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叶萧天生便双目奇异。

小时候还好,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眼神比同龄人要更加好一点,看东西看的更清楚,看的更远一点罢了。但是随着修为逐渐加深,叶萧发现自己的眼睛也越变得越来越有用。

他修炼的乃是剑修道统,而剑修剑法极多。若是剑修能够修炼出剑意,那更是威力惊人。但叶萧却发现,不管自己的敌人使用多么厉害的剑意,自己还是能很快发现对方剑法上的漏洞,他只需要对准对方的漏洞出招,便能胜出。

哪怕是在渡劫飞升之时,也同样如此。

他隐约也能看清楚天雷的运行痕迹。

但叶萧从小早慧,他深知越是好东西就越是要好好珍藏的道理,在他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他只是表现出眼神比一般人稍微好一点的特点来而已。

等他飞升到了红尘天仙界,见多识广了,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双眼号为“窥真”,乃是极为稀少的一种天赋。极有可能是他的先祖在上古时代和某位血脉纯粹的妖修结合,其后不断和人类通婚,最后遗传到叶萧身上的时候,叶萧身上几乎已经没有多少妖族血脉,就算是用搜寻血脉的法术,也难以发现他身上的不同。

叶萧身上所有的妖族血脉,都汇聚成了这么一双窥真之眼。

一旦有这样的双眼出现,窥真之眼的主人便会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因为谁都想要这么一双眼睛。这双眼睛若是能够替换自己的双眼,就能得到这样的天赋,这不管是对修行也好是对斗法也好,都是最为顶级的。只有那些妖族之中血脉同样纯粹并且还修炼了瞳术的人才能与之相抗衡。

而恰好,叶萧在阴差阳错之下,也得到过一本瞳术修炼之法,将双眼的威力变得更大。只是因为他剑修天赋也同样丝毫不逊色,故而许多人只知道他是个厉害的剑修,却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双眼睛。

当初叶萧第一眼看见阿清剑的时候,就知道这阿清剑绝非凡品,并且似乎还缺少了一块。他在成为城主之后四处寻找,这才得到了阿邪刀,刀剑合一,这才变成了清邪灯。

如今,这灯吸引了无数来客。

甚至,还代表着准圣的一个承诺。

叶萧早已经做好准备,也期盼着那些来自九天十界的修士们能够来的更多更厉害,如此才有可能达成他心中所愿。

清邪灯再好,再厉害,也终究不能帮助他完成心愿,但冲着清邪灯而来的人却是可以的。

故而叶萧一直都有派遣手下去打探各方来客的消息,虽然做不到十全十美,却也能对一些人物进行重点盯梢,节约功夫。

而折鹿城的二公子,无疑就是重点被盯紧的对象。

可谁知道,这折鹿城的二公子和情报所显示的一般无二,倒是这二公子临时撞见的这两个人,反而更加厉害呢!

“那属下立刻就派人强硬打探此两人消息。”

“不必了。”叶萧想了想,摇摇头,“这车中之人如此强大,来历必定非同小可。但他轻车简从,恐怕是有意为之。既然对方不想被打扰,我们也必须装成不知道。”

“那城主,我们就放着不管?”手下还是有些担心,按照城主的说法,这马车里的人能够以一己之力横扫阿清城,这得是多强大的实力啊?

“自然。”叶萧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既然来了城里,就是冲着清邪灯来的。这灯在我手中一天,他就一天不会放肆。”

“城主英明。”手下拱手道。

“妖族也会派人前来,不过他们恐怕要晚上不少。”六重逍遥天,七重是非天,明明只是一重天之隔,但妖族和魔族向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加上自从妖族那位准圣陨落,妖族气势大降,比不得魔族还有准圣坐镇,这一来二去的自然就更加没有什么交集了。

不过如今,这种状态无疑就要被打破了。

“这九天十界,如今也只属这阿清城最为热闹了。”叶萧嘴角微微上扬,“就让我好好看看这戏能够精彩到什么程度?”

周长庸在城中购买了一座装修的特别豪华却又相当便宜的宅子住下来了。

这宅子地理位置十分便利,几乎称得上是阿清城的中心地带,距离城主府也不过才几个时辰的飞行距离。就算是师无咎这么挑剔的,对这座宅子也能勉强满意,就知道这宅子是相当的不错了。

据说这宅子曾经也是一个知名魔修的住处,可惜现在价格却是一降再降,几乎只有同等地段宅子的十分之一,就这还卖不出去。原因很简单,就是这宅子附近三公里处,住着一个相当知名的大魔头。

“这大魔头脾气古怪的很,没事就喜欢打人,、大魔头也是阿清城本土居民,虽然动手伤人却不胡乱杀人,导致城主的禁令对他不起什么效果。但是他这个人邪的很,被他打伤之后修为就会迅速下降,运气差的,一半的修为都要被他吸走。这宅子已经换了上百个主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过一年的……你们是外地来的,被骗了也是理所当然,魔修本来就这样,只图财不害命你们就偷着乐吧。”

周长庸利用“鬼迷心窍”的法术,询问了这附近的居民,这才知道原因。

之前周长庸和师无咎也奇怪这宅子为何便宜的过分?但他们好言好语的去询问的时候,附近的居民却不愿意和他说真话,非得让他们动用点非常手段才可以。

“笑话,对方够胆就来。”师无咎半点也不介意,“这宅子本座看着还算顺眼,就这里了。”

师无咎都如此发话了,周长庸自然没有不应的。

而且这宅子也很大,应竹春和白童子两人也能各自分到一间房。原本周长庸也想要去其他房间,不过被师无咎给阻止了。

“我们对外是道侣,自然要住一间房。放心,本座给你准备了一个蒲团,你打座就好了。”师无咎拉住了想要逃离的周长庸,半点机会也不给。

“……师前辈。”

“你喊错了。”师无咎纠正道。

“无咎。”周长庸觉得心累无比,“你也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若是不想要被人发现,我们在宅子外面设下阵法就够了。”

记得自己以前踏入师无咎的房间,师无咎都是会直接将他给赶出去的。谁能想到,如今居然是师无咎主动让自己和他住在一个房间里?而这些绝对不是出于什么为了办事方便,而纯粹是为了满足师无咎想要恶作剧的心态罢了。

周长庸想,师无咎真的有活了七万年么?

七岁的小学生都不会和他这样玩了。

“那我不管。”师无咎任性起来,连“本座”的口头禅都能忘掉,“在我没有厌烦这个假装道侣的游戏之前,你必须一切都配合我。”

要是师无咎愿意好好讲理,周长庸有一万个理由可以和师无咎好好辩一辩,但现在师无咎直截了当的耍无赖,周长庸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果然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无理的人比较占优势。

周长庸只得在师无咎的房间里住下来,然而得到了一个小小的蒲团,成功的获得了这房间里一个角落的居住权。

而师无咎就要放松的多,他从自己的随身宝库里拿出各种难得一见的宝物摆放在这个房间里。

比如师无咎如今用的枕头,周长庸虽然不知道这枕头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但是隔着这么远,周长庸都能感觉到一股叫人心旷神怡的气息,连带着身体里的真元都顺畅了几分,绝对是市面上难寻的好东西。

还有师无咎拿出来的那张床,通体黑色,却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黑,而是那种无数色彩混合在一起之后,似乎会如水一般缓缓流动的样子。师无咎躺上去的时候,这张床会自动调整成让师无咎觉得最为舒服的形状。周长庸试着用手捏了捏,发现它的延展性格外高,若是用来炼制某些法宝,恐怕威力会十分恐怖。

“这些都是本座以前存的果子,好在随身宝库里没有时间概念,所以都还能吃。”师无咎还拿出了一大堆奇珍异果出来招待周长庸,“吃下去之后,你身体的死气肯定不敢随便作妖了。”

周长庸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

发现的确如师无咎所言。

若是在修真界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东西,他也不需要那么辛苦了。可惜那个时候,师无咎的随身宝库打不开。

“吃了我的果子,你就该好好听我的了。”师无咎微笑道,“等你吃完了呢,你就出去和外面那个找茬的魔修打一架。对方现在就在外面呢,你可要好好表现,好歹你现在名义上是我的道侣呢!”

“咳咳咳。”周长庸差点没有被果肉噎住。

师无咎的东西,果然没有那么好吃。

“外面那个魔修,已经来了?”周长庸颇有些好奇,“对方大概是什么修为?”

“唔,准魔尊修为吧,还凑合。”师无咎随口回答道。

周长庸立刻就将自己手里咬了一口的果子放了下来,真心实意道,“您的果子我消受不起,我还是换一间房吧。”

若修为差的不多,周长庸还能出去和人家斗一斗。可人家是准仙尊修为,比他厉害的不是一点半点。周长庸若是想要凭借自己这才刚刚飞升的修为去和人家打,除非用生死簿,不然估计撑不过人家一招就要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这种必定会输的斗法毫无意义。

“少啰嗦,快点去。”师无咎随手一挥,直接将周长庸给传送了出去。

外面那魔修身上孽债又不多,明显走的是只伤人不害命的路子。就小骗子那巧舌如簧的劲儿,说不定就能将对方给骗的团团转呢!

也是时候让这是非天里的魔修感受一下周长庸的可怕了。师无咎如此幸灾乐祸的想道。

接着,师无咎放开神识,周长庸和外面那个魔修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师无咎眼中。

闲得无聊,看看周长庸的好戏。

周长庸莫名其妙的被师无咎给传送到了外面,冷不防和外面一直准备着随时出手的魔修来了个面对面对视。

一时,周长庸也好,准备出手的魔修也好,两个人都有些猝不及防。

对周长庸来说,面前的脸一下子从师无咎换成了眼前这位大胡子魔修,那标准下降的不是一点半点。饶是周长庸自觉不是视觉动物,一时也难以接受。

倒是对面这位大胡子魔修,惊讶过后还有心思欣赏了一下周长庸的脸,随即感叹不已,“你这张脸简直是我理想的容貌。”

周长庸闻言一惊,果断后退。

“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周长庸决定还是先礼后兵,“我们初来乍到,买下这院子,若是有所打扰,还请见谅。”

谁知这位大胡子兄弟半点也不接周长庸的茬,而是转头问起了别的,“你方才是怎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对面的?我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魔气的波动。和你一起住进去的,一直没有露面的那位高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我用了好些个探查的法术都没能获取半点信息。”

周长庸的笑脸微微僵硬,已经有几分不悦,“阁下专门前来,就是为了询问我道侣的私事么?”

别的不说,在这种回答外人询问的时候,道侣身份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好用。

魔修对于自己的道侣具有强大的占有欲简直再正常不过了,脾气暴躁一点的,直接和询问的人打起来都是常事。

果不其然,周长庸这话一出,对面的大胡子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话等于挑衅了。

“你道侣修为比你高这么多,你不会是凭着一张脸将人给骗到手的吧?”大胡子魔修又说着叫人生气的话,随即又自言自语道,“也对,现在很多魔修都只看脸不看人品了,这种风气都是从逍遥天那边传过来的,实在不好。”

万万没想到,我有一天居然也能被人认为是靠脸吃饭?

周长庸下意识的想要摸摸自己的脸,又忍住了。

这个时候,就该庆幸师无咎一直没有露面于人前了。不然,这个大胡子魔修就该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道侣了?

哎,他就说,师无咎这招装道侣的招数没有那么好用,别人都容易怀疑他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周长庸的好修养差点维持不下去,若不是这个魔修是准魔尊修为,他大概就直接用武力让对方闭嘴了。

“阁下就是导致我们这宅子如此便宜的罪魁祸首吧。”周长庸不客气的打断对方的话,免得他又说出一些叫人生气的话来。

“你们也不必感谢我。”大胡子魔修大手一挥,“我只是喜功法原因,喜欢和人斗法罢了。我功法特殊,和人斗法越多,实力修行就越快。这地方乃是阿清城里排的上号的好地段,住在这里的个个实力非凡,我将全部身家换了如今这套宅子,为的就是近水楼台。”

语罢,大胡子魔修又看向周长庸,唉声叹气道,“你以后倒是很有潜力,但目前来说你的修为实在太弱,和我喂战都不行,实在可惜。”

“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辞了。”周长庸疏离的拱拱手,准备离去。

“但我若是将你打伤,说不定你那道侣就会出来给你报仇。”大胡子挡在周长庸面前笑道,“所以,我觉得和你动一下手也不是不行。”

世界之大,果然无奇不有。

周长庸算是涨了见识。

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再客套了。

“我听懂了,原来阁下是欺软怕硬,自作聪明之辈。”周长庸故意拉长了声音笑道。

“你这是故意在激怒我?”大胡子魔修冷笑道,“我并不会因此而放过你。”

“阁下明知我道侣就在宅子里,仍旧要对我出手,可不是欺软怕硬?”周长庸好整以暇的问道,“若是阁下有胆,尽管闯进宅子便是。”

大胡子魔修不说话,只是看看宅子又看看周长庸,眼神犹豫不定。

“这阿清城里,高手无数,阁下偏偏只挑这个宅子的主人动手,实在古怪。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阁下不断打跑这宅子主人,恐怕目的是不想让人住进这宅子吧,前面那些话也不过是借口罢了骗骗一般人也差不多了。毕竟阁下涨的如此粗狂,言语行为都给人一种放荡不羁之感,很容易取信于人。只可惜,在我看来,也只是自作聪明。”

可不是嘛,论骗人,小骗子谁都敢骗,这点雕虫小技怎么能瞒的过他?

师无咎旁观着这一场好戏,内心里生出一种古怪的舒爽来。

自己被小骗子骗,这感觉不算好,但是看周长庸去骗别人,那就很有趣了。

“依我看,是阁下曾经在这宅子里放了什么东西吧。”周长庸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这个魔修的神色变化,“若是不许人住这宅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住进来,这宅子因为你的缘故已经便宜了许多,价格并不贵,阁下却迟迟没有住进来。唔……莫非是这东西你自己碰不得?”

那魔修脸上已经掩饰不住惊讶之色。

而他这样的表情,无疑就证实了周长庸的猜测。

这宅子里的确有什么东西。

师无咎可是一眼看中就住进来了,挑都没挑,也很奇怪。不过师无咎不说,就意味着这宅子里的东西没有什么厉害的。

“我不是一个喜欢斗法的人。”周长庸继续笑道,“但我喜欢玩解谜游戏。如今我的道侣已经发现了这宅子的秘密,若是我被打伤了,我道侣应该就会将这宅子的秘密散播出去。阁下为了保护这宅子得罪了不少人吧,若是那些宅子的前主人知道自己被打跑的原因,不知道会不会一个个再回来报仇呢?”

话说到这份上,大胡子魔修便是想要继续对周长庸动手,也得投鼠忌器了。

只是大胡子不理解的是,为何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家伙,一下子就能说出他心中所想?这人他打听过,并非阿清城本地人士,也没和本地人士有所关系,住进这宅子也就一天时间,这消息他究竟从何而来?

莫非,世界上真有人可以光凭猜测就能洞悉全局?

如此,是否太过可怕了一些。

“看来阁下已经不想动手了。”周长庸叹了一口气,“那么,还请阁下告知这宅子的秘密。而且,阁下至今为止,都没有告知过名姓,还请一一道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哪里还需要我告诉你有能耐就全部猜出来啊。”大胡子魔修颇有些气愤。

“我不过是根据现有的一些可能性进行推导而已,并非空口无凭的猜测。阁下的来历还有这宅子的秘密若是花费一些时间自然也能查出个大概,但阁下就站在我面前,我又何必舍近求远?”

“你!”

“也罢,我还是回去找我道侣,只是他实力高强,下手也没个轻重,也不知道这宅子能不能承受他的一击?我们毕竟是魔修出身,得不到的东西不如就此毁去了。”

“等等,你先别走,我说便是。”那大胡子魔修听见周长庸真的离开,不得不压下心里的不悦,出口阻止。得,这家伙入坑了。师无咎有些怜悯的想到。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他现在的角度来看,就能明显知道,周长庸也只能猜到这个地步了,如今不过是狐假虎威使诈而已,为的就是骗到这宅子的秘密。但这个大胡子魔修上来就被周长庸一番话抢白,失了镇定,加上周长庸又利用没有露面的“强大道侣”威胁,更让人心慌意乱。这大胡子若是在这么几番连消带打之后还能维持镇定,也不会想出这么笨的办法来了。

“好,我说便是。”大胡子魔修终究还是输了一筹,更害怕周长庸的道侣在找不到东西之后会将这宅子给毁了。这么一来,才当真是得不偿失。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能否进去再和你慢慢说。”大胡子魔修努力争取道。

周长庸慢悠悠的思索了一会儿,气定神闲,“也好,进来吧。”

大胡子魔修只能跟着周长庸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感觉到师无咎强大的气息在宅子内不断游走,心中更是惊恐。

这么强大的人物,怎么就看上了这小白脸了呢?

大胡子心中更加庆幸自己刚才的坦白了,不然,怕是自己要凉。

还是坦白为好。

“简单来说,这宅子里,藏着阿邪刀的刀鞘!”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首无·作祟之物 国际制造商 男友是非人类BOSS 穿越原始异界搞基建 加倍偿还 黄河古道·人形棺材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只爱陌生人 生随死殉 猎艳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