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上一章:第65章 下一章:第67章 (无责任小剧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陈化雨之前还在想着紫山君以前说胡话的事情,等到夜晚休息的时候,他就久违的做了个梦,梦见了百年前的事。

那个时候,陈化雨虽然在炼丹上已经小有名气,但也只是中上而已。陈化雨的师父常说,他是还没有开窍,等开窍了就好了。但陈化雨对此却不以为然,炼丹就炼丹,和开窍又有什么关系?

为了逃避师父无休止的念叨,陈化雨直接在宗门接了个任务,准备出去换换心情。

陈化雨接的任务,是关于一个小镇祭祀活人的事,疑似是魔修或者是邪神修所为,因为小镇并不大,也没有什么修士因此而丧命,因此这个任务的等级仅仅只是金丹后期。而陈化雨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挑了这么个任务,自然是手到擒来。

结果去了小镇的第二天,陈化雨就被自己给打脸了。

这哪里是元婴期能够处理的任务啊,少说也得化神期好不好?

这小镇祭祀的邪神修,已经到了可以同时操控小镇所有信徒的地步了,这换成仙修等级,少说也是化神期往上。他一个小小的元婴期,还是个炼丹师,拿什么和人家硬碰硬啊?

就在陈化雨快要命陨之时,紫山君从天而降,和那邪神修大战一场,虽然也没赢,但好歹带着陈化雨两个人一起逃了出去。

顺带一提,百年前的紫山君,还不是这种稳重端方的中年男子形象,而是一个脸嫩的宛如十五六岁少年的家伙,而且还天生一双桃花眼,穿着一身格外贵气的紫色法衣,头上还带着金冠,看着更像是凡间的纨绔公子哥儿,卖相上很是不靠谱。

陈化雨虽然深知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但是在紫山君刚出来的时候,还是不免动摇了一下。等到紫山君拉着他逃跑,陈化雨才放下心来。

这人看着不太靠谱,但实际上还是靠谱的。

陈化雨如此在心里说道。

“在下陈化雨,多谢这位道友相救,不知道友尊姓大名?”陈化雨喜欢交朋友,现在更是很想和自己的救命恩人交朋友。

“我叫紫山君,乃是这附近的山神。这邪神修抢我信徒,断我香火,着实可恶,我救你不过是顺手而为,不必在意。”紫山君矜持的挥挥手,看着很有一派风度。

“原来是小山神。”陈化雨笑道,“阁下小小年纪,已经修得山神之位,可见本事非凡。”

“我年纪比你大多了,不用在山神面前加个小字。”紫山君摸摸自己的脸,一脸郁闷。这张长得就不靠谱还显小的脸,绝对是阻碍他往神修大能进化的重要拦路石。

凡人都说了,“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他不但要将自己变得老一点,还得慢慢留胡子才行。

“好的,山神道友。”陈化雨点点头,“在下是一名炼丹师,方才你和那邪修对战,怕是伤了元气,不如试试我的丹药,补充补充。”

“我不需要,我……”紫山君还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非凡之处,但整个身体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倒了下来。

陈化雨眼疾手快的将人给接住,手上沾了一手的粘腻。

这个紫山君的后背上几乎全部都是血,而且血还有隐隐变黑的趋势,不用想,一定是那邪神修下了黑手才会如此。

陈化雨看着开始昏迷不醒的紫山君,简直想要仰天长啸。

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不急着治疗反而还忙着装逼,这到底是个多不靠谱的家伙啊!

陈化雨不得不托着紫山君藏在了一处深山的山洞当中,然后给紫山君喂了一颗师父给他的灵丹,等着紫山君醒过来。

毕竟人家救了自己,恩情还是要报的。

大概是师父给的灵丹真的很有用,紫山君身上的血慢慢止住了,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不过当天夜晚,紫山君还发烧了。

陈化雨发现紫山君发烧的时候,差点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这山神之位不会是这家伙自封的吧,怎么还学凡人发烧了?

陈化雨从八岁以后,就没有发烧过了!

“不过这灵丹肯定有用,大概是现在正在发挥药效祛除余毒吧。”陈化雨自言自语的安慰道。

紫山君烧起来,和凡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大约到了半夜的时候,陈化雨听见紫山君在说胡话。

“快走。”

“你先跑,你对付不了他的。”

“保护好你的眼睛!”

看来虽然这家伙不靠谱,但在梦里,还是在和邪神修在努力对战啊。

陈化雨叹了口气,也就是他们倒霉,遇见这么一个对手,不然他们那里会被伤的这么重?不过话又说回来,那邪神修难道还有什么重伤眼睛的法术么,怎么还要保护眼睛啊?

“叶萧……”

“夜宵?”陈化雨郁闷的戳了戳紫山君的脸,“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要吃夜宵?”

次日,等到紫山君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陈化雨摆了一堆的食物放在他面前。

“你特么喊了一晚上的,我都给你弄来了,赶紧吃。”陈化雨强忍着怒气,告诉自己这是救命恩人,他必须要好好对待,“你真的是山神不是食神?”

紫山君一头雾水,但重伤过后,还是饿了,将这些东西全部都吃光了。

“等等,难不成当初紫山君喊得是叶萧,而不是想要吃夜宵?”陈化雨清醒过来,想起梦的内容,当即愣住了。

但这毕竟只是梦,其实陈化雨自己也不记得当初的紫山君喊得到底是什么了,也许真的只是因为紫山君饿了呢?

看紫山君的样子,也不像是记得的。

陈化雨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继续观察观察。紫山君是他认识多年的好友,若是他真的是那个卫连环转世,就他现在这个脾气,怕是对那个叶萧毫无好感。到时候,万一惹怒了对方,人家因爱生恨将他给杀了怎么办?

陈化雨又不是没见过,修真界的情杀可是多的吓人。

这一夜,大概只有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是休息的好的。

“周道友,我和师父已经说好了,我先和你们一起去吧。”崇明有些不舍的看着紫山君,但还是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回答,“如果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再回来找师父吧。”

紫山君眼眶有些红,明显是舍不得自己的徒弟的。

“这个不急。”周长庸站在师无咎的肩膀上,慢慢回答道,“实不相瞒,目前我和师前辈还没有发现怎么安全将人带到是非天的办法。趁着现在还有些时间,不如再找找看。我当时探查的时候只看了东方,其他三个方向我都没有去查,也许其他地方也还存在拥有先天功德印记的人。”

“太好了,那我就能和师父多相处一段时间了,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学呢。”崇明似乎并不失望,反而很开心的样子。

“是啊,我也觉得慢一点好。”陈化雨因为心中的怀疑,此刻也是站在了周长庸这边,“现在不少人都被师道友给打退了,我们现在应该很安全。等黄道友稍稍恢复一些,我们应该就能去探查其他几个方向的人了。”

如今还留在人间的,估计也只有十之一二了,几乎都是那些找修真界门派帮忙的仙人们,并没有和之前的人同流合污。

只要不对凡人出手,他们再稍微避开点,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崇明,你放心,我一定尽可能的多教你。”紫山君听见周长庸的话,也很快恢复了以往的稳重模样,“多一分本事,就是多一分自保的力量。”

同一时间,修真界。

“奇怪,怎么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人?”

“不但仙尊们消失了,好些个魔尊也消失了,妖族中人也是半点消息都没有。”

“古怪,实在古怪。”

几个仙尊们凑到一起,外面有数以千记的修士在外把守,防守之严密称得上是铜墙铁壁了。

这几个仙尊到了这修真界的门派,只需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东西,就能收获这些名门大派的礼遇。这些个渡劫期大乘期还有那些渡劫失败后兵解的散仙们,几乎都将他们看成了飞升的希望。而他们作为仙尊,就算如今到了修真界实力被限制,但眼界和经验半点都不缺。指出他们修行的薄弱之处,再稍加提点,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这么一来,多得是修士愿意帮他们找人。

如今除去北疆一些修士之外,东疆西疆南疆的修士们,几乎都抢着到他们这些仙人面前献殷勤。

不过这几个仙尊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并不会传授太多不属于修真界的东西,免得到时候回去被人皇算账。

结果,最近修真界的修士们就给他们传来了消息,原本他们远远盯着的那些仙尊魔尊,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而且还是同一时间消失不见的,这不,赶紧就报了上来。

“莫非,是人皇出手了?”一个仙尊提出了最有可能的设想来。

他们这些人说难听的,就是偷渡过来的,压根就没有经过人皇的同意。但话又说回来,他们人这么多,想也知道人皇席朱是不可能答应让他们全部都下界来的。

“很有可能。”另一个人肯定道,“在仙界,人皇要对付我们没有这么容易。但如今是在下界,人皇的那些弟子们有了人皇手令,就可以短暂维持全盛时期的修为,要对付我们是轻而易举。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人同一时间就消失了的事情。”

“那他们怎么不来找我们呢?”另一个人提出新的问题。

“就算人皇弟子是全盛修为,一口气要对付这么多人,肯定也会受伤的。”一人回答道,“我们应该是恰好躲过了一劫。但接下来,恐怕要更加小心才是。”

“说的有理。”

“对了,那个寻找功德印记所有者的事情,你们那边进展如何?”说到底,他们来到下界,还是为了找人。

“我们这边已经排除了不少神修。”说到这件事,就让人头疼了,“一般来说,先天拥有功德印记的人,肯定气运过人,而且往往能够逢凶化吉,但是近年来的神修数量大增,一时半会儿想要缩小范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再有个七八十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修真界有这么多人,要找一个人还是不难。

但前提是,他们得能在人皇的眼皮子底下逃过这七八十年才行。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没有什么底气。

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几乎是最后的希望了。

“报——”

恰在他们惆怅之时,又有了新的消息递了上来。

“疑有先天功德者出世,为神修紫山君座下弟子崇明。”

是非天阿清城。

“抱歉,诸位,城主说了,一律不见客。”城主府守卫尽职尽责,还是将这些浩浩荡荡准备杀过来的仙尊魔尊们挡在外面。

“我们有急事,他必须出来见我们。”

“你再去通报一二,我们有要事而来。”

守卫们看见他们来了这么多人,且实力各个不凡,也有些招架不住,只能答应他们,再进去通报一次。

“城主,外面来了很多人,几乎都是您之前邀请过的客人,他们现在都嚷嚷着有要事和您商议,要见您一面。”

叶萧睁开眼睛,笑了一声。

“不过是一些失败者,乌合之众罢了。”当初在决定邀请这些人的时候,叶萧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个场景,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才过去多久,这些人就全部都来了。

看来周长庸和师无咎在凡间干的是真不错,这么快就已经将大半对手给淘汰了。

“告诉他们,我马上就出来。”

“是。”

守卫等到城主的答复,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等到守卫将叶萧的话转述给外面的那些人听的时候,这些人也安静了些,不再和之前一般吵闹了。

叶萧打开了自己房间里的所有防御阵法,握着自己的随身宝剑,这才大步朝着城外走了过去。

他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等着的那些人。

之前加上妖族中人,他一共也就请了七十个,如今除去妖族的那十八个,门外差不多有四十来人。

噗。

叶萧不由的笑了出来。

“叶城主何故看见我们就发笑?”一个仙尊好歹还寒暄了一句问道。

“我只是在想,我之前邀请的的的确确都是仙尊魔尊级别的人没错,怎么你们做起事来,和那些无能的仙人是一样的呢?”叶萧毫不客气的讽刺道。

这九天十界的仙尊魔尊,加起来应当也就一两百个,对比起庞大的疆域来说,这些人其实一点都不多。而他能够邀请来这么多人,也是托了清邪灯的福。

或许是这些人高高在上惯了,又或许是他们无法接受自己输给了一个无名之辈,他们如今的模样,就好像那斗败了的公鸡,明明已经输的一败涂地,却还高高的昂着头,徒惹人发笑而已。

“叶城主此话有些过了。”

“如果我的话有些过了,那么你们还来此做什么?”叶萧明知故问,“总不能是来找我谈心的吧。”

叶萧此人,说话实在是不好听。

这些个仙尊魔尊本来就在师无咎手里莫名其妙的吃了个大亏,正是心情暴躁的时候。叶萧明明看出来了,不说先安抚一番,反而直接挑衅,更是让这些人气的青筋暴起。

“城主可知我等为何回来的这么快?”一个魔尊看向叶萧问道。

“唔,这个问题你们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叶萧没好气的回答道,“不过,我猜要么就是你们学艺不精,在人间逗留不了多久,要么就是在人间的化身被人给打散了,不得不回来。不管是哪一种,反正都不是一个好答案,我干脆就不说了吧。”

可你现在不就说出来了?

“我们这些人,都是被一个妖族给偷袭,才会如此。”

“哦,被一个妖族偷袭啊。”叶萧拉长了语调,眼神诧异的看着他们,“你们这么多人,被一个人给偷袭了?”

真的太光荣了,要不给他们鼓个掌?

“妖族奸诈,我等是大意之下才会如此。而且那妖族身上有上古秘宝,能够在人间维持全盛时期的战力,而我们在人间的化身只有普通散仙修为,自然打不过。”叶萧看过来的眼光实在是叫人生气,一个仙人不得不多解释两句,“没认错的话,那妖族应当就是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度亡经》传承者身边的那个。他们已经在荔居里得到了神藏圣人的一丝馈赠,如今目标又放在了我们身上。不难推测,他们的目标应当还是清邪灯!”

那个神秘又强大的妖族,应当就是想要继续夺取神藏圣人留下来的东西。

而被叶萧邀请过来的那些个妖族,其中必定有内鬼,是和凡间那个妖族同流合污的。如此里应外合,才有可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你们想要说什么?”叶萧听了他们这么长一大串,有些累了。

“还请叶萧城主将清邪灯交出,由我等来守护,避免他们落入妖族之手!”

终于,他们揭开了伪善的面具,说出了心理话。

叶萧看着他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师无咎和周长庸发现这神庙附近,突然就多了很多个修真界的修士。

这些修士迅速将周围清空,倒是没有多加为难凡人,而是给了他们银两让他们提前搬走,从而将这神庙四面八方都围的水泄不通。

至于那几个漏网之鱼的仙尊,则是一直没有怎么出现。

很明显,对方是想要让这些修真界的修士们打头阵,他们在背后操控。能够自己不出面,还是不出面的好。

“唔,师前辈,我怎么说的来着?”周长庸坐在师无咎的肩膀上,手中抓过师无咎的一缕头发在把玩,口气里带着些许得意。

自从习惯了这幅小巧玲珑的身体之后,周长庸发现自己的行为也稍稍变得有些幼稚。

大概是因为用这样的身体看见的世界,和自己以前看见的是不一样的吧。

而且距离师无咎越近,就越能察觉到师无咎体内的那磅礴生机,哪怕是一具化身,也同样如此。

周长庸觉得浑身轻松,自然心情也会变得更好。

师无咎听见周长庸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忍住了想要将周长庸提下来捏一捏的冲动,回道,“不愧是常常骗人的小骗子。别人的骗术落在你的眼里,用你们人族的话来说,大概就是班门弄斧吧。”

“不错不错,师前辈原来还会用成语。”

“本座会的可多。”师无咎给自己正名。

“那么,还请师前辈配合一下了。”

“放心。”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紧要关头,他怎么可能不配合周长庸的计划?这关系到的可是他的清邪灯,是他重回准圣的希望,如何能够轻易放弃?

“交出那个叫崇明的小子,我们就放你们离开!”

外面已经有修士在外面呼喊,都是冲着崇明来的。

看样子,估计是崇明的身份走漏了消息。

相比起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紫山君和陈化雨等人的反应就要慌张的多。

这外面的修士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颇有声名的大能,他们齐聚于此,就算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实力强大,也未必能够方方面面都顾全到。

而且,黄大仙如今还因为损耗过度在休养,恐怕是禁不起斗法摧残的。

“紫山君,你带着崇明和陈化雨先行离开。”周长庸的声音直接传到了紫山君的耳朵里,“我和师前辈会给你们开路,同时也会保护好黄道友。你们离开之后,就去寻仙镇找一个叫风细细的女孩子,她师父归九,足以将你们三人护的严严实实。”

“那你们怎么办?外面有这么多的人……”紫山君很是担心。

“我和师前辈要逃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我们不能全部都跑,免得被他们发现不对,他们都是冲着崇明来的。”周长庸认真说道,“你要保护好你的徒弟,他若是被其他人带走,恐怕真的非死即伤了。”

紫山君不由的抱住崇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就多谢两位道友了。”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吧。”陈化雨也在边上催促,“以他们两人的本事,在这里护住黄道友不难,但若是加上我们三个,恐怕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

“师父,要不,还是我出去和他们谈谈吧。”崇明忍不住说道,“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你去了,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紫山君脸色一白,决定还是先行离开,“我们走。”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5章 下一章:第67章 (无责任小剧场)
热门: 小少爷又甜又会玩 农家仙田 非人类宠爱法则 北京教父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 我在酒吧穿女装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组织部长3 国家发的女朋友 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