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外面的凡人们仍旧不知疲倦的祈求,他们有的已经将头嗑出了鲜血,有的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但他们实在弱小,除去这无用的祈求之外,他们也不能做别的什么。

“娘,我渴了,想要喝水。”一个四五岁的小童捏着母亲的衣角,怯生生的说道。

小童也是十分懂事,他的嘴唇已经有些干燥,显然是忍耐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提出要求。

“乖,等会儿出去娘给你冲鸡蛋水喝,你现在先忍忍。”当娘的哪里能够看自家孩子受苦,但如今这个情况,她也只能先劝自家孩子忍忍,如果哭闹惹怒了黄大仙,她们母子怕是走不出这庙。

小童乖巧的点点头,只是用舌头舔舔嘴唇。

倒是一个香客看不下去,将自己的水壶递了过来,“这位夫人,先给你孩子喝一口吧,上仙慈悲,不会迁怒小孩子的。”

“多谢。”妇人接过水囊,也不敢多喝,给孩子喝了两口,解了渴之后就立刻将水囊还了回去。

“此处民风淳朴。”黄大仙将神庙里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因为这里有神修,那些作恶多端的恶人会受到惩处,那些积德行善的会得到回报,因此,这里称得上是一处世外桃源。但,这里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的,以前这里也有信仰过邪神修,我费了多年的功夫才将他除去,一点点扭正这里的民风……”

黄大仙眼睛里满是怀念之色。

于他而言,这里并不仅仅是一处道场这么简单。

神修里,也分善恶。

因为人族的欲望,总是有好有坏。若是信徒里恶念太多,有时候往往也会影响到神修的灵智。故而在神修里,保持理智清醒,也是十分重要的修行。

“你是鬼修吧。”黄大仙说完以后,看向周长庸突然说道。

周长庸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解,“阁下为何如此说?”

“不可能,周道友明明是活人。”陈化雨下意识的反驳道,“他的手也有温度,人也有影子,怎么可能是鬼修呢?”

谁都知道,鬼修一般是没有影子的。

可黄大仙说的这么肯定,陈化雨又迟疑了。

因为他和周长庸认识到现在,周长庸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到底是什么道统传承?

紫山君也不由朝着周长庸看了过去。

“神修和鬼修,其实很相似。”黄大仙认真说道,“神修和鬼修,都是从灵魂开始修行。同样的,神修和鬼修,都是讲究因果轮回报应的。相比之下,仙修更加注重自我,而神修和鬼修却是更加注重人族。神修需要人族的香火和信仰,而鬼修也需要人族的灵魂和怨气来修行。神修和鬼修,不正如正反两面么?”

“甚至,两者之间的败落,也是有迹可循的。”黄大仙说到这里,嗤笑了几声,“黄泉天封闭,轮回大道缺失,这九天十界的仙魔,没有了最后一重约束,行事越发的没有顾忌,而普通凡人注定就只能成为他们的踏脚石。在鬼修道统没落之后,神修也很快在和仙修的斗争之后衰败。可如今,我神修已经开始慢慢恢复,那么鬼修,也应当开始死灰复燃了吧。”

周长庸想着自己手中的生死簿,慢慢思考着黄大仙的话。

从时间线上来看,神修和鬼修之间,似乎的确存在着联系。

天道轮回,以前曾经是百家道统共同辉煌,但渐渐的,仙修道统已经占据了主流,其他道统则沦为附庸,更多的道统甚至已经完全失去了传承,消失不见。但如今的情形,又似乎变了。

如今,仙修们沉迷斗争,反而是神修和鬼修在慢慢崛起。

生死簿已经随着黄泉天消失了那么久,却突然从黄泉天里出来,还落入了他的手中,是否也在暗示着什么呢?

要知道,仙修当中已经不可能再出一个圣人了。

但是鬼修只要打开黄泉天,便还有成圣的可能!

周长庸又不免多想了想。

在现代社会,人们相信的天庭和地府,相比起仙修来,是不是更加偏向于神修和鬼修呢?

这又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

周长庸没有继续往下想,因为这一点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毫无意义。就算他真的发现其中有所关联,凭他如今的本事,又能做什么呢?

太多的问题,太多的思绪。

最后,周长庸干脆什么都不想,只专注于解决眼前的事情。

“所以,你为何觉得我会是鬼修呢?”周长庸好奇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根据,只是直觉吧。”黄大仙笑道,“我活了这么多年,连圣人也见过好几个,所以有时候比起各种证据,我反而相信自己的直觉。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如果鬼修要崛起的话,那么,这个人或许就是你。”

直觉永远是世界上最为奇妙的东西。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长庸也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

“周道友,你……你真的是鬼修?”陈化雨不懂那些什么鬼修神修之间的关联,他只知道,周长庸以一介活人之身修行鬼道,而且还成功渡劫飞升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

“嗯。”周长庸点头道,“你记得不要说出去。我身上麻烦不少,恐怕会牵连到你。”

“放心放心,我明白。”陈化雨点头如捣蒜,自然知道这种打破常识的人都意味着什么。

而神庙外的两个魔尊,显然就没有多少耐心了。

“一个时辰已经到了,对方还不愿意出来,啧,倒是有点麻烦。”罗姓魔尊看了看毫无动静的神庙一眼,自言自语道。

语罢,他随手一指,将那个送出水囊的男人灭杀。

那男子刚将水囊收回,整个人的胸口就直接被洞穿,空荡荡的一个大口子,随即软倒在地。

身体慢慢溢出鲜血。

“啊——”

“死人了!”

香客信徒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等到这男子的血已经几乎流到众人脚边的时候,大家才猛然惊醒。

随即开始慌乱起来。

原本他们只是被困在这里,或许只是仙人要考验他们的诚心,可现在这个好心给水的男子却不明不白的死了,谁还能保持镇定?

“放我出去!”

“我要回家。”

“娘——娘——”

……

黄大仙咬咬牙,眼睛有些通红。

可他暂时不能这么出去。

出去之后,若是自己的回答不能叫外面那两个魔修满意,恐怕这些人会死的更多。

一旦被他们抓住软肋,恐怕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师前辈,依您看,我们若是和外面那两个魔尊斗起来,谁输谁赢?”周长庸看向师无咎问道。

“你们都会输。”师无咎的语气十分平静,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见了太多太多,“你们以为外面就只有那么两个人么?我告诉你们,不是如此。在暗处,起码有十几个人在观察这里。就算是本座出手,也不可能不将那些凡人卷起来。”

凡人实在太过脆弱。

而如今又是在人间,一旦他们这些大能斗法,势必会将这附近的灵气全部吸干。到时候,这些凡人就算当时不死,接下来也会慢慢失去生机。

正因如此,所以道祖和圣人还在的时候,才会定下修士仙人都不许去凡间打扰凡人的规矩。

但如今,显然这规矩已经开始不被人放在眼中了。

这是个死结。

黄泉天被封闭,看似只是鬼修的事情,但实际却是九天十界的事情。只是它的恶果,当时并没有被显现出来,而是需要等到时间流逝,才会开始造成那些无法挽回的恶果。

当初的彩云夫人,如今的凡人,说到底,都是一样的。

在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魔族们眼中,都是蝼蚁,都是不会被他们多看一眼的灰尘。

“看来,他们真的是不愿意出来啊。”罗姓魔尊叹了一口,轻轻一挥手,已经现身于这些凡人面前。

凡人们已经哭闹的有些没有力气,突然看见两个人悬空而立,模样非凡,当即激动起来。

“仙人,仙人救命,还请仙人放我们出去。”

“我们出去以后一定给仙人立碑上香。”

“我什么恶事也没有做过啊。”

……

“我可不是你们供奉的仙人。”罗姓魔尊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我就是你们凡人口中的妖魔。你们现在被困在这里,也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凡人们顿时被吓得有些不敢动弹。

“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祈求你们庙里的这个黄大仙,只要他肯出来帮我的忙,我就放你们离开。你们就努力哭吧,求吧,我刚才只杀了这一个,第二个时辰我就杀两个,你们这里这么些人,恐怕不够我杀一天的。到时候,我会将你们的亲朋好友们也都带来,一直杀,一直杀,知道你们供奉的仙人愿意出来为止!”

“如果想逃走,方才这个人就是你们的下场。”另一个魔尊也在旁边附和道。

两人这一唱一和的,已经将下面的这些凡人吓得胆战心惊。

“大仙,大仙求您出来吧。”

“大仙,我孩子才五岁啊,您就行行好,出来降妖除魔。”

“我不想死,我母亲还在生病,我是来为母亲许愿的。”

“我想要离开,大仙,我们世世代代供奉您,您快点降下神通吧。”

……

“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还是不太管用啊。”

“还是在人间有趣,可以看见这么多绝望的神情。不像在我们是非天里,那些个魔修一个个都骨头硬的很。”

“都怪当年的道祖圣人,偏偏要让我们待在是非天内,我都快忘记以前在凡间的日子了。我最喜欢的,就是看见他们这种绝望又带着希望的神情了。”

两个魔尊忍不住都大笑了起来。

他们尚未飞升之前,就是赫赫有名的魔头,手中的血债不知凡几。了到了是非天之后,遍地都是魔头,他们也只能收敛自己的性子,慢慢的爬到魔尊之位。

但终究不比现在爽快。

“时间到了啊,我要杀谁呢?”两个魔尊随意挑了两个杀了,笑眯眯的建议,“看来你们的仙人是不会出来了,真是可怜。不如这样,你们就直接进入庙里,砸了他们的神像,看他们出不出来了?砸的最狠的人,我就放他走。”

顿时,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能够看见一条生路,比只能怪怪等死可强多了。

不少人当即就一拥而上,纷纷捡起地上用得上的石头什么的,开始破坏神庙。

“不行啊,你们不能进去啊。”

“亵渎上仙的神像要遭报应的。”

“我们不能听这些妖魔的话啊。”

也有那么几个虔诚的信徒保持着理智,上仙不愿意出来,或许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出来,而是出来之后他们会死的更快。

但是,在生死面前,谁又能一直保证自己不害怕呢?

神庙里只有黄大仙一人的神像,这些人被恐惧和害怕支配了的人,拿着手中粗劣的武器,用尽全身力气在破坏神像。

就好像这样做就可以将身上的怒火和恐惧全部发泄出来一般。

但实际上,对于黄大仙这种已经修行多年的神修来说,区区一座神像根本算不了什么。这个凡间,多的是供奉黄大仙的神庙,他完全可以随便找一座神庙重新呆着。

只要他还有香火,他就可以随意更换道场。

庙宇内。

黄大仙已经隐隐显出自己的本体模样来。

他的心乱了。

对于一个常年在人间呆着的神修来说,他似乎也已经沾染上了凡人的喜怒哀乐。

只是几个凡人的命,已经让他心绪大乱。

周长庸也是一脸的阴沉。

他讨厌这些人。

讨厌这些人肆意剥夺其他人的生命。

可他如今这个样子,谁也救不了。甚至,他的理智告诉他,一旦他们现在出去,死的人只会更多。

“师父,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么?”崇明有些受不住,“外面那些人,他们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啊。”

“我先出去吧。”紫山君艰难的说道,“他们要找的只有黄大仙,我先出去和他们商量,说不定有办法。”

“你出去也只是死而已。”师无咎回答道。

“总是要试试看的。”紫山君回答道,“一直在这里呆下去,我也要快疯了。崇明就暂时拜托给你们,我先出去看看。等会儿我去拖延他们,你们趁机将这些凡人都送走。”

说完,紫山君将崇明往陈化雨怀中一推,直接走了出去。

“紫山君!”陈化雨阻拦不及,只能慌张的看着周长庸,“周道友,你看,这怎么办?”

周长庸沉思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只是比较冒险,需要师前辈你配合。”

“说吧。”师无咎当即说道,“你要是有办法可以将人救出来,本座就暂时无条件帮你一回。”

……

“住手!”紫山君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两个魔尊面前,怒气冲天,“两位好歹也是名声赫赫的魔尊,何必和这些普通凡人过不去呢?”

“你不是这里面的黄大仙吧。”

“在下紫山君,只是一介小小山神。”紫山君回答道。

“哦,小山神。”罗姓魔尊微微笑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些拥有先天功德印记的人在哪里?”

紫山君脸色一僵,“我不知道。”

他若是知道,早就告诉周长庸他们了。

“不知道啊。”另一个魔尊玩味道,“我看你修为也就一般,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你现在下去,将这些凡人先杀一半,我就放剩下的一半走。”

紫山君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们,“你……你们想要做什么?”

“听说功德印记只有仙人血才能分辨,但是我们兄弟二人,可不是什么仙人,哎,要分辨功德印记实在太难了。”

“所以,我们两人就想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你们神修不是因为有了功德,才会出现功德印记么?那么如果让你们主动去惹上血债,残杀凡人,那么你们身上的功德印记应该就会有变化了吧。如果有变化,就证明你们身上的功德印记是假的,反之则是真的。”

“这可比找什么仙人血要方便的多了。”

“请吧。”

这两个魔尊,不但手段狠辣,也相当的聪明。

他们知道,以他们分身的状态进入到黄大仙的道场之中肯定会输,故而就只能想方设法的将黄大仙逼出来。一旦黄大仙离开他的道场,也会被天道限制,发挥和他们一样的实力。

而神修们的功德印记实在太多,而同样来到这下界的仙尊们,不但难对付,而且数量也不多,用仙人血实在麻烦。

因此,他们就根据这功德印记的来源,推断出了另一个办法。

只是刚好没有机会可以试试,如今倒是一个好机会!

“你们实在……丧心病狂!”紫山君这个时候也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想法了,自己不过是他们验证猜想的棋子罢了。

“咦,这功德印记不是你们神修搞出来的么?如果你们没有弄出这样的功法,我们也不需要用这个办法来分辨啊。”

“你可要想好了,你要是杀一半,还能救一半,要是不杀,可一个都救不了哦。”

“你们是魔修,又怎么会信守诺言?”紫山君冷笑连连,“我若真的动手,恐怕你们更加不会放过剩下的人了。”

“哎呀,居然来了一个聪明的!”

“真是不好对付。”

两个魔尊一起叹气,“看来只能我们自己来了。”

“小山神,不知道我们杀了你,里面藏着的那个,还能不能出来?”

紫山君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咬紧了牙不肯后退。

等会儿和他们斗起来,若是能够拖延一会儿的话……

“你想拖延时间救人吧,这可不行,这是我们手里最大的筹码。”一个魔尊笑道,“我在边上看着呢,对付你,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

紫山君的心沉到了谷底。

这两个魔修,实在是滴水不露!

只能和他们拼了!

紫山君掏出了自己的山神印来,实在不行,便是拼个鱼死网破,也要带走一个人。

和紫山君对上的罗姓魔尊完全不将他看在眼里。

区区一个小山神,连飞升的水平都没有,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底下的凡人们也是一个个目不转睛,他们都期待这个冒出来的山神可以将他们都救走。

不然他们真的要全部都死在这里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突然,神庙里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

这座巨大的神庙在转眼之间坍塌,灰尘四起。

随即,一只身上带着鲜血的黄鼠狼就重重的被砸在了那个罗姓魔尊的身上,随即滚落在地。

“就是你们两个小辈在坏本座的好事!”师无咎模糊了容貌,只露出一双碧绿的双眼,妖气冲天,一见便知并非人族。

这两个魔尊被突然出现的师无咎给吓了一跳。

怎么会有个妖尊在这里?

是非天内的妖族中人,不是没有在这个方向么,而且看样子,好像不是他们之前在宴会里见过的那些妖族啊。

师无咎当然不会露出自己的容貌和身份来,他可太清楚这些人的想法了,越是他们猜不透的,他们才会越是忌惮。

“这位道友,您……您怎么会在这里?”罗姓魔尊拱手问道。

“我妖族做事,需要和你们报备么?”师无咎冷笑了几声,“这清邪灯乃是圣人秘宝,我妖族自然势在必得。只要找到这带着功德印记投胎转世的人,就能得到清邪灯。如此好事,我怎么能不出现?难不成,还得指望那些小辈?”

黄大仙显出原形,生死不知的倒在地上,一看就知道受了重伤。

那些已经有些癫狂的凡人们看见了,就宛如当头一棒,直接清醒了过来。

原来黄大仙不是不肯救他们,而是它自己都快死了。

而他们却还在毁坏它的神像!

有些承受不住的凡人,已经开始跪倒在黄大仙的身体面前祈求宽恕。

“这只黄鼠狼知道的很有限。”师无咎漫不经心的说道,“本来本座想要扒了他的皮做个衣服的,可惜了,本座才动了一点小手段,他就已经吓得什么都说了。”

“他说了什么?”两个魔尊眼睛发亮。

“本座告诉你们有什么好处?”师无咎反问道,“不如你们这些躲着的人,全部都出来好好和本座聊一聊。若是你们愿意拿东西和本座交换,本座就将打听出来的消息都告诉你们。这只黄鼠狼马上就要死了,世界上也只有我知道这功德印记的秘密了。哎,真是寂寞啊。”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逆袭万岁 头号偶像 侯卫东官场笔记7 假面山庄 独步天途 时间的习俗 骸之爪 寂静杀戮 摩天大楼 中国盗墓传奇 第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