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等等,二筒我要了。”师无咎熟练的吃下梅兰打出来的二筒,张口道,“你们的主人都换了一张脸了,你们居然能够认出来,不错啊?”

“不敢隐瞒师公子您,其实我们一开始也可惊讶了,没想到主人居然还能有这么俊的一天!”梅荷眼睛亮闪闪的,“您都不知道,我以前担心好久,万一我们主人以后看上谁了,怕是得用骗的才能哄到人。现在我们可安心多了。”

“是啊,我们以前还担心主人说不定下一刻就咽气了,还偷偷的买过棺材来着。”

“我们认主人不是看脸,主要还是看气息,我们是主人的仆从,不管主人怎么变,我们都能认得出来的,除非主人有意断掉和我们的联系。”

“其实我们几个倒也还好,应竹春应大哥才是真的惊讶。他说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以前也担心主人气色不好,走出去被人嫌弃,他还在偷偷炼制美容丹呢!”

“可惜现在美容丹是用不上了,我们主人现在走出去,肯定一堆男男女女往上扑。当然了,论容貌,肯定还是师公子您更胜一筹。”

话虽如此,但对于人类这个族群而言,周长庸已经称得上是上上之选了。师无咎这是种族天赋,羡慕不来。

“是啊,我们主人哪里都好,以前就是一脸病容,难免被人轻视。如今连这个缺陷都补足了,我们主人称得上是十全十美了。”

三姐妹一边和师无咎打麻将,一边无缝对接的夸着周长庸。

既然他们决定要去一趟阿清城,自然要好好注意一下身上的行头,衣服打扮什么的全部都要换。

是非天内多以黑色、青色、灰色等厚重颜色为主,偶尔也会出现红色,衣服相比起红尘天的精致,更多的还是注重方便行动。故而周长庸和师无咎的打扮,都得重新开始更改,一些风土习俗,也有必要好好学学。

当然,这些所谓的杂事,都是周长庸去干,师无咎肯定是不会去干的。如今周长庸去着手准备,师无咎自然开始喊着三姐妹来打牌了。

哦,顺便一提,在这是非天里,丹药也是很紧俏的。而且这里有许多丹方都是应竹春听都没有听过的,应竹春开心的快要疯了,每天都在开始各种炼丹。

“说起来,周长庸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弱点。”师无咎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周长庸这个人还真是各方面都均衡的可怕。

“我们主人的弱点不是很明显么?”梅荷反问道。

“什么?”师无咎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可别胡说,你主人哪里有什么弱点?”

“我们主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护短啊。”梅荷眼睛眨也不眨的回答道,“这不是很明显么?”

“是啊是啊,我们主人特别重感情,尤其是真心对他好的人,我们主人根本没有办法抗拒。”

“哎,主人以前偶尔提到过,从他在十八岁之前,都没有什么精力和时间去交朋友,因为他害怕今天交到了朋友,明天他的朋友就要接到他的死讯。”

“这事我记得,当时主人说完之后,你偷偷哭了好几天。”

“因为主人说的太云淡风轻了,我总觉得我以前活的已经很苦,没想到主人活的更加辛苦。”

师无咎觉得牌快要打不下去了。

他实在难以将三姐妹口中的周长庸和现在的周长庸联系在一起。但转头想想,以周长庸身上的死气程度来看,他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压下死气之前,恐怕过的是真的十分辛苦。

原本只是想要找一下周长庸弱点,好让他在是非天的这段时间里不要被周长庸坑的太厉害,但师无咎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觉得周长庸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可怜。

只是一点点而已。

“不管以前怎么样,他现在活得可比许多人好了,他可是大气运者。”师无咎清了清嗓子如此说道,“你们就不要说以前的事情了。本座,咳,在这个是非天里,只要他不是太过分,本座还是会保护他的。”

三姐妹悄悄的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发愁。

怎么到了是非天之后,感觉师公子和主人的关系还要更加生疏了一点呢?

主人实在太不会表达自己了。

时不时的坑师公子一次,师公子心里肯定对主人的印象很不好啊。

“对了,师公子你们打算怎么去阿清城啊?”梅兰好奇问道,“我们姐妹修为比较低,恐怕不能和你们一起出现了,有实力出现在人前的,估计也只能是应大哥和小白了。”

因为之前周长庸和师无咎都是双人行动,难免会有些惹眼,不如干脆让应竹春和白童子也出现了。

到了是非天之后,白童子倒是长大了不少,看起来已经像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郎了。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将自己的容貌稍稍进行一点伪装,起码头发什么的可以变黑,这样就不怎么惹眼了。

“就还是以师兄弟相称前往。”师无咎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师公子,您不是想要找主人的弱点么?”梅兰偷偷摸摸宛如做贼一般的小声说道,“那么,你肯定要更加靠近主人才行啊。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您不去主动了解主人,如何要知道主人的弱点?”

“你是他的鬼仆,你怎么会好心告诉我怎么对付你的主人?”师无咎有些狐疑的看着梅兰,并不相信对方会背叛周长庸。

“咳,当然是因为我知道师公子你不会对主人不利啊。如果您真的想要伤害主人,只要以前救主人的时候出手稍微慢一些就可以了。”梅兰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也就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剩下的还是师公子您自己慢慢想吧。”

师无咎觉得梅兰说的还有那么一点道理。

不过关系更近?

这要近到什么程度才行啊?

师无咎不由的陷入了苦恼之中。

哎,他也没有个什么师兄师弟的,不然到时可以好好的装装师兄的款儿。

周长庸这边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他不但买回来了一些关于是非天风土人情的一些记载,而且衣服、装饰、零食什么的应有尽有。

在是非天里,主要以魔石作为购买基础。

所谓的魔石,就是类似灵石的东西,只是储存的不再是灵气而是魔气罢了。

这个倒是简单。

说到底,魔修们所用的魔气,都是天地之间的一种负面能量,和灵气截然相反。而周长庸身上所拥有的死气,也可以算是魔气的一种,而且因为周长庸身上的死气十分纯粹,并没有沾染那些因果血腥,反而在注入魔石的时候更加顺利。

周长庸只是简单实验了几次,就成功了。

如今,他也灌注了不少魔石,足够让他们使用。

顺带的,周长庸还抓了几只魔兽用来代步,这样去到阿清城的时候也不至于被人给小瞧了。

该有的准备几乎都做好了,剩下的就只是见招拆招了。

前往阿清城之后,想要拿到清邪灯,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叶萧,而是那些同样冲着清邪灯前去的人。按照周长庸的估计,说不定到时候其他九天十界的人也会插手。

清邪灯的消息能够隐瞒两年,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但想要长久隐瞒想去,恐怕并没有那么容易。

是非天虽然几乎只有魔修能进入,但九天十界的其他人通过一定方法也是可以进来的,只是很多时候大家不会进来罢了。但如今有清邪灯还有准圣的承诺在前,愿意冒险的人可就多了。

“师前辈,我回来了。”周长庸走进房间,将自己买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奇怪的是,师无咎并不在此处。

“竹春,你看见师前辈了么?”周长庸找了一圈,看见应竹春还在努力炼丹,张口问道。

“他们之前好像在打麻将。”应竹春回答道。

“现在我并没有听见搓麻将的声音,难不成是她们中场休息了?”周长庸说着都觉得有些好笑。

他发现师无咎这个人,除去有些格外骄傲自恋之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宅。

真的宅。

一个麻将他能玩上好些年,反而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毫不在意,也不喜欢出去闲逛。偶尔出门一次享受一下被人追捧的感觉,然后又会将自己看上的吃的、用的、玩的东西带回家来,一个人慢慢享受。

恐怕这些都是他以前当妖皇的时候养成的习惯。

因为妖皇不可能四处晃悠,这会引起别人的恐慌。

“主人。”应竹春张口喊了一声,他想起之前师无咎和三姐妹的对话,看着周长庸的眼神总是不自觉的带着一点怜悯,“您自己保重。”

周长庸饶是再聪明,突然被应竹春这个一心痴迷炼丹的家伙这么叮嘱了一句,也还是一头雾水,“我当然会保重。”

应竹春见周长庸走远,默默叹气。

他虽然当年被人背叛,蠢是蠢了一点,但他好歹也和人谈过一场恋爱,虽然结局不好,但也是实打实体验过的。

但是周长庸这个主人吧。

他太过聪明,有时候反而会陷入一叶障目的地步。

应竹春觉得自己也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随缘吧。

“我想到了!”师无咎在周长庸找到他的时候,突然这么喊了一句。

周长庸的脚步顿了顿,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师无咎又想作妖?

之前他们可是说好的,去阿清城的话,一切行动都要听周长庸指挥。

那个叶萧既然曾经是仙界的仙君,想必也活了很长时间,说不定就曾经见过师无咎。加上他手中有清邪灯这样的至宝,如今修为还没有恢复的师无咎和周长庸觉得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你来的正好。”师无咎一见到周长庸,眼睛就直接放光。

周长庸顿时觉得更加不安了。

“师前辈,您似乎还有点事情,我等会儿再来。”周长庸转身欲走。

然而,师无咎却按住了他,不许他走。

“你跑什么?”师无咎神情有些阴森森的,看着叫周长庸有些心里凉凉的。

“我们之前说好,是以师兄弟相称进入阿清城。本座想了想,还是不太妥当。”

“何处不妥当?”

“你是人,我是妖,说是师兄弟实在太过牵强了一点。”

“……我想大部分的人应当都看不出来前辈您的跟脚才是。”周长庸斟酌着字句回答道。

“本座这样的美貌,岂是人类所有?本座的种族,一眼就能看明白。”师无咎反驳道。

有时候周长庸真的觉得,其实妖族以前要服侍好师无咎真挺不容易的。

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周长庸都能理解为什么师无咎会被封印。

“那……师前辈您的意思是?”

“那叶萧不是对他的那个道侣一往情深么?”师无咎话说的很是豪气,“所以,你我便以道侣相称,这样便能更好的接近他了。”

周长庸差点以为自己听岔了。

“师前辈,这个笑话并不好笑。”周长庸觉得有些心累,他完全不明白师无咎这样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本座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是命令。”师无咎露出一口白牙,声音不容置疑,“此事就这么定了。进城之前,你可一定要好好伪装,要装的对本座一往情深,无微不至的照顾本座,懂么?”

师无咎大笑不已。

虽然此举对他的名誉可能会有那么一丢丢的伤害,但是方才周长庸那一脸惊讶的表情,实在足够让师无咎来回欣赏。

光是这一个场景,就足以弥补他的损失了。

再说,现在的圣妖皇大帝已经死了,他也没什么名誉可言。

损失就损失一点吧。

难不成周长庸还能到处去说?

如此一来,进了阿清城之后,自己让周长庸往东他就不能往西,用周长庸自己的话来说,这叫“崩人设”。到时候,这进了城,到底是他师无咎一切听周长庸的,还是周长庸一切听师无咎的,可都是两说了。

一举两得,实在是个有用至极的法子。

本座实在聪明伶俐。

周长庸离开的时候,深一脚浅一脚的,步伐很是沉重。

师无咎突然提出来的这个方法,着实叫人震惊,但不得不说,师无咎提出来的原因,也的确有那么一点说服力。

对于叶萧这样痛失爱侣并且为此堕入魔道的修士而言,见到周长庸和师无咎这样恩爱的“道侣”,下意识的会觉得亲近许多,而且也比师兄弟更加掩人耳目。

同时,他也能随时随地跟在师无咎身边,不用和人四处解释,一切都可以用“道侣”两个字说得通。

但……

明明是个样样都不错的主意,为何自己以前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想到过么?更加奇怪的是,当师无咎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明明是可以更加坚定的拒绝的,却不知为何根本就没能拒绝?

周长庸觉得自己的心态很有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

可在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什么心理医生给他治疗,也只能暂且听之任之了。

倒是三姐妹听闻师无咎这提出来的“建议”之后,一个个都识相的钻回了生死簿,再也不想在外面逗留了。

她们的想法只是想让师无咎和主人稍稍亲近一点,不用那么死板而已。但师无咎的脑回路,根本没有人猜得到。

难不成,人和妖之间的区别就这么大?

阿清城。

进城之前,周长庸试图在做最后一点努力,“师前辈,如今后悔也还来得及,我们……”

“你怎么这么墨迹?”师无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本座为了你,连这个黑不拉几的衣服都穿上了,牺牲大了,你有什么不好牺牲的?”

此刻的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都换下了之前的装束,改为一身黑衣劲装,看起来更加潇洒利落,衬托的师无咎这原本出尘脱俗的容貌都多了几分肃杀。

周长庸就更不用说,没有比黑色更加适合他的颜色了!

他们两个人走在前面,应竹春和白童子的存在感就降到了最低,几乎不会有人舍得将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了。

周长庸单个站出来,效果不怎么好,但若是和师无咎站在一起,却好像多了几分吸引力一般,也是古怪的很。

大约是因为能够和师无咎站在一起,而不会被他压得黯淡无光的人,都会更吸引人视线一点吧。

“我只是在劝前辈三思。”周长庸无奈道。

这主意也不是三姐妹给出的了啊,怎么师无咎就能想出这么石破天惊的主意来?

周长庸揉揉额头。

都说笨蛋的思维,聪明人永远也猜不到。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这是真理。

当然,这不是在说师无咎笨的意思。

反正,大概,应该,也许,可以凑合一下这么类比。

“本座,哦,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师无咎越是见周长庸这样,就越是觉得自己的主意简直好的不行,不然周长庸怎么会这么纠结?“我们差不多进城了,你赶紧一点,别被人看出来。”

周长庸只好抛弃自己的坐骑,坐在拉车的魔兽身上。

师无咎则是坐在车里,并不怎么出现,而应竹春和白童子则是伪装成他们两人的下人,分别在两旁慢悠悠的走着。

应竹春和白童子对视一眼,坚定了自己绝不多嘴的决心。

他们只是小小的鬼仆而已,对感情之事真的一窍不通!

“记得要对我嘘寒问暖啊。”师无咎又提醒了一句。

周长庸僵着头,慢吞吞的点了点。

阿清城因为清邪灯的缘故,跑了不少对自身安危十分担忧的居民,但是却也有更多的居民看见了阿清城的潜力,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不说别的,若是什么时候叶萧城主想通了将清邪灯交给九死城的准圣,那么他们阿清城说不定能够一跃成为第二大主城,到时候这里的魔气浓度肯定能翻上几番,他们这些居民也能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

冲着这个,就能好好搏一搏。

还未正式进城,周长庸就察觉到这城里有无数庞大的力量气息汇聚。

“不错啊,这场景几乎比得上本座以前参加的宴会了。”师无咎的声音从车里传来,“这里面,仙尊魔尊修为的人少说也在三四十上下,各色族群都有,想必都是冲着清邪灯和准圣承诺来的。”

相比之下,北疆的荔居,只是小儿科了。

和南丰城不同,阿清城并没有看门的守卫。

这也意味着叶萧对于阿清城的掌握极有自信,想进城的人就必须守阿清城的规矩。

而阿清城的规矩也只有一条,直接刻在了城门上。

不服从城主命令者,死!

这城门上的字,是由叶萧当年拿着阿清剑亲自刻下。周长庸只是刚刚看见这上面的字,就好像看见了一柄锋利无比的剑,也看见了一个手握着阿清剑的红衣人的身影。

这个红衣人,一字一顿的说着这上面的几个字。

“不服从城主命令者,死!”

周长庸微微后退了半步,立刻从幻觉当中清醒了过来。

“这可真是一个厉害的下马威。”周长庸经过一场幻觉之后,倒也明白了这上面的猫腻。

想必是叶萧在刻录下这几个字的时候,本就带上了他修行而成的道意。反而第一次来到城门前,看见这几个字的时候,就会不可避免的被叶萧的道意影响,从而对他产生敬畏之心。

如此一个下马威,就算那些心理对叶萧极为不服的家伙看见了,也只会心生忌惮。

这是比什么守卫都要来的更好的护城手段!

“看来这叶萧能够从前任城主手里拿到阿清剑,还完清邪灯,也不是浪得虚名。”师无咎微微笑了笑,又看见周长庸,故意放低了声音,显得格外温柔些,“小骗子,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进去吧。”

周长庸听得浑身一哆嗦,身体都僵硬了不少。

这根本不是师无咎的风格。

师无咎用这样的语气,和周长庸说着这样的话,总让周长庸觉得,师无咎是左手一个核弹,右手一艘航空母舰,然后笑眯眯的和他说“自己并不想开战”是一个效果。

格外惊悚。

周长庸倒是发现师无咎似乎乐在其中,但他也只能驾着魔兽,继续往前走,正式进入阿清城。

师无咎将周长庸一系列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简直哈哈哈大笑。

这个小骗子怎么这么纯情?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哎,早知道这小骗子吃软不吃硬,他以前哪里还会被坑的这么惨?

好在如今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师无咎美滋滋的想了想,觉得离自己得到清邪灯和生死簿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热门: 御者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三部) 侯卫东官场笔记 冲啊,太子殿下 闪电下的尸骨 突然亡命天涯 恶人大明星 超能大明星 谁杀了她 官路十八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