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胡子魔修在进来这宅子之后,就不敢造次,而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阿清剑一直都在前任城主手中,但是阿邪刀却是叶萧城主后来才得到手的。之前,并没有人将这两把刀剑联合在一起想过。”别说只是简单的撞名字了,从造型到功用到名字,也多的是一模一样的。好听的名字就那么一些,再变能变到哪里去?有些修士为了显示自己的法宝与众不同,喜欢给法宝取十几个字的名字,记都记不住!

“听说叶萧城主身体里有上古妖族血脉,能够分辨异宝,这才能将两把刀剑融合在一起。”大胡子魔修感叹不已,“可惜啊,这两把武器都是相当有名的,我以前还想着要得到阿邪刀呢。”

“你说这里有刀鞘?但阿邪刀已经融合成了清邪灯,就算有刀鞘在此,又有何用?”周长庸不得不打断这位大胡子魔修的感叹,免得对方继续滔滔不绝下去。

“当然有用。”大胡子反驳道,“阿邪刀和阿清剑分别对应了清邪灯的两面。阿邪刀煞气重,它的刀鞘是第一任主人寻来炼器大师专门炼制而成,和阿邪刀相伴多年,早已和阿邪刀荣威一体。清邪灯本来就是刀剑融合而成,自然也拥有了阿邪刀的特性。有刀鞘在,就有可能寻找到清邪灯的具体所在。如今清邪灯还代表着一个准圣的承诺,这刀鞘的身价自然也就跟着水涨船高。”

说到底,这阿邪刀的刀鞘本身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但它能够吸引到阿邪刀,吸引到清邪灯,那么它就摇身一变成为绝世无双的宝贝。

如今,这个宝贝就藏在这宅子里,大胡子自然激动的不行。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周长庸不免好奇。

“因为我师父就是阿邪刀的上一任主人啊。”大胡子魔修回答道,“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吧,我叫莫寒,是刀魔的徒弟。我师父一心痴迷刀道,阿邪刀就是他的随身法宝,只是我师父陨落之后,这阿邪刀就不知所踪,我一直四处寻找。可等我好不容易得到阿邪刀的消息之后,却得知它已经成为了清邪灯的一部分。这刀鞘,也是我费了千辛万苦才找到的。”

至于这刀和刀鞘又是为何分开,就不得而知了。

“你找到了刀鞘,却没有办法将它拿到手么?”周长庸还是觉得奇怪。

“咳,我不会用刀。”莫寒有些脸红,但好在胡子遮挡住大半面容,所以很难被看出来,“我师父虽然很会用刀,但他不会教人。而且我更加喜欢练剑,这么一来,我师父就一直骂我不争气,好几次都想要扔掉我换一个徒弟来着。这刀鞘和阿邪刀呆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身上沾满了煞气,我虽然能够接近它,却不能将它拔出来,不然太强硬的话,刀鞘就只可能被我给毁掉。而且,因为上一次我拔它的时候,不小心触动了刀鞘封印煞气的禁制,短时间内,我都不能再靠近了。”

这么一来,莫寒就没有办法和刀鞘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又不能阻止其他人住在这里,只能不断的将人打跑,免得还有人进来住。眼看着就要成功,谁知道周长庸就这么大大咧咧的住了进来?

“可你现在不是进来了么?”周长庸微微皱眉,“我并没有察觉到多少异动。”

“所以我才会老实交待。”莫寒耸耸肩,十分无奈,“按理来说,我是不能踏进这院子一步的,不然刀鞘就会对我起反应。但是在这个院子里,有更加强大的气息彻底压制住了它,所以我才会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说兄弟,你是不是根本不知道你家道侣实力到底有多强?”

不,我知道的很清楚。

我只是没有想到师无咎居然学聪明了,当真没有露出什么风声来。不像以前在春藤小镇,师无咎还会下意识的泄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哎。

这么一想,周长庸还觉得有些失落。

“原来如此。”周长庸既然已经得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就没有必要让这个莫寒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阁下请离开吧,你放心,这里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对你造成什么损害。”

“等等。”莫寒没想到周长庸这么爱就过河拆桥,“我是有条件的。”

条件还没说呢,怎么对方就要赶自己走?

“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我想要知道的你都已经说出来了。”周长庸反问道,“至于其他的,恐怕暂时不需要你帮忙。还是请离开吧。”

说着周长庸伸手推了一把,想要将莫寒给赶出去。

“怎么不需要?”莫寒死死的扒住门,“我知道那刀鞘藏在哪里?这刀鞘藏得十分隐秘,之前住在这宅子里那么多个人都没有发现。我知道你们厉害,我一个人进不去阿清城的城主府,只要你们愿意带上我,带上刀鞘,我就有办法利用刀鞘找到清邪灯。”

“以阁下准魔尊的修为,想要进城主府并不难。”周长庸还是继续推着他离开,“带上一个来历不明的你,我怕被叶城主给赶出去。”

“我来历清白的很。”莫寒瞪大了眼睛,“起码比你们清白些。我只是想要询问叶萧城主我师父的死因罢了,虽然我师父对我不好,但毕竟对我有养育之恩。那阿邪刀叶城主究竟是怎么得到的,我一个人根本查不到。你们以为我不想要去见叶城主么?我去了好些次,次次都是不见客!”

“……但阁下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会听话的人。”周长庸装模作样道,“若是我们好不容易进了城主府,见到了叶萧城主,结果你直接冲上去询问你师父死因,到时候便不好收场了。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我听你的还不行?”莫寒有些着急,激动的问道。

“当真?”

“自然当真。”

“那便可以好好谈谈了。”周长庸松开手,微微笑了起来,“来来来,请坐。”

……这前后变脸的功夫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莫寒还有些晕晕乎乎的,但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端好了茶,而且茶水还是周长庸帮忙倒的。

这人有问题!

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莫寒看着周长庸的眼神立刻变得警惕了不少,“你……你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妖法?”

怎么他和这个人才聊了一会儿,就几乎将自己卖的干干净净了?

哪里是什么妖法?不过是一点鬼迷心窍的法术罢了。

为了保险起见,周长庸的法术用的很轻微,效果也很是缓慢,没想到这个莫寒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不过这个法术威力也没有之前那么厉害,不过是可以降低人的警戒心,让思维方式稍稍变得慢一些罢了。

但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只能说,是这个莫寒太过单纯了。

“我不过是天魔修为,如何能够使用什么妖法?”周长庸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倒不如说,是我与莫道友你有缘。我初来乍到,便选定了这套宅子,又恰好和莫道友你相识,彼此的目标也是一致,所以你我一见如故,也是理所当然。”

要不是自己才是吃亏的那个,这话说的,说不定莫寒就信了。

但周长庸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对方不过天魔修为,和自己差了不少,又是如何使用术法不被发现呢?

答案当然是,有大道圣兵在手,术法痕迹自然可以被遮掩。

加上周长庸又是擅长引导的高手,这两相结合之下,想要从莫寒口中套出消息一点都不难。

“你我必须要定下契约,我才能告诉你们刀鞘在哪里?”莫寒如今倒是清醒了一些,毕竟准仙尊修为,想要挣脱术法的影响也不难,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为了安全起见,周长庸也没有再度使用法术。

“这个……”

“不必。”

正当周长庸想要再聊聊的时候,师无咎已经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直接大步走了进来,与此同时,师无咎的手中还拿着一把通体雪白的刀鞘。

“就是它吧。本座之前就察觉到这宅子里有一股不同寻常的煞气,藏得倒是够深的,设下那么多的阵法和幻境,要不是本座眼力非凡,差点就直接错过了。”

原本师无咎倒是不愿意插手这个事,这个魔修是他想要给周长庸练手用的,也不指望周长庸能够赢得了,只想看看周长庸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而已。

没想到,这个准魔尊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根本扛不住周长庸的攻势。

这刀鞘既然和清邪灯有关,就是和自己恢复修为有关,师无咎得知之后自然不会再拖延时间,直接将刀鞘给找了出来。

先拿到清邪灯比什么都要紧,等自己修为恢复,这九天十界,自己何处去不得?

莫寒的视线半点儿都没有停留在阿邪刀的刀鞘上,而是呆呆的看着师无咎,眼珠子几乎都不会转了。

“我的乖乖,世界上居然能够有这样神仙般的人物?”莫寒啧啧称奇,眼睛是一点也不舍得离开,看着师无咎的眼神十分的贪婪。

周长庸下意识的挡住了莫寒跟前。

奇怪,以前师无咎也常常被人盯着,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怎么现在会觉得不舒服呢?

师无咎看见周长庸的行动,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莫道友,阿邪刀的刀鞘已经被我道侣拿到手了。”周长庸故意说道,重点突出了“我的道侣”这四个字。

然而莫寒却压根没有被吓走。

又或者说,魔修们都是这种生物,在遇见想要的人或者东西时,都会变得格外执着。

“这位……这位魔尊。”莫寒的眼睛里自动屏蔽了周长庸,一心一意的看着师无咎,“您虽然不缺道侣,还缺个什么小宠么?我认识不少魔修,各个聪明又好看,什么样的性格都有,包您满意,到时候,只要让我也一起伺候您就行。”

在莫寒看来,师无咎的实力绝对不止魔尊这个等级,说不定都要接近准圣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绝世大魔头?更加可怕的是,这个大魔头居然还有这样出色的容貌,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

说不定他们是非天以后就又要再出一位准圣了。

给准圣当小宠,不但不亏,还赚大了好么?现在是非天内除去九死城之外的那些主城城主,谁不是对准圣毕恭毕敬?若不是准圣没有收仆人的想法,恐怕七十一座城的城主都会抛下城主之位来给准圣跑腿儿。所以他要趁着现在还没有什么人发现师无咎的存在,赶紧先将自己的地位定下来才行。

“哎?”师无咎有些来了兴趣,“听起来似乎不错。”

“不必了。”周长庸转过身,认真的看着眼角带笑、一脸戏谑的师无咎,“是非天内的魔修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道侣生性单纯,怕是招架不住这么多有心人。”

“就算他们来的再多,本座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师无咎神识传音道,“多些人,多些帮手,难道不好么?”

“这些乌合之众根本帮不上忙,还有可能暴露马脚。毕竟清邪灯的诱惑太大,我们不可能绝对保证他们不会背叛,就算定下契约,也总有钻空子的办法。”周长庸义正言辞的回答道,“此外,师前辈您不是想要回逍遥天么?难不成回逍遥天的时候,还要从是非天里带着一些魔修小宠回去么?”

“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本座是圣妖皇大帝,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师无咎反驳道。

“师前辈您可别忘记,现在的妖皇可不是您。”周长庸回答完之后,并不再继续和师无咎神识传音,而是专心要对付这个叫莫寒的家伙了。

“你们神识传音完了?”莫寒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肯定是一对道侣在说悄悄话呢,“怎么样,带着我不亏吧?我刮了胡子也是一个美男子啊,还是准魔尊修为,对阿清城特别熟悉!”

莫寒正在努力的推销自己。

“不,我和道侣之间容不下旁人,当初我们可是对着天道发过誓言的,对吧,无咎?”周长庸含情脉脉的喊着师无咎问道,好像师无咎否认的话,下一刻周长庸的眼泪就能掉出来。

师无咎吓得瓜都快掉了。

震惊,周长庸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无咎,你想要背弃我们当初的誓言么?”周长庸继续加大攻势,眼眶都红了红,“明明那个时候你说,不在乎我们之间修为的差距,也不在乎地位上的高低,只要能和我在一起,你可以什么都不要。如今只是来到阿清城第二天,你就想要另结新欢么?你这样,如何对得起我?”

……是本座输了。

师无咎被这些话恶心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周长庸这一招虽然恶心,但成功的打消了师无咎想要继续恶作剧的念头。

这小骗子怎么会这么能演?

师无咎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对周长庸警惕一点,这家伙根本不要脸,这些恶心扒拉的话张口就来。

一时之间,师无咎都不知道“假装道侣”这个绝世好主意,到底是想要对付周长庸还是对付自己了?

“你,你们!”莫寒听完全场,见师无咎不说话,就以为对方默认了,心中也是无可奈何,这么一个实力强大又容貌绝世的强大修士,怎么就吊死在一颗歪脖子树上了呢?

“我们之间容不下其他人,阁下还是速速离开,免得我们大开杀戒了。如果我们能够去城主府,自然会叫上你的。”

事已至此,已经完全没有莫寒插嘴的余地了。

好歹对方答应自己能够带着他去城主府了,好像也不算一个目标都没有达成。

莫寒灰溜溜的离开了。

呸,魔修之间还将这么多真爱?仙修那边都不兴发大道誓言了!

修真无岁月,怎么可能长年累月的就陪在一个人身边?

等到莫寒离开之后,师无咎火急火燎的和周长庸拉远了距离。

“师前辈您莫非真的想要收他当个小宠?”周长庸摆出一副伤心的架势来,“其实这是师前辈你的私事,照理我不该多嘴。只是我也是为了师前辈您着想。待您回了逍遥天,要什么没有?何必在是非天内找什么小宠呢?再说了,这里的人长的那个样子,师前辈您多看别人一眼,都是给人家占便宜。”

“本座没说要收!”师无咎气的差点跳起来。

周长庸这左一个小宠右一个小宠的,好像他是什么色中饿鬼一样。他最多就是想要看看周长庸这骗子是什么反应,可没想到周长庸把一盆一盆的污水往他头上泼啊。

“师前辈您不懂,就算您没有说要收,但只要您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就会给人希望。与其如此,不如第一时间将对方的希望掐灭。不然时间越长,就越是难处理。师前辈您人美心善,或许不会下狠手,但我却是一个果断的人,自然应该由我来处理。”周长庸继续说道。

师无咎还有许多许多的话,全部都被周长庸直接堵在了嗓子眼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刀鞘给你。”师无咎一把将刀鞘扔了过去,“若我所料不错,过不了多久那个叶萧就该派人来要邀请我们了。这九天十界的人来了这么多,身为一地之主,怎么也该展示一下自己才是。”

“多谢前辈。”周长庸接过刀鞘,对着师无咎微微一鞠躬。

师无咎闷闷的走了。

小骗子,真可恶。

阿清城某处。

“二公子,那周长庸几人已经入住了那个宅子,但奇怪的是,那个莫寒去而复返,似乎并没有和他们动手。”折鹿城的下属如此禀告道。

上一次他们并没能探察出这个周长庸的真实本事,二公子又对他们上了心,他们找了阿清城好些个地方,这才找到周长庸他们住的宅子,知道莫寒的存在后,就引着周长庸等人前去。谁知道这莫寒平时气势汹汹的,如今倒像是拔牙的老虎,动也不动一下。

若是周长庸等人知道这宅子还是某些人精挑细选后送上的大礼,怕不是要高兴的送点礼物来。

事若反常必有妖。

既然这宅子如此诡异,就应当自己先去探查一番才是,怎么会想着拿着坑别人呢?周长庸是不理解这样的做法的。但这并不妨碍周长庸从中得到好处。如今身为受益者,说不定还要感谢他们一二。

“那个周长庸的道侣,不是一般人。”许鸬,也就是折鹿城二公子缓缓摇头,“从南丰城到阿清城,中间的路程里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磨难,多少人虎视眈眈在路边劫道。这一行四人,除去一直没有露面的那个道侣之外,其余三人的修为都是肉眼可见。因此,他们能够一路平安,原因就在那个没露面的人身上。”

“公子您的意思是,我们不继续查周长庸了?”

“不,要查,还要大力查。”许鸬想起周长庸当时的模样,心里越发不安,“此人绝非善类,他如此容貌,不可能半点名声也无。”

“是。”

同一时间,另一处。

此处不同于是非天内的魔气肆虐,相反仙气缭绕,几乎自成一处。

这里便是红尘天仙界中的仙人们利用阵法,在这是非天内开辟的一小处空间,方便他们这些仙人生活。

他们几乎都是当初叶萧还在仙界之时就打过交道的。要说感情,倒也有那么一点儿,但这些感情也在叶萧当时堕入魔道,无一人为他说话之时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如今他们前来,主要还是为了清邪灯。

“清邪灯本就是我人族圣人所有的法宝,这是非天就该完璧归赵才是。”一名仙君脸色难看的说道。

自从来了这是非天,他们就觉得哪哪都不舒服。还是开辟了空间之后才好一点,但也没有强到哪里去!

“人皇席朱都不愿意插手,我等也只能自力更生了。”另一个仙君叹气道,“往好了想,我们总比卓风和华岚强。”

那可是两个仙尊,如今过的可谓生不如死。众人想起他们的下场,忍不住抖了抖。

“我们不可再用昔日目光看叶萧,他如今是一城之主,实力大增。为了我们自身安危,也得处处小心才是。”

“明白。”

……

不出师无咎所料,没过几天,等九天十界的人来的差不多的时候,城主叶萧的人就带着请帖来了。

“周先生,叶城主邀请二位贤伉俪参加。”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为科学奋斗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D之复合 房产大玩家 上位 低空飞行 天才御兽师 山魔·嗤笑之物 我在异界是个神 侠气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