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虽说叶萧送来的帖子上只邀请了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参加,但他们二人带几个仆人前去一起参加,也是可以的。

“贤伉俪?”师无咎缓缓念着这三个字,脸色颇有些狰狞,“这叶萧连我们的面都没有见到,就敢用这个词来形容我们了?”

他听着都觉得堵得慌。

“这不就是师前辈您想要的效果么?”周长庸将请帖收下,“可能是害怕师前辈您生气,所以那送贴的修士都没进来,将帖子放下就走了。”

“那只是因为本座在这宅子附近施了法。”师无咎反驳道。

“哦,总而言之,叶萧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实力,邀请我们前去赴会,师前辈您不如想想别的。”周长庸知道师无咎怕是有些不高兴,心里已经想好了哄人的法子。

“想点什么?”师无咎神情冷淡,“你肯定连带谁去都已经想好了。有这么一个巧言令色巧舌如簧的你在,本座还需要想什么东西么?”

怕不是想的越多,到时候就错的越多。

既然如此,还不如什么都不要想。

“当然不是如此。”周长庸一本正经的说道,“师前辈,叶萧邀请的人里,要么是折鹿城的二公子,也是那些是非天内鼎鼎有名的人物,就算是外来人,来的也肯定是红尘天逍遥天的重要人物。我们两人在这九天十界里,毕竟没有什么名气。”

“所以?”见周长庸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师无咎不由追问了下来。

“因此这一切都要依靠师前辈你了。”周长庸回答道。

“你是让本座挨个打过去?”师无咎闻言有些不悦。

“当然不是,师前辈您怎么能随随便便出手?但凡那些高人,都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周长庸否认道,“俗话说,输人不输阵。以师前辈您这样的风采气度还有修为,只要往那里一站,自然就是全场焦点。只是仅此还不够,师前辈您还必须压轴出场才行。”

“何为压轴出场?”师无咎有些听不懂。

“就是最后一个入场的意思。”周长庸回答道,“踩着点,最后一个入场,要给人一种姗姗来迟,您才是这场宴会主角的感觉来才行。这么一来,师前辈您才会是全场焦点,到时候,宴会上的其他人也会对我们心存忌惮。”

是非天内的聚会,和其他地方又有所不同。

因为在是非天里,弱肉强食表现的格外明显,说是全员恶人也不为过。在这种时候,周长庸和师无咎这两个“来历简单”且没有什么背景后台的人,无疑会成为最先被攻击的对象。

清邪灯只有一个,在争夺清邪灯之前,这些竞争者必定会有默契的先将那些最弱给踢出去。虽然周长庸相信师无咎的实力,但若是要源源不断的接受来自其他人的挑衅和攻击,对他们的行动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阻碍。因此,倒不如一开始就展现的高调,如此一来,反而会让人投鼠忌器。

而师无咎无疑是最适合的人。

因为他总有一种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变得理所当然的能力。

大概是因为师无咎本身,是一个对自己充满了自信的人吧。就算遇见了问题,也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而是别人的错。这种强大且逻辑自洽的心态,叫周长庸每每都觉得佩服不已。

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的环境,才能养出师无咎这样的人来?

听见周长庸这一系列真诚的吹捧,师无咎也不由有那么一点点飘飘然。

这世界上,各种花言巧语,师无咎可算是听得多了。但是从周长庸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总是叫人听着觉得有理有据,而且还不那么腻。

“本座就算不压轴出场,也绝对是最出色的那一个。”师无咎相当自信。

“荒谬!”周长庸故作生气,“以师前辈您圣妖皇大帝的尊号,其他人如何配让您等?自然只有别人等您的份儿。您自然是需要压轴出场的。而且,您压轴出场,也是为了其他人好。”

“哦,这话怎么说?”师无咎悄悄地竖起了耳朵。

“若是您第一个就去了,恐怕后来的客人就没有什么心思管还有谁去了。”周长庸回答的格外真诚,“到时候,所有人只顾着看您,其他人的光彩怕是一分都没有了。您压轴出场,好歹给别人留了面子。不然,谁敢在您之后入场呢?”

“咳,你说的,也有那么几分道理。”师无咎听得浑身舒爽,但还是要稍稍谦虚谦虚,“逍遥天里有不少长得还可以的妖修,怕是都会来。而且是非天内的先天魔族,也有长得特别好的。”

“在师前辈您面前,自然都是庸脂俗粉。”

“好了,实话也不能一直说。”师无咎打断周长庸的话,“也罢,就让本座去想想,如何压轴出场吧。”

“前辈您只要将脸洗干净便可。”周长庸继续吹捧。

“放心,本座还是会稍稍打扮一下。”师无咎转过头,脸上再也压制不住喜悦,“你就在这里好好准备一下赴宴需要的东西,本座就先行一步。你之前在是非天内买的东西,本座不太喜欢。”

“师前辈,您记得不要用真实面容出门,免得提前被人看见。”

“放心,本座懂得。”

待得师无咎离开,周长庸才放松了下来。

“小白。”周长庸朝着白童子所在的房间喊了一声,听见召唤的白童子立刻就来到了周长庸面前。

“主人,请您吩咐。”

“去告诉那个莫寒,让他好好刮掉他的胡子,准备和我们一起去赴宴。”周长庸叮嘱道,“我始终不太放心他,到时候在宴会上,你要记得全程盯着他,明白么?”

“明白。”

城主叶萧要在两年后召开宴会的消息,很快就在阿清城上下都传遍了。

而更加让人在意的是,城主到底请了什么人去?

谁都知道,叶萧已经有很多年不曾见人了,这一次却突然要办宴会,怎么能不叫人惊讶?

更何况,那清邪灯还在叶萧手中。若是能够去那个宴会,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够看见清邪灯。

一时间,无数人去了城主府打探消息。

但是很可惜,这场宴会的邀请函是由城主叶萧亲自书写,根本造不了假。而被城主叶萧邀请的人的名单,也陆陆续续的被泄露了出来。这一看,就知道城主府并没有认真保护客人的来历,相反还在推波助澜。

于是,那些得到邀请函的人,几乎都在一夜之间被不少人看成了假想敌。而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则是因为没有多少声名的缘故,反而能够逃过一劫。

毕竟,提起“周长庸”和“师无咎”,大家都不认识,导致有人想要去找茬,一时半会儿都不能找到正确的地方。而譬如折鹿城二公子许鸬的住处,则是不少人都知道。

折鹿城那么大的一个徽章摆着,想要装作看不见都难。

而那些红尘天来的仙修和佛修们,因为和是非天格格不入,也成了不少魔修们最近围堵的对象。

他们是非天的东西,凭什么这些外界的人也要过来分一杯羹?

在宴会开始之前,这些收到邀请函的人被迫接受了多少次斗法,又遭遇了多少次攻击,这就要看自家本事了。

但不得不说,叶萧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起码他发出的这些邀请函,一份都没有流露出去,全部都被保存完好。这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些人的实力的确都是有资格可以去参加清邪灯的抢夺的。

只是这么一来,那些拿到邀请函的人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原本还以为是非天里的其他人能够帮忙淘汰几个,谁知道一个都没有出局?也就是说,他们想要从这些人之中脱颖而出拿到清邪灯,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了。

“说到底,对于叶萧而言,谁得到清邪灯都无所谓,他想要的还是他自己说的,找到他道侣的转世。”周长庸对这样的情况似乎早有预料,“只有让我们这些想要抢夺清邪灯的人知道,没有本事技压群雄,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帮忙找他道侣的转世,这样得到清邪灯的可能性才会更大。若是我们沉迷互相淘汰,那么就没有人会去帮他找道侣转世了。”

叶萧搞出这么一场,无非是想要他们这些人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因此,他还特意将宴会安排在了两年后,就更是为了让是非天的其他人有足够的时间去抢夺邀请函而已。”

时间太短,拿到邀请函的人不会放弃自己的打算;而若是时间太长,保不齐又会有人相互联合结成同盟,到时候反而不好对付。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这些上界之人来说,刚好是个合适的长度。

“这一次宴会,想必叶萧也会在宴会上展露自己的实力,杜绝我们这些人从他手中硬抢的想法。”周长庸继续分析道,“最有可能的,大概是叶萧会将清邪灯和自己紧密相连,譬如所有的攻击都会被他转化到清邪灯上去,到时候清邪灯被损坏,谁也得不到。”

大家都投鼠忌器了,自然也就老实了。

“……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这叶萧也只能你去对付了。”师无咎光是带入周长庸说的这种情形想想就觉得头疼。要是叶萧真的这么干了,九天十界的人还真的拿他没有办法。

谁要是真的毁了清邪灯,怕是会被那些成圣心切的人直接撕成碎片。

“师前辈,您不是说了么?我有生死簿,只要我知道叶萧道侣的名字,利用生死簿找人可比他们轻松多了,这是我独一无二的优势。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扬长避短,要和他们斗个你死我活呢?”周长庸微微一笑,“我们只需要去这个宴会,当一对谁也不会轻易招惹的道侣,再找些时间,专门去寻找叶萧的道侣转世,送到叶萧面前,换取清邪灯便可。”

打打杀杀什么的,可不是周长庸的风格。

师无咎看了周长庸一眼,将头转了回去,“将刀鞘也带上,说不定有用。”

“师前辈放心,已经带上了。”

他才不会承认小骗子是真的聪明。

哼!

修真无岁月。

叶萧发出来的邀请函上所写的宴会时间,转眼就到。

“小白,时间差不多了,主人和师公子还没有出来么?”此刻出来一名长身玉立的青年,他容颜俊秀,神情温和,看着就叫人多几分亲近,正是修为小有所成的应竹春。

“主人他们应该快起了。”白童子朝着宅子里面看了看,颇有些无奈,“前些日子,主人给师公子做了一副叫扑克牌还有大富翁的游戏,师公子一口气玩了两三个月,姐姐们都快撑不住了。要不是主人哄着师公子睡觉美容,恐怕姐姐们都要哭了。”

“也只有主人能够哄住师公子了。”应竹春也是心有戚戚然,他也被抓了壮丁陪打牌,还不许用真元,打的他是头晕眼花,差点再死一次。

幸好,主人还是有办法的。

“你们都在啊,这是我新买的零嘴儿,你们吃不吃?”正当应竹春和白童子寒暄之时,又有一个男子上前将自己怀里揣着的一堆东西捧了过来。

正是莫寒。

如今的莫寒也刮掉了胡子,早了半个月就来到周长庸和师无咎的院子面前等候,准备和他们一同前去。只是等候的日子有些无聊,免不了还要去四周转转。

不过这两年,他可是没有少干活。

那些打听到了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住处的魔修们想要过来,都是被他给打走的。虽然他也因此将实力提高了不少,但可是半点都没有闲过。

不过只要能够去参加宴会,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没想到,你刮了胡子,倒是人模人样的。”应竹春看了莫寒一眼,微微颔首,“还不错,不至于让我们师公子看了伤眼,最后将你拍死了事。”

莫寒虽然长得不是多么出色,但也能称得上一句英武。

只是他这人癖好特殊,不留胡子总觉得下巴光溜溜的,总是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摸那已经不存在了的胡子。

“不至于,不至于。”莫寒这两年也和应竹春混了个脸熟,知道应竹春是难得一见的炼丹师。只要自己准备好了炼丹材料,应竹春就能炼出来。若是还能给他找一些丹方,他还可以免费炼制。

如此优秀的炼丹师,是非天内真的太过少见了。

莫寒恨不得帮应竹春端茶倒水,就希望他能多给自己炼点丹。

“好了,你去驾车。”应竹春从善如流的吩咐道,跟着周长庸的时间久了,应竹春也知道如何使唤别人做事,“你现在的身份,是车夫兼护卫,我和小白一个是炼丹师,一个是侍从,刚好。”

“没问题,这驾车我有一手。”莫寒当即应了下来,“就这些个魔兽,我心里还是有谱的。不过,一定要用这么丑的魔兽么,是非天里还是有不少好看又厉害的魔兽的。”

“你不懂,这是主人说的,只有这些丑陋的生物对比,才能让我们师公子出场更加惊艳。”

“那我还真不懂。”莫寒有些无语,就师公子那个样子,就算随便一站,也必定惊艳众人,哪里还需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追求不一样,你是不会理解的。”应竹春微微叹气,“到时候你只要闭嘴就行了。”

“懂。”莫寒察觉到应竹春语气里的嫌弃,也不敢多吱声了。

不一会儿,周长庸和师无咎就一同走了出来。

莫寒几乎连缰绳都不知道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一直等到师无咎已经坐进车里,周长庸紧随其后,拍了拍莫寒的肩膀,“回神了!”

莫寒眨眨眼,这才清醒过来。

“师公子是妖族出身吧,除了妖族,我实在难以想象我们人族还能生出这样的人物?”莫寒忍不住询问道。

原本他觉得师无咎不管怎么穿都是好看的,如今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美人打扮起来,是可以突破上限的。

“不算太笨。”周长庸倒也不否认,进去之后随即将车上的帘子放了下来。

他们可是道侣,自然要乘坐同一辆车了。

“好了,我们慢点走。”周长庸的声音从帘子里传来,“压轴出场,可不能走的太快。”

阿清城的宴会,自然是与别处不同。

叶萧向来任性,当然他也有任性的资本。此刻,他则是穿着在红尘天仙界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精美异常的紫云冠,随身宝剑就放在身侧,面前则是摆满了各种美酒,已经喝了小半,看着十分的洒脱不羁。

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举办宴会,而是叶萧在一人独酌。

等到有客人到了,叶萧也没多抬头看一眼,而是泰然自若道,“来了?随便找个位置坐吧。”

可除去叶萧的桌上还有一些美酒佳肴之外,其他人的桌上也不过就一壶清茶。

这茶也不是什么好茶,在是非天内随处可见,只需要一点血液便可灌溉而生,带着轻微魔气,一些仙修和佛修看了便不觉皱眉,撇下不喝。

好在大部分前来赴约的客人,也是知道叶萧个性的,哪怕不知道的,看见叶萧这个模样也识趣的不上前招惹。

不过,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客人前来落座,就有人不太淡定了。

“这个老魔头怎么也来了?”

“之前不是说请的是他孙子么?现在自己上了?”

“红尘天的仙修们也来了。”

“……我一看见这些秃驴就吃不下睡不香。”

“逍遥天的妖修,好看是真好看,但是狠毒也是真狠毒,惹不起惹不起。”

……

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落座,而叶萧正对面的那几个位置,却还是没有人坐。

不,应该说,有人想要上去坐,就被叶萧一句“你凭什么坐在这里?”给打发走了。

叶萧在堕入魔道之前就已经是仙君修为,之后成为魔修功力大增,早已成了魔尊。加上他得到了清邪灯,本身又是战斗力极强的剑修,这么多年虽然不见叶萧动手,但他的实力如何,谁也不想成为第一个帮忙试探的炮灰。

若是叶萧徒有虚名,又如何一直坐稳这阿清城城主之位?他到底强到什么程度,起码现在不是试探的好时机。

眼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不免有几个人稍稍起了心思,忍不住出口询问。

“城主似乎好兴致。”

叶萧只是继续喝着自己的酒,淡淡道,“我每天兴致都很好,你不知道罢了。”

企图寒暄一二的问话人顿时有些拉不开面,但还是忍了忍,“只是城主一人独饮,还是有些孤单,不如我们一起?”

好歹给他们也上壶酒吧。

“一个人喝酒,叫独酌。和你们喝酒,那叫应酬。”叶萧将手中的酒放下,眼神凛冽,神情平静,“我已经是阿清城城主,又为何还要勉强自己和你们这些人应酬?”

“城主这话,是不是有些太不客气了?”一个魔修客人也忍不住了,“我也是一城之主,这起码的待客礼仪,还是要有的吧。”

“莫非我对你们好,你们就不抢清邪灯?”叶萧觉得好笑,回答起来也是越发的不客气,“还是说,你们是冲着和我喝酒来的?你们到了我的地盘,都是恶客,我的酒只招待朋友,你们不过是过路人,我不必和你们客套太多。至于礼仪?好笑,我们是非天最大的礼仪,难道不是生死决斗么?或者说,阁下想要试试?”

顿时将那个魔修说的面红耳赤,几欲动手。

“所以,你们还是老实一点,等人来齐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我的条件。”叶萧冷冷淡淡的回答道。

“还有人没来?”

“好像还有两个位置空着。”

“这是谁啊?如此大的排场。”

“好像是两个无名之辈。”

……

他们可不是无名之辈啊。

许鸬面不改色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喝着,如此在心里回道。

那两个位置,就是叶萧留给周长庸和师无咎的。

也不知道,叶城主的双眼,到底在这两人身上看见了什么?也许,这一次的阿清城之行,会比他想象的更有意思。

这样,自己才有可能恢复正常。

“来了。”叶萧突然看向门口的位置,其余众人见状也纷纷将视线投了过去。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姗姗来迟。

“无咎,该我们闪亮登场了!”周长庸看向打扮的焕然一新的师无咎,微微笑道。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热门: 不死武皇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鬼喘气第7部古蜀秘档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萨满往事(猎关东) 驻京办主任2 天崩 别和她说话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我在老家开农家乐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