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前辈,我脸上并没有多出一双眼睛,也没有多出一个鼻子,你实在不需要翻来覆去的看。”周长庸颇为无奈,哪怕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时刻被师无咎这么盯着看,压力还是很大。

“你要是真的多了点什么,本座反而觉得不稀奇了。”师无咎一边说话一边死死的盯着周长庸,企图从他脸上找出点什么东西来。

“你真的没有趁着渡劫再给自己换一张脸?”师无咎还是觉得不对,“人一生病,难道会将容貌改变的如此之大?”

但是这话说完之后,师无咎又觉得不可能,周长庸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渡劫换脸是需要技术的,一不小心没有弄好,这脸就奇形怪状的了,会显得很不协调,而且对道心也有影响。因此,除非是特别在意容貌的,一般都不会给自己换脸。

但周长庸的变化真的太大了。

因为自己容貌的缘故,师无咎对于其他人的样貌标准要求是很高的。他之前对于周长庸的印象,也就是黑眼圈和早死相了。但现在,就算以师无咎严苛的审美标准,也得承认周长庸长的还可以。

如果说师无咎的容貌是不可逾越的千秋雪岭,那么周长庸就是陡峭凛然的巍巍青山。周长庸的长相,应该是所有雄性雌性都会欣赏的类型。

轮廓深邃,目如寒星,少一分就失了威严,多一分又显得过于冷漠。

这是一张略微锋利又不至于让人太具有攻击性的俊美脸庞。

师无咎不愿意承认心里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

他都认识周长庸这么久了,结果等到今天才知道周长庸具体长什么样子。

岂不是又被骗了?

这个小骗子!

“我从小身上就带着死气,所以面容被折腾的有点厉害。”周长庸耐心解释道,“长年生病的人,面容和健康时候本有很大不同。”

你这哪里是不同,分明是换了一张脸。

师无咎在心里默默腹诽。

“不过连师前辈你都如此惊讶的话,看来我一点也不需要担心会被人发现了。”周长庸想了想,笑着回答道。

就这一点来说,的确不需要担心。

因为这前后压根就是两个人!

“你就那么确定你可以安全过关?”师无咎继续追问道,“那些仙界的人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连本座都不敢保证,你可不要小瞧了《度亡经》的吸引力。”

“《度亡经》的吸引力再大,也比不过生死簿。我想要掩盖自己身上更重要的秘密,就必须先暴露一个秘密。”周长庸说的很直接明白,“这涉及到一点心理学上的知识,讲的是……”

“停,说点本座听得懂的。”师无咎直接打断周长庸的话,他是妖族,只想要听妖族能够听得懂的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弃车保帅。”周长庸简单说道,“在那样的情况下,谁都知道我才是得到圣人馈赠的人。如果我一点秘密也不泄露,他们必定会好奇,我身边有师前辈你在,还能得到大道馈赠,他们什么猜测都可能会出现。但如果我已经主动暴露了《度亡经》,他们就会将一切解释够归结于《度亡经》。”

“只是这样?”师无咎总觉得还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在里面。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周长庸有些惊讶于师无咎的敏感,不过如今他和师无咎之间也已经建立起了初步的信任,周长庸倒是愿意解释给师无咎听。

“同时也是抛砖引玉,我想要知道黄泉天的事情。”周长庸认真说道,“我记得师前辈你说过,我身上的死气像是来自黄泉天,所以我必须要明白这一切的根源。”

他分明是从现代城市穿过来的,但是他在修行《度亡经》的时候,进步尤其的快。什么一天入境,半年筑基,一年金丹,五年元婴什么的,对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他好像天生就会这些功法一样。

可若是他身上的死气来自黄泉天,他又得了生死簿,那么他和黄泉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但黄泉天太过神秘了。

就连师无咎都不清楚黄泉天的事情。

那么想要知道黄泉天事情的话,就只去询问那些同样是鬼修的人了,而且最好是和他一样修行当初是轮回生死无常道祖留下来的八经之人。

就像是之前那个修行《涅槃经》的欢喜天女一样。

但红尘天太大了。

鬼修一脉更是凋零的很。

如果让周长庸一个个去找,不知道要费上多少年的功夫。

与其让他去找人,不如让别人来找他。

周长庸主动暴露了功法、容貌,那么他在吸引那些仙人的同时,肯定也能吸引到那些鬼修。那个欢喜天女真正的本体,必定也会得知他的消息。

到时候,他自然可以轻易得知关于黄泉天的消息。

“……你将自己拿来做诱饵,难道没有想过万一失败,等待你的可能是比死更痛苦的事情么?”师无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明明怕死的很。”

“我怕死,是因为我怕我不能选择我自己的死亡。但如今,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想要得到黄泉天的消息,就肯定要有所付出。而且,我隐隐约约有预感,黄泉天的秘密必定和道祖留下来的八经有关。”周长庸继续说道,“就冲着这个,我就必须要冒险才行。”

有些时候,师无咎觉得周长庸真的很不可思议。

为什么有人可以同时将贪生怕死和舍生忘死两个截然相反的词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呢?

或许,这就是周长庸的独特所在?

毕竟,他连脸都可以换!

师无咎又多看了周长庸几眼,才勉强挪开了视线,努力转移话题,“你现在,大概是天仙修为,还算可以。”

周长庸直接跨过人仙、地仙修为到达天仙,就算放在仙界当中也是相当罕见。别人只能是天仙修为,大约是因为天仙修为已经需要根骨悟性机缘重重合力之下才能促成。而周长庸是天仙修为,只是单纯因为天道限制刚飞升的仙人最高也只能是天仙修为罢了。

若是上限是大罗金仙,师无咎一点也不怀疑周长庸会达不到大罗金仙的等级。

常识之所以是常识,是因为它是被放在普通人身上的。而周长庸,无疑就是打破常识的那一个。

是非天里,和其他地方有些不同。

这里基本上是实力为尊,也没有什么门派家族,因为不管是魔修还是魔族,都是颇为自私的个性,喜欢享乐却不想负责任。

故而,这些实力高强的人就将是非天分成了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城池。那些实力强的,一座城的大小可以是一整块区域,实力稍弱的的,自然领域就小。

由于魔族魔修们大多不愿意屈居人下,因此一些小城池来回更迭很快。除去那些小城之外,整个是非天大概被分为七十二座主城,一城之主几乎都是魔尊级别的人物。其中疆域最大,也是魔气最重的一座主城九死城的城主,便是和曾经的师无咎一样的准圣修为。

“在本座尚未成准圣之前,九死城城主便已经是准圣修为,坐镇整个是非天。不管周围主城城主换了多少次,他都岿然不动。这一次,本座想要去那里看看。”师无咎的口气不容拒绝,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明确的对周长庸提出要求。

相比之下,之前师无咎找周长庸要生死簿都算是小儿科了。

周长庸思量一下,很快想明白了原因,“是因为师前辈你到现在都没有恢复修为么?”

师无咎嘴上不说,但他对自己曾经是准圣修为的事情还是很得意的,提了可不止一次两次。

如今到了是非天,就连随身宝库都可以打开了,但是修为却没有恢复的迹象。照理来说,等师无咎到了更高一重天,修为会慢慢恢复才是。因为准圣的身体会自动吸纳灵气,进行自我修复。

如今师无咎却没有发现自己有恢复的趋势,自然也会有点着急。而准圣有他独特的规则,想要知道如何恢复,恐怕也只能去询问同样是准圣的人。

因此,师无咎也不免有些着急了。

师无咎幽幽的看了周长庸一眼,眼神里带着少许无奈,“你简直浑身都是心眼。”

他才说了一句,周长庸就已经知道了后续,这种感觉不能说坏,但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周长庸,整个人在他眼里好像一点秘密都没有。师无咎自觉本领高强,随时能将周长庸压着打,这也不免觉得周长庸有些太狡猾了些。若是换成其他的那些凡人,恐怕会害怕的不能安心吧。

谁能一直毫无秘密的和另一个人做朋友呢?

“对于是非天,我是半点也不熟。”周长庸无奈的说道,“在这里,我也只能依靠师前辈你了。”

“……本座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七万年前了,你觉得这是非天难道会有七万年不曾变过么?”连本座的妖皇之位都换了好几个人坐,何况是更新换代格外快的魔修?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一时有些相顾无言。

合着他们两个都称得上是对是非天一无所知啊。

得,看来还是要重头开始打探消息。

周长庸将三姐妹放了出来,她们几个打探消息是熟门熟路的,他和师无咎就暂且先等一下吧。

师无咎自不必说,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幻术遮着脸,自然不愿意再伪装。周长庸吧,也是刚刚才恢复原本的容貌,还有几分新鲜,自然也不方便遮掩。

但他们两个人要是一起走出去,恐怕会惹来不少人注目,还是等等吧。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就在某座城外,等三姐妹传消息回来。

只是他们还没有等上一炷香的时间,周长庸就收到了三姐妹的求救。

“主人,救命,我们被抓住了。”

这么快?

“师前辈,我先进去看看。”周长庸有些着急。

“等等,本座隐身跟在你身后。”师无咎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周长庸一起去。他不喜欢遮掩容貌,但是隐身还是没有关系的。

周长庸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他们来到的这座城叫南丰城,应当不是那七十二主城之一,而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城。

但即使是小城,能够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的,最起码也是地魔修为,对应地仙修为。一般最低等级的人仙或者人魔,因为实力最低,往往是会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先行修炼,或者拜入某个势力门下,等到修行有成之后才会出来。

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在下界,也许还会有一些道德或者法规约束,但是到了天上,那就完全是靠实力了。

南丰城的门口有两三个守卫,差不多是地魔修为,不过他们手中的武器倒是魔气深厚,应当不是一般魔器。

周长庸在下界的时候,好歹也是个大能,然而飞升之后的修为,也就比最差的好上一点点,这其中自然是有落差的。

好在周长庸将心情调节的很快,很快就转变了方式方法。

“你是从哪里来的?”门口的守卫并没有因为周长庸长得好看就直接放他进去,相反,他们见到周长庸模样不错但是实力却不算强,反而起了一点心思。

若是这个人没有什么背景的话,倒是可以将他绑了送到城主那里去,说不定还能得点赏钱呢。

“哼,与尔等何干?”周长庸见到这两个守卫,脸色臭的很,嫌弃的看了他们几眼,“给本少爷滚开,少来挡路,要是你们害的本少爷被那些侍从抓住,到时候本少爷再去找你们城主好好说道说道。”

那两个上来的守卫听见这话,顿时有些迟疑。

这好像不是个好惹的啊。

但他们也没有这么容易好打发。

“抱歉,这位少爷,我们城有规定,生面孔进城必须要排查。”其中一个修为稍高的守卫对着周长庸微微拱手道,只是语气还是一样的强硬。

“本少爷可是从主城来的,你当我想要来你们这种乡下地方?”周长庸半点也不露怯,“至于目的嘛,就是随便转转,天天大鱼大肉的吃腻了,偶尔也要来点清粥小菜么?”

周长庸本就生的俊美非凡,加上如今这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好惹的。

“师前辈,麻烦您走近一点,散发一些气势给我助助威。”周长庸神识传音道。

师无咎在边上看的兴致勃勃,倒也不介意帮一把。

突然,师无咎起了一点坏心思,几乎整个人都挨在了周长庸的后背上。

明显能够感觉到,周长庸的身体顿时僵硬了。

哈哈。

师无咎对自己偶尔的恶作剧效果很是满意。

这周长庸看着什么都行,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个才活了几十年的家伙而已,还不如自己岁数的零头多呢。

周长庸的的确确是被师无咎给吓到了。

他这个样子,几乎是被师无咎给直接抱住了一般。

幸好他和师无咎差不多高,不算师无咎的发髻的话,目测自己好像还要稍稍高上那么一点。不过周长庸识相的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说了的话,说不定师无咎恼羞成怒直接将自己的腿砍一截都是有可能的。

但师无咎恶作剧归恶作剧,该帮忙的还是帮忙了的。

周长庸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势在节节攀升。

师无咎本就是妖族,妖魔自古不分家,妖气和魔气的差别气势不大,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那两个守卫方才还有些趾高气扬,如今察觉到周长庸身上的气势顿时一惊,当即就直接跪下来磕头道歉了。

“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这位魔君不要见怪。”

他们磕头磕的全部都见了血,十分的卖力。

这里毕竟是魔族聚居之地,对那些修为底下的人来说,更是危机四伏。磕头磕出血也比直接送命要强的多。

“若是有人来找我,不许说见过我。”周长庸冷眼看着他们磕了好些个头才让他们起来,“再有下次,本少爷就先挖了你们的眼珠子。”

“是是是。”

两个守卫毕恭毕敬的将周长庸给送走了。

这么一个大魔头没事跑到他们小城里来玩做什么?

“装得挺像啊。”师无咎在边上小声说道,“看来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你以前也没少干啊。”

“以前干的不多。”周长庸老实回答道。

“呵,本座可不信。”看他这熟门熟路的样子,肯定骗过别人很多次。

周长庸只好无奈的摸摸鼻子。

他说的是真话。

他能够模仿的如此惟妙惟肖,说到底还是因为有师无咎这个参照物在。只要将师无咎面对那些普通修士的表现稍稍再强硬两分,差不多就是自己刚才那个样子了。

不过这种老实话还是不能乱说就是了。

进了南丰城,周长庸才算是真正感觉到是非天和红尘天的截然不同。

在红尘天里,各种商铺鳞次栉比,日常用得上的一些东西几乎都能够买得到,而且比较有秩序和规律。

但是在这种小城市里,却完全没有看见这样繁荣的情况。

城里的路看起来也比较狭窄,周边也没有看见什么像样的居所。街上行走的那些人,有魔修有魔族,几乎都是行色匆匆,只是从这里过路,并不怎么愿意停留。

倒是有不少人直接在这里开始打斗,好在设置了阵法屏蔽了周围,但还是能够看见不少血腥搏杀。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开设那些店铺怕是也难,沿途也只有只有三三两两个魔头在叫卖罢了,而且叫卖的几乎全部都是活物。

“是非天的小城市就是这样的。”师无咎语气里带着些许不屑,“只有在主城里,因为城主的绝对权威,这里的人才会按照城主的意思来活动。但若是在这种一城城主威信不够高的时候,自然就会显得荒凉无比。”

想要在这里开设店铺?你的货物都根本运不过来。

想要做生意?这里的人看见了想要的就直接抢。

有这个功夫去打败这些人,还不如去别的地方做生意去了。

因此,这些小城市几乎都留不住人。

能够在这种小城市当城主的,往往实力也就那样。稍稍对未来有点追求的,都不会留在这样的地方。

周长庸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

类比一下,这里就相当于是前世那些根本还没有通电的闭塞小农村,想要在这样的地方发展经济,是难上加难。

很快,周长庸就根据三姐妹留下的信息,一路走到了这座南丰城的城主府前面。

“擅入一步者死!”

理所当然的,他被更多的守卫给拦住了。

周长庸有些愣了。

这……

怎么三姐妹一下子就到城主府去了?

打探消息也不至于到城主府这里去啊。

很快,周长庸直接反应了过来。

笨!

周长庸恨不得给自己一拳。

是他想当然了。

三姐妹生前就是凡人,如今就算自己修为大涨,她们三人的实力也就相当于下界元婴期修士而已。

但是对于是非天的魔修们来说,他们可不在乎三姐妹到底是什么修为?他们只需要知道,这三姐妹不是魔修,而是凡人,这就对了。

凡人啊,在这样的小城市可是一个金贵的东西,发现之后可得赶紧送城主府么?

“是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周长庸是个有错就会认的人,陡然换了一个世界,周长庸一时不能将所有的思维都转换过来也是情有可原,只是这么一来反倒害了三姐妹了。

“师前辈,看来我们需要闯一闯这个城主府了。”周长庸思量之下,决定还是要硬来。

在这种地方,实力才是一切。

三姐妹的失利就是他想当然了,以为还能用在修真界的那一套去行事。好在如今醒悟的也不晚,只要这里的城主打不过师无咎,就好办。

“行。”师无咎答应的爽快,半点要求也没有提。

好歹是陪他打过麻将的牌搭子,可不能就这么被人给抓了。

“什么时候动手?”师无咎跃跃欲试。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周长庸没想到师无咎这么快就答应了,反而不这么着急了,想了想说道,“三姐妹本来就已经死了,只要有生死簿在,她们也不会再死一次。倒不如先等等看,她们三个聪明的很,等发现这里是城主府之后,说不定能够得到不少消息。”

“好吧。”师无咎有些遗憾。

他之前在荔居的时候和那几个小仙尊打架,还是打出了一点火气来的,正好在这个地方可以好好的松快一下呢!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汉尼拔崛起 含桃 凶兽时代 我在古代搞科研 娘娘腔 穿到异世开会所 周抛男友来找我算账了 机器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