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长庸和师无咎一行人回到自己的宅子,莫寒也有些垂头丧气的告辞,应竹春和白童子两人重新回到生死簿休养。随即周长庸然后才开始分析这件事的难度,而师无咎很没有形象的斜靠在椅子上,只觉得有些心累。

奇怪,以前他应该是挺喜欢这种出风头的场合的,但是最近却总觉得这些都是老调常弹,好没意思。

“师前辈将那些人都给震住了。”周长庸在一旁吹捧道,“九天十界的这些仙人,恐怕都要因为师前辈您而担心的睡不着觉了。”

“来的都是些小辈而已。”师无咎随口道,“没有一个人是本座以前见过的,可见都是后来才修行上来的。”

也对。

若是和师无咎同辈的,如今应当也都是些大人物了,怎么会为了区区一盏清邪灯就来到这是非天呢?就算自己想要,也肯定会派手下前来,而绝不是请自动身前往。

幸亏来的不是师无咎的熟人。

周长庸如此想到,不然这场面光是想想就觉得难过。

“前辈,我方才试着催动了一下生死簿,发现我并没有这个办法去找到那个卫连环的转世。”周长庸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不过关于卫连环是什么时候陨落的,上面却是记载了的。”

生死簿上书,卫连环陨落至今已经差不多有一千五百年的时间了。

若是对方转世成凡人,都足够转世个十几二十次了。

这么长的时间叶萧都没能成功找到,也怪不得这一次要招来这么多仙魔佛妖帮忙一起寻找了。

“很正常。”师无咎看了周长庸一眼,慢悠悠的说道,“生死簿毕竟是大道圣兵,上面记载着无数生灵的生命轨迹,若是可以随意探查翻看,岂不等于泄露天机?等你到了圣人境界,才有可能简单催动生死簿,不然,你就得一直小心保管,不然随时随地都会有性命之危。”

而想要真正炼化生死簿,恐怕就要到道祖境界去了。

可现在别说是道祖,就是成一个准圣都是千难万难,师无咎都不能稳固修为,周长庸想要走到这一步,还有些熬呢!

“哎。”周长庸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终究有些遗憾罢了,“那照师前辈看,我们应当如何寻找呢?那功德印记,可有什么特殊的寻找法门?”

“寻找功德印记的法门,本是神修的看家本领。”师无咎缓缓摇头,“这些都是不传之秘,道统不同,我们即使知道法门,也没有办法使用。”

这么说来,倒是需要去找个神修。

“红尘天的仙界里,似乎并没有神修。”周长庸迟疑了一会儿说道。

“神修和其他道统不同,他们是依靠人族信仰气运而生,故而没有凡人的仙界对他们来说半点吸引力也无。他们只需要居住在人间或者修真界,当自己的一方神灵,只要信仰不灭,他们便可不灭。因此,我们想要找神修,还是得下界才行。”

周长庸闻言不由笑了笑,“师前辈,我们之前才历经千辛万苦的渡劫飞升,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要想法子下去。这命运之言,说来也着实有趣。”

师无咎深以为然。

可不是么,他们还没有在上界好好的逛一逛看一看,就得想方设法重新回去了。

不过,这飞升之事,上来容易下去难。

“师前辈,我们认识的神修里,好像也只有一个紫山君。”既然知道他们必须得往下界走,周长庸就能理清思路了,“紫山君在下界多年,恐怕也会有不少神修朋友,找他帮忙再合适不过。说起来,这卫连环陨落一千五百年,恐怕就算步入修行,如今也未必能够飞升到上界,他在下界的可能性是极高的。”

若是在上界,恐怕叶萧早就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了,怎么会到现在还一无所获?

“不知师前辈您是否有办法可以让我们下去?”周长庸又将视线对准了师无咎。这清邪灯是关系到师无咎能不能去见准圣,找到恢复自升修为办法的关键所在,于情于理,师无咎都得尽心尽力。

“当然有。”师无咎肯定道,“就如同当初你在彩云夫人处见到的雕像一般,我们也可以借用这身外化身之法前往下界。”

周长庸想起当初的事情,也不由点头,“看师前辈你的样子,是不是这法子还有什么不当之处?”若是顺利,依师无咎的性子,他们现在就应该前往修真界才是,师无咎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还不是因为你?”师无咎瞪了周长庸一眼,“本座这样的修为,身外化身前往下界,自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但你不过刚刚飞升,修为没有稳固,就算借用身外化身之法前往下界,你的本体也脆弱的很,若是被人攻击,你怕是就没命了。”

身外化身之法限制颇多,像应竹春白童子这样的鬼仆肯定是不能跟着一起下去的,最多也就是帮忙看守他们的本体而已。

但应竹春和白童子又能有多大实力呢?

若是周长庸一口气将他收的鬼仆全部都放出来,那么周长庸就危险了。他是因为如今容颜大变加上没有泄露姓名,这才暂时躲过了红尘天那边的追踪。可万一在是非天内露出了马脚,恐怕就没有这么简单鞥狗敷衍过去了。

到时候,万一周长庸真的殒命,他一时半会儿又不能立刻回到本体,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周长庸想了一会儿,又看向师无咎,突然笑了,“原来师前辈是在担心我的安危,当真叫我受宠若惊。”

师无咎怎么就这么笨,如果他的本体被人攻击而亡,师无咎就是最大的受益人。到时候,生死簿也好,《度亡经》也好,都会是师无咎的。如他这般,直接将顾虑说了出来,不就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本……本座才不是在担心你。”师无咎一时叫周长庸戳破心中担忧,又见周长庸这一脸得意的模样,当即反驳,“万一到时候你死了,这生死簿被人抢走了,本座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担心你?想得美!”

周长庸但笑不语。

师无咎这话已经有些声色内荏,周长庸自然要见好就收。

“所以,只要解决了本体安置问题,我们就可以没有隐忧的前往下界了对吧。”周长庸听明白了师无咎的意思。

“本座能够想到的,其他九天十界的人也能想到。”师无咎在这一点上还是知道轻重的,“一旦我们化身离开,恐怕那些仙尊魔尊都会过来找你,杀掉你。他们未必能够杀掉我,但是能够杀掉你,或者重伤你,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清邪灯背后的准圣承诺实在动人心,就连师无咎都忍不住卷入到这一场纷争里来,何况他人?

周长庸分明就是个软柿子,哪怕有师无咎高调在前,恐怕也多得是人愿意铤而走险。

或许,到时候都不用这些人出手,只要放出一些周长庸的消息,说他身上有什么宝贝之类的,这些是非天内的魔修就会如苍蝇一般扑过来。

“师前辈有些多虑了。”周长庸眼珠一转,就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藏身之处,“我知道一个地方,绝对安全,师无咎大可高枕无忧。”

“哦?”师无咎不免有些好奇,“你说的是何处?”

“阿清城城主府。”周长庸回答道,“世界上还有比叶萧的住处更加安全的地方么?”

正如师无咎所料,其他九天十界的人,也很快将目标锁定在了下界。

功德印记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的,而且叶萧在上界找了这么多年没有找到,在下界的可能性可比在上界强。此外,也需要他们这些人去下界找一找那些神修,有了他们帮忙,才能更快的找到叶萧的道侣转世。

但问题有两个,首先是如何让神修帮忙,其次是如何将人给带上是非天?

前者还稍微好一点。

仙修和神修向来不对盘。当年神修和仙修在道统之争里输了,道统随之式微,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还是有不少底蕴。而且,神修的大本营就在凡间和修真界,而上界仙人下去之后,也会被天道限制实力。这么一来,最多也就能神修打个平手,若是在他们的地盘上,恐怕还要占据下风。

不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好处给到位,神修和仙修魔修之间也不是不可以合作,所以这个倒是不用太担心。

相反是后者,他们若是真的找到了叶萧道侣转世,要如何才能将人给带上去?能够随手点化将人带上天的,唯有准圣以上被天道承认了的修士才行,要么就只能一直守着,等着叶萧道侣修行有成成功飞升,才能将他带走。

但这么一来,就要面临被其他同道争抢的风险。

总而言之,这事虽然不算太难,但也绝对不好办,很折腾人。

但谁让叶萧手里有清邪灯,所以他提的要求,他们就必须满足呢?

这件事他们不但要办,还得办的快才行。

一时之间,这些前来参加宴会的仙佛妖魔都开始四处打探,看能不能有什么路子和下界的神修鬼修搭上线,好缩短点时间,早日找到叶萧的道侣转世。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去而复返,叶萧并没有很惊讶,他之前就已经有所猜测,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如今,这城主府里只剩下周长庸和师无咎外加叶萧三人,便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两位看来是胸有成竹。”叶萧的双眼看起来和常人没有多少区别,但是被他盯着看的时候,却能够发现其中的不同。

“好说。”师无咎不露声色的挡在周长庸面前,遮蔽了叶萧的视线,“阁下也是有道侣的人了,一直这么盯着本座的道侣看,是不是不太好?”

周长庸在背后微微扬起了嘴角。

虽然说是做戏,但是从师无咎口中听见“道侣”两个字,给人的感觉还是截然不同的。

到了上界,师无咎就比在下界的时候积极多了。

在下界,不管师无咎是说话做事也好,总是提不起多少兴趣,因为在他看来,下界的人太过脆弱,有时候稍稍用点力对方就会死。而上界的人,相对来说就比较耐力好一点,师无咎也可以稍稍放开了。

“阁下的道侣身怀异宝,我又如何能够看透?”叶萧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两位有这样的法宝和本事,哪里需要畏惧一个小小的我呢?”

“畏惧当然不至于,但若是有人以为有一双过得去的眼睛就可以嚣张的话,本座也不介意给点教训。”师无咎捏了捏手指,意味深长的看着叶萧回答道。

向来怼天怼地毫不惧怕的叶萧看见师无咎此刻的模样,也不由的收敛了些。

在这样强大的实力面前,该收敛还是要收敛,而且叶萧看得出来,师无咎说的是真的。若是自己当真泄露他们的秘密,恐怕马上就会是自己的忌日了。

怼人怼的厉害的人,往往心里更加清楚什么人是可以惹的,什么人是不可以惹的。师无咎和周长庸明显就是那一类不好惹的人。

“两位前来找我,必定有事,两位但说无妨。”叶萧友善的给了个台阶,免得他们继续僵持下去。

“你的道侣,极有可能是在下界。恰好本座和道侣在下界认识几个神修,加上我道侣也懂一些鬼修之法,花个百八十年帮你找个道侣应当不难。不过我道侣实力低微,用化身之法离去,本体安危可能有损,因此思来想去,还请叶城主行个方便,让我们将本体放于您的房中,顺便保护一下我们。”

师无咎说话的时候理直气壮,毫无心虚之色。

明明是叶萧让人去帮忙找人,如今反而变成了叶萧要帮忙保护他们。

这事完全颠倒,但从师无咎的嘴里说出来,却显得挺有说服力。

“凭什么?”叶萧微微皱眉,不愿意插手这件事。

“自然是凭我们帮你找回道侣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周长庸认真回答道,“我道侣的实力你也看见了,我身上也的确有秘宝。综合来说,我们是你请来的客人当中实力最强的。说的更加直白一些,若是我们道侣二人都找不到,恐怕其他人就更加找不到了。叶城主既然想要见到道侣,又为什么不能帮我们忙,这样才更加互利互惠。”

叶萧眼神有些犹豫,显然有些行动了。

这两人是连他的眼睛都看不透的存在,要说可能性,也的确是他们找到的可能性最大。

“你们两人,身上肯定带着不少麻烦。”叶萧看向周长庸的方向,“你身上气运之驳杂,简直是我平生仅见。我若是应承了你,恐怕这阿清城就永无宁日了。”

“城主说笑。”周长庸大笑了两声,“难不成如今的阿清城就很风平浪静么?”

叶萧有些哑口无言。

“也罢。”叶萧终究还是知道轻重,“我可以答应保护你们的本体,不过你们需要隔一段时间告诉我你们找人的进度。你们必须证明给我看,是真的有能力有办法帮我找到我的道侣,不然我不会一直帮忙。”

“可以。”周长庸答应的爽快。

“成交。”叶萧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红尘天,仙界。

要说这仙界,近来最为热烈的消息无非就是《度亡经》传人的出世和是非天内清邪灯可得准圣一诺的两个了。

是非天不是人人都可以去的,光是隔了一重天,就已经阻碍了无数仙人想要追梦的步伐。加上这清邪灯背后的准圣,可是是非天内的,那些老资格的仙尊们,以前可不少和是非天对着干。大大咧咧的前去是非天面见人家的准圣,一个搞不好肯定就要没命。

因此,准圣承诺这个事情,对妖修和魔修的吸引力更大。

而仙修们,除去那么几个仙尊之外,更多的还是对《度亡经》更有兴趣。

当然,仙界的鬼修们也对这《度亡经》有兴趣。

但奇怪的是,当初那个传人明明已经渡劫飞升,但红尘天内外却没有他的影子,莫不是去了其它几重天?

这渡劫飞升之后,接引金光的时间也是有快有慢,并不能确定到某一个具体时辰和具体人数。不然,欢喜天女也不至于借着自家师父的面子前去求助人皇席朱。

可现在连人皇席朱都找不到的人,其他人又要如何才能找到?

因此,仙界中人也只能用笨办法。

百年以内飞升的,他们都要重点关注,免得到时候人跑了。

欢喜天女在上界并非叫这个名号,而是号为“欢喜鬼母”,乃是鬼修这些年最为出色的一个,也是自黄泉天封闭之后,第一个修成仙尊级别的。

因此,在不少鬼修眼中,欢喜鬼母的出现,真是黄泉天即将开启,鬼修道统开始兴盛的证明。

不管这证明是真是假,但欢喜鬼母在鬼修们当中的地位,自然是非同凡响。

而欢喜鬼母的师父,则是如今鬼修一脉当中资格最老的几位前辈之一的修罗鬼尊。当年,他老人家甚至有幸见过黄泉天的道祖一面,在道祖和圣人座下听过讲。如今,鬼修之所以在仙界还有几分立足之地,也少不得是因为这几个前辈在其中斡旋的缘故。

“启禀师父,关于那个《度亡经》传人的事情,大概便是如此。”欢喜鬼母自然不敢隐瞒自家师父,将自己和周长庸前后的恩怨也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哎,为师早就说过,你之前急功近利,必定有损你自身因果。”修罗鬼尊的真身并不在红尘天内,而是在无限接近黄泉天的地方,借黄泉天的死气进行修炼。

但哪怕只有一个声音,也足以让欢喜鬼母汗如雨下,跪倒在地了。

“师父,我只是不甘心。”欢喜鬼母却不觉得自己有错,“鬼修道统凋零,我想要快速提升修为,自然需要另寻他法。我只是将化身放入凡间,吸收天地怨气死气罢了,谁知反而被那些仙门中人视作魔头囚禁,其后也不过是为了摆脱囚禁而设下一些小计而已,着实算不得什么。若弟子有错,那是非天内作恶多端的魔修们,岂不是该万死谢罪?”

再说,鬼修和仙修佛修又不一样,也不讲究什么济世救人。她不过是因势利导,加以利用,那些修士们自己就闹了起来,最后反而还一切罪尤扣在她头上,这叫人如何心服?

“再说了,那人修的乃是最为下等的《度亡经》,比不上我等《涅槃经》厉害。”

“住口。”修罗鬼尊已经隐隐有些动怒,“无知小儿,不管是上四经还是下四经,均是道祖亲创。上下之分,无非是时间先后罢了,绝非功法本身优劣。若真要分出个高下,道祖最后才创下的《度亡经》,才应当是道祖毕生心血所在!”

欢喜鬼母低头不语,心里却不以为然。

师父就是如此,还守着以前的一些老规矩不放。圣人道祖早已前往造化天不问世事,就连圣人座下弟子后裔,被夺宝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也没有见圣人和道祖吱声。

由此可见,对于这些高高在上的圣人道祖来说,除非是涉及某个族群的生死存亡大事,不然他们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而自家师父,则是属于无脑拥护圣人道祖说话的那一类。不管他们说的是什么,在师父看来都是对的。

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

鬼修道统凋零,她想要快速提升修为,只能跟着那些仙修仙尊们学。而事实上,她也却是成功了,如今在一众鬼修眼中,她可是未来的希望。

她选的道路并没有错,只是师父看不惯而已。等哪天自己的修为能够超越师父,甚至能够打开黄泉天的时候,师父才会意识到自己做的才是对的。

如师父这般因循守旧的,哪怕天天接近黄泉天修行又有什么用呢?也不见有生死簿降下,更不见黄泉天为此松动半分!

“罢了。”修罗鬼尊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徒弟未必能够放在心上。有些劫数,该来的始终要来,躲是根本躲不过去的。

既然如此,不如就此顺其自然。

“弟子拜别师父。”欢喜鬼母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随即退了出去。

才回到自家道场,就听见好友上门前来的消息。

“喜妹,看来我当初传你的那化身之法,当真有用。”说话的乃是一名看起来相貌分外端庄威严的女子,不过在见到欢喜鬼母之后,脸上的神情倒是缓和了不少,“多年不见,你已经是鬼母了。”

女子身上配着一块颇为奇特的玉牌,玉牌上面清楚的刻着一个“中”字。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九州刹那公子 黑道悲情2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幻城 欢乐颂(全三册) 海面之下 发个微信去天庭 蝴蝶风暴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