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落座之后,场上一时就有些沉寂下来,雅雀无声。

最后,还是叶萧这个主人翁主动挑起了话题,“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么这一次宴会也可以正式开始了。诸位有什么想要问的,就问吧,能够回答的,我尽量回答你们。”

说是宴会开始,但和之前没开始之前相比,也就是每个人的桌子上,又多了一小碟点心罢了。一个小碟也就成人巴掌大小,里面粗略装着三四块点心,连个像样的摆盘都没有,看着着实寒碜。

“阿清城难道穷到了这个份上?”红尘天的某个仙修忍不住出言质问,他们千里迢迢来到是非天,这茶不能喝,这点心也不能吃,这哪里是招待客人,分明是在招待囚犯。

“是非天不比红尘天地大物博,魔修呢,大多不事生产,只喜欢不劳而获,因此这东西自然不多。”叶萧说起来话来,连自己也骂了进去,“在是非天内,最难找的就是厨子、绣娘、农夫之类的,那些保镖护卫杀手倒是一抓一大把。这些东西,你们爱吃不吃,我也不是真的请你们来吃饭的。”

叶萧一通怼完,特别不给面子的捏起一块点心直接吃了下去,根本没有去看那个仙修的脸色。

这一城之主都将点心给吃了,其他人能不吃?

“无咎,我们吃这个。”周长庸一派不疾不徐的从须弥戒子里取出各色零食瓜果,一一摆放在了师无咎面前。

这些东西一个个灵气非凡,自然不是周长庸负担得起的,而是来自于师无咎自己的随身宝库。不过人前嘛,周长庸自然要好好给师无咎面子的。

“我要吃这个。”师无咎微微点了点下巴,周长庸立刻识相的捏起那一枚果子,递到师无咎嘴边,师无咎这才开了尊口,咬了下去。

“小心一些。”周长庸拿出手帕,给师无咎擦了擦嘴角,又用手将师无咎耳旁的碎发理了理,看起来格外的细心周到。这样的态度和周长庸这张俊美中带着一丝阴郁的脸组合在一起,不由的形成了一种额外的反差和矛盾感。

周遭的修士们看的无比糟心,早知道他们应该也带着自己心爱的妾侍或者仆从来才是,免得这样平白无故的被人家给秀了一脸。

应竹春和白童子莫寒三人就站在周长庸和师无咎的身后,一丝眼神都没有放在周长庸他们身上,免得到时候露出了马脚被人给看了出来。

“两位还真是情深义重。”许鸬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将自己身上的尸臭给止住了,但是嘴唇却是红的叫人格外鲜艳,倒是容易让周长庸想起前世小说电影里那些吸血鬼一般的形象。

“无咎尤其出色,我自然要小心看紧。”周长庸面不改色的回答道,“若是许公子也有道侣,大概就能明白我此刻患得患失的心境了。”

“哦,那等来日我也有了道侣,一定请二位前来喝杯喜酒。”许鸬十分顺畅的接了话。

有了师无咎开头,自然魔尊仙尊们也不再委屈自己,纷纷从自己的须弥戒子里拿出一些吃食来,样样都称得上是天材地宝。

一时之间,这小小的会场因为他们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变得灵气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洞天福地。

师无咎慢条斯理的吃完了好几个果子,这才开口询问道,“听闻叶城主之前放出话来,只要有人能够为你找到你道侣转世,你便将清邪灯送出,是也不是?”

顿时,众人也纷纷朝着叶萧看了过去。

有师无咎在这里,他们想要靠武力抢夺,怕是有点难了。这个时候,师无咎主动问出这样的话,就意味着师无咎放弃了武力抢夺的想法,其他人也能够有那么一丝机会了。

“不错。”叶萧放下酒壶,认真回答道,“我将诸位召集前来,正是为此,诸位请看。”

话音刚落,叶萧的眉心处隐隐出现一盏灯的虚影。那灯看起来甚是普通,但隐隐约约却可见其超凡的力量。

尤其是那些佛修们,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在看见这灯的时候,眼睛几乎都在放光。

“当年圣人神藏身为人族之主,我佛界小自在天的明镜佛陀也是天生佛缘,和神藏圣人也是至交好友。这清邪灯,原来是供奉在佛前的一盏普通青灯,后来明镜佛陀与神藏圣人两人随手以此青灯作为论道载体。其后,那青灯便拥有了超凡的力量,能够驱逐邪祟,守心护神,堪为至宝。”一个年纪稍长的佛修一边拨弄着念珠,一边缓缓将昔年往事细细道来。

这清邪灯的确是神藏圣人的法宝不错,但和佛修也是因缘深种。故而当他们知道是非天内出现的法宝是清邪灯之时,佛界这些小自在天的修士才会主动来到这是非天当中。

佛修虽然也是一门源远流长的道统,但它提倡苦修,戒律甚多,愿意拜入佛门且能够一直坚持下去的却是不多。

加上佛修曾经和妖族有过不小的恩怨。妖族有多少族人被佛修拐走成了护法,就有多少自恃美貌的妖族勾引的佛修们破界还俗。

这一来二去的,妖族和佛修互相争斗,反而消耗了彼此的实力。

故而佛界也没有自己占有一重天,而只是在红尘天里开辟了自己的空间,号为小自在天,平日里也不怎么掺和其他道统之争。

只可惜,其他道统传承的修士越来越多,而佛修道统传承却是越来越少。渐渐的,佛界这些修士们也意识到,不能再这么固步自封下去了,也需要多找一些佛修苗子回来。

可惜如今妖族子嗣不丰,佛修好苗子也越来越少,属于佛修的宝物也是屈指可数。而在佛修的法宝之中,这清邪灯无疑是排名极为靠前的。

按照佛修们的想法,这清邪灯当年是神藏圣人和他们明镜佛陀共同创造,如今圣人不见了,这法宝自然也该属于小自在天才对。

若是这法宝去了红尘天或者逍遥天,佛修们还有话好说,说不定可以顺顺利利的将法宝给收回来。但很可惜,这法宝落入了是非天,而魔修们向来不是一个顾全大局的性子。

法宝到了他们手中,就是他们的,哪里还会给你还回去?

没办法,佛修们也只能自己亲自过来一趟,看能不能将清邪灯给带走了。

叶萧将清邪灯展出来的这一刻,周长庸就感觉到了他须弥戒子里刀鞘的震动。

这清邪灯毕竟是仙修和佛修的法宝,叶萧仗着自己曾经也是仙修,加上有窥真之眼,这才将清邪灯初步炼化。只是这阿邪刀的刀鞘和阿邪刀相伴多年,早已互相融合,在感应到阿邪刀的气息之后,这刀鞘自然也会发出震动来。

“不管你们说什么,做什么,如你们所见,这清邪灯已经与我心血相连。若你们不能找到我道侣转世,这清邪灯我便不会给你们。你们若是想要拿,就只能先杀了我。但是我奉劝诸位一句,杀了我,这清邪灯也就没了。所以,你们只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可以发下道心誓言,只要你们帮我找到道侣转世,我自然将清邪灯双手奉上。”

叶萧干脆将自己的想法全部挑明,也免得他们一直在这里猜来猜去的。

师无咎忍不住朝着周长庸看了一眼。

一切就和周长庸所说的差不多。

这叶萧,果然是将自己和清邪灯绑在了一起,完全就是不要命了。若是真的有人不受他威胁,将他连人带灯一起毁了,那可怎么办?

总有些魔修,是宁愿将东西毁了谁也得不到也好过某一个人得到的性子。

叶萧此举,实在太过冒险。

但这个方法却意外的很实用。

在叶萧说完这样的话之后,场上在清邪灯出现后显得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刻就消散无踪了。

且不说能不能杀掉叶萧,若是真连人带灯一起毁了,其他人哪里能放过这个杀人凶手?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空手而归的。

“请恕我失礼。”许鸬自然也渴望清邪灯,但叶萧提出来的要求实在有些过分,“谁都知道,自从黄泉天封闭之后,所有修士便不可以再封印神魂记忆转世重修。而且轮回大道缺失,也不能保证每一个修士灵魂都能顺利投胎,也有些运气不好的,直接消散于天地之间了,又或者,投胎到其他种族的也有。万一到时候您的道侣投胎成一只鸟,一只猫,又能如何呢?”

“不错。想要知道人的轮回投胎,要么成为黄泉天之主,要么掌握大道圣兵生死簿。但生死簿当年从三位准圣手中逃脱,消失多年,也有人说它已经重新回了黄泉天。我们不是不想帮你寻找,实在是有心无力。”另一个魔修也跟着许鸬一起帮腔。

如今,他们连最基本的线索和手段都没有,这人海茫茫,要如何去寻找叶萧的转世?

“他和你们不一样。”叶萧咬牙,“他先祖功德深厚,庇佑后人,必定次次都能顺利投胎为人,而且还会是那些不愁吃穿的大户之家。你们只需要找谁的身上有功德印记,便有可能是我的道侣了。”

“非也非也,没有谁的功德可以一直留存庇佑后人。“红尘天的一个仙尊摇头道,“除非是拯救天地这样的大事,不然后人想要一直享受先祖功德,恐怕是妄想。此外,若是您道侣当真福缘深厚,恐怕如今也已经和您长伴才是。”

既然对方早早陨落,就意味着对方的功德也到头了。

这才是叶萧一直找不到的原因。

若只要单凭功德印记就可以找到,那么叶萧怎么会寻访多年一直没有下落呢?

叶萧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说话也是不留半点余地,“若是容易找,我何必用清邪灯?准圣曾为我推算,言道我寻找到他的唯一一丝机会就在这清邪灯中。准圣说话,自然让我万分信服。你们若是找不到,那是你们没有本事。既然没有这个本事,便是拿到了清邪灯,见到了准圣,也是无用,还不如就此离去!”

生死簿他倒是有,但他也只是刚刚得到生死簿承认,根本不可能现在就查探到某个人的轮回转世。

一个人的命数是变化莫测的,不是寻常可以见到。

不过既然自己有缘可以到这里,就意味着冥冥之中,天道还是给了叶萧一丝机会的,只看叶萧能不能抓住而已。

这清邪灯,或许也会对我有用。

“请问您的道侣姓甚名谁,是为何陨落,又是何时陨落呢?除去功德印记之外,叶城主您又要如何确定我们找到的人就是你想要找的那个呢?”

叶萧如果能够认出人,自然也有能够分辨人的方法吧。

“我一看便知。”叶萧回答道,“我的道侣名为卫连环。”

“卫?”红尘天的一个仙尊陡然想起,“你说的,是那个十几万年前,红尘天大劫,为了弥补天地漏洞而投身于大地的卫家么?”

“我好像也曾经听师傅提过。卫家人乃是上古的一只妖族和人族混血而生的人,天生就能亲近大地,在神修道统鼎盛之时,山神土地神几乎都出自于卫家。可惜当初红尘天天地大劫,神修道统一蹶不振,而卫家也死伤惨重。我以为这一族已经灭族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后人传承于世?”

但这么一来,就和之前叶萧的话对上了。

卫连环的先祖几乎都因对抗天地大劫而死,天道自然要降下功德。这卫连环自然是卫家后人,自然也能享受到先祖庇护。

只是这毕竟是十几万年前的事情了。

当年的功德挪到现在,还能剩下几分呢?

叶萧沉默不言。

卫连环身上的功德已经足以让他安安稳稳修炼到仙尊了,只是因他而死罢了。

开始,叶萧只是凭借着双眼之力,从人群之中发现卫连环身上功德深厚,和他一起行动不用担心自己的双眼被人觊觎罢了。

慢慢的,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又经历了许许多多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从凡间到修真界,再到飞升红尘天仙界,他们一路风风雨雨都过来了。

可谁知,他双眼的秘密不知道怎么的就暴露了,一直有人对他穷追不舍,他好几次都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全靠卫连环一直带着他东躲西藏。

也不知道那追杀他们的人,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法子,他和卫连环躲得越久,因他们而死的人就越多,卫连环身上的功德也在被一点一点的消磨。

等到最后,卫连环在临死之前,许下宏愿,将自己所剩不多的功德全部转到叶萧身上。卫连环死后,叶萧万念俱灰,堕入魔道,却也因为功法之故,他并没有因为堕入魔道而心性大变,但功力却是连续倍增。

其后,他在是非天内一路顺风顺水,就算是清邪灯这样的法宝,他也得来的格外轻松。

但卫连环呢?

不管他如何寻找,始终寻找不到他的痕迹。

卫家当年功德深厚,就算卫连环身死,他也必定可以转世为人,说不定也能踏上修行之路。只是人海茫茫,他能够找多少地方呢?

所以叶萧只能请人帮忙。

以清邪灯为诱饵,让九天十界想要得到灯的人都来帮忙寻找。若是老天垂怜,或许还有一面之缘。

“有了名姓,有了死亡的时间和地点,再来推算你道侣所在之处,就比较方便了。”白童子感应到了周长庸的吩咐,张口说道。

如今白童子和应竹春两人,便是明面上的鬼修。而涉及轮回之事,自然还是鬼修更为便利。

“若是一切如城主若说,就算您道侣转世,恐怕功德印记也会十分黯淡,又或者难以被发现。”白童子继续说道,“这么一来,想要寻找的话,时间上可能会有些问题。”

“多久我都等得起。”叶萧正色道,“我不求再有一世姻缘,我只求能够重新再见他一面。”

这事,说难其实也不难,毕竟连功德印记都出来,可供选择的范围就小了许多。但说难也难,这九天十界,生灵何其之多,想要找到一个拥有功德印记的人,何其之难?若是对方不曾步入修行,而是在凡间享受富贵和平,他们又要如何去寻找?一不小心介入凡间命数太过,就会被天道所反噬。

“也不是不可以帮你找。”师无咎咬了一口果子,“只要你说话算话,在我们没有将人带来之前,你可得将清邪灯给看好了。”

“这是自然。”叶萧肯定回答道。

“行了,走吧。”师无咎已经有些乏了,他费尽心思的出场,爽也爽了,看也看了,这些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水平,他心里也已经有数了。所以,这里就没有什么好待下去的了。

“好。”周长庸立刻起身,跟了上去。

“还请叶城主放心,我们会尽快帮您找到的。”周长庸笑眯眯的说道,两侧的应竹春和白童子两人也是纷纷颔首。

“等等。”莫寒停了下来,看向叶萧,“叶城主,我只想知道,阿邪刀你是如何得来,我师父又是为何陨落?”

“我为何要告诉你?”叶萧反问道,“你并非我请来的客人,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叶城主,我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您……”

“与我何干?”叶萧堕入魔道之后,除去对道侣还有感情,其他人在他眼中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而周长庸和师无咎之所以能够不同,就在于他们可以帮得上忙。应竹春和白童子看起来是鬼修,也能帮忙,叶萧也会有问必答。

但莫寒,显然不在此列。

“叶城主,若是这个问题我帮他问一问呢?”周长庸停下来,转身看向叶萧说道。

莫寒十分感激的看了周长庸一眼。

“我可以先回答你一半。”叶萧看向莫寒道,“你师父的死与我无关。如果你想要知道所有的真相,就带着我的道侣来见我,我心情好了,自然有什么说什么。心情不好,便是你跪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有半分动容,请——”

叶萧拿起桌上的酒壶,喝了几口,已经直接下了逐客令。

其他人见到叶萧这个模样,也知道怕是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也纷纷起身告辞。

比起这个,他们还是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身上有功德印记的人吧。

说起这轮回转世,这功德印记,最擅长的应当就是鬼修、佛修和神修了。

怪不得这叶萧还特意传了消息去红尘天,恐怕为的就是红尘天的佛修和神修了。

可惜,神修们一个个宅的很,压根就不来。

而他们这些魔修,想要去找人,怕是要费好大的功夫。

另一头,红尘天修真界。

“哎,好友,你就先回去吧,别在这里打扰我了。”紫山君有些不耐烦,一心一意要赶陈化雨离开。

“什么,你也要我离开?”陈化雨很是震惊,满脸都是不可置信,“如今葫山动乱,大家都发现彩云夫人陨落,现在西疆混乱一片,我是担心你才跑过来找你,你居然半点不领情?”

“好说好说。”紫山君微微拱手,“如今王七十五剑已经是大乘期修士,他前些日子才给我送了上百张剑符来,如今我自保是绰绰有余。倒是好友你,天天来找我才是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还是早些离开吧。我知道你就是被人催着炼丹炼烦了才来的,但我目前真的挺忙的。”

“呵呵,少骗我。”陈化雨觉得好笑又好笑,“不就是因为你最近收了个孤魂野鬼当徒弟,一心培养他早日成才接你的班当山神么?我和你相识多年,你居然又了新欢就不要我这个旧爱了?”

“说话说,确实有点。”紫山君眨眨眼,回答的很是认真,“好友,你这张脸我确实有点看腻了,你哪里比得上我新鲜又水灵的徒弟?你也知道,我为了收个徒弟,活生生耽误了几百年。同期的道友都已经封神了,我还在等着我的徒弟。好不容易徒弟收好了,距离我封为山神也快了,我自然要先忙完自己的事情啊。”

陈化雨被紫山君这一通喜新厌旧的歪理气得几乎冒烟。

“你这徒弟,可比你强。”陈化雨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我看,到时候你徒弟都封神了,你还只是个紫山君呢!”

“那也行。”紫山君格外不要脸面,“徒弟成才,还能不拉扯我这个当师父的一把?”

陈化雨气得倒仰。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热门: 天才御兽师 当年铁甲动帝王 撩动心弦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 皇后太正直[穿书] 诛仙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暗号 坟岭村笔记 无间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