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咦,你可真是稀客,怎么会过来找我?”欢喜鬼母看见好友前来,忍不住笑道,“你不应该还跟在妖族那位前辈身边忙前忙后么?”

“易前辈难得出关,我原本想着他老人家见多识广,能够给我看看那东西到底出自何处,也好叫我知道我的仇家是谁?可谁知,易前辈压根不见我。”女子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这个古怪玉牌,很是遗憾。

当初这玉牌的主人一击破掉了她在修真界的谋算,她心里也不是不忌惮的。

以她的本事,能够一招就毁掉她化身的人整个红尘天都是数的出来的。再者,她所筹谋的也不是什么好事,若是被人捏住了把柄,以后少不得是个祸事。

为了找出那人,她便将这玉牌挂在身上,四处行走。结果,还是没能发现半点蛛丝马迹。

难不成,那人不是红尘天中人?

“易前辈毕竟非我族类,你还是不要太过接近的好。”欢喜鬼母叹了口气道,“你那块玉牌着实古怪,上面的‘中’字到底意义为何,实在叫人难以猜透。”

“可不是嘛。”女子想起这事,也觉得颇为头疼,“罢了,实在找不到,我也懒得再找了。若是对方不依不饶,我直接和他拼了就是。“

“你就是太过心慈手软。”欢喜鬼母有些恨铁不成钢,“我们道统不比其他,必须要依靠自己努力才能有所作为。若是畏首畏尾,如何能够修成大道?”

“好好好,我受教了。”

两女互相笑了一通,这才停止。

红尘天,修真界。

重新回到修真界,感觉上并没有多少变化。

大概是因为本身周长庸飞升到上界也没多长时间,所以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他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

只是如今这个样子……

“师前辈,之前做准备的时候,您可没有告诉我,我来到这修真界会是这个模样啊?”周长庸忍不住叹气,这已经是他在短短一个时辰内叹的第三十口气。如果不出意外,大概这段时间他可以将一辈子的气给叹完了。

无他,因为他此刻的模样,实在是不敢恭维。

“那是本座忘记了。”师无咎难得这么快就认错,因为他看见如今的周长庸,心情就格外好,“你不过天魔修为,本体修为都有限,化身到下界,自然要受点罪。如今这个模样,说到底还是因为你的修为太低。若是修为高深,便可如本座一样,完全幻化身形。”

师无咎知道周长庸为何这么不淡定?盖因如今的周长庸,约莫只有成人手掌大小,容貌也被控制在七八岁,看着比那曾经的白童子大不了多少。

不得不说,周长庸的脸还是很能打的。

在成年的时候,周长庸的容貌就偏向于俊美,幼年的时候,则是玉雪可爱,加上这巴掌大小的个头,稍稍歪个头,口气软一点,就能将师无咎萌的死去活来。

对对对,幼崽就是要这个样子才可爱!

师无咎时不时摸摸周长庸的小手,要不就捏捏周长庸的小脸,简直玩的不亦可乎。

不枉本座费尽心机,将这小骗子也隐瞒了过去。

实在值得大笑三声啊,哈哈哈!

“你看,当年那个迷惑彩云夫人的仙尊,都只能以雕像模样下界。”师无咎见周长庸还是板着个脸,还是被可爱的不能自已,但出于对周长庸的关怀,师无咎还是像模像样的安慰一句,“你看,总比那些不能动的雕像强吧。”

呵呵。

师无咎的小心思,他还能不知道?

就算之前不懂,现在也全都明白了。

师无咎向来喜欢毛茸茸的可爱幼崽,之前周长庸还想着要不要去给他抓一只食铁兽来?没想到师无咎玩的更大,直接将周长庸变成幼崽了!

周长庸这样的聪明人如何会知道,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还能有变成“拇指姑娘”的时候呢?

果然,师无咎这个人根本无法揣测!

因为他想到什么就会去干什么,连个让你发现的时间都没有。

面对师无咎这样极为情绪化并且还有能力让自己的情绪完全释放的家伙,周长庸简直防不胜防。

再说了,周长庸又不懂身外化身之法,自然无从知道师无咎还隐藏了这般的心思。

但,本着良心说,师无咎比起以前来,可算是进步的太多了,都懂得在事情成功前不要露出任何端倪了。

周长庸心里生出了一种既欣慰又复杂的情绪来。

这大概就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甜蜜和烦恼了吧。

好在周长庸着实是个能够调节自己情绪的高手。在唉声叹气之后发现师无咎依旧没有想要出手将他变回来的想法,周长庸就知道,自己在修真界的时候大概就要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了。

反正也不是一直保持这个模样,忍忍就算了。

再者,看师无咎如今的样子,恐怕自己说什么他都会听。

“师前辈,那我们先去找紫山君吧。”周长庸努力从师无咎的手掌心里往上爬,哼哼哧哧的爬到了师无咎的肩膀上坐着,对着师无咎的耳朵说道。

师无咎伸手朝着肩膀摸了摸,也知道不能将小骗子逗的太过,免得以后这小骗子回来报复自己。

“放心,马上就到。”

此时的西疆,可不如周长庸以前的时候那般平静。

刚开始,西疆的人只以为彩云夫人是带着徒弟白灵一起出门游历个几年就会回来,因为葫山上下都还保持着一贯的平稳。

但随着时间过去,彩云夫人依旧没有只言片语返回,西疆其他大能也没有再见过彩云夫人,当有另一个大能卜算之后,才知道彩云夫人的气息居然已经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可这西疆,这些年根本无人渡劫!

若彩云夫人不是飞升,那么就只有可能是陨落了!

人心一旦浮动,想要再安定下来也就难了。

彩云夫人在时,是这西疆数一数二的大修,加上她年岁并不算大,所有人都觉得她还能在西疆坐镇个几百年,这葫山的下一任继承者,也根本没有选。

如今彩云夫人消失无踪,这葫山上下连个主心骨都没有,自然能乱就乱。

紫山君作为一个神修,勉强避开了这祸乱,安心的在自家洞府教导着自己的小徒弟。

说起来,这小徒弟捡的也是格外有缘。

某一天,紫山君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告诉他,他的徒弟缘分已经到,让他去人间某个宅子后巷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他的弟子。

他梦醒以后,卜算了一卦,又停留了两天,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就按照梦里的提示去了,果然发现了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孩子。这孩子原本是这宅子的原配所生,按照紫山君的卜算,这孩子应当大富大贵,子孙满堂,而且心神善良,修桥铺路,造福一方,死后还会被这附近的居民感恩戴德,供奉为土地神的!

可谁知道,这宅子突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散修给占了。那散修也是个心狠的,发现这孩子有仙缘,又怕这孩子日后寻了靠山来消灭自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将这孩子给杀了。

紫山君晚来一步,这孩子就成了孤魂野鬼。

每每想到这里,紫山君就格外痛心,自己若是不那么多疑,早来半天,这孩子也不至于死。

紫山君打杀了这作恶多端的散修,将这孩子带回自己的道场,好生调养,又让这孩子拜了师,总算才将这师徒名分给确定下来。

唯一让紫山君觉得头疼的就是这孩子太过善良了!

连个小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紫山君差点以为自己找了个佛子回来。好在这孩子善良是过于善良了点,但是修行的天赋却是半点不差。

短短一年时间,这孩子就已经能够吸纳凡人的供奉的香火,当一个小小的夜游神了。等到自己日后多多带着他四处济世救人,宣传信仰,这孩子的未来前程,不可限量!

“徒儿,你放心,以后等你成了人人敬仰的山神,不管你想要帮助多少人,都是可以的。”紫山君满腔的雄心壮志,“到时候,我们也就能是那种长须长眉,仙风道骨的神仙形象啦!”

这可是紫山君毕生追求呢!他以前脸嫩,走到哪里凡人都不相信他能驱魔伏妖,也不相信他能济世救人。

相反那些个年纪一大把,修为比他还低的神修们,干一次活能够收到的信仰香火是他好几倍,紫山君这才顿悟。

他就是入道太早了!

好些个神修特意等到自己年老才入道,为的就是改变形象。像紫山君早早入道的,形象定了,就只能依靠人间香火来逐步更改模样了。

而自己的徒弟,比自己还惨,还是个小孩样子呢!这要是一步步长大,需要多费多少功夫才能变成那寺庙里雕刻的神仙模样啊。

一想到这里,紫山君就不由父爱泛滥。

至于陈化雨,他都一把年纪了,也该定定心练他的丹了。

“师父,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徒弟看向紫山君,脸上带着笑容,“我总觉得,有人会来找我的。要是我样子变得太多,到时候有人认不出我来怎么办?”

陈化雨每天见紫山君这个好友将所有心思都放在这徒弟上,也不由的有些泛酸。以前好友见到他可以说是关怀备至,如今却已经抛弃他这个旧爱了。王七十五剑如今在北疆也是说一不二,要处理不少事情,根本无暇和陈化雨有多少交流时间。每当这个时候,陈化雨就格外想念周长庸来。

思来想去,还是周道友人最好了,可以和他谈天说地,还能和他交流一些炼丹心得。可惜啊,周道友飞升太早了!

是的,陈化雨还是从王七十五剑口中才知道周长庸已经成功飞升了的消息。当时陈化雨的内心是如何的复杂,暂且就先按下不提。不过王七十五剑也知道荔居之事很是蹊跷,为了保护陈化雨,在周长庸飞升的事情上就有少许更改。好在紫山君不是个笨人,很快就帮着圆话,让陈化雨不要将周长庸飞升的事情说出去,这才顺利揭过。

“也不知道周道友如今在仙界是个什么样子?”陈化雨喃喃自语道,“大家都在努力修行,我也应当努力奋发,免得到时候好友们纷纷飞升,徒留我一人,那日子可怎么过?”

“你若是有这样的觉悟,就是最好了。”

一个稚嫩的声音出现在陈化雨耳后。

陈化雨好奇的转过头,看见了一个熟人。

咦咦咦,这不是当初周长庸周道友的师兄么?!他记得的。

师无咎重回下界,给自己施加了相貌遮掩的法术,免得到时候被同样下界前来寻人的那些家伙们给发现了。

“师道友,我们好久不见了啊。”陈化雨没想到居然能够再次见到老熟人,当即有些激动,想要上去拥抱。

师无咎微微避开,“的确很久不见了。”

这个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他忘记了。

“来来来,快来坐。”陈化雨此刻是激动的难以言表恨不得赶紧和师无咎打探打探消息,“哎,周道友飞升之时,我居然都不知道,也没有给他送什么礼物,实在是遗憾的很啊!哦,对了,方才是师道友你在和我说话么?”

但是听着声音好像不太像啊。

“不是我,是周长庸。”师无咎认真说道。

“哈哈哈,周道友不是飞升了?”陈化雨愣了愣,随即笑道,“而且,周道友的声音我怎么会认不出?师道友,我知道你是想要开解我,不过这个玩笑不是很好笑啊。”

师无咎有些无语的看着陈化雨,最后还是决定眼见为实,直接伸手将周长庸从自己肩膀上挪了下来,顺便将头发往后梳了梳。

刚才陈化雨之所以没有发现周长庸,都是因为周长庸这家伙躲在了师无咎的头发里而已。

陈化雨眨了眨眼,停顿了好一会儿,揉了揉眼睛,又看着周长庸过了好一会儿。

“看完没有?”师无咎忍不住出言提醒,小骗子这个样子的确是可爱,不过陈化雨也不能仗着和周长庸有几分交情就能一直看啊。

“……那个师公子。”陈化雨小心翼翼的看向师无咎,言语之间很是小心,“我知道,周道友突然飞升,对你的打击一定不小。不过我辈修士,还是要看开点才好。”

突然拿出这么一个不知道哪里化形出来的小妖精说是周长庸,这怕是心魔缠身,病的不轻啊!

陈化雨已经开始在想要炼制什么样的丹药才能够帮师无咎恢复正常了。向来是师无咎和周长庸感情太好,结果周长庸一言不合就飞升,师公子一时难以接受,才会生出心魔。

修士一旦生了心魔,将自己男变女女变男的都有,师无咎这点症状,也着实不算什么。还是趁着症状比较轻的时候,先治治,免得以后拖延时间长了,反而不好治了。

师无咎便是再迟钝,也能听出陈化雨的意思来了。

“本座没病,这就是周长庸!”师无咎咬牙切齿道,“周长庸,你自己解释。”

周长庸觉得好笑,开口道,“陈道友,我真的是周长庸。”

“哎,你一个小妖精年纪小小,也是可怜。”陈化雨看着周长庸的小脸很是感慨,“只是周道友已经飞升,这一点货真价实。而且吧,周道友可不长你这个样子。”

周长庸在陈化雨心中,是一个久病缠身却不屈不挠的人,也是他值得敬佩的人。

可如今这个小娃娃,唇红齿白,脸颊红润,怎么看都和之前的周长庸搭不上边啊。

想到这里,陈化雨看着师无咎的眼神就越发的微妙起来。

以前紫山君和他说这对师兄弟之间感情可能没有那么清白,他还不相信。如今看来,是他狭隘了啊。

师无咎被陈化雨这副“我什么都不懂你不用多说”的表情气得恨得将人抓过来打一顿。

你知道什么啊知道?

“你自己解释吧。”师无咎将周长庸往陈化雨手上一放,将场地直接让了出来。

有什么话,他们自己解释去吧。

“我的确是周长庸,陈道友,你还记不记得……”周长庸心里觉得好笑,但是面上却显得十分严肃,他对着陈化雨,将他们以前聊过的话题又捡起来聊了一遍,总算让陈化雨相信,自己的的确确是周长庸,而不是师无咎为了聊以慰藉做出来的小傀儡。

陈化雨顶多就是脑筋有点转不过弯来,却不算笨。

周长庸又道自己因为刚飞升,修为不稳,前往下界只能是这般弱小形态的理由,终于让陈化雨彻底放下了疑心。

这的确就是周道友了。

“那周道友,你都已经飞升了还特意用这种形态下来,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陈化雨接着问道。

周长庸掐头去尾的将叶萧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提到了想要找紫山君帮忙的事情。

“哦哦,功德印记啊。”陈化雨顿时懂了,“怪不得你们专门要跑下来呢,不过这事你们找紫山君恐怕也没有什么用。我以前和紫山君相识的时候,也是因为这功德印记呢。”

周长庸闻言,立刻朝着陈化雨看了过来,“这事怎么说?”

“紫山君和他徒弟都有功德印记啊。”陈化雨大大咧咧的说道。

周长庸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不成世间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等等,不对劲,听陈化雨的口气,怎么好像功德印记还随处可见的?

“哦,神修的事情你们不知道,正常的。”陈化雨简单将自己和紫山君相识的事情说了一下,“神修不是以前和仙修的道统之争里输了么?现在他们只能在人间和修真界里待着,都没有指望去仙界了,而且他们的弟子也少的可怜,很多神修在修成肉身之后,就直接去转仙修了。”

这也算是大势所趋。

毕竟一个逐渐没落的道统是留不住人才的,就如同鬼修道统一般,如今就是属于逐渐凋零的。神修道统虽然好上不少,但也着实没有办法和其他道统相比。

因此,这些神修为了留下那些神修苗子,也为了能够将神修的道统发扬光大,于是那些顶级的神修们,使用秘法悄悄祈求造化天的神修圣人,给他们创造了一个功法。

“神修主要依靠人族信仰而增加修为,而想要增加人族信仰,帮助人族度过危机和难关就是最快的方法。不过这么一来,见效太过缓慢,神修很难发现这其中的积累进度。”

陈化雨耸耸肩膀,继续道,“修士肯定要看见希望才会继续努力修行的。所以呢,神修圣人就给了神修一个功法,神修修行之后,只要每帮助一个人,身上就会出现一点功德印记。功德印记越深,积累的功德越多,到时候在渡劫的时候,就能提供更大的助力,而且还能拿来当攻击手段使呢!自从有了这个功法,神修们也开始人才辈出了。难道你都没有发现,神修人数已经比以前多上不少了么?我们仙修现在还在搞内斗,却不知道神修已经悄悄的逼近,开始准备后来居上了!”

这个周长庸还真的不知道。

或者说,几乎所有的仙修都不知道。

仙修们向来不将已经几乎没落的神修放在眼里,加上他们都已经不再飞升进入仙界,等于和仙修们最大的竞争关系都没有了。

连敌人都算不上,又怎么会去关注他们呢?

恐怕就连叶萧自己都料想不到,这原本是寻找他道侣转世的绝佳辨认方式,如今却直接被一堆的功德印记给冲击的烟消云散。

“这事啊,也就我知道。紫山君那家伙的功德印记藏在后背腰上,要不是有一次我们一起杀了妖魔,全身都沾了妖血,需要一起洗澡的话,我还不知道呢。当时我还以为是哪个大能转世,差点想要拜师。哎,后来紫山君和我解释一下,我才知道原来这功德印记是他们神修人人都有的。”陈化雨不由感叹万分,“紫山君就新收的那个小徒弟,才刚刚夜游神的修为,都能显现功德印记了。”

周长庸听完,顿觉头疼。

同一时间,好不容易运用身外化身之法来到修真界的各个仙尊魔尊们,花费不少心思去寻找此地神修,寻找功德印记所有者的时候,陡然发现了一个大难题。

这功德印记,居然是神修们人人都有?

而这修真界的神修,起码也有数十万之多啊!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红色权力 生肖守护神 异闻档案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死亡万花筒 ABO白夜做梦 天下珍藏 乡村小司机 东北往事2黑道风云20年 鬼吹灯同人之大漠迷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