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然,有可能紫山君和崇明两个人之中,有一个是他要找的人,也有可能是他们两个都不是自己要找的。

但周长庸想起自己之前抛出去的那根树枝,又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老天爷若是想要和他开玩笑的话,那么自己要找的人,就在紫山君和崇明之中。

若是将目标放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就会发现这对师徒和叶萧的道侣卫连环其实有很多共同之处。

比如,他们都没有超过一千五百岁,而且他们都是山神传承,并且身上都有功德印记。

紫山君的气运自不必说,他能够从一个小小的普通山丘变成如今的山神,可见他气运非凡。而崇明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修行到这个地步,资质也同样过人。

到底他们谁才是卫连环的转世呢?

周长庸迈着沉重的步子,慢慢的走了出来。

“黄道友正在休息,你们不用打扰。”周长庸轻声说道。

只是他如今这个化身,实在不如本体好用,也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在看着紫山君和崇明两个人的时候,神情没能及时控制,连陈化雨都发现了端倪。

“周道友,你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紫山君和小崇明啊?”

紫山君和崇明两个人也是被看的有些一头雾水,不明白这周道友这是怎么了?

“哎,既然如此,我也不妨和你们实话实说。”周长庸原本还想自己探查一下,但既然被他们看出来了,干脆就直接说出来,让这对师徒也好好烦恼烦恼,说不定他们自己就能察觉出什么来呢?

“黄道友刚才因为用了秘法,帮我寻找那天生拥有功德印记的人,所以才会损耗过度。”周长庸意味深长的看了紫山君和崇明一眼,“托黄道友的福,我已经找到了两个拥有先天功德印记的人。”

“是么?恭喜。”紫山君刚说完,就发觉周长庸的视线还是落在自己和徒弟身上。

嗯?两个?

紫山君眨眨眼,有些不敢置信,声音也不由拔高起来,“你说的那两个人不会是我和崇明吧?”

周长庸脸色沉重的点点头,“正是如此。”

陈化雨也是一脸惊悚,“不会吧。”

“什么不会吧?你们说什么呢?”师无咎将外面那些人给解决完,正是心情舒畅的时候。刚回来就听见陈化雨的说话,不由多问了一句。

“师道友,你回来的正好!刚才周道友说……说他找到了两个拥有功德印记的人。但看周道友的意思,他说的好像就是紫山君和崇明。”陈化雨连忙说道,又看向周长庸,“周道友,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你可别开这种玩笑,紫山君和崇明两个人怎么可能拥有先天功德印记呢?这也太凑巧了,肯定有古怪!”

“本座倒是觉得,不奇怪啊。”师无咎显然也想起了之前周长庸抛下的那根树枝。显然,那个时候,树枝指的意思并非是东方,而是紫山君和崇明吧。

“师道友,你别跟着一起开玩笑啊。”陈化雨有些着急,“不管他们谁是你们要找的人转世,就他们这点修为,去了上界哪里还有命在啊?”

周长庸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他们两个人身上的的确确有先天功德印记。紫山君的功德印记被他背上的胎记覆盖了,崇明的功德印记则是和脚上的后来修炼的功德印记重合,所以才没被发现。”

紫山君和崇明两人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背和脚,心里五味杂陈。

周长庸都说的如此清楚,恐怕他们两人真的有可能是那个什么卫连环转世。

“你们快说话,也许你们前世是其他那些拥有功德的善人呢?”陈化雨着急的不行。

“其实往好了想,起码发现我们不对的人是周道友。”紫山君无奈的笑了笑,“我倒是希望这个人是我就好了,这么一来,我说不定还能去上界看看,到时候和那个什么叶萧说清楚便是。”

紫山君显然是一切往好了想的。

是他,总比是崇明好。

紫山君心里,还是很爱护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收到的徒弟的。

崇明生而早慧,以前也说过一些有人在等他之类的话,其实紫山君心里也有所怀疑。但崇明步入修行才几年时间不到,又这么小,如何能去面对一个前世的道侣呢?

起码自己已经见识过不少事情,勉强知道该如何自保。

再者,就自己现在的模样,恐怕也不容易入眼。

“师父。”崇明突然张口,打断了紫山君的思绪,“要不,我跟着周师叔去上界看一看吧。如果是我,我就认了,到时候还能帮周师叔拿到清邪灯,如果不是我,我去上面看看就回来。”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紫山君脸色一变,“小孩子家家的,现在可不是你逞能的时候。”

“师父,我其实一直觉得,有人是在找我的。”崇明摸摸自己的脸,“如今借着周师叔的光,倒是可以一解我心中疑惑。”

“怎么说?”周长庸追问道,“可否详细说说?”

崇明也摆正了神情,认真说道,“我从出生开始,就常常做梦,梦见自己和一个看不清楚模样的人一起四处游历,我也能知道他一直在找我。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我以前问过师父,师父说可能是我转世投胎的时候没能洗净记忆,等我年纪稍大,这些记忆就会自然而然的消失了。而在我步入修行之后,这种梦我做的越来越少了。”

“难道真是崇明?”陈化雨有些瞠目结舌,“怪不得你资质过人,你前世可是大能啊,还能有功德印记转世,这是天生大福运啊!”

崇明已经这么说了,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吧。

虽然内心里有些对不起崇明,但陈化雨着实是松了一口气。崇明毕竟和他认识的时间不长,在陈化雨心里,还是不如紫山君来的更重要。

他对崇明的喜爱,更多的还是因为对紫山君这个好友爱屋及乌而已。

“原来如此。”周长庸也没有怎么表态,反而笑着安抚了紫山君和崇明两句,“此事还没有定论,你们先不用着急。而且叶萧城主是个不错的人,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

“那……那我跟着一起去吧。”紫山君咬咬牙,将手放在崇明头上,“就崇明一个人,我有些担心。”

“不急。”周长庸笑眯眯道,“也许你们两个人都不是呢。”

“是了是了,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啊。”陈化雨见状,赶紧说道,“我们今天也累了,不如就先好好休息,明日再商量吧。”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也赞同了陈化雨的意见。

紫山君和崇明都有些失望,心里压着这么大一件事,如何能休息好?

但,现在继续追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周长庸明摆着是还想继续看看。

哎,看来自己还得好好劝劝周道友才行。他是绝对不会答应让崇明一个人去什么是非天的!

这个叶萧在紫山君看来纯粹是有病,人死都死了,还找什么道侣转世?既然前世缘分已尽,今生何必纠缠?

这种死了以后还要继续纠缠的,说的好听叫神情,说的不好听就是偏执!难不成上辈子和你是道侣,下辈子就不能换个人呢?

修士的道统都能换,凭什么道侣不能换了?

就因为这个叶萧要找什么道侣,才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他如何能放心让崇明一个人上去?

“放心,师父一定护着你。”紫山君狠狠的揉了揉崇明柔软的头发说道。

崇明哭笑不得,“师父,我不是小孩子了。”

紫山君却不是容易放弃的人。

论智谋,自己肯定不是周长庸的对手。

不过这里是神修的道场,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优势的。

好歹自己要先把握一下周长庸的想法才行。

想到这里,紫山君心中就仿佛生出了无限的勇气。

说干就干!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就没有这么多顾虑了。

他们身上不知道背负了多少秘密,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能阻碍他们正常休息。

“师前辈将那些人全部解决了?”周长庸明知故问,“看前辈您的心情似乎挺好的。”

“好说,那些人的化身都已经被我给粉碎了,估计没有个千年是不能下来凡间的。”师无咎想起那些人被自己打散的时候那不可置信的神情,就觉得哪哪都舒爽。

说罢,师无咎又看向周长庸,脸色古怪的问道,“你呢,你是个什么想法?紫山君和崇明,你觉得哪一个才是?”

外面可还有人在听着呢。

师无咎对这些窥探可谓十分敏感,他刚刚想要抬手布置一个阵法,结果反而被周长庸使了个眼色,明显这话就是说给外面的人听的。

这外面除了紫山君或陈化雨还能是谁?

于是,师无咎也很默契的直接问了。

“都有可能。”周长庸笑道,“也许,两个人都不是。”

“那个小孩不是说一直梦见有人在找他么?”师无咎好奇道,“怎么看,都是他的可能性更大吧。”

“卫连环已经陨落了一千五百年,崇明如今才几岁?可见,在他成为崇明之前,起码还经历了一次甚至是多次的转世。什么样的记忆,可以反复转世还能记得?”周长庸并没有因为崇明的话而早早的下判断,“此外,崇明早早为人所害,如今虽步入神道,但和叶萧口中的卫连环,似乎还是差了一些。但紫山君却是直接接受了山神传承,气运非同凡响。从这一点上看,还是紫山君气运更过人,更符合拥有功德印记所有者的模样。”

“你说的倒是也有些道理。”师无咎没想到周长庸还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那之前紫山君提议,师徒两人一起上去倒也是个办法,你怎么没答应?”

“师前辈,我们从上面下来尚且不易,何况是再带一个人上去?带一个尚且麻烦,何况是两个?”周长庸严肃的看着师无咎道,“万一中间出了纰漏,导致他们前往是非天的时候丢了性命,又该如何是好?”

……有本座在,倒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只要周长庸愿意去逍遥天,现在师无咎就能带着他走。

不过小骗子都这么说了,肯定是说给外面的人听得,师无咎倒也不会想要去拆他的台,“你说的有理。凡间和修真界多为灵气和浊气,可是非天内却是魔气居多。紫山君和崇明都还没有飞升,就贸然前去,恐怕魔气入体,就无药可救了。”

师无咎说起谎话来,也是像模像样的。

周长庸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过了一会儿,外面偷听的人离开了,周长庸才痛快的笑了出来。

“师前辈,看来您也不是不会说谎啊。”

“本座可不算说谎。”师无咎才不愿意承认,“我只是配合你说下去而已。再者,普通人前往是非天的确是会魔气入体。本座说的,可都是实话。”

只是隐瞒了一部分的实话,有时候比谎话听起来还要真。

是非天内。

一个又一个的魔尊和仙尊们回到了本体。

“该死的妖族!”

“你怎么也回来了?”

“……难不成一个都没剩下来?”

“可恶!”

……

这些被师无咎直接打回来的仙尊和魔尊们,忍着怒气前去询问了其它人,看看到底有谁从那个妖族口中套出了消息。结果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那个妖族压根就没有什么消息,只是寻个借口,借机分化他们,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而已。

实在是欺人太甚!

“身外化身之法千年内也就只能用一次,再想前往下界,就只能去找人皇要手令了。”这些人如何能怎么轻易就认输?

“我们之前用身外化身之法前往人间,可是半点都没和人皇打招呼。如今,我们若是再去求见人皇,恐怕我们被轰出来都是轻的。”

“不错,我还想着到时候人皇若是前来问罪,到时候直接赔礼道歉呢。”

“可恶,那个妖族故意将我等人族打回,肯定是不安好心。对了,你们可有看见那些什么妖族人回来?”

“……这么一说,好像没有。”

“果然是妖族的圈套!”

这些仙尊和魔尊们是不会愿意承认自己会被一个妖族人给打回来的,而是会更加愿意相信这些都是妖族联合设下的圈套。不然要如何解释,偏偏只有他们这些人被打回来了,而那些妖族人却还在下界呆着?

“也许,我们应当去和叶萧城主好好谈谈。”一个魔尊出了个主意,一本正经的说道,“这里面已经不仅是争夺清邪灯的事情了,很可能是那些妖族企图夺取我人族至宝才想出来的计策。叶萧城主同为人族,在这种事情上,应当明白大是大非才对。”

“不错,这清邪灯本来就是我人族圣人的东西,和这妖族又有何干?如今这个情形,我辈岂能坐以待毙,不将实情告知叶萧?到时候若真让清邪灯落入外族之手,就是我人族的大罪过了!”

仙尊和魔尊们本该是死敌,然而就在这么你一言我一句里,就将锅牢牢的扣在了妖族身上。由此一来,他们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前去找叶萧。

说到底,清邪灯还是在叶萧手里。

他们这些人已经不能再前往凡间,就此放弃也着实不甘心,不如干脆釜底抽薪,前去寻找叶萧的好。

众人一旦计定,便不再耽搁,集结了人手,决定摈弃前嫌,先联手让叶萧将清邪灯交出来。

只要先将清邪灯拿到手,到时候自然能够去找那个妖族报仇!

凡间。

“可恶,放开我们。”

“大家同为妖族,你应该和我们同心协力才是。”

“你将我们困住做什么?那些人族现在都四处找人呢!”

此刻,被上界那些仙尊魔尊们惦记的妖族中人,有一个算一个,几乎全部都被困在了一座小小的花园里。

这花园看着姹紫嫣红,却着实不大,看着一刻钟就能走完。

但是这些妖族,却被困在这花园当中,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就算想要强行破坏,也只会反噬自身而已。

而这些,都是那个抱着一怀迎春花的妖修青年干的!

“你们的定力实在太差了。”怀抱着迎春花的年轻男子缓缓摇头,“如此实力,还想要去觊觎清邪灯,不过是痴心妄想。看在同族的份上,我便磨一磨你们的性子,也好让你们回去之后知晓自身不足之处,好生修行。”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对同族出手,等我们回去报告玉霜妖皇,有你好受的。”

妖族人们显然不愿意听这么一个无名之辈的劝说。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青年低头摸了摸怀里的花,笑的颇为和善,“我年纪大了,你们必定是不认识我的。”

偷听完周长庸和师无咎谈话的紫山君,悄悄离开了。

他和崇明,真的有一个会是那个什么卫连环转世么?

前往是非天,若真的有性命之忧,他如何能看着崇明白白送死?

“师父,您回来了。”崇明看见紫山君回来,连忙迎了上去,关心的问道,“师父,您似乎脸色不好。”

“崇明。”紫山君抓出自家徒弟的手,“是非天乃是魔族和魔修聚集之地,魔气十足,你才步入修行没有多久,若是魔气入体,必定无药可救。你绝对不能去,知道么?”

“我不去的话,难不成师父你去么?”崇明努力挣脱紫山君的手,一脸的倔强,“师父您也没有比我好上太多,难不成魔气入体的人换成是您,就可以逃过一劫了么?”

“为师起码能够比你多支撑一会儿。”紫山君反驳道。

“得了吧师父,您压根就没有怎么好好修行。”崇明毫不客气的拆台,“陈师叔都和我说了,您以前就不好好修行,和他是臭味相投。之所以能够这么安安稳稳的四处游荡,是因为前任山神传给您的神职自带香火,不用您努力应能有人族信徒的香火送来。”

“陈化雨这个大嘴巴怎么什么都说!”紫山君颇有些生气,当初他可没少帮陈化雨,结果这个家伙反而在自己的徒弟面前说自己以前的糗事,实在可恶。

“师父,我感激您的大恩大德,但是请您相信我,我也是很想知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崇明看向紫山君的眼神分外坚定,“只要我去见了那个叶萧,我肯定就能想起来了。虽然和师父您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紫山君原本还想要说点什么话,一时之间都有些说不出口了。

“如果师父您真的担心我的话,不如送我几件法宝傍身好了。”崇明见紫山君还是神情沉重,连忙说道。

“对对对,你想要什么法宝,尽管说。”紫山君被崇明这么一提醒,连忙将自己所有的法宝都拿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这些法宝能够帮你多少,但能够给你多一点保障也是好的,随便拿吧。”

崇明看着这满满当当的法宝袋,最后只要了紫山君常年戴在身上的那一个山神印,“就这个了,师父。”

“这个山神印不算厉害,只是为师用顺手了而已。”紫山君见自家徒弟放弃了那么多的法宝,有些还是自己从前任山神那里继承的呢,结果崇明看都不看,最后挑了一个小小的山神印。这山神印,只是他继承神位的时候,从自己的本体上取了一小捧土,炼制而成的,算是对过去的一点回忆。

“因为这是师父您常用的。”崇明很是开心,“其他的法宝再好,也不是师父您的。有它在我身边,我才能觉得是师父您一直在陪着我。师父,是非天真的很危险,您答应我,不要去好不好?若是我真的运气不好,死在了那里,那么您也可以试着去找我的转世,继续收我当徒弟!”

“你以为我收个徒弟很容易么?”紫山君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崇明拉过去死死抱住,“我等了几百年的徒弟,还没有教几年呢,就要离开我,我上哪里再去找你这么好的徒弟?”

“师父……”

陈化雨听见隔壁紫山君嚎啕大哭的声音,不耐烦的掏掏耳朵。

真是够了。

紫山君还是老样子,轮到别人的事情的时候,就稳如泰山,一旦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幼稚的没边。

还说他不努力修行,难道紫山君好好修行了?不照样打不过王七十五剑!

想到这里,陈化雨不由叹了口气,一晃眼,他和紫山君认识也已经有上百年了。

记得百年前,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紫山君伤重了还说胡话呢!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热门: 命师 至高降临 周天·镜弓劫 焚心[ABO]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子夜鸮 我超喜欢你 鬼吹烛 金玉王朝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