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和周长庸这一次的出行,排场可以说是做到了力所能及的最大。

这些丑陋的格外有个性的魔兽,都是师无咎和周长庸两人翻遍了是非天内的魔兽图鉴才找来的,可以说丑出了特色,丑出了水平。

而这马车,则是周长庸自己结合现代看过的那些科幻片里的飞船啊航空母舰啊之类的设计出来的,主打的就是冰冷和冷酷风格。在这是非天里倒是颇为颇为和谐,就连师无咎也觉得这风格相当独特,一看就和他很是相配。

至于衣服啊首饰啊之类的,则是师无咎自己去是非天的各种商铺里挑的。那些格外华丽复杂的东西一旦到了师无咎身上,就几乎都沦为了师无咎美貌的陪衬。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当师无咎盛大打扮一番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就更加不一般了,就连周长庸也不由的有些晃神。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叫人终生难忘的人,那么师无咎必定位居榜首。

因此,当周长庸一行五人卡着时间来到叶萧所举办的宴会场地前的时候,哪怕面对九天十界各种大能投过来的视线,周长庸等人也觉得坦然无比,就连临时被拉过来凑数的莫寒,心里也生出了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来。

大概是因为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给他的信心太足了。

开始,莫寒还在奇怪为何师无咎这样的人和周长庸是道侣?但如今他似乎又能理解一二。

不是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坦然自若的站在师无咎身边。

就算是潜心苦修的佛陀,也免不了爱嗔痴,人的天性是没有办法被完全抹杀的,若是能够做到,那么距离成圣也不远了。莫寒试想了一下,若是易地而处,自己能够和师无咎相处那么超过一天的时间么?

恐怕不能。

因为师无咎给人的感觉太过高端,太有距离,他的实力也太强,面对这样的人,你连一丝一毫的懈怠都不敢有,如何能够生出别的心思?但周长庸,似乎就完全不会被师无咎的气势给压住。

这就是十分可怕了。

明明只是一个天魔修为的家伙,心理承受能力怎么就能这么大?

而此刻,顺着叶萧的话而看过去的各种大能,在注意到周长庸这一行人的出现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咦,这马车倒是很独特,似乎不是九天十界的风格。”许鸬第一眼就看见了那辆马车。他自己的马车就足够豪华了,他也很是满意,不过眼前这一辆似乎要更加吸引人些。

不过,相比起许鸬的不着调,其他人的想法就要更加现实一些。

“驾车的是准魔尊修为吧,看骨龄面相似乎也不大,倒是一个好苗子。”

莫寒的师父痴迷刀道,而他不练刀法还能有如此修为,可见他的天赋和气运均是非凡。落在这些有心人眼中,自然被看的清清楚楚。

“我倒是有几分印象,他好像是以前那个刀魔不成器的徒弟。我想,叶城主应该会更加眼熟一些。”毕竟阿邪刀可是被叶萧拿到手的。

“有意思,他多少在我们是非天内还算有点名气,若是来我的主城,也能获得长老的位置。如今倒是沦落去驾车了,可惜啊可惜。”

这些人说话可半点都没有避着莫寒,不如说这就是说给莫寒听的。

一个人有了这样的修为,干的却是这样底下的事情,但凡有点血性的,心里都会生出一点别样的念头来。何况是非天内忠诚本来就是少数,他们只是随口几句,又不费什么功夫,说说也是无妨。

损人不利己,是不少魔修都愿意干的事情。

莫寒在是非天内还算是有名有姓,实力也是非凡,而另外两个走在马车左右的应竹春和白童子二人,就显得比较低调了。

他们两人因为周长庸的缘故,修为大约是地魔水平。而又因为他们二人本就是灵魂之体,如今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因此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刚刚飞升的鬼修。

刚飞升的鬼修,还是飞升到了是非天内的鬼修,可比莫寒这样的准魔尊还要来的稀罕。

谁都知道,鬼修现在人才凋零,别说是下界飞升的了,就算在他们这些九重天里,都不算太多。

而叶萧想要找到他的道侣转世,就必定需要借助鬼修的力量。

这么一来,这两个鬼修的修为水平倒是还在其次,他们能够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才是更应该被关心的。

“那个年纪稍大的,之前出过手,是个炼丹师。”

能够炼制魔丹的鬼修炼丹师,怕是整个是非天内也一只手数的清楚。

就算如今修为低一点,以后也大有可为。

不少大能已经想着之后如何挖角了。

奇怪。

红尘天的某个仙修看见应竹春的架势,倒是心里犯嘀咕。明明相貌上不是特别相似,但是这个人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好友应玉春啊?

或许,回去之后自己可以好好问问。

他好记的,应玉春提起过自己是有个哥哥来着,不过后来自己多问几句,应玉春就没有再回答了。

除去应竹春,就剩下一个白童子了。

白童子如今收敛了一身的妖异之相,看起来就是普通的俊秀少年。只是他如今表现的越是普通,站在这一行来里古怪的人里,就显得越是奇怪。

叶萧倒是在白童子身上多看了两眼,笑着多喝了两口酒,“没想到倒是看见了一样稀少的东西。”

原来鬼修当中被奉为九命星鬼最佳人选的天生妖鬼,居然真的能够出世?对方连这样的星鬼都可以找到,可见要帮忙找他道侣转世,也是半点不难了。

一行人驾着车,骑着魔兽,在宴会前的场地前停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马车的方向看去,都想要看看这个能够让叶萧等到现在,并且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很快,众人看见了一只白皙有力的手。

随后,出现的是一张俊美冷漠的脸。

青年的皮肤格外的苍白,但这并没有有损他的容貌和气势。

虽然修为不过天魔级别,但在你看见他的时候,反而却会忽略他的修为,而是容易被他的气势所吸引。

但落在大能们眼中,他们看见的却远远不止如此。

“骨龄……他的骨龄有过了百岁么?”

“没有。”

“尚无百岁,天魔修为,莫非他是是非天内土生土长的?”

“就算是土生土长的,除非父母双方都是魔尊,不然如何在百岁内就能拥有天魔修为?”

“是非天内的女性魔尊大家都数的出来,女修怀孕生子会极大的降低自己的修为,哪个魔尊愿意牺牲?”

“我怎么听说他是从下界飞升而来?”

“呵呵,就算是你我转世重修,带着神魂记忆,想要在百岁之内飞升,也是一件难事吧。”

道理大家都懂,但周长庸这个人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对方的年纪和修为,实在很难让人想象来历。

“当年我母亲怀孕生下我,我的父亲已经是魔尊修为。不过我在百岁之时,也只是地魔修为。”

许鸬这个魔修二代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这边的态度,“能够在小小年纪就拥有这样的修为,我想,还是逍遥天的妖修们比较有话说。”

这些人修自己搞不清楚状况,就将话题转移到他们妖修身上来,实在可耻。

逍遥天内来的这一支妖族,虽然说在逍遥天不是什么顶级吧,但好歹也是数得上名号的,如今在玉霜妖皇的看重下,在逍遥天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如今听闻这是非天内有人族圣人神藏的法宝出世,想要赶在玉霜妖皇出关之前将法宝给拿了,好在妖皇出关后第一时间献给妖皇,这才派了族中好手前来。

原本这只妖族的想法就是坐收渔利,反正不管是魔修还是仙修,大多都是人族,他们妖族才不管他们争的如何,只要最后拿到法宝就是了。

谁知道,人族中人一个个对他们堤防的很,就这么一个小事,也要将矛头转移到他们妖族身上。

“这话说的好笑,对面的是人是妖,难道你们还分不出来?”妖族自然是不会承认他们和周长庸有关系,本来他们也不认识!

“对方当然是人,当我听说妖族的确有秘法可以无视境界增强修为不是么?曾经你们妖族逍遥天的那一位准圣,不正是如此?”问话的人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趁机打探妖族虚实才是真的。

“呵呵,既然你们都说了是秘法了,我们怎么会轻易说出来?”妖族中人也是寸步不让,“我倒是听说,叶萧城主曾经有过道侣,如今他又对来人如此看重,说不定这是他的沧海遗珠呢?”

好好的在喝酒的叶萧差点没被妖修这番胡说八道惊的呛住。

“我的道侣便是想生,恐怕也生不出来。”叶萧认真回答道,“不过你们妖族听说有不少雌雄同体的,甚至还有不需要道侣也可以繁衍生息,实在是叫人钦佩。”

妖修中人也不说话了。

师无咎在车里听见这些家伙的对话,笑的乐不可支。

哈哈哈,哈哈哈。

小骗子还真是自带祸水效果,看看,这才露了一面,就让这些家伙自乱阵脚了。

“无咎。”周长庸已经从车上下来,无视了那些大能们的各色调侃之语,将手递到了马车帘子外,准备接师无咎下车了。

众多大能看见周长庸这架势,才突然想起好像还有一个人没有下来。

对方好像是……

好像是这个周长庸的道侣吧。

“哎,我可真是老了老了。”一名孤家寡人的魔尊忍不住感叹道,“骨龄不足百岁,修为也不过天魔等级,就已经有道侣了。这可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你若是长成人家的模样气度,又年少有为,想必也会有道侣的。”

“他的道侣,好像一直就不曾露过面,但修为应当比周长庸要高上不少。”

“这倒也算是各取所需。”

一个好美色,一个慕强,在这是非天内也算得上是天造地设。

他们魔修可不似仙修那般虚情假意,说白了,道侣双修也不过是修行的一种手段,难不成还真能千年万年的就守着一个人过了?

开什么玩笑!

叶萧倒是不自觉的带出了一些羡慕的神情来。

当年他和道侣两人出游,同样也是这般亲密无间。

只可惜……

师无咎在车里摆足了架势,让周长庸在外面稍稍等了等,这才勉强伸出手,牵住了周长庸,慢慢从马车里探出头来。

众大能首先看见的是一只手。

和周长庸那只手相比,这只手要更加的纤细,却似乎却更有力量。

随即,是一截带着不少鲜艳纹路的衣袖。

那衣袖上绣的应当是当年魔祖罗睺大战群仙时候的景象,同时这也是是非天内魔修表示对魔祖尊敬的一种。

这种绣图对绣娘的要求极高,并且丝线也需要特制的,这才能承载得起魔祖形容的绘制。

许多时候,是非天内的魔修还是将此作为祭祀祈祷的图案居多,很少有人会将它穿在身上的。

不说别的,这种绣图往往五颜六色,极为鲜艳,一般人穿着也不伦不类啊。

魔修大能们还没有来得及出口指责,师无咎已经几乎出了马车,矜持的转过头来。

轰——

便是当年那些红尘天的佛修们对着他们一齐敲木鱼,大概也没有这样的冲击力了。

该如何形容这张脸?

又或者说,该如何用语言描绘这么一个人?

魔修们讲究的是自在随心,不问生死,不问是非,善恶观念在魔修们看来都是可笑之极的东西,他们想要什么就去抢,不喜欢什么就直接扔掉,完全释放本我,由此来抵御心魔,从而得道飞升。

而此刻,便有这么一个人,几乎能够将他们心里的欲念全部都勾出来。

不,不仅仅是因为容貌。

更多的,还是这些大能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大道真意。

魔修们会本能的知道什么样的人和事对他们有用,什么对他么没用。

而眼前这个,无疑就是在各方面都让他们为之疯狂,为之争夺的那一类!

魔修们的眼睛里已经流露出来了渴望,仙修们虽然不至于和这些魔修们一般露出丑态,但视线也很难从师无咎身上移开。

“……二叔,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比我们玉霜妖皇更好看的人。”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妖修已经忍不住脱口而出了。

他们逍遥天的妖修,血脉越是纯正,实力越是高强,容貌往往就越是好看。

如今逍遥天内,最好看也最强大的无疑就是玉霜妖皇了。

但眼前这个人,好像比玉霜妖皇还要来的吸引人。

可是,怎么可能呢?

他们玉霜妖皇可是妖族最为顶级的一块灵玉化身,修为底下的妖族幼崽光是靠近玉霜妖皇,就能接受到他身上的灵气馈赠从而提高修为。因此,玉霜妖皇在妖族里也称得上是人见人爱,若非玉霜妖皇实力强大,就算同时妖族中人,也多得是人想要将他抢走。

但这些,好像都在眼前之人的轻轻一瞥之中消失了。

师无咎的视线朝着妖修们看过来的时候,妖修们几乎都忘记玉霜妖皇长什么样子了。

他看过来了。

看过来了!

妖修们心里在如此想着。

殊不知,师无咎内心里对这些个妖族充满了怒其不争的想法。

这种修为也能来是非天丢人现眼?现在妖族的年轻一辈到底是怎么干的活?

本座马力全开的时候,根本不能让那些修为不高的年轻幼崽们旁观啊。

师无咎一旦彻底释放自己的气息,他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曾经的准圣修为,如今虽然已经跌落,不过比起那些仙尊魔尊还要强的多。可惜的是终究无法如准圣一般自由收敛气息。

一旦到了准圣级别,就自动会被天道承认。那么这天地之间的生灵,都会下意识的去钟爱那些被天道承认的。

为何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因为除去圣人这个级别,其他道统的人若是见了一眼圣人,道心失守是百分之百的事情。

当初的孔雀大明皇是如何被佛修圣人勾搭走的?

不就是因为被佛修圣人的道意所俘获的么?

“阿弥陀佛。”佛修们之中,倒是有那么一两个勉强还能维持住神智,只是想要敲醒其他同道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没想到是非天内除去那位准圣之外,居然还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物,莫非这个时代,当真是魔修大兴不成?

师无咎扫了这些家伙们一眼,视线在某几个神智还算清明的家伙身上多看了一会儿,稍稍留了一个心眼。

这些不被他的气息所迷惑的人,恐怕修为和道心都是这些人里的顶尖了。

可惜的是,这几个人之中,并没有他妖族中人。

想到这里,师无咎就觉得不是滋味。

妖族就不能派几个稍微厉害的人过来么?这简直是让人族看笑话!

“还请这位道友,暂且收了神通。”叶萧作为一城之主,虽然也觉得看见这些家伙露出不一样的姿态很是有趣,但终究还要为宾客负责才是。再这么下去,恐怕这些道心不够稳固的大能们就要直接上前为了这个人打的头破血流了。

“也罢,算本座给你一个面子。”师无咎不露痕迹的看了看叶萧的眼睛,心里已经有几分明悟。

原来是窥真之眼。

就算是在七万年前,也是相当罕见的玩意儿,没想到如今居然还有人族能够拥有这样的返祖血统?

这种先天瞳术,并非是妖族所有,而是妖族和人族结合之下,偶然才会出现的一种现象。按理来说,一旦人族和妖族的混血体内血统偏向人族,是不可能再继承妖族的天赋的。但凡事都有例外,就算是天道,也会给那唯一出现的一个变数一点生机。

于是,便有了窥真之眼。

以叶萧如今的功力,准圣之下的事物,恐怕没有什么是他的眼睛看不穿的?

但是偏偏此刻他就遇见了两个劲敌。

一个是拥有大道圣兵的周长庸,一个是曾经准圣修为的师无咎。

不管是哪一个,叶萧都只能看见表面,而看不见更深层次的东西。

这么一来,叶萧对他们两人自然是客气的很。

因为他也知道,只有这么两个人,才有可能帮助他实现心中所愿。

“两位还请上座。”

伴随着叶萧和师无咎的对话,师无咎也逐渐将一身的气息收了起来。

“哼。”师无咎轻轻的一声,就如同一记警钟,将那些大能们的神智全部都唤醒。

如今这些大能再去看师无咎,就只觉得师无咎此人容颜无双,但是之前那种心神摇曳的感觉却是半点都没有了。

到了现在,他们哪里还能不清楚,自己是着了道了?

此人如此威能,绝非泛泛之辈啊!

一时间,投向师无咎的视线也就隐晦收敛了许多,而且几乎都将师无咎看作了是清邪灯的头号劲敌了。

只要有此人在,他们怕是都没有什么希望去依靠武力抢夺清邪灯了。

如今,只能看清邪灯的主人,也就是叶萧是个什么想法了。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坐在了叶萧的对面,那两个一直有人想要坐却坐不上的位置。经过刚才的出场,这些人已经明白了周长庸和师无咎的厉害,更加不会选择不识相的上去反对。

作为道侣的师无咎是如此厉害,那么周长庸在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修为,也就是有脉可循了。周长庸本身并不介意别人是如何想他的,相反人家看他看的越轻,自己才能筹谋更多的东西、

师无咎就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在他的身边,周长庸的那些算计,那些谋划,都会被暂时遮掩。

这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周长庸从头到尾都将这些九天十界的大能们的表现看在眼中。

心里已经觉得有几分好笑。

这些人,在所有人都差不多势均力敌的时候,就只想着要如何打压拆除敌人,然后不遵守规则将清邪灯给抢到手。

而如今,师无咎简单一个出场就能技压群雄,这些人反而开始期待所有人都要遵守规则,以此来争夺清邪灯了。

好也是他们,坏也是他们。

虽然人心向来如此,但周长庸还是觉得有些过于乏味了。

这些亘古不变的东西,又有什么有趣?

而只有师无咎。

周长庸朝着师无咎看去,又很快收敛了视线。

只有一向不按常理出牌,并且从来不会因为那些凡尘俗世而更改自己个性的师无咎,才是叫周长庸觉得最有趣的那一个。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热门: 匹诺曹与蓝胡子 灭顶之灾 天逆 僵尸的盗墓生涯 可爱过敏原 史上最牛掌门系统 克隆版大脑 我的马甲非人类 神医圣手 全能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