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无责任小剧场) 下一章:第6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紫山君带着陈化雨和崇明两个人逃跑的飞快。他对这附近很是熟悉,自然也能很快的找到一个合适的藏身之处。

只是等他们稍稍安定下来之后,免不了就要担心还在前面为他们拦下敌人的周长庸和师无咎。

紫山君的脸色布满阴云,看起来仿佛随时要爆发一般。

陈化雨看看紫山君,看看崇明,只觉得气氛压抑的很。饶是话唠如他,在此时此刻也深知不能随便说话的道理,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

这对师徒之间的官司,他可不敢插手。

“师父,您放心,那两位师伯一定不会出问题的。”崇明打破了沉默,主动说道。

紫山君还是一言不发。

“咳,你徒弟在和你说话呢。”陈化雨提醒了一句。

紫山君盯了陈化雨一眼,然后伸出手,将陈化雨直接推了出去。

“唉唉唉,你干什么呢?”陈化雨懵了,这好端端的,紫山君这是发的什么疯?

“我有事要和崇明说,你不方便听,你先出去。”紫山君态度很是坚决,看样子似乎压抑了极大的怒气一般。

陈化雨见好友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但紫山君一直都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他突然这么生气,一定是有原因的。

“好,好吧,你可别动手啊,小孩子嘛,要是犯错了还能慢慢教。”陈化雨好心劝了一句,反正他不觉得会是紫山君有错就对了。

关系亲疏,唯有在遇见事情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

将陈化雨推出去,这里只剩下了紫山君和崇明师徒两人。一些不方便说的话,也就可以在这个时候好好说了。

“师父,您想要和我说什么?”崇明似乎有些害怕紫山君这个样子,他本就年纪不大,又生的瘦小苍白,看起来颇为可怜,“您别这样,我有些害怕。”

以前他每每表示害怕的时候,紫山君都会过来哄他,然后给他找各种有趣的小玩意儿逗他开心。

崇明刚步入修行的时候,时不时还会想起自己生前为人所害的场景,经常无法休息。也是紫山君这个二十四孝好师父,给他讲各种笑话,带着他去找一些鸟妖听它们唱曲儿。这么好一番功夫下来,崇明才从过去里走出来。

任何感情,都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就会有成果的。

紫山君给徒弟崇明做的这一切,足够让陈化雨在边上酸不溜秋,就知道紫山君为此付出了多少。

但如今,这一招却是不太管用了。

崇明心里也有些不安。

“你知错了么?”紫山君不是不心疼这个徒儿,但他更加在意自家徒儿一时想岔走错了路。对于神修而言,善恶往往就在一瞬间。也许前一刻你还是人人称颂的好人,下一刻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妖魔。

正神修,邪神修,说到底都是依靠人族香火而生。人分好坏,神修也是如此。甚至,神修比起仙修来说,堕入魔道的几率也要更高。

“徒儿不知错在何处?”崇明一脸疑惑。

“之前是为师一时情急,才没发现不对。”紫山君手掌紧握,看向崇明,“外面那些人,都是因为你才过来的吧。”

“师父,他们都是想要清邪灯的。”崇明脸上满是受伤之色,“如果师父您是在怪我是那个卫连环转世,给您带来这么多麻烦的话,我等会儿就走出去,让他们将我带走就是了。师父放心,我绝对不会拖累你们,让你们受到伤害。”

“够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紫山君发火的次数极少,但偶尔一次发火,却叫人难以忽视。此刻他看向崇明的眼神里,满是不解和怒其不争。

“如果为师责怪你是卫连环转世,之前就不会一直护着你。”紫山君看向崇明的眼神充满了失望,“崇明,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师很失望。”

“弟子不明白师父你在说什么。”崇明还是之前的模样,“师父您肯定误会了什么。”

“是不是误会,你难道不知道?”紫山君原本还想要给崇明留点面子,却不想崇明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身上有功德印记的事情,连我们都是才知道不久,那么外面的那些人又是如何得到的消息?你一定要让为师说到这个地步么?”

“周师伯能够发现我身上不对,自然也有其他人会发现。师父,您太小瞧天下高人了。”崇明笑了笑,“他们是来抓我的,我一旦落到他们手中,生死难料,师父,我何必做这样的事情?您有这种想法,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比如那个周师伯,他是不是觉得我拖累了您,才故意这么和您说?”

“崇明,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实话么?”紫山君很失望,到了这个地步,崇明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在想到底是谁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却没有想过从自身开始找问题,“分辨功德印记,需要黄大仙这样的神修耗费自己的大半实力才做的到。他出手一次,至今还在休养。这天底下又有几个神修有他这样的心胸和本事?外面那些个修士,还有他们背后的仙人,又有什么资格让和黄大仙同等地位的神修大能出手相助?”

若非周长庸和他相识,又救了神庙里的凡人,本身更是鬼修道通,黄大仙也是多加考虑之下才会出手相助。短短时间内,怎么可能又有一个黄大仙帮忙分辨呢?

“崇明,你知道最大的弱点在哪里么?”紫山君苦笑道。

“师父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懂。”

“我和你一样拥有功德印记,但是外面的那些修士,却独独只点了你的名字。我们两人一直没怎么分开过,就算真的有高人发现你我不对,他们要抓的人里,也应该多一个我才是。”

崇明静静的看了紫山君一会儿,笑了。

“师父,我很感激您,所以我才没有将你的身份泄露出来,我知道您只想过平静安稳的生活,找上几个好友,一起寻仙问道,逍遥一生。没想到,我生平仅有一次的善心,放在您的身上,反而让您怀疑了我。”崇明只觉得世事无常,但却不后悔,“但师父,我并没有后悔,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不会牵连到你。”

“崇明,你肯承认,是你放出的消息了?”

“不如师父您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好了。”崇明倒是没有着急和盘托出,“我很好奇,师父您之前还很信任我,为什么现在偏偏来怀疑我?”

紫山君闭口不言,但崇明猜也能猜得到,应该是那个周长庸吧。

除了他,谁会和师父说这些呢?

时间回到周长庸和师无咎说要分开休息的时候。

紫山君一边担忧崇明的身份会被发现,另一边却又开心自己和徒弟还能多相处一段时间,也好将自己的本事全部都交给崇明。

比如那个山神印,自己就可以好好教一教他如何使用。

接着,紫山君的耳边就出现了一个声音。

是传音入密。

“紫山君,是我周长庸。你现在不要有任何反应,也不要被你的徒弟发现,你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好好的听我说。”

周长庸既然选择用这样隐秘的方式和他聊天,恐怕是为了崇明的事情。紫山君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周长庸他们本就是为了寻找崇明而来,如今却愿意在凡间多停留,恐怕还是考虑他的因素的。

紫山君很清楚,周长庸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因此,他对周长庸的话,还是照做了。

“你的徒弟崇明,有一点问题。”周长庸说完,又赶紧补充道,“当然,目前我没有证据,只是他不管是出现的时机还有他的身份都太过凑巧了。”

紫山君刚想说话,但考虑到之前周长庸的叮嘱,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你之前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徒弟,我算了算,你找到他的时间,应当和叶萧决定邀请九天十界的人帮忙一起找卫连环转世的时间差不多。”周长庸叹了口气,“上百年都找不到的徒弟,在这个时间点找到了,实在是奇怪。”

紫山君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要说,这只是巧合!

“你一定想要说,这只是巧合。”周长庸哪里会不清楚紫山君的想法,“但他身上的功德印记,出现的也很巧合。紫山君,你真的觉得,一个已经死了一千五百年的人,转世投胎之后还能记得有人要来找自己么?”

紫山君闻言一僵。

周长庸说的自然有点道理,但他同样也有功德印记,这要怎么说?

“不过,这一切还只是怀疑。”周长庸继续道,“方才,我和无咎两个人都说,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带你徒弟上是非天,我们就不如先等等看。如果接下来风平浪静,我们等个几年再说。若是出现变故的话,紫山君,你要做好防范的准备。“

周长庸和师无咎怕的,就是紫山君对自己这个徒弟太过信任,反而容易被欺骗和利用。于情于理,周长庸都不希望紫山君要经历这么一个劫难。

他对崇明的好,他们都看在眼里。

紫山君只能若无其事的点点头,先将心里的疑惑全部都压了下来。

但同时,紫山君也在祈祷,希望接下来什么事情都不要发生。

可惜,没过多久,外面那些修士就全部都来了,而且点名要找崇明。

“因为周道友他们借口现在不能带你上是非天,因为他对你还有所怀疑,为了逼迫周道友,同时也为了你自己,所以你将消息泄露了出去。”紫山君看向崇明,“你希望上是非天,或者说,你更想要借周长庸的手,上是非天,对么?”

啪啪啪啪。

崇明给自家师父鼓起了掌,脸上带着欣赏的笑容。

以往看崇明笑,紫山君都会觉得温暖。

因为这个弟子哪怕遭遇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他依旧可以笑的出来,并且很努力的在修行。有这么一个乖巧又惹人疼的徒弟,紫山君自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可如今,同样的一张脸,同样的一个笑容,但紫山君再度看见却只觉得冰冷。

原来看人的眼光不一样,看什么都会不一样。

“周长庸是大气运者,这一点师父您也知道。”崇明认真的回答道,“可以和他一起上是非天,那自然比和其他人一起上是非天要来的安全顺利的多。有时候,借助大气运者的气运,可以完成许多平时里完成不了的事情。”

“崇明,是非天是魔修聚集之地,你去哪里要做什么?”紫山君还是忍不住看向他,“你留在人间,我自然会将山神之位传给你。神修道统东山再起,你如此天资,以后的成就绝对不会低。”

“师父,您可真是天真。”崇明微微挑眉,无端的带出一份邪气来,“难道这个时候,您不应该问我,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为什么想要上是非天么?”

紫山君一时语塞。

他当然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更多的,还是对徒弟的痛惜之情压过了这些疑惑。

“很多事情,我并不能告诉你。”崇明继续说道,“但师父,您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我想要去是非天,自然有我的理由。而且,这对我们彼此都是好事不是么?”

“你若真是卫连环转世,你根本不需要做这些。但你若不是,你以为你逃得过叶萧的眼睛么?周道友说了,叶萧天生一双窥真之眼,他能够分辨出真假!”

“那可不一定。”崇明笑着伸出手,指了指天空,“师父,你以为叶萧为何会沦入魔道,卫连环到底又为何而死呢?这对道侣,一个拥有窥真之眼,一个拥有累世功德,他们不管转世多少次,只要他们还拥有这些东西,就注定他们要被无穷无尽的麻烦给缠上。周长庸和师无咎身上的秘密怕是也不少,他们以后的下场未必会比叶萧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而在如今风气崩坏的九天十界里,拥有足够的天赋,却没有相应的的地位和实力,就等于是在自杀。

这是一场筹谋了多年的计划,周长庸和师无咎不过是乱入这场棋局的棋子。

身在其中,想要破局,简直异想天开!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哦,准确的说是师无咎一个人就挡住了这些修士的攻击。

“你们还是走吧,本座不想动手。”师无咎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你们距离飞升也不算远,死在这里,实在有些可惜了对不对?北疆的那些修士,可比你们聪明多了,他们就没有插手这件事。”

其实不用师无咎说,就已经有不少修士打算撤退了。

吩咐他们过来的仙人们一个都没有出现,只有他们留在这里对付这个压根看不出深浅的对手。他们都能感觉到师无咎的强大,他们这么多人,也不能撼动对方分毫。

也是,这可是让那几位仙人都忌惮的对手,他们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乖乖撤退,本座不和你们计较。”师无咎随手一挥,直接将远处的某座山拍平,“若是时间过了,就如此山!”

立刻就有不少修士对着师无咎微微拱手,直接撤退了。

当初在荔居,是不少修士自觉有仙人撑腰,这才敢和师无咎动手。如今喊他们出手的人消失不见,这些修士要说心里没打鼓也是不可能的。

师无咎来这么一手,自然叫人心生退意。

不多时,这些修士就撤的干干净净了。

他们犯不着继续和这么一个强敌对战啊。

“我们应该也可以差不多回去了。”周长庸算算时辰,觉得差不多了,“紫山君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能够分辨出崇明的好坏了。”

“你怎么知道崇明一定会将消息泄露出去?”之前周长庸和师无咎说起来的时候,师无咎还有些半信半疑,没想到崇明还真的这么做了?

“以前叶萧城主就说过,他和卫连环是因为被人追杀,才会导致卫连环陨落,而他则是堕入魔道。但是等到他成为阿清城城主,拿到清邪灯之后,追杀似乎就停止了。”周长庸知道以师无咎的个性,肯定不会将叶萧以前偶尔提过的话放在心上的,“既然追杀他们的人是冲着窥真之眼来,没道理等到叶萧成为城主就放弃了。恐怕他们只是在暗中蛰伏,然后静静等待时机罢了。”

而崇明,从头到尾出现的时机都太过巧合了。

紫山君且不提,紫山君是周长庸在飞升之前就遇上的,当时周长庸和叶萧压根就没有关系,因此被设套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崇明的出现,却有些蹊跷。

一个紫山君拥有先天功德印记已经很巧合了,还多了一个崇明,要是周长庸还不怀疑,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但同样的,正因为崇明的出现,反而让周长庸更加确定,紫山君才是他们要找的人。

不然崇明好端端的,为何要到紫山君身边来呢?

“崇明想要去是非天,想要借着卫连环转世的身份前去接近叶萧,必定不怀好意。有可能是冲着清邪灯去,也有可能是冲着窥真之眼去,又或者两者都是。但我们两人找了借口拖延了时间,崇明肯定会知道是因为我们在怀疑他。这个时候,若是有其他人前来抢夺他,那么只要我们脑子不那么清醒,就一定会去保护崇明。”

等到他们保护的足够久,他们就会越发相信崇明才是他们要找的人,自然也会提高效率,提前将崇明带到是非天去。

周长庸和师无咎的本体就在阿清城城主府内,带着崇明前去,恐怕立刻就能见到叶萧。

“那万一崇明继续蛰伏呢?”师无咎不免有些好奇,“到时候没有按照你的想法来,你要如何分辨?”

“还是紫山君吧。”周长庸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分辨,以我们和紫山君的交情,第一选择肯定还是紫山君,而不是崇明。前往是非天的确有风险,而且以紫山君对崇明的爱护,恐怕也会要求是自己前去。崇明怕的是,紫山君一旦和叶萧见面,就会被叶萧认出来,到时候他才是一点招都没有。这个风险太大了,他承受不来。”

所以,说到底,崇明其实就只有一条路可选。

要么借着周长庸的手上是非天,要么退而求其次借着其他人的手去是非天。

因此,崇明首先就要让自己的身份先暴露出去才行。

“你们人族,浑身上下都是心眼。”师无咎摸摸手臂,有些鄙视。

“师前辈,我这么努力可都是为了你。”周长庸直接回道,“如果不是为了帮您拿清邪灯,我何苦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和您一起来到凡间?”

“本座帮了你那么多次,你帮我一次很公平。”师无咎正色道,“真算起来,你还欠我不少次呢,不知道要还多久。”

“好,我一定慢慢还。”周长庸不由失笑,“我能活多久,就还多久。”

“你要是这辈子还不清,我也学着叶萧一样,等你转世投胎了,还要继续找你给我还债。反正本座是妖族,寿命是你想象不到的长。”师无咎颇有些得意自豪,“你放心,本座绝对不会和叶萧一般无用,你这小骗子转世了,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

周长庸看着师无咎笑的意味深长。

要是真的被师无咎纠缠到下一世,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好。

是非天,阿清城。

叶萧看着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不知何故想起了昔日追杀他和连环的人。

说到底,这些人都是一样的,不过是眼红他人宝物想要出手抢夺却还要给自己套上一个大义名号的。

着实叫人作呕。

叶萧直接握住了剑柄。

剑出——

拔剑的刹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宝剑如群星一般分布在天空之中,全部都在闪烁着剑光。

这些宝剑的分布,也均按照周天星辰的运转规律,奥妙无穷。

前来讨伐的仙尊和魔尊们,瞬间就意识到了此剑阵的非同凡响,神色也凝重了不少。

叶萧这厮早有准备。

诸星剑阵!

这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准备好的,而是叶萧早早的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才在这阿清城周围提前布置。

他手中的那把随身宝剑,是这剑阵的阵眼。宝剑在手,剑阵随心而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叶萧冷眼旁观,衣角无风自动。

“越我一步者,杀!”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7章 (无责任小剧场)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摩天大楼 虫图腾5:机密虫重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 末日刁民 天才医生 全职修神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 半脑 我们掩埋的人生 降维碾压[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