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长庸架着车走进阿清城的时候,还是吸引了不少城中居民的视线的。

是非天内,很多居民,尤其是那些魔兽化形或者先天魔族们,长得那叫一个一言难尽,他们以高大雄壮为美,这倒也不算错,但若是一味的朝着高大和雄壮发展,就显得有些可怕了。

故而像周长庸这般看着不怒而威又俊美的长相,才是不少魔修们心中完美的长相。

“这又是哪重天来的?是红尘天还是逍遥天?”

“逍遥天居多吧,逍遥天的妖族们长得都好看,而且对魔兽有天生的驯服力,你看看他座下的魔兽一个个都以暴虐出名,现在这么乖巧,很有问题。”

“不一定,他身上没有什么妖气,我看应该是红尘天来的仙人,我看着和城主有点相似,我们城主以前不也是红尘天的?”

“红尘天来的那些仙人一个个眼高于顶,看着就叫人讨厌,他看起来没有这种感觉啊。”

“哎,又是一个白来的。”

居民们的窃窃私语并没有特意避着人,应该说,他们的这些话就是说给周长庸这种从其他地方赶来的人听得。在阿清城内,无缘无故是不允许伤害本城居民的,不然就立刻会被赶出去。

外来的人几乎都是冲着清邪灯来的,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故而在阿清城里并没有和外界传闻的一样混乱,相反还有一些其乐融融的感觉。

这样的宁静祥和放在红尘天里只是平平,但放在是非天里就几乎称得上是个奇迹了。

周长庸在进城途中,打量了城里的各处建设,心里倒是有了几分谱。看来这叶萧是个挺负责的人,当了城主也没有只顾着自己,因为阿清城这样的情形,绝对不是只顾着自己修行的城主能够建造出来的。

很明显,对方在这座城里花费了不少心血,处处都可见用心。

对于一城之主来说,打造自己的城市就和普通修士打造自己的道场一样没有多少区别。

见微知著,从阿清城的发展就可以猜测叶萧本身的一点性格特征。

“让开。”

“让让!”

“别看了,前面的赶紧给我们让路,知道我们少爷是谁么?”

……

当真是因果循环。

周长庸之前在南丰城里还伪装了一把纨绔少爷,狠狠的耍了耍威风。如今来到这阿清城,就轮到别人对着自己耍威风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应竹春冷不防被身后的人直接撞了一下,差点从魔兽上摔下来,脸色当即就变了。

应竹春也不是那种会忍气吞声的,发现自己被人撞了之后就直接呛了回去。

“好狗不挡道。”一个仆人模样的男子趾高气扬道,“你们又是哪里来的无名小卒,我们折鹿城这么显眼的城徽都没有看见么?”

这奴仆男子微微侧过身,身后露出一辆格外豪华奢侈的马车来。

与其说是马车,倒不如说是房车。

它差不多占据了阿清城一整个主干道那么宽,前后一共有八匹顶级魔兽在拉车,车上还点缀着各种珠宝玉石,车辆上面刻录着各种符文,一看便知防守坚固,绝非凡品。此外,这辆马车在阳光下看着简直熠熠生辉,叫人难以移开视线。

更叫人惊讶的是,这辆马车明明看起来如此笨重,但是行走起来却轻便的很。它到底是什么时候行驶到他们身后的,应竹春一时居然无法判断。

“折鹿城?这不是排名第三的大主城么?”

“我记得能够将折鹿城徽章用在随身物品上的,只有折鹿城城主的三个儿子吧,也不知道这来的到底是哪个儿子?”

“反正都是混世魔王,来的是哪个都没有差别。”

“哎,折鹿城比我想象的还要沉不住气呢。”

“呵,最近逍遥天和红尘天的都来了,就连那红尘天内自成一界的小自在天里的佛修们都过来了好些个,折鹿城的人怎么可能不来?”

排名第三的主城折鹿城,它的城主已经在城主之位上坐了近十万年之久,听闻折鹿城城主距离准圣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只是一直卡在瓶颈里。

不过除此之外,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折鹿城城主对付自家儿子的方法。虽说魔修大多不注重感情,但如折鹿城城主这般对儿子狠的,也是少数。

听闻他的二儿子以前异想天开想要去夺取排名较低的一家主城当城主,因此前来寻求折鹿城城主的帮助。谁知道城主这个当父亲的,不但没有帮自己儿子抢地盘,反而将儿子打成重伤,修为倒退了上千年。

当时折鹿城城主言道,“老子手下的人,给你打地盘,凭什么?我生你养你,你吃我的用我的,这些恩情你尚且没有还清,凭什么要求更多呢?老子是魔修,又不是佛修,不是那等不求回报的圣人!”

是啊,凭什么呢?

当时不少魔修听见这个说法之后,顿生醍醐灌顶之感。

他们魔修,本来就应该自私一些。

难不成在面对自家孩儿的时候,就能舍弃了自我原则,不再索取而是一味付出了?

有这么一个父亲,可见他教出来的三个儿子会是什么样的性格了。

以魔修的审美来说,这三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但若是以其他几重天的看法来说,那就是三个未来的大魔头!

“折鹿城的城徽我看见了。”应竹春冷笑两声,“但很可惜,我看见的是城徽,又不是折鹿城的狗。”

“你骂谁呢?”

“谁跳出来吠自然就是骂谁。”

“你是找死!”那奴仆顿时大怒,手中亮出一把魔气十足的大刀,直接冲着应竹春就砍了下来。

咚——

大刀直接撞在了应竹春手中的炼丹炉上。

应竹春手中这个炼丹炉,还是他在得知自家主人是大气运者之后,硬拉着周长庸去集市上挑的。最后挑来的这个炼丹炉,果然方方面面都符合他的心意,他便将这炼丹炉炼化成自己的本命法宝,可以用来炼丹,也可以拿来攻击。

身为最早被生死簿收服的九命星鬼,应竹春的修士是跟着周长庸的进步而进步的。如今的他,修为也差不多在地魔和天魔之间,虽然不算太高,但因为本身就是鬼,不惧任何伤亡,斗起法来也是丝毫不畏惧。

论修为,自然是这折鹿城的奴仆修为更高,几乎有天魔中品的修为,但他出手有所顾忌,就不如应竹春不要命了。

两人斗在一起,不管是围观的,还是他们各自的帮手都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吁——”周长庸拉住了座下魔兽的缰绳,也转身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折鹿城的其他人都安安静静的守在马车周围,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奴仆斗法罢了。

“打得好!”

“那拿着炼丹炉的居然是个炼丹师?真是,炼丹师多珍贵啊,怎么能够和一个小小奴仆打呢?”

“这炼丹师斗起法来不要命啊。”

“我们阿清城就缺炼丹师呢。”

若是在红尘天,修士们看见有人斗法,恨不得远远围观,哪里会靠的这么近?但放在是非天,大家都就斗法这种事情格外热衷,甚至当场就有人直接开了赌盘,看这场斗法谁胜谁负?

“你不出手?”师无咎神识传音问道。

“应竹春不会输。”周长庸同样回答道,“他不会死,也不会受伤,只要我不精疲力竭,供应他斗法的死气就会源源不绝。”

更不用说应竹春本身就具有极高的炼丹天赋,没事磕点丹药,续航能力可不是一般修士比得了的。

果然,打着打着,那奴仆就完全不行了。

城内禁止外来人和本地居民斗法,但若是外来人和外来人之间斗法就可以不受限制,只是在斗法的过程里需要消耗的魔气是正常情况下的三倍罢了。

当这个奴仆打的气喘吁吁的时候,应竹春还脸不红气不喘的,已经开始有占上风的趋势了。

很明显,胜负已分了。

在这阿清城内,能够有死气不断补充的应竹春要占太大的优势了。

“你隐藏了修为?”那奴仆显然不敢相信自己修为更高居然还要落到下风的事实,而且对方也不是什么厉害道统,只是一个不善斗法的炼丹师而已,思来想去,也只有对方故意隐瞒修为这一点了。

“笑话,魔修打架,难道还要堂堂正正么?”应竹春出口反驳道。

这话说的十分的有道理。

围观群众们也不由点头。

那奴仆还想要说什么,但他的身体却突然不断膨胀,“砰”的一声,就化为无数血肉,散落在地上。

很快,这些血肉又被这座阿清城吞噬,分解成无数魔气,反馈到这座城市当中。

“我的手下,不需要此等战败之人。”威风凛凛的马车里传来这么一个声音,“既然是你们赢了,你们先走吧。”

应竹春微微皱眉,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已经凑上前的周长庸给拉了下去。

“阁下说的有趣,这路本就是我们先走,怎么听起来好像是阁下吃亏了一般?”论嘴皮子上的功夫,周长庸可不会输给任何人,“阁下奴仆挑衅在先,失败在后,最后阁下还要放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有些过于精明了些。”

“……那你想要如何?”马车里的人大概没有想到,有人看见他们折鹿城的城徽之后,还能如此得寸进尺的。

“在下也不太喜欢和人隔着帘子说话。”周长庸故意慢吞吞的说道,“浪费了大家这么久的时间,阁下也该出来让大家看看,到底来的是折鹿城的哪位公子才是?”

“说的对!”

“这位公子说的有理。”

“折鹿城的公子莫非不敢见人?”

这周围的魔修们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加上城主在城内有禁制,这些外来的人也不能随意对他们下手,故而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你的马车上,不也同样有人?”对方似乎不愿意就这么被周长庸在言语上击败,借着师无咎反驳道。

“车上的是我的道侣,身体虚弱,不方便见人。”周长庸一边说,一边给师无咎传音安抚对方,“师前辈,我这也是无奈之举”,“阁下难不成也和我道侣一般害羞?”

师无咎在车里不屑的撇撇嘴,这小骗子嘴上说着“装道侣不行不行的”,结果这进了城,分明很上道啊。

这一口一个道侣,说的明明很溜。

“你不怕我杀了你?”马车里的人似乎有些生气。

“若是怕,我何必在这个时候带着我家道侣来到阿清城?”周长庸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等魔修,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很好。”

马车里上人意味不明的说了这么两个字,随即露出一只苍白的手来。

那手指上毫无血色,就连指甲就显得白的过分,宛若死人一般。

这马车的帘子应当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将马车内外隔绝成两个世界。而当这帘子掀开,周长庸就察觉到一股古怪的尸臭从马车里传来。

帘子里坐着一个神情默然,脸色泛青的年轻人。

他的眼睛几乎已经涣散,难以和周长庸正常对上视线,而且身上也充斥着古怪的尸臭,就像是已死了许久一般。

“什么啊这么臭?”

“谁这么缺德,尸体坏了不收起来啊?”

“咳咳,咳咳咳。”

……

围观的群众们似乎也察觉到这尸臭不对劲,纷纷后退散开。

“见到了吧。”马车里的人将帘子重新放了下来,将那尸臭气味彻底隔绝,“我也记住你了。”

“师前辈,您能看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缘故么?他应当是个活人,但看起来像是一个死人。”周长庸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他手中掌握着生死簿,对人生死分辨的很是清楚。

他一眼就看出这个人应当是还活着的,但是比活人只多了一口气,身体的其他技能已经和尸体无异了。

恐怕这个折鹿城的公子已经逐渐开始丧失五感,慢慢就要变成真正的尸体了。

“是非天的魔修有一种古怪功法,叫做《天魔解尸大法》,若是修为有成,可以爆发出比同阶修士多三倍的力量,越是修行到后期,爆发的力量就越多。相传应当是上古已经灭绝的巫族发明的功法,后来经过修改之后而成。不过《天魔解尸大法》修为要求极高,很容易走火入魔。这个人,明显就是走火入魔,修炼出了岔子。依本座看,他想要恢复,起码得需要魔尊以上修为的人用自己的法力强行灌入他身体,将功法导正才行。”

师无咎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回答道,“没戏,这起码要浪费魔尊以上修为的人上万年的功力,谁会做这么赔本的买卖啊?”

不用说,这人来的这么快,肯定是冲着准圣承诺来的。

“阁下还是担心自己吧。”既然从师无咎这里得知对方的底细,周长庸便笑的意味深长起来,话里有话道,“起码我修行还是稳当的。”

说罢,周长庸看了应竹春一眼,说道,“我们走吧。”

“是。”应竹春点点头,跟着周长庸一起离开了此地。

“那人是故意的。”离开后,周长庸如此说道,“看得出来,他的手下都十分具有纪律性,他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却偏偏放任一个自大的奴仆四处惹事,其后又将奴仆杀死,绝了口舌之争。可见,他是存心试探。”

“主人,我们初来乍到,难道就暴露了不成?”应竹春有些不解,他们和折鹿城可是无怨无仇。

“他试探的不是我们,而是这阿清城。”周长庸摇摇头,“我们只是恰逢其会罢了。你们刚才斗法,阿清城的守卫却迟迟没有出现,这就意味着城主叶萧并不禁止外来修士斗法,说不定还是乐意看见我们自相残杀的。”

如果不禁止,那么能够用的手段就多多了。毕竟大家都知道,清邪灯只有一个,但是想要清邪灯的人却有很多个。

不提前铲除一些对手怎么行呢?

“本座之前可是听说,连小自在天那些秃驴都来了。” 师无咎懒洋洋的插了句嘴,“佛修稀少,但是顶级大能却不少。他们虽然没有独占一重天,却也在红尘天里开辟了属于自己的小自在天。可惜自从佛祖前往造化天后,他们再如何苦修广结善缘,都未再出过一位准圣。如今他们连是非天这等魔气深重的地方也肯来,绝对不可小瞧。那些秃驴别的不行,耐力可是一等一的好。”

“师前辈您和佛修有仇?”周长庸愣了愣,询问道。

“本座当然和他们没有冤仇。只是我们妖族曾有一孔雀大明皇,乃是我妖族花费无数心血培养而成的一代妖皇。结果也不知道那些佛修那边用了什么妖法,竟然哄得那位妖皇转换了道统成了佛教的护法。此事过后,有不少佛修企图效法先人,也跑来妖族这边企图劝说,就连本座,当年也被劝说了好几次,妖族烦不胜烦,准备好好聚集族人前去佛界小自在天给他们一个教训。后来还是红尘天的某位圣人出来调停,这才避免了纷争。以后,佛修不可来我妖族逍遥天传道,我们妖族也不会踏入佛界一步。”

虽然师无咎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上古年间的道统之争何其惨烈,从这寥寥数语之中也可见一二了。

“那些佛修不可小瞧。”师无咎提点了一句,“不过能够来到这阿清城来争夺清邪灯的人,包括你在内,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就对了。”

“师前辈过奖。”周长庸笑着回答道。

“人前你可不能这么叫我。”师无咎眨眨眼,恶作剧一般的说道,“显得不够亲密,你换一个叫法。”

周长庸闻言,几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这么难么?”师无咎摆出一副要算账的架势,“本座牺牲这么大,你还敢有意见?”

周长庸脸上的神情一瞬间有那么一点扭曲。

“……师大哥。”周长庸的声音宛如蚊子哼哼。

“不行,这太陌生了。”师无咎听得是浑身舒爽,但还是故意找茬,“要更加亲密一点。”

“无咎?”周长庸继续喊道。

“还是有点太生疏了。”师无咎唉声叹气道。

周长庸有些无语。

师无咎这是存心找他消遣呢。

干脆不要脸了。

周长庸压过心底生出来的那些古怪感觉,一口气冒出好些个称呼来,“亲爱的,甜心,心肝宝贝儿、宝宝……随便挑一个。”

周长庸不仅成功的恶心到了自己,还恶心到了师无咎。

师无咎听得浑身一哆嗦。

“咳,本座觉得生疏有生疏的好,人前你叫我‘无咎’就行了,管我叫大哥,你差辈了。”师无咎好心说道。

难道直接喊名字就没有差辈了么?周长庸面无表情的想到。

“哦?那折鹿城的二公子,身体当真差到了这个程度?”

“是的,城主,和情报上的一样,这位二公子修行心切,走火入魔,折鹿城城主并不愿意为他舍弃上万年的修为,他只能将目标放在清邪灯上。”说着,禀告的人将在街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同时还用留影石将当时的场面全方位的放了出来,可见当时此人就在人群当中,并且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些人来到阿清城,没事也要搞出一点事情来的。

观看留影石的男子,长身玉立,样貌英俊非凡,只是脸上的神情宛如那万年不化的寒冰,叫人望而生畏,一身猛烈又可怕的剑气萦绕全身,难以接近。

一见便知,此人必定是阿清城的城主叶萧了。

叶萧看着留影石的景象,却并没有和手下想的一般,将注意力放在那个折鹿城的二公子身上,相反,一直在看着周长庸和他身后的那辆马车。

“这几个人好像是从南丰城过来的,南丰城只是小城,这男子的修为也不过天魔等级,并不出众。”手下见自家城主一直看着周长庸,连忙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好好盯紧这几个人。”叶萧看了手下一眼,并不赞同,“此人身上还带着些许凡尘气息,恐怕刚飞升没有多久。”

而飞升没有多久就拥有天魔修为等级的人,绝非普通。只是不知为何,这样的人居然没有被各大主城得知?

要知道,各大主城对于后起之秀的渴求也是半点不弱。每个主城想要发展壮大,势必要吸纳无数人才。

“城主,您的意思是他刚刚才飞升?”手下有些不敢置信,他根本看不出来,却也知道他们城主天生双眼奇异,能看见旁人看不见的东西,这才能发现清邪灯的奥妙。

叶萧随后伸手一指,指向师无咎的方向,“这马车上坐的人,我看不透深浅,若是我没有预料错,这人恐怕足以横扫整个阿清城!”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猫的复生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二部) 走近不科学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恶魔的泪珠 宠魅 两个世界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