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荔居突然就消失无踪了。

准确的说是当院子里的那三棵树消失之后,荔居就如同风中散沙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这也是好事。

没有了荔居,北疆那些知情的修士很是松了一口气。

好在知道荔居存在的人本来就不多,又死了一批,如今荔居消失不见,这件事就能风平浪静的过去,也不用担心天上再下来什么人想要去荔居看一看了。

归九带着风细细师徒在人间一个小镇子里安了家。

这个镇子叫寻仙镇,恰好处于凡间和修真界的分割线附近,故而在凡人之中也是颇为有名。

自从到了这凡间,归九的日子又恢复了以前那种没事钓鱼,有事出门晃悠的风格。有时候风细细都觉得,师父这性子不愧是龟族出身,这性格想要快一点都难。

不过,突然有一天,归九回来的时候,身后还带了三个人。

两男一女,年纪都不大。尤其是那个女娃娃,看起来也不过七八岁的样子,生的十分玲珑可爱。

风细细正想要上去和这个漂亮的小妹妹说几句话,归九的叮嘱就到了。

“这三个也是妖族中人,虽然化形的模样小,但年纪比你应该还要大一些。”

风细细立刻就将没喊出口的“妹妹”两个字给吞了下去。

妖族人嘛,都这样,一个个看着年纪都小,实际上可能活了。

等她什么时候年纪大了,师父说不定还是少年模样呢。

“那……这位道友,敢问如何称呼?”风细细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叫我桃花就好了。”

……

倒是北疆最近的修士们发现,那些突然窜出来的大能修士们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回去闭关修行了。

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渡劫期大乘期都是他们遥不可及的,也就只能在私底下八卦一下,不敢去质疑些什么的。

倒是那些侥幸自废千年功力逃出来的修士们,在稍稍稳定了一下不断倒退的修为之后,就带上了礼物,专门去找王七十五剑还有雷霆道君等人道谢加请罪了。

当初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若是能够听进去他们的劝说,他们又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说到底,还是贪心害人。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为什么当初雷霆道君等人不肯将话说的更明白一点?不过,当这仅有的一点抱怨在知道其他那些不愿意自废修为的修士都没能成功回来之后,又立刻消失无踪了。

事关仙人,雷霆道君等人又怎么好多说,说了自己也未必会信?人家之前愿意那么劝阻,已经是相当给面子的事情了。

如今他们修为大跌,于情于理,都要好好的上门答谢才好,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七十五剑也知道自己若是不收这些礼,这些人也不会安心,故而还是将礼物都收了起来,倒是小小的发了一笔财。

说起来,这件事从头到尾,王七十五剑都是参与其中的,自然比起目前还摸不着头脑的雷霆道君等人知晓的要多的多。

事后只要一分析,就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个八九不离十。

圣人故居里的确有好东西,最后得到馈赠的人是周长庸,因此他才能那么快的渡劫飞升。而那些仙人,应该也是冲着那圣人馈赠来的,只是晚了周长庸一步不说,而且还被周长庸的师兄给吸引走了注意力,这才让周长庸安全脱险。

等那些赔礼道歉的修士们一来,说起师无咎让他们自废千年修为的事情之后,王七十五剑才算是彻底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周长庸是大气运者,而他身边的那个所谓“师兄”,估计也不是什么师兄,而是保护他的人而已。

自古以来,大气运者的传言一直都在修真界里流传。但这个人若是自己不主动站出来是,谁又能猜得到呢?

王七十五剑又想起自己和周长庸相熟之后,修为就蹭蹭蹭的往上涨,而常年遭受痛苦想要寻死的白灵也在和周长庸相遇之后得偿所愿,王七十五剑便知道,周长庸大气运者的身份应当是确凿无疑了。

故而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飞升而去,王七十五剑也觉得是理所当然。

苍天既然让周长庸这等天才降生于世,又让他遭受比一般人更多的磨难困苦,必定是希望他日后可以成就一番大业的。

至于自己,目前只要安安心心的修炼,说不定日后在仙界当中还能和周长庸有再度相见的机会呢。

王七十五剑将周长庸和师无咎的消息死死的瞒了下来。

日后的许多年里,就算常有人过来打听,他也推说不知道。不过偶尔他去西疆那边做客,遇见紫山君和陈化雨的时候倒是可以稍微提一提。

当然,当紫山君和陈化雨知道周长庸是大气运者并且已经顺利飞升之后是如何的惊讶就是后话了。

再说这红尘天仙界。

相比起北疆的风平浪静,仙界里可算是炸成了一锅粥。

鬼修一脉凋零多年,冷不防出现了一个修炼《度亡经》的大气运者出来,这怎么看都让人浮想联翩。

黄泉天有异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曾经据说也有过一次,当初仙界最为顶级的三位仙尊,几乎是接近了准圣的修为前去探查,最后三人都是空手而归。少数几个消息灵通的也知道大道圣兵生死簿已经重新出世的消息。

如今再出来一个修行道祖功法的,似乎也没有那么奇怪。

当然,这也就是明面上罢了。

实际上,私底下,好些老资格的仙尊已经开始四处派人去寻找当初下过修真界并且和周长庸有过接触的那几位仙君仙尊了。

珠玉仙君、和宁仙尊等人好歹还算有头有脸,老资格的仙尊们去找人请她们做客,好歹还顾及面子,发现她们口中也挖不出什么东西来之后就客客气气的将她们给送走了。

卓风和华岚两个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们被红尘天的天道给劈个正着,身上被打上了天道印记,不但从仙尊级别的修为跌落到仙君,而且接下来几万年修为都不会有任何长进。加上他们的分神被毁,本体也是大有损伤,他们手下的那些仙君趁机分割修行资源,让这两人的处境又是雪上加霜。

如此以来,他们作为和周长庸师无咎两人斗法时间最长的两个人,免不了要被诸位仙尊拉过去好好盘问。

是的,盘问。

翻来覆去的问,包括他们和周长庸师无咎的每一次对话,每一处细节都是如此。

卓风和华岚两人开始还想要反抗,但随着前来盘问的仙尊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他们两人却彻底熄灭了反抗的心思,陷入了无止境的奔波之中。

这么看来,怕是再过几万年,连仙君修为都要包不住了。

伏羲道场。

人皇席朱慢慢的呡了一口灵茶,对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鬼修没有多少尊敬,反而还有几分厌恶之色。

眼前这个女鬼修在仙界可没有多少好名声,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诡计多端。若非人皇这个称号特殊,席朱必须不偏不倚的以人族利益出发,他气性一来,便是打杀了这个女鬼修也不是大事。

“前来打扰陛下实在是多有得罪。”女鬼修说话轻声细语的,倒是收敛了许多气性,“只是这一次我并非为己而来,而是我师父他老人家托梦询问,请我来向您问问那渡劫飞升的鬼修和《度亡经》之事。”

“也是,你师父修行的《涅槃经》亦是道祖亲传,如今听见《度亡经》问世,自然要多操心一二的。”

席朱想起这女鬼修背后的传承,面上也只能和缓几分。

无他,因为这女鬼修乃是那位老人家的关门弟子,因为鬼修天赋过人,《涅槃经》也已经有所小成。虽然她刚升为仙尊没多久,但她师父可是真正的道祖亲传,也是如今鬼修一脉之中最有可能重新打开黄泉天的人,自然要多给几分面子的。

“陛下明鉴。”女鬼修也知道自己的行事作风有些不讨喜,但鬼修一脉已经凋零至此,就连她师父都必须要常年闭关才能避免道心不稳,她便是手段残酷一点又有如何?只要黄泉天开放,重掌天地轮回,她之前惹下的因果根本不值一提,“师父向来以打开黄泉天为己任。”

“你师父想要知道什么?”黄泉天若是重新打开,对人族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席朱身为人皇,自然要促成这件事。

“《度亡经》早已失传,如今问世,绝非儿戏。”女鬼修正色道,“寻常仙人不知,但陛下您清楚,多年钱黄泉天异动,大道圣兵生死簿曾出现过一次!”

“大道圣兵不可能会出现在下界。”席朱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如此神物,必定会引发下界动荡。大道圣兵乃是道祖道意凝聚,绝不会去招惹凡人。”

不说别的,这样的神物若是落在一个凡人手里,怕是凡人根本压不住这样的气运,当场就要身死了。

换成席朱自己,也不觉得自己拿到生死簿之后会有多好的下场。

这样的东西,便是圣人持着,都是一件麻烦事。

殊不知当年的女娲圣人拿着山河社稷图,又是如何战战兢兢?边上不知道多少圣人想要抢呢!

“陛下误会,晚辈并非这个意思。”女鬼修当然也知道大道圣兵之事非同小可,怎么可能落到下界?

“不过那个鬼修极有可能曾经获得过一场大机缘,才会获得《度亡经》这样的传承。说起来,这和我们也算是一脉。”女鬼修不疾不徐道,“听说那鬼修在下界惹上了不少仙人,晚辈师父的意思是,这人,他保了,不希望其他仙人去找他的麻烦,故而想要请陛下您出面做个调和。”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席朱也必须要给个答复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席朱才回答道,“此事,我不能答应。”

女鬼修见怪不怪。

实际上,她来之前师父便说过,调和之事的可能性怕是微乎其微,不过是想要试一试罢了。

“你作为《涅槃经》的传承者,应当知道这道祖亲传的功法是何等重要。”席朱四平八稳的说道,“就算是你师父,在你《涅槃经》小成之前,也不敢轻易放你出来。你残忍狡猾的名声,也是多由当初修行而起。你条件已经无可厚非,尚且有这么多仙人想要对你下手,直到你成为仙尊才有所好转。那鬼修就算飞升,最多也不过地仙天仙修为,想要对他下手的仙人,怕是整个仙界占据了九成九。就算没有红尘天,你以为逍遥天、是非天、自在天的妖魔神佛就不会想要对他动手么?”

所以这个调和,就算是他出面,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最多就是面子上附和一下罢了。

“恕我直言,除非令师成圣,不然怕是保不下他。”席朱说话毫不客气,却句句都是实话。

女鬼修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她弄了无数分身下界,行尽了别人耻笑的手段,说到底也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多一分的实力好让她能够堂堂正正活下去而已。

没有道祖的鬼修道统,生活实在太过艰难了。

若是黄泉天能打开,鬼修飞升之后直接去了黄泉天,反而是好事。了黄泉天封闭之后,鬼修能够去的地方,就只能随缘了。

鬼修生前是人,飞升到红尘天仙界的可能性就大,生前若是妖,就可能去逍遥天,以此类推。

如此一来,本就数量不多的鬼修又再度被分流,想要凝聚起来就越发艰难了。

“那鬼修既然已经飞升,来到红尘天的可能性很大,不知陛下您可知晓他如今在什么地方?”女鬼修缓缓的将师父的最后一个问题说了出来。

若是能够知道对方所在,她按照师父的意思将人给带回去,说不定也能保护一二。到时候若是这鬼修有本事,和她一般修行,早日成就仙尊之位,便可重获自由在外独立行走了。

席朱身为人皇,便有权可以查探所有人族之事。也有权探查这飞升到红尘天仙界的所有仙人之事。

那渡劫的鬼修也不知道是何名姓来历,想要找到他的人不知凡几,但真正有办法的,或许还是只有面前的人皇席朱而已。

只是同样身为人皇,爱护子民是应有之理。人族何其庞大,除非是设计人族传承大事,不然人皇是不会轻易查探任何一个人族的。

人皇的一举一动,往往代表整个人族的决策,自然不能有任何的偏向。

席朱初为人皇之时,也曾想过要让人族发展的更为壮大,让人族抛弃那些劣根习性,但坐上这个位置之后才知道,不插手便就是人皇最需要做的事情。

之前已经驳了人家的面子,此时也不好继续了。

而且那飞升的鬼修也不是常人,探查一番也是无妨。

“稍等。”

席朱祭出了人皇令,开始探查周长庸所在。

过了好一会儿,席朱才慢慢睁开眼睛。

“陛下!”

“他没有到红尘天来。”席朱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不在我红尘天之中,我回答不了你。”

“不在红尘天?”女鬼修有些惊讶,难不成对方生前不是人族?

“那不知陛下可有那人影像?”女鬼修沉思了一会儿,还是厚着脸皮询问道,“晚辈总得回去和师父有个交待,还请陛下您体谅一二。”

“这个倒是有。”席朱给了一块记忆晶石给她。

周长庸掌握《度亡经》的身份暴露之后,他的影像便流传了出来。

只是他之名姓目前还无人得知。

女鬼修神识一扫,将记忆晶石里的模样看了一遍。

顿时大惊。

竟然是他?!

———————————————————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发现他们被送到了是非天之后,两个人都是懵的。

这是非天里住的都是一些魔兽、魔修和魔族,当然,这里也没有灵气,有的只有魔气而已。

好在师无咎和周长庸一个是妖族,一个是鬼修,修炼上都不需要什么灵气,所以来到这里勉强也还过得去。不然若是那些仙修们来到这里,发现全是魔气,十分的修为能够用出三分都算是好的。

但,也正因为是非天的出现,才让九天十界能够从上古仙魔大战之后一直宁静和平至今。

就算是红尘天中人,也得捏着鼻子承认,有一个是非天可算是解决了他们心头大患。那些举世闻名的魔头也有了去处,不用一直和他们混居,时不时担心那些无辜凡人修士就这么死在魔气之下了。

比起一堆魔修四处蹦跶,他们愿意在一处蹦跶,而且还聚集在另一方天地之中,简直是上天送来的福气。

当然,这也不是说是非天和其他几重天就没有来往了,只是来往的次数比较少,并且有各种详细的规定,尽可能的保护不同重天的利益罢了。

“本座好像以前有来过,但具体不记得了。”师无咎开始还有些懊恼自己没回去逍遥天,但发现来到是非天又很快提起了兴趣。

毕竟这个地方他也不熟悉啊,而且还有许多外面都见不到的大魔头,他自然是好奇的。

再者,来到这是非天之后,师无咎也发现自己之前一直受限的修为也在慢慢回来了。

在修真界他被天道限制的很,在是非天可不用。

不过师无咎也不敢太放肆。

魔修也有道祖的,不过他们不叫道祖,叫魔祖。魔祖座下也有不少魔族圣人,都一股脑的去了造化天。但是非天之内,还有一个资历特别大的准圣在。

师无咎当初成为准圣的时候,虽然是妖族顶级战力,但魔族也不遑多让。是非天之中,在师无咎成为准圣的前十万年间,降生了一个先天大魔。

此魔乃是是非天内汇聚无数魔气而生,乃是正统魔族,出生就成为了是非天的希望,比当初师无咎降生给妖族带来的震撼还要大。

后来师无咎这个准圣“陨落”,魔族这个准圣却还好好的,只是据说常年闭关而已。但即使如此,也叫人不敢小瞧。

看红尘天内那么多仙尊从来不已要除魔卫道就知道了。

“师前辈,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周长庸看了看自己被烧焦的皮肤,无奈叹气,“我这幅模样,怕是连魔族都会被吓到。”

师无咎看了周长庸这黑漆漆的家伙一眼,倒是微微挑眉,“何必多此一举。也罢,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本座的随身宝库!”

到了这是非天内,最大的惊喜就是师无咎发现自己的随身宝库总算可以打开了。

是非天内的天道可比红尘天的天道要大气多了。

师无咎轻轻打了一个弹指。

他的身后突然现出了一股巨大的空间波动,隐隐约约露出一个有山有水还有亭台楼阁的画面来。

“进去。”

周长庸还来不及的惊讶,就被师无咎伸手一堆,整个人就跌入了这空间之中。

“这是本座开辟的随身洞天,里面装着本座所有的宝物。”师无咎带着周长庸来到一处泉眼面前,一脚将周长庸给踹了下去。

“照理来说,你飞升之后应当去红尘天的洗仙池好好沐浴,缓解你身上的雷电之力的。不过既然我们阴差阳错的来到了是非天,本座今天又高兴,就便宜你了。本座的这口仙泉,可比那洗仙池强多了,你泡个半天,应该就能恢复了。”

师无咎此刻,就如同穷惯了的人一日暴富,恨不得四处显摆一二。

之前在修真界的时候,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他堂堂圣妖皇大帝,随身宝库打不开,身上一块灵石都没有,吃的喝的都只能委屈自己,他几乎没有吃饱过。

现在好了,随身宝库能打开了。

什么都可以吃了。

师无咎简直开心的找不着北,偏偏身边只有周长庸一个人能显摆,就只能便宜这小子了。

“你现在也只能跟着本座四处跑了。”师无咎突然想起一件事,看着乖乖泡在泉眼里的周长庸怜悯,“你之前一时意气出手,现在恐怕上界那些仙人都知道你身上拥有《度亡经》了。短时间之内,他们未必会将你和生死簿联系在一起,毕竟大道圣兵从未出现在一个普通修士手中过。但时间长了,他们总会怀疑的。就算不提生死簿,光是你拥有《度亡经》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们四处追杀你了。”

若是师无咎猜的不错,恐怕现在周长庸的样子已经人尽皆知了。

“总是会被发现的。”周长庸如此说道,“我主动暴露《度亡经》的存在,他们便不会将我和生死簿联系在一起,我越是高调,他们越是会一叶障目,如此以来,想要隐瞒我拥有生死簿的事情就要简单的多。”

人都是会被第一印象所误的生物。

周长庸想的很清楚明白,在修真界是因为那些修士眼界不行,这才看不出他的来历传承,可一旦飞升,除非他永远不出手,不然必定会暴露。

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挑破了,也好降低他们的戒心。

“你少嘴硬了。”师无咎却不这么觉得,“你走出去就要被发现,难道日子就能过得好了?实在不行,你和本座神识传音,本座帮你遮掩一下容貌也不是难事。”

“前辈多虑了。”周长庸大约觉得泡的也有些用,起码脸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前辈好好看看我便知。”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逆流完美青春 天宝伏妖录 追问 全星际都等着我种水果 王牌大高手 最强妖锋 成为顶流后我和影帝在一起了 禁咒师 银河系漫游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