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崇明,你真的不能回头了么?”紫山君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在此时用了个干净。他第一次收徒弟,也是第一次被徒弟背叛,此刻没有什么能够形容他的心情了。

“师父,这事您不掺和进来才是对的。”崇明也十分认真的劝导紫山君,“我看得出来,您并不喜欢那个叶萧的为人处事。上辈子,您已经因为他,白白损耗自己的功德,需要从下界重新开始修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有现在的成就。难不成,您还要去是非天见一个已经是魔修的城主叶萧么?为他死了一次还不够,还要拼上您第二世么?您有多少功德,能够被这样浪费?”

若是没有叶萧,卫连环怎么会默默无名?如今叶萧清邪灯在等,阿清城城主之位在握,而紫山君又拥有什么呢?

崇明反倒认为,自己其实是在帮助紫山君的。

说完,崇明朝着紫山君又前进了几步。

“师父。”

紫山君不由后退。

“师父,我并没有害过你。”崇明见到紫山君后退的行为,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如果我想要害你,想要彻底取代你,我只要杀了你就好了,我就是唯一的那个拥有功德印记的人。”

“所以,我还应该感谢你?”紫山君只觉得好笑,难不成一个害人的,因为害的轻了些就可以被原谅么?

“外面那些废物,恐怕挡不了周长庸他们多久。”崇明并没有将紫山君的讽刺放在心上,“我知道,师父您是想要拖延时间,同时也想要从我口中套出一些消息来。师父,我只能告诉你,周长庸他们自身难保。”

“你太小瞧他们了。”紫山君反驳道。

崇明并没有继续争辩,而是将山神印拿了出来。

那还是紫山君送给崇明的。

“你要用我送你的东西,对付我?”紫山君气极反笑,此刻恨不得将山神印夺过来摔碎,也不想它落在崇明手中。

“这是师父您用本体的土炼制而成的吧,加上我身上的功德印记,足以混淆叶萧视听了。”崇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用以前和紫山君撒娇的口吻道,“为了长这么一张脸,我吃了好多的苦。”

和卫连环极为相似的脸,同样的功德印记,外加取自紫山君本体的山神印。就算是叶萧的窥真之眼再厉害,也不免会怀疑自己的判断。

而他并不需要叶萧从头至尾的相信他。

只需要叶萧有一刹那的迟疑就行了。

“你想要对付我?”紫山君退无可退,不得已伸出了手。

以他的修为,要对付崇明并不难。

紫山君一时间并没有接受自己才是卫连环转世的真相,他如今只想要将自己的山神印给拿回来。

紫山君掐了个法决,召唤自己的山神印。他还没有教崇明炼化这件法宝,崇明用它来对付自己是不可能的。

山神印在崇明手中隐隐颤动,似乎想要脱离崇明的手掌回到紫山君的身边。

但还是被崇明死死的抓在手中。

“师父,你先好好睡一觉吧。”崇明的眼中隐隐透露出一抹异色来,紫山君只觉得自己的脑海被什么重重一震,当即昏了过去。

“他们来的真快。”崇明正想要伸出手摸一摸紫山君,但时间来不及,只能先行离开。

“师父,你等着我好了。”崇明恋恋不舍的看了紫山君一眼,带着山神印,飞快的离开此地。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赶到的时候,就只看见在外面一脸茫然还在把风的陈化雨,还有晕倒在山洞里的紫山君。

“你怎么在外面?”周长庸看着坐在山洞前哼着歌儿的陈化雨,总觉得有些无力感。

陈化雨到底是个什么运气,他好像每一次都能遇见不小的事情,但每一次都能完美避开那些致命的东西。

“是紫山君推我出来的,不让我进去啊。他怎么了,怎么感觉像是睡着了一样?”陈化雨也顾不得多说,看见紫山君的情况很是着急,好奇张望,“崇明那个小子去哪里了?”

“你半点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么?”周长庸继续问道。

“没有啊。”陈化雨完全摸不着头脑,“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故意来到紫山君身边的,紫山君才是我们要找的人。”周长庸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是我们太小看他了,没想到他居然隐匿了修为,还偷袭了早有准备的紫山君。”

“那个小子身上有古怪。”师无咎此刻的脸色也不由的难看起来,“在我看来,他的修为就只是金丹级别而已。没想到,是我看走眼了。”

因为周长庸也很相信师无咎的眼光,故而才想着只要提醒了紫山君,应当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谁知道还是出现了纰漏。

是他们太过自大了。

“果……果然么?”陈化雨听见周长庸的话,也没有感到多么奇怪,反而是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知道什么?”周长庸察觉到了陈化雨情绪上的变化。

“当初我和紫山君认识的时候……”陈化雨将紫山君曾经说的胡话说了一遍,“都怪我,我要是早早的就告诉你们好了。可那个时候我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一直想着这个事才会做的梦,我无法确定真假。若是我早说出来,也许紫山君就不会被崇明偷袭了。”

“紫山君应该只是中了昏睡的法术,只要睡上两三天就会自然醒来。”周长庸观察了一下紫山君如今的状态之后得出结论,“崇明只是想要拖延我们的时间而已,并没有伤害他,这结果也不算太差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周长庸见师无咎还是情绪不佳,张口安慰道。

“前辈,您只是一是看走眼而已,不用在意。”

“你不懂。”师无咎的语气有些冲,随即又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对,只能继续解释道,“小骗子,你知不知道,如果说崇明身上的法术是我都没能察觉到的话,就意味着崇明背后的人修为恐怕还在我之上。换言之,对方可能是准圣级别!”

崇明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恐怕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背后靠山有多硬。

叶萧身上的窥真之眼,如果是准圣想要,那么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九天十界,不是只有您和是非天有准圣么?”周长庸愣了愣,随即又反映过来,“不对,您已经沉睡了七万年,所以,或许又出现了新的……”

“正如妖族有秘法和资源,昔日可以助我成就准圣之位,可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里,或许也会有人达到了这个境界。黄泉天松动,意味着天道对于成圣的限制也放松了。”

所以,这对于他和周长庸而言是相当不利的。

因为周长庸身上的东西,就算是圣人都会想要抢,如今,他们更可能卷入了准圣的争斗当中。

“……细细想来,是非天的那位准圣,明明想要清邪灯,却没有出手,反而选择要用承诺来吸引其他人将灯带过去。如果说,清邪灯的归属,其实是两个准圣在明里暗里的争夺,但他们又因为某些缘故不会公开的话,就说得通了。”周长庸说到这里,心情反而挺轻松,“如此一来,疑问就都解决了。”

叶萧身上的窥真之眼加上清邪灯,是连准圣都想要的东西。他和师无咎不明不白的卷入进来,能够在这个时候发现真相,好像也不算坏。

“准圣可比现在的我还要厉害。”师无咎简直想要将周长庸的脑子撬开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准圣有多恐怖,没有人比师无咎更明白了。

他现在的实力,也不过全盛时期的一半而已。

“不,师前辈,我真的觉得高兴。”周长庸笑着看向师无咎,“我之前还在担心,就算拿到清邪灯,你要是也不能从是非天的那一位准圣口中得知恢复修为的办法要如何?但现在,如果天地之间出现了另一位准圣,这也就意味着天道的确放松了对成圣的限制,也就是说师前辈您的恢复指日可待了。难道,我们不应该高兴么?”

是在为这个高兴?

师无咎看着周长庸开心的样子,一时竟然哑口无言。

小骗子笨的要死。

卷入准圣斗争了还要为他开心,到底知不知道孰轻孰重啊?

但不可否认的是,师无咎此刻的嘴角,也不由的微微上扬。

他和周长庸一起经历了许多事,但说实话,触动师无咎的次数并不多,而这一次,称得上是感触最深的。

危难之中,周长庸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身安危,反而是替他开心。说起来不过是微末小事,但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得到呢?

一旁的陈化雨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天,他都听到了什么?

他一个连飞升都还遥遥无期的炼丹师,怎么听了一耳朵的准圣斗争?

还有,这两个人果然关系不清白!

“你们还是赶紧回是非天吧。”陈化雨不得不充当恶人,破坏气氛,“崇明那小子一定是打算冒充紫山君的身份,万一,万一你们拿不到那个什么灯怎么办?”

“叶萧不会轻易相信的。”周长庸对此还是有一些信心,不过陈化雨说的对,现在他们也不能再耽误了。

就算紫山君如今昏迷不醒,只要带着他去见叶萧,想必叶萧也能认出来。

“师前辈,拜托你了。”周长庸认真看向师无咎道。

“要回是非天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紫山君现在还昏迷,这准备工作要多做一些……”师无咎不自觉的移开视线,不去看周长庸的脸。

总觉得小骗子的脸好像又变得可爱了一点。

叶萧说话狂妄,但他的的确确有狂妄的资本。

众所周知,剑修们攻击手段比较单一,擅长一对一斗法。但剑阵却少见的作为剑修们可以群攻的手段,自然受到不少人推崇。可惜剑阵不是人人都能摆,光是阵法一项,就已经难倒了大部分的剑修。想要摆出像样的剑阵,起码要先去阵法学个纯熟,再将阵法和自己的剑法融会贯通。

而诸星剑阵,作为剑阵中威力名列前茅的,自然更是名气非凡,但和它名气对应的,就是它的困难程度。哪怕是一个剑修兼阵法大师,想要完完全全的将它摆出来,少说也需要百年甚至是千年的时间。

叶萧站在阵眼当中,看着这些在诸星剑阵面前丑态毕露的人,心中如水一般平静。

他也已经过了以前那般愤怒的年纪。

在卫连环死后,他身上的一部分好像也随之死了。

当初,很多人追杀他和卫连环,追杀的他们两人只能东躲西藏,最后乃至无路可逃。

在叶萧堕入魔道之后,他深深记住的,就只有那时无能为力的屈辱和不甘。他几乎是一眼就盯上了阿清城,因为这里很适合摆诸星剑阵,而成为城主,就能最大程度的让自己在不被外界打扰的情况下完成这个阵法。

以前的他,常常被连环说心不定,摆不好阵法,也很难停下来。

有人在你身边陪着你笑陪你闹,心如何能静?而当那个人消失无踪之后,就算身边热闹再多,心也已经静的连一丝涟漪都不会起了。

“叶城主。”一个人刚想要套套近乎,可当他稍有异动,瞬间就从天而降一把巨剑,直接朝着他砍了下来。

那仙尊想要凭实力硬扛,可手指刚碰到这剑,就感觉到这剑陡然又重了几倍。而且,眨眼间就变得越来越重,剑气也越来越猛烈。

就好像一阵波浪涌来,你以为只是一朵小小浪花,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巨浪!

那人的膝盖一软,几乎要被这巨剑压得喘不过气来。

“诸星剑阵会吸收你本身的仙元,快撤!”有人见多识广,忍不住出口提醒,“舍了你的手吧。”

被巨剑压迫的仙尊冷汗直冒,当机立断,断臂求生。

他所在的位置上只剩一条手臂,而那巨剑没有了抵抗之力,立刻就将那条被舍弃的手臂砍成了白骨。

随后,巨剑化为点点剑芒,重新回到天空之中,仿佛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般。

“不愧是诸星剑阵,听闻上古年间,曾经有一准圣剑仙摆下此阵,同时灭杀了另外三位准圣,从而奠定剑之道,得以成圣。”

而诸星剑阵,也因此一战成名。

其后不知道有多少剑仙企图将它重现出来,但能够重现十之一二威力的都是少见。要布下此阵,起码要耗上百千年时光,一旦中间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就要从头开始。

这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叶城主,我们只是好心来和你商量的。”众人眼见有前车之鉴在前,也不愿真的惹怒了叶萧,免得对方真的想不开和他们同归于尽。

诸星剑阵耗费巨大,每用一次,就对布阵者的仙元抽取一次。想要打破此阵,就要先夺取阵眼,杀掉布阵的人。可想要杀掉布阵的人,前期少说也要死上一批人才是。

而他们这些人里,谁会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去成人之美呢?

如此一来,反而僵持住了。

“好心?也许你们的眼睛也是瞎了,才会将坏心当好心。”叶萧嗤笑了一声,“我见过的好心,屈指可数,而你们这些人里,一个人都没有。你们闻不到身体里散发的恶臭么?如果我是你们,怕是早就自绝于天下了。”

“叶城主,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

“自然是关于清邪灯的误会了。”这些人不得不按捺下心里的怒火,慢慢和叶萧商量,“我们原本想着,那些妖族会设下圈套夺取清邪灯,如今看见您有这样的准备,我们也就放心了。”

“不错,妖族狡诈,我等也只是担心而已。”

“真有趣。”叶萧看着众人,脸上满是嘲讽之色,“如果我没有记错,好像人族和妖族的斗争,是以我们人族的胜利而告终的吧。听你们的口气,就好像赢的是妖族一般。妖族若真有你们所说这般狡诈,怕是这天地早已换了主人。”

如今这一个个的,在这里将所有的恶事都推给妖族,不过是欺负妖族人不在这里罢了。

众人也被叶萧怼的火气四起。

这人如此破脾气,居然还能有道侣,居然还有能这样的气运,当真是苍天不公?

“叶城主,清邪灯之事,我们稍稍放一放也可以。”这个时候,再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干脆就退而求其次好了。

“之前您邀请的客人里,我记得最后出场的那两人,似乎并不在我们之中。”一个魔尊扫了在场众人一眼,笑道,“我对那个叫师无咎的很有些好感,听闻他正在阿清城,不知叶城主可否行个方便,让我见一见他?”

在他们看来,那个叫师无咎的人,也是个棘手的对手,实力怕是远在他们之上,偏偏在凡间的时候,那个看不清面孔的妖族也是强大的不可思议。

如此巧合,他们想要不怀疑都不行。

若是猜对了,就能借此给自己报仇。若是猜错,那么趁机除去一个强敌也不错。

他们想要从叶萧手中拿走清邪灯,怕是没有这么容易。但他们也不能白跑一趟,总是要收回点利息的。

如今还在凡间的客人,也没剩下几个。

干脆就想个办法,让他们不得不提前回来。如此一来,就谁也找不到卫连环的转世。这叶萧想要决定清邪灯的归属之事,就得往后挪了。

“他们正在帮我找道侣,我可不会放你们过去。”叶萧哪里会看不清楚这些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想要去找师无咎和周长庸的麻烦,还要先过他这一关再说。

他能不能找到卫连环,就全仰仗他们了!

“叶萧,你别敬酒不吃吃吃罚酒。”有个暴躁脾气的魔尊已经有些忍受不了了,他不远万里赶来这阿清城,为的便是清邪灯。结果倒好,清邪灯的影子都没有见着,反而是受了一肚子气。

“你若是有这个本事叫我喝罚酒,我也认了。”叶萧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凭你?也想要和我斗?”

“叶城主,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如今孑然一身,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可等你找到了自己的道侣,又将清邪灯交了出去,到时候你没有了底牌,又没有了孤注一掷的勇气,又当如何自处呢?”

这便是明晃晃的威胁了。

叶萧的脸色难看的很。

“你这老匹夫,说话放干净点。”莫寒刚听闻城主叶萧出来见人了,忙不迭的赶过来,然后就听见了这么一场官司。

“呵,一个赶车的车夫,还敢大放厥词?”

“你才是车夫!”莫寒气的撸袖子,恨不得好好干一架。但他还是在这个时候忍住了,反而看向叶萧,“叶城主,我是来找周道友他们的。没想到遇见这么一场官司,他们以多欺少实在过分。您若是不嫌弃,请让我助您一臂之力。”

叶萧看了看莫寒,心中对他虽然没有那么顾忌,但终究还是心有忌惮。

对方上一次虽然是跟着周长庸和师无咎一起来的,但很明显,周长庸和师无咎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他。不然周长庸不会一个字都没有提起他。

“你这点修为,站在边上就好。”叶萧还是决定给周长庸他们一点面子,“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那也好,我正乐得清闲。”莫寒憨憨的笑了笑,乖乖的退到了诸星剑阵的边缘处。

“叶城主,你这么维护他们两人,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

“你们已经失败了,不可能再去往人间,而他们两个还在人间帮我寻找道侣。难不成,我不维护有可能成功的人,反而去相信你们这些个失败者?”

“他们也未必能够找得到人!”

“但起码,还有希望。”叶萧反驳道,“而你们,已经失去了资格,诸位好走不送。”

叶萧已经想要逐客了。

“叶城主,若是我们将人给你带回来了呢?”

恰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个仙尊带着一个容貌苍白的少年从另一头赶来。

那两个仙尊脸上满是喜悦之色,显然已经将清邪灯看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们也是运气好。

在得知那个名为崇明的少年就是卫连环转世之后,就悄悄的守住了出口,想来个瓮中捉鳖!

没想到,这个叫崇明的少年还真的偷偷摸摸的准备逃跑,被他们逮了一个正着。他们抓到人后,迫不及待的就将人给带回到是非天里来了,可是半点都没有耽搁。

“叶萧,你好好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你的道侣?”一个仙尊一边喊着,一边将崇明往前推,“人已给你找到,你该兑现承诺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热门: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 我靠美颜稳住天下 凶鸟·忌讳之物 怨灵 海伯利安的陨落 黑暗的另一半 九州斛珠夫人(斛珠夫人原著小说) 乡医艳情录 欢迎来到BOSS队 娱乐圈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