要护着那两个伤害你道侣的人?”

“不如,我来帮你好了。”

不少人已经在蠢蠢欲动。

“不用,我自己动手。”叶萧冷笑了一声,右手并指成剑,往下一挥。

上空的剑阵宛如流星一般游动,随即落下柄柄重剑,朝着在座的仙魔攻击而去。

群剑袭出,那铺天盖地的剑气和杀意叫人心惊,更让人害怕和畏惧。

昔日叶萧未入魔道前,便在一夜之间斩杀数前仙人,没想到他堕入魔道后,修为竟然精深至此?

不少人已经新生退意,各自懊恼不提。

“叶萧,你疯了!”

“该死,这诸星剑阵怎么全部启动了?”

“叶萧,你要攻击的不是我们,是里面那两个人才对!”

连带着边上的崇明,头上也同样悬着一把重剑。

这人疯起来,当真是一个都不放过!

“你……你要杀我?”崇明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他震惊的看着叶萧,完全不懂自己到底是哪里漏出了破绽?

他知道叶萧肯定能够知道自己不是卫连环转世,所以干脆也没有想冒认身份,而是假借紫山君之名,趁机先除掉周长庸两人,等之后再谋其他。

可谁知,这叶萧却是一个果断的,不但想要对付那些人,连自己也没有被放过。

“你的确演的很好,但你的话里,有两个致命的缺陷。”叶萧冷冷的看着崇明,毫不客气的说道。

“第一,以师无咎的本事,吃一个有功德的人根本不可能增加他的修为。”

叶萧又不是没长眼睛,那师无咎距离准圣都只有一线之隔,还需要吃人么?

“第二,若是连环转世还记得我,他不可能不来找我,又怎么会提起我呢?”叶萧说到这里,脸色颇为无奈,“他若是看见我堕入魔道,恐怕要提着刀过来杀我了。”

卫连环因为祖上功德加身,他平日里虽然性子粗糙,但还是日行一善。如何能忍受叶萧为了找他,不管不顾的拉来九天十界修士入局的做法?若是被他知道,肯定要厌恶。

崇明脸色铁青,此刻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说吧,你师父在哪里?”叶萧虽然识破了崇明话里的虚假,但此人师父和连环一定大有关系。

“别的且不说,但有一点我没有说谎。”崇明伸手,朝着周长庸和师无咎的方向遥遥一指,“师父的确是重伤昏迷,而且就落在他们两人手中。若是周长庸他们强行带着昏迷的师父来到是非天,是非天内又魔气深重,恐怕……”

叶萧脸色一变,当即就想要赶回到府中寻找卫连环的下落。

但这个崇明,却也不得不防。

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必须相信周长庸,不能自乱阵脚!

“说,为什么要说谎?”叶萧心神一动,那悬在崇明头上的巨剑又近了两分。

崇明几乎已经能够感觉到那剑尖上的寒气。

“什么人指使我,难道叶城主你自己不知道?”崇明反问道,“城主若是早早的愿意交出这双眼睛,又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叶萧听到此处,哪里还能不知道崇明的来历?

当初追杀他和卫连环的那批人,他还以为那些人已经消失了,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等着。

叶萧再也不留手,直接喝令让悬挂在崇明头上的巨剑降落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

崇明的速度陡然加快,值此千钧一发之际,居然直接躲过了巨剑的攻击。

他的修为也随之暴涨,很快就与在场的仙尊魔尊持平。

难以想象,一个如此修为的人,居然可以在凡间伪装这么久?此人必定要除!

“想跑?”叶萧心念一动,诸星剑阵的所有巨剑全部都朝着崇明冲了过去,而那些原本被困在剑阵中的仙尊魔尊们反而得以松一口气。

“我们是否要出手?”

“不急。”

“这少年来历怕是不简单,居然能够躲过诸星剑阵?他的修为隐藏的如此之好,连叶萧都没有发现,恐怕背后之刃深不可测。我们不如就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先等上一等。”

“说的有理。”

就在巨剑冲过来的瞬间,崇明脸上泛起一阵冷笑,直接将怀中的山神印抛了出去。

山神印迎风而长,很快就化为一面大盾将崇明护住。

说起来,这山神印不过是普通修真界法宝,照理来说在这诸星剑阵的气势之下怕是不能支撑一息。

但偏偏,这山神印是紫山君攫取本体泥土所铸造,上面也全部都是紫山君的气息。

同样的,也是卫连环的气息。

叶萧的剑阵硬生生的全部都在这一方小小的山神印前停止。

他不会认错。

崇明身上的气息,全部来自于此物。卫连环祖上山神出身,这炼器手法绝对是卫家人无疑!

“这山神印,和师父心血相连。他如今已经重伤昏迷,若是这山神印被你毁了,说不定他还要为你再死一次。”崇明有恃无恐,不屑的看着叶萧,“你若是想要杀我,便拉着你的道侣陪葬吧!”

“卑鄙。”

“被一个魔修说卑鄙,这感觉还真是奇妙。”崇明笑了起来,“你看我这脸怎么样,是不是看着天衣无缝?卫连环死后,我们想方设法的找到了他的埋尸之处,你可真是深情,将他藏在那么严实的地方,不过,我们还是找到了,并且将他的尸骨挖了出来。我如今这张脸,就是他曾经的头骨熔炼之后,直接替换的。”

该死!

他们居然动了连环尸骨?

“你很生气?哎,何必,人都死了你还如此在意?当初你不是眼睁睁看见你的道侣死在你的怀里?”崇明接二连三的挑衅。

叶萧的双眼已经隐隐发红,显然是动了真怒。他原本一身剑气,看着全然不似这是非天中人,可是此刻,他身上魔气四溢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阿清城城主!

在这是非天的无数魔头之中,也能位列前十!

杀!

杀!!

叶萧心中装满了愤怒。

他毕竟不再是曾经清心寡欲的剑仙,而是已经堕入魔道的城主叶萧。

窥真之眼给他带来强大和便利之余,也会让他的心绪变得极为不平静。

与此同时,叶萧藏在体内的清邪灯也在蠢蠢欲动。

“清邪灯天生克制魔道。这叶萧因为一身剑气,勉强压过体内魔气,清邪灯才能安静屈居他的身体。若是叶萧身上的魔气压过剑气,恐怕清邪灯第一个要除掉的就他!”

“如此一来,我们就都能得到清邪灯了?”

围观的人有些激动。

“……不,一旦清邪灯杀了叶萧,这诸星剑阵就要失控,到时候,我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什么?那我们应当怎么办?”

“不管了,先去将藏在城主府的那两个人找出来。”

当年叶萧堕入魔道之时,可是一口气杀掉了数千名的仙人,可见其恐怖。若是他此刻再度发狂,恐怕能够阻止他的也只有周长庸手上的那个卫连环转世了。

实在不行,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叫师无咎的家伙,以他的实力也能挡一挡。

想清楚利害关系后,这些仙尊魔尊就立刻朝着城主府前进。

“叶城主,我进去保护周道友和师道友,麻烦您帮忙开一下门。”莫寒趁机高声喊道。

“怎么?叶萧,你是不是很愧疚,很气愤?”崇明知道如何才能叫叶萧发狂,更加知道如何能够激怒他,“你当初接近卫连环的时候,根本是有心算无心,你就是看上他功德深厚,才会故意接近吧。”

“你以为卫连环看不出来?不,他看出来了,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一直装作不知道。”

“叶萧啊叶萧,你真是亏欠卫连环许多。卫连环为了你,可以舍弃一身功德,但是你却不能为他舍弃你的一双眼睛。如今,你又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呢?”

“叶城主——”莫寒还在一旁催促。

叶萧努力保持自己神智的一点清明,但脑海中的思绪却忍不住随着崇明的话在思考。

的确是他害了卫连环。

是他不愿意当一个瞎子,不愿意割舍掉自己的眼睛,所以才会害的卫连环身死。

早知如此,就算成为一个瞎子又有何妨?

“滚,赶紧进去。”叶萧此刻顾不得许多,只能伸手将莫寒放进去。

他如今自顾不暇,只能搏一把了。

莫寒几乎是瞬间就到了周长庸和师无咎身边。

此刻,莫寒的脸上哪里还有之前装出的憨厚正直?取而代之的抑制不住的得意和嚣张。周长庸一直不愿意相信莫寒,哪怕他表现的天衣无缝。而现在,莫寒也的确露出了真面目,他分明是早有预谋,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了。

“崇明这废物,居然这样都糊弄不了叶萧。我的功劳可不能被他给抢了。”莫寒不屑的说道,随即捏了个法诀,嘴中念着咒语。

原本被周长庸藏在须弥芥子里的阿邪刀刀鞘伴随咒语而出,已经直接落到了莫寒手中。

“原来藏在了芥子空间里,倒是有一手。”莫寒看着刀鞘,笑了笑,“不愧是大气运者。可惜,还是棋差一着,一切尽在主人掌控之中。”

饶是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早有防备,却也没有这一切从头到尾都只是别人的布局。

晚走一步,便会颠倒整个棋局的局势!

“说起来还是主人英明,这刀鞘唯有藏在大气运者的身上,才不会被叶萧发现!”

莫寒取了阿邪刀刀鞘,随后掷出一件法宝,将这无数防御阵法直接从内部进行破坏。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热门: 公子每晚都穿越 图灵密码 鹌鹑 最强教师 拉格朗日墓场 玩脱了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启示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饲养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