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不得不跟着陈化雨一起去找紫山君,顺便看了一眼他们身上的功德印记。

别说,还真的都有。

对于周长庸如今的模样,紫山君接受的十分自然。对于他们神修来说,形态变化简直是家常便饭,实在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倒是紫山君新收的这个小徒弟,见到周长庸的时候,不由的多朝着周长庸看了几眼。

他年纪还小,看见周长庸这么一个小小的一只,肯定不免多几分好奇。

“我听说一些花仙都是这么小小的一只,你是妖精么?”紫山君的徒弟好奇的看着周长庸问道。

“不是,我只是因为功法原因暂时变成这个样子。”周长庸顶着一张可爱的笑脸否认道。

“什么样的功法会变成这个样子啊?”紫山君的徒弟对此有些不依不饶,“我也可以变成这个样子么?”

“怕是不行。”

“哎哎,崇明,好了好了,不要打扰人家了。你得有礼貌,管周道友叫师伯才行。”紫山君原本觉得周长庸已经飞升,所谓达者为先,照理他应当尊称周长庸为前辈。但周长庸和他都不是这种拘泥礼节之人,故而还是平辈相称。

“好的。”名为崇明的小少年乖巧的不再继续纠缠,转而看向紫山君说道,“师父,我之前在山间发现了一些不错的野果,我去采来给你们吧。”

“去吧。”紫山君对这徒弟极为和善,反正这座山就是他本身,徒弟在这山间晃荡也不用担忧安危。

“你们聊吧,我就不打扰了。”陈化雨也很有眼色,他知道自己实力不强,还是不掺和这些事情了,免得给他们拖后腿。

很快,这里只剩下三个人,倒是方便说了。

“虽然人人都有功德印记,但是天道给予的功德印记和神修后来修炼而成的,应当还是有所区别吧。”师无咎毫不客气的说道,“神修若这么有本事,让人人都可以拥有功德印记,恐怕他们也不会在道统之争里落败了。”

这功德印记,糊弄糊弄那些不懂事的人也就罢了。当年仙修和神修的道统之争,师无咎可是有印象的。神修们玩心眼哪里玩的过这些仙修么?他们大多是因为受人间香火而成神,本质上还是颇为单纯的,而且思维里也是带着凡人的一些思想,自然容易落了下风。

“师道友果然博闻强识。”紫山君听见师无咎的话,也是颇为震惊,脸上也随之泛起一丝苦笑来,“这事,若是你们去问其他的神修,他们未必能够知道多少。但恰好,我却是知道一二的。”

“愿闻其详。”周长庸摆出了倾听的架势。

“我正式入神道修行,不过三百年。我原本的身体,也不是如今这巍巍青山,而只是普通凡人宅中的一座后山罢了,说是山,但既不巍峨,也不秀丽,就连像样的花草都没有几株。”紫山君少有提及这些往事,但如今提起,也已经可以平静面对,“只是后来,山上来了几个无名散修,不知道从哪里习得一身魔功,他们为了修炼功法,四处掠夺童男童女,不少凡间侠义之士都以为只是普通山贼,纷纷前来剿灭,却反而埋骨山中。那一段时间,我受无数鲜血灌溉,隐隐生出了灵智,但却是偏于魔道。”

若是一直这么下去,大约这个世界上就要少一个紫山君,而是多一个山妖了。但还在紫山君气运不错,终究还是迎来转机。

“后来一位山神路过,剿灭了那些魔修,又见我生出灵智,却为这些血债所累,便传我正统神修之法,渐渐为我洗去一身戾气,慢慢成为正统的山神。那山神花了数百年时光,将那些死在山中的男男女女超度,护送他们投胎,但这使得那位山神修为大损,伤及本源。”

“此为大善之举。”周长庸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紫山君也不由笑了起来,“后来他便将他的神位和信物直接传于我。那位山神临终前道,他曾经也踏入歧途,能够将我挽救,传我功法,还能赎罪而死,他已经没有遗憾。我继承他的名号之后才知,原来他曾经是神修当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一身功法也是当年圣人所传,再正统不过。”

这就难怪了。

以紫山君如今的修为,绝非三百年可以修成。但若是有人传神位,便是另外一说了。神修和仙修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们的神位是可以传承的,而且还是原样传承,中间几乎没有多少损耗。这是当年神修能够发扬光大却也无法长久维持的重要原因。

只需要获得神位就可以免去多年修行之苦,谁还会愿意努力修行呢?鼎盛之时,一个普通的山神神位,往往能够引得上百神修互相争斗。

“这功德印记的事情,也是我从那位山神的传承当中得知的。”紫山君如今总算是说到了正题,“不管是这上天赐予的功德印记,还是后天自己修行而成的功德印记,大体上其实是差不多的。但要说差别,其实也是有的。”

“该如何分辨?”周长庸好奇道。

当周长庸问出口之后,紫山君又多看了他几眼,缓缓道,“仙人血。”

什么?

周长庸尚且来不及惊讶,紫山君已经开始解释。

“已经飞升的仙人血液当中,蕴含着一丝天道之力,故而唯有用仙人的血液涂抹功德印记,才能分辨不同。据说如果是天生的功德印记,不会因为仙人血而有任何改变,但是后天修炼而成的功德印记,则会在仙人血的作用下暂时消失。”

有分辨的方法,自然比没有分辨的方法要来得强。

但如果要用血液来涂抹分辨的话,就不能轻易尝试了。就算对于已经飞升的仙人来说,血液也是一种不可能无限再生的东西。再者,这么多的人拥有功德印记,除非是有五成的把握,不然是不可能平白放血的。

“就没有更加方便一点的办法?”师无咎倒是微微皱眉,指着周长庸说道,“他现在这么小,放血能放多少?”

周长庸顿时僵住了。

他现在变成这么小都是谁的错?为什么师无咎还这般理直气壮的?

紫山君也是十分无奈,但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咳,师前辈不用担心。”周长庸顿了顿,道,“如今的修真界可不止我一个仙人。其他人会愿意放点血帮我们排除很多不可能的人的。我想,我们当务之急应当还是找到叶萧道侣的转世才行。”

“神修这么多,怎么找?”师无咎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是浪费他的时间,“你放心,就算叶萧和清邪灯心血相连,可我们手中不是还有阿邪刀的刀鞘么运用得当的话,要抢到清邪灯也不是难事。”

师无咎骨子里还是霸道一点的性子居多。

让他这么磨磨唧唧慢慢悠悠的去找什么转世,简直是在消耗他的耐心!

“其实,也可以稍稍缩小一点范围。”周长庸连忙安抚了师无咎几句,“神修不同于仙修,他们要吸收香火,得以成型,往往要比仙修多花上多年的岁月,同样的,他们在修行有成之后获取的寿元也要多上不少。”

“所以呢?”师无咎双手抱于胸前,懒洋洋的问道,“本座要知道这些做什么?”

“因为叶萧的道侣是一千五百年前陨落的,所以那些年岁已经超过一千五百年的神修,我们就可以暂时先去掉了。”周长庸一边说,一边看向紫山君,“紫山君,超过这个年岁的神修多是不多?”

“大约能去掉个一半的人。”紫山君肯定的点点头,“像我们这样神修修行的,千年只是起步期而已。凡人信仰容易变动,想要他们长久的信仰一个神灵,势必要花费众多的时间和功夫才行。”

因此,一千五百年差不多能够算是神修的一个分水岭。

超过这个年岁的,往往才能成就一尊神位。

“那也还有好几万人呢。”师无咎没好气的回答道。

“修为缓慢,资质不佳的神修也要去掉。”周长庸继续说道,“卫连环有卫家的功德印记在身,就算之前多有损耗,转世之后应当也留有残余。因此,有昔日功德加身,他的修行速度势必一日千里,而那些花费几百年才能修成功德印记的神修,便可以排除了。”

“如此,差不多又能去掉一半的人。”紫山君在边上接口道,“功德印记想要显现,没个百八十年的功德积累是不行的。前期积累的时间,也是磨炼神修道心的时间。若是过不去这一步,自然也熬不住以后无尽的岁月。”

“你们两个人唱双簧呢!”师无咎翻了个白眼,“这不还有一两万人么?还有什么别的可以排除的招没?”

这下真没了。

“还请前辈不吝赐教。”周长庸端着一张小脸,恭恭敬敬的朝着师无咎请教道。

师无咎如此刁钻,怕不是想到了什么有用的法子。

“凭什么?”师无咎也是跟着叶萧学坏了。

周长庸闷头苦思,然后哒哒哒的迈着小短腿跑到师无咎的跟前,一双大眼睛巴巴的看着师无咎,声音也是软软的。

“师前辈,求您啦~~”

这撒娇的语调简直一咏三叹,波折起伏。

配上周长庸如今这个水灵灵的可爱样子,简直能够让人恨不得将心都捧出来给他。

师无咎捂着胸口,后退两步,有些抵抗不住。

以前那些人看见他的真容的时候,到底为什么会有那些下意识的抽气反应,师无咎算是彻底了解了。

因为真是扛不住啊!

周长庸这个家伙居然会撒娇?

而且还是用现在这个样子撒娇?

师无咎只觉得自己是挖了一个大坑,然而转头将自己给埋了。

但是他的眼睛却十分的诚实,不断的朝着周长庸身上打量。

真的可爱!

真的!

紫山君也是目瞪口呆。

万万没想到,周长庸和师无咎在私底下的相处模式竟然是这样的?不知为何,紫山君如今已经想不起来周长庸以前的样子了。

说好的病弱青年,他好像已经完全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了。

直记得刚才的撒娇去了。

但紫山君转头一想,若是自己的弟子崇明也对自己这么撒娇,恐怕自己也扛不住。

这九天十界的人,都是以强大为毕生追求,多的是那些所谓“流血不流泪”的。但正因如此,偶尔为之的撒娇才会格外有攻击力。

直接攻击的如师无咎这样的大能都没有反抗之地了!

周长庸则是一脸的镇定,完全不慌。

不就是撒撒娇么?

其实也不难。

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么?

再者说了,现在各种各样撒娇的方法多了去了,他如今这个模样,说点软化和撒娇又有什么区别?既然如此,不如就用更加简直有效的。

师无咎喜欢毛茸茸,喜欢幼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这么明显的弱点,不好好加以利用才是假的。

而且,这么一来,双方都不算吃亏。看样子,师无咎吃亏还吃的蛮开心,看来是真的很好哄啊。

周长庸想到这里,不由的笑了。

所以说啊,逍遥天那些妖族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人啊?

“法子呢,本座也有一个。”师无咎招招手,让周长庸近到身前来,“你呢,是大气运者,天生就是被会天道钟爱的。所以呢,你就随便拿根树枝,对着老天祈求,然后树枝朝向哪里,你就朝着哪里寻找。我想,这可比你这种排除的方法有用多了。”

这……这能行么?

周长庸有些诧异,“如此是不是有些太过儿戏了?”

“你想想自身遭遇,你难道还不算得天独厚么?相比之下,只是找一个功德印记的拥有者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要相信老天爷对你的厚爱。”师无咎振振有词。

“我倒是觉得,师道友的说法有几分道理。”紫山君也在旁边赞成,“大气运者往往气运特殊。反正我们如今也只是无头苍蝇,倒不如好好试一试。”

多少也是个办法啊。

周长庸颇为无语的看着师无咎和紫山君两人,一时竟然想不出什么话语来进行反驳。

也罢,这多少也是个办法,如今他们也的确如无头苍蝇一般没有方向,现在也只有寄希望于自己的运气了。

“这里没有树枝。”周长庸看了一眼周围说道。

“来。”师无咎随手一抓,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相对于周长庸的体型来说颇为巨大的树枝,然后递了过去。

周长庸不得不用双手抱着树枝高高举起。

真可爱啊。

师无咎在心里默默的想。

如果小骗子当年在解开他封印的时候就是这么模样,都不用生死簿签订契约,他基本上就从了。

周长庸稳定好身形,用力将树枝高高的往上抛。

树枝落下。

紫山君看见那树枝指向自己的方向,笑道,“原来是东方。”

那就往东方走吧。

东疆也的确是距离人间最近的一个疆域,那边的神修可比这里的神修要多得多呀。

毕竟在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西疆,也只有紫山君这种意境修有所成的神修才能待了。

欢喜鬼母和女子坐下论道聊天。

仙界当中,女修并不算多,而能够兴趣相投的就更是稀少,故而欢喜鬼母对自己这个好友很是信任。

对方能够将提升修为之法倾囊相授,就可见对方之诚心了。相比之下,自己倒是身无长物,帮不上太多的忙。

“喜妹,你我相交多年,我也不便隐瞒你。听说仙界出现一名修炼《度亡经》之人,不知你这里可有什么消息?你的《涅槃经》实在太过深奥,我着实看不懂。”女子莞尔一笑,似乎并不为自己看不懂人家的功法而羞耻。

“《度亡经》那是八经最末,应当浅显一些。不过《度亡经》修行者从未出过圣人,便是连准圣也未出过,姐姐你倒是不用太过在意,这门功法啊,据说是道祖当年和佛祖论道之后演化而来,攻击力不足不说,而且主要是为亡魂而设。”

欢喜鬼母也不藏私,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度亡经》的消息一一道来,“不过那些个仙修们为了它要打的头破血流,我也懒得告诉他们。当初他们如何觊觎我身上的《涅槃经》,也该吃个大亏了!”

“原来如此。”女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人究竟为何,我还没有见过,不知喜妹可留有影像?”

“有的。”欢喜鬼母将自己早已经刻录好的关于周长庸的影像调出来,对着好友道,“喏,就是他,看着一脸病容,恐怕生前是个病死的。”

欢喜鬼母原本只是刻薄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好友已经是瞪大了眼睛,这模样就好似自己之前刚刚看见周长庸的时候一样。

莫非……

不会吧,难道真的这么巧?

“就是他!”好友的回答已经肯定了欢喜鬼母的猜测,“伤我之人虽然不是他,但就是他身边的人!”

和周长庸等人寄希望于运气不一样,其他来到修真界的这些仙尊魔尊们,则是将目光放在了本土修士上。

这些修真界的修士,说到底,努力修行还是为了飞升,而他们恰好知道一些关于如何渡劫的秘法,只需要透露那么一星半点儿,就多得是那些修真界的大能前来询问。

仙尊魔尊们可不是周长庸这样的独行侠,当他们知道这神修拥有功德印记的有数十万之多的时候,就已经生出了找人帮忙的心思来。

先抓几个神修里德高望重的,再逼问他们如何分辨功德印记的真假,然后再将那些神修们一网打尽。

只要不将神修道统灭绝,天道也不能给他们多少惩罚。再说了,他们只是找人,又不是杀人,只要神修们愿意配合,他们也绝对会安安稳稳的将人给送回去。

由此可以想象,这修真界因为这些仙尊魔尊们的到来是如何震撼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仙人偶尔下界,但那是偶尔为之。而现在,这些仙尊魔尊用化身之法前来,虽说一开始他们也的确不太相信,但是等他们开始论道的时候,就不得不让人相信了。

北疆如王七十五剑这样已经经历过荔居时间的修士们来说,对这些所谓“仙人”可以说是避之不及。这些仙人突然下来,肯定没安好心。

同时,也让王七十五剑等人忧心忡忡。

仙界似乎已经不怎么遵守昔日规矩了,若是长此以往,恐怕这修真界就要沦为仙界的附庸了。

这如何使得?

“你们拿着我的手令,将那些行事猖狂的仙尊和魔尊都给我送回来。”人皇席朱脸色铁青,勃然大怒。

当初那荔居之事,这些下界的仙尊们好歹还从他手中取得了人皇令牌,答应不将事情扩大,最后也的确只有北疆一些个修士遭了灾祸,范围控制的还算可以,加上卓风华岚两个人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席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过去了。

可现在,那些仙尊魔尊以为是从是非天内下界,就可以不受他管辖了么?

席朱在别的事情上可以不和这些人计较,可他们若是想要破坏修真界和仙界的壁垒,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

席朱当即就清点了一批弟子出来,让他们带着自己的手令前去捉拿这些不遵守规矩的仙尊魔尊们。

只要他们还不是圣人,还是人族,就得接受人皇手令的限制!

“陛下请息怒。”一名老者上前拱手道,“如今九天十界平静日久,这些人自然忘记了昔日恶果。”

“说到底,还是我这个人皇当得太过温和。”席朱神情不善,对此心知肚明。

若是他有神藏的本事,这些家伙如何敢不将他放在眼里?

但人皇之位,传到他这一代,的确是没落了。

人族太过驳杂,惊才绝艳之士又层出不穷,想要人族修士将他这个人皇看在眼里,席朱就必须技压群雄才行。

但席朱若真的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压不住这些人了。

“陛下,妖族那一位传来消息,说妖族亦有人前往修真界扰乱秩序,他会亲自将那些人捉回来。”老者继续道,“您不用太过担忧,我人族面临的状况,妖族同样发生。”

族群一旦庞大,就会出现不同的声音,这是天道寻常。

“易先生向来和我们交好,既然他老人家愿意出山,一切就好说了。”席朱松了口气,“哎,这人皇之位,看着鲜花簇锦,实际如烈火烹油。哎,我算是明白为何上一任人皇迫不及待的将位置甩给我了。”

“陛下。”老者哭笑不得,“您其实做得不错。”

席朱连连摆手,他现在只想赶紧找出下一任人皇,将这个担子给扔出去!

修真界,东疆某处。

一名清秀温和的青年人抱着满怀的花,悄悄的在某处等候。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热门: 极品修真强少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 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冒牌货 极品狂少 致命十三张 这是病,得治[快穿] 今天美人师尊哭了吗 傲世丹神 隐花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