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是个妖族。

妖族曾经以人为食,他们对于人类的生死是不会有丝毫在意的。因此,对于黄大仙来说,这些凡人可能是很好的软肋,但是对于一个妖族来说,这些凡人不会比路边的石子要好多少。

也就是说,刚才还处于绝对优势的这两个魔修,如今在师无咎面前就变得毫无用处。而唯一会在意这些凡人的黄大仙,此刻还生死不知的倒在地上。

两位魔尊心里也不是不可惜的。若不是这个妖族横插一脚,现在得到消息的就是他们了。

但,仅凭师无咎的只言片语,他们是不会这么轻易相信的。

“阁下说已经得到了有用的消息?”罗姓魔尊脸上挂了三分笑意,但更多的还是疑惑,“既然阁下已经得到了消息,又何必说出来呢?阁下既然能够将这黄鼠狼在他的道场里重伤,可见实力非凡,说出消息对您又有什么好处?请恕在下不解。”

这不仅是这两个魔修的疑惑,也同样是那些暗藏在背后之人的疑惑。

“本座乐意。”师无咎直接摆出了一副“你们爱信不信”的架势来,因为他和周长庸都知道,不管他们想出多么完美无缺的借口,这些混成人精一样的仙魔都会怀疑的。既然如此,干脆就给他们一个没有办法反驳的理由。

“本座是妖族出身,平日里最喜欢看的戏,就是你们人族自相残杀。虽然这清邪灯吧,是你们人族圣人的东西,本座拿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若是能够好好的看你们为它争的头破血流,也不枉我来这一趟了!”

师无咎说这话的时候,差不多是马力全开,怎么看怎么一股子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让这些在后面默默观察的人都不由一抽。

怎么就遇见这么一个神经病了呢?

他们虽然不敢全相信师无咎的话,却也不能一点都不信。

这个黄大仙被师无咎给重伤了是事实,这个黄大仙很有可能是知道功德印记拥有者的消息也是事实。

有这么两条摆在前面,就好比是那掉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不管这胡萝卜怎么摇晃,他们都想要咬上一口。

“唔,给你们一盏茶时间想想,过时不候。”师无咎取出了一张长椅,干脆就当着这些家伙的面直接坐了下来。

“不过这样还是有些无趣了。”师无咎又看了看那边的黄鼠狼,“虽然这只黄鼠狼是神修,但好歹也和我们妖族有点关系,就这么死了,还是太过可惜了。恰好,本座知道一种秘法,倒是可以试一试。”

师无咎故意让这些人听见,又或者是干脆在展示自己的非凡手段。

只见师无咎在空中用手指书写了几个玄之又玄的符号,嘴里念着妖族言语,随即大喝一起,“起——”

那原本生死不知的黄鼠狼就好似被什么操纵了一般,身体不自觉的折成一个古怪的姿势,然后突然睁开了眼睛。

眼珠赤红,看着没有半点神采,俱是凶性!

“大仙,大仙醒了。”

“太好了,大仙终于醒了。”

“老天保佑。”

……

这些凡人们可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门道,他们只以为是自己的祈祷感动了上天,又让保护他们这一方的黄大仙活过来了。

然而黄鼠狼却在无数双眼睛之下,身躯越发庞大,几乎能够遮蔽这半边的天空。

“吼——”

黄鼠狼突然扬天长啸,接着低下头,张开大嘴,猛烈一吸。

这神庙里的凡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被黄鼠狼吞进了肚子里,连呼救的声音都来不及传出。

黄鼠狼合上嘴,嚼了嚼,又吐出一堆零零碎碎的骨头渣,窝在师无咎的脚边,看着乖巧的很。

这一连串的表现下来,别说这幕后躲着的那些人了,就是直接面对黄鼠狼的这两个魔尊也没能反应过来。

黄鼠狼这是将这些凡人都给吃了?

可它不是神修么?

如此行事,等于和自己的道统背道而驰啊。

“敢问一句,这位妖族道友,您这法术到底是……”

“区区雕虫小技。”师无咎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这黄鼠狼被我打伤之时,全身上下已经被我的妖力所浸透,加上我的秘法操控,它自然会变成傀儡,任我施为。哦,说起来,这好像和鬼修驱使鬼怪的道法有点像,本座活的久了,总是什么都会一点儿。”

两个魔尊顿时不敢说话了。

连带着幕后那些人,也在背地里安安心惊。

大家都在凡间,照理来说,修为上限都是一样的。但眼前这个妖族中人恐怕有上古秘宝在身,才能维持这样的神通。对方若是能够操控神修,那他寻找起那功德印记的事情,必定事半功倍。

这可是大敌啊!

倒是有几个仙尊,冷不防想起当初周长庸渡劫飞升,也同样有个碧绿眼珠的妖族出手相助的事情,此刻倒是联系了起来。

“你……你就是那个跟在《度亡经》传承修士身边的那个妖族,对不对?”有个仙尊不甘再躲于暗处,总算露面,“怪不得在仙界内找不到你们,你们居然躲在了人间?”

这谁能想得到?

要不是清邪灯的事情,恐怕仙界中人永远都不知道原来那两人躲在了凡间。

这本来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但一个是拥有《度亡经》的大气运者,一个是能够将卓风和华岚两个仙尊从高处打落至尘埃的妖族,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原来被认出来了?”师无咎也不否认,这行走在外,总是要给自己弄个马甲的,“不错,正是本座。当初神藏道人在荔居里留下来的大道真意,被我们拿了,就等于我们被圣人给承认了。所以这清邪灯,我们也要了。”

师无咎言语嚣张,神情狂妄,这么摆出一副“我就是想要”的架势来,简直叫人无处吐槽。

看着这些家伙又青又白,仿佛被石头堵住嗓子眼的神情,师无咎总算畅快了。

哈哈哈,哈哈哈!

小骗子辛辛苦苦导出来的一场戏,若是不能叫这些家伙付出代价,岂不是白费他们这么多心思?

黄大仙体内。

神修本就没有什么实体,黄大仙这一手“偷龙转凤”的道术也是练的炉火纯青。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师无咎和变大的“黄鼠狼”吸引过去的时候,偷偷的将这些凡人给“吃”了,然后转移,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还请紫山君帮忙。”周长庸如今这个样子当真不好行动,只好小心翼翼的踩在紫山君的肩膀上说道。

紫山君如今正是对周长庸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时候,自然是周长庸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回家吧,我会消除你们这一段记忆的。”紫山君对着这些凡人施了法,将他们各自送回家中。至于那些已经被杀掉的人,紫山君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他们的家人以为是他们突发疾病而亡,然后施加一个小法术帮助家人转运罢了。

凡人们大多都是千恩万谢,抹去了记忆之后就走了。

倒是还有一个老人,在临走之前,还忍不住多问了周长庸他们几句,“几位上仙,我们自问没有任何过错,为何要遭遇此难呢?”

紫山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能如何回答这些凡人呢?

你们并没有什么过错,但很多时候,身为凡人,没有力量,就已经是你们最大的过错。

这些修真的,修魔的,难道真的不知道平凡也是一种幸福么?

他们看得多见得多,怎么会不明白呢?可即使如此,又有几个人愿意回去安安稳稳的当个富家翁呢?

说白了,只有自己有力量,立得住,才能在这样一个世道里尽可能的把握住自己的命罢了。

“你们在宰杀鸡鸭的时候,可有想过,鸡鸭有什么过错,一定要被杀呢?”紫山君不答,周长庸却是清楚明白的将这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说了出来。

那问话的老人停驻了好一会儿,才看着周长庸等人道,“上仙,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就这么回去吧。这一段记忆,就算我老头子说出来,也只会让人觉得是说胡话而已。”

“这记忆并不美好,你安安稳稳的过几年不好么?”陈化雨在一旁插嘴道。凡人寿命到头,便是神仙也不能为他们续命。想要打破凡人的生老病死,就只有修行这一条路。

“最后几年了,想要死的明白一点。”老人露出一个苦笑来,“我有几个小孙子,我回去之后,让他们尽可能去寻点仙缘吧。”

说完,老人颤颤巍巍的离开,并没有借机想要点什么东西。

对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来说,他们活的已经很清醒了。

陈化雨等人都沉默了。

“我回去之后,就好好修行。”陈化雨突然说道,“以前王七十五剑和我说,若是实力弱小,便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觉得,是他太过偏激,如今想来,却是我目光短浅了。”

想必王七十五剑身为北疆顶级修士还有这样的感悟,怕是也经历过好些事情才会如此吧。

“你知道就好,以前我可没少劝你。”紫山君没好气的说道,“这一次,也是托了周道友的福,才能将事情给揭过去。”

因为黄大仙如今在众人看来,已经是师无咎的囊中之物了。

那么被黄大仙被庇护的凡人,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他们不会发现这些被“吃掉”的凡人已经平安回家,就像他们永远不会注意到树上又长出了几片叶子一样。

称得上是万全之策。

而从头到尾,师无咎和黄大仙就只是要配合做一场戏,顺便将这些家伙全部从人间赶走而已。

“是这世道的问题,并非是你们的错。”周长庸缓缓说道。

一开始,他觉得这九天十界挺不错的,因为人们有力量,有追求,可以不断寻求长生,甚至还可以帮助他延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夭折的命运。

但日子久了,周长庸却反而更加怀念现代生活。

在现代里,虽然也会有战争,有疾病,人们的寿命相对于这些修士来说只是弹指一瞬,但他们活的像个人。

弱肉强食是错的么?

不,不算错。

但是谁又能保证自己是永远强大的那一个,而不是会被更强的一个人当成障碍物给踢开呢?

他以前觉得,生死簿选中他,或许是因为他真的是什么大气运者。

但现在周长庸的看法却又变了。

也许,生死簿和黄泉天需要的并不是什么大气运者,而是一个能够正确看待九天十界所有生灵的人而已。

掌握着生死簿,掌握了黄泉天,就等于掌握了圣人之下所有生灵的生死命数。这是一个太大也太重的责任,稍有行差踏错,就可能万劫不复。

若是那个掌握着生死簿的人有半点私心,恐怕就会对某个族群造成极大的灾难。

而接受过现代教育,又因为一身死气而对生命有所敬畏,意志坚定的周长庸,却是一个好人选。

何况,他在现代的时候,就已经通过重重考核考上了地府阴官。

这些,相比起什么准圣,什么仙尊魔尊来,都是更加让生死簿看重的加分项吧。

周长庸并不知道,只是他小小的一个念头,他在是非天内的身体,就已经起了变化。

叶萧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守着周长庸和师无咎的真身。

他身边已经有许许多多空置的酒壶,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喝下去的酒到底是什么滋味。

修为到了他这一步,根本就没有能够让他喝醉的酒,只看他这个喝的人想不想醉而已。

让这么多人下去寻找自己的道侣转世,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其实叶萧早就清楚了。

但他等不得了。

这九天十界也等不得了。

没有了道祖和圣人坐镇的九天十界,仙尊魔尊们没有了继续向上的渠道,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开始动乱。

他能藏有清邪灯多少时日呢?

叶萧的双眼看向周长庸和师无咎,脸上露出自己也不知道的期待。

准圣说过的“契机”,或许就在这两人身上了。

突然,周长庸身上泄露出了一丝古怪又强大的气息来。

这是……

叶萧赶紧闭上了眼睛,但眼角还是有一滴鲜血慢慢留下。

他不能再看了。

叶萧当机立断的拔出自己的随身宝剑,启动了城主府最强大的阵法护卫,不让周长庸身上的气息有半分泄露。

就在叶萧闭上眼的刹那,周长庸丹田中的生死簿突然窜出,翻动的哗哗作响。

隐隐约约,似乎又有一层金光罩在周长庸身上。

而旁边的师无咎,身体里亦有一股强大生机在蠢蠢欲动。

叶萧实在承受不住,干脆从房间里躲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的动静已经停止,叶萧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鲜红一片。

自己的眼睛怕是充血了。

叶萧脸上泛出苦笑,整个人几乎软倒,必须要借着这随身宝剑的支撑才能勉强站立。

他好像知道了太多不应该他知道的事情。

这双眼睛,可真是会给他招惹灾祸啊。

叶萧跑到大厅,用了好些个天材地宝加以修复,才勉强让眼睛好过了一点。

“启禀城主,外面有人求见。”

还没有休息多久,城主府的人就来找事了。

“不见。”此刻他的城主府里有周长庸和师无咎这两座大神在,就算他相信世界上除去他的眼睛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够这么快发现不对,但也还是要小心谨慎。

这两个人,一定能够帮他找到自己的道侣!

“是。”

城主府的人自然是唯叶萧马首是瞻。

“抱歉,我们城主说了,谁都不见。”城主府的守卫接到命令,直接拦住了男子的去路。

“这样啊。”被拦住的男子正是莫寒,此刻听见守卫们的话,虽然脸上有所遗憾,但也不好继续胡搅蛮缠,“我只是想要来打听一下,我那两个朋友是否在城主府里而已。”

“请您离开。”

“哎。”莫寒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往前走了,不然这些城主府的修士怕是真的要杀了自己,“那我改日再来,什么时候城主心情好了,记得通知我一声。”

叮嘱完之后,莫寒才唉声叹气的离开了。

凡间。

“一盏茶的时间到了,既然你们不想知道,那本座就不奉陪了。”师无咎起身,拍了拍黄鼠狼的脑袋,黄鼠狼立刻就站了起来,跟在师无咎身后。

“道友请留步。”

正当师无咎准备转身之际,却有不少人冒了出来,“我们还可以好好商量。”

“但是本座已经觉得这把戏有些无聊了。”师无咎并没有想要留下来的心思,“你们继续玩吧,我回去找我的大起运者,他应该能够更快找到功德印记的所有人才是。”

“等等。”当即有一个仙尊直接冲到师无咎面前,“道友之前不是说可以用东西交换么?我这里有一样不错的法宝,直接要联系本体取出有些麻烦,这才耽误了一点时间,不如道友先看看?”

“你倒是有些诚意。”师无咎似乎有些心动,随手布下一个阵法,让外面的人只能看见他们的动作,却听不见他们说的话。

“那就拿出来我看看吧。”师无咎笑道。

那仙尊连忙取出一个盒子来,小心翼翼的说道,“这是我在妖族逍遥天潜伏多年才能得到的一枚凤凰果。听说这东西对妖族修士来说是大补,对我们反而效果一般了。此次,正好可以送给道友你。”

凤凰果?

他以前都是扔着玩的。

现在他的随身宝库里还一堆呢。

师无咎好险没有翻个白眼,但想起周长庸之前的话,还是忍住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忍!

“还行。”师无咎看也不看,直接将盒子收了过来。

“道友,那之前您说的秘密是?”那仙尊有些激动,还是按捺住了心里的激动,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哦,本座已经知道那天生带着功德印记转世的人在哪里了。”

“当真?”

“自然当真。”师无咎言之凿凿。

“那请问,那人在哪里?”那问话的仙尊似乎也知道自己这样问不太好,于是又赶紧找补,“不需要您仔细说,只需要一个大致的地点就行。事后清邪灯若是能到手,您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您送去。”

“那人啊……”师无咎故意拖长了语调,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看,本座耳边的这个功德印记,是不是真的?”

那仙尊脸色立刻就变了。

“你骗我?”

“本座可别骗人,我的确有功德印记。”师无咎笑道,“你若是不信,先将我抓去给叶萧看看不就知道了?又或者,你要是打败我,也可以知道。”

那仙尊也是有头有脸之人,被师无咎威逼利诱本就很不开心,如今又被师无咎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如何忍的?

这人啊,就是这样。

当他们身处高位的时候,就容不得别人对他们有一丝一毫的不满。可他们对于身处低位的人,却是半点慈悲之心也无?

这仙尊被师无咎挑衅之下,直接出手。

师无咎也毫不客气,直截了当的捏碎了这仙尊的化身,直接送他回是非天了!

而在其他人看来,就是这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突然就开始动手了!

更加叫人诧异的是,那个仙尊居然没有在师无咎手里走过一回合,直接就被捏死了?

此人之恐怖,简直骇人听闻。

怪不得当初华岚和卓风两位仙尊不惜强行在修真界提升实力共同对付此人,最后还是大败而归,至今都不能恢复元气!

“呵,你们这些人族可真是有意思,不但拿个破东西就想要哄我,还想要趁机偷袭,对我出手?”师无咎撤销了屏蔽声音的法术,先发制人,“你们想要交换,就要拿出交换的诚意来,本座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不遵守规矩的家伙。怎么,你们也想要和这黄鼠狼一样,成为本座的傀儡么?”

师无咎的怒火半点也不作假,让这些在旁观察的仙尊魔尊们都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氛围。

难不成,真的是之前那个仙尊想要动手?

也不是不可能啊。

“本座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许拿那些破坏玩意来糊弄。”师无咎阴森森的看了他们一眼,丝毫不在意这些人脸上的难看。

其后,师无咎更是大手一挥,直接将这些露面的仙尊魔尊身上搭上了自己的记号。

“若是本座不满意,你们一个也不许走!”

用小骗子的话来说,这叫温水煮青蛙。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穿成反派大佬的照妖镜 昙花梦 粉妆夺谋 做渣男真好,就是死得早[星际] 查尔斯街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完美大明星 登顶炼气师 姑获鸟之绊 超级搜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