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如今还留在荔居里不肯离去的三位仙尊,唯一的女子唤为和宁仙尊,那个年轻男子号为卓风仙尊,剩下的这个面相稍老的则号为华岚仙尊。

这三人在仙界之中也称得上赫赫有名,几乎都是成就仙尊之位万年有余的。因此,他们也知道点秘辛,隐约打探出当年的神藏圣人可能手中曾经有过大道圣兵!之所以说是可能,是因为这一直只是个传言,神藏圣人并没有在人前使用过大道圣兵,故而这个消息也是在可信可不信之间。

但显然,这三位仙尊都是偏向于相信的。

古来成圣之道,早早就有前人踩出了一条道来,后来人能成圣的,几乎也都都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朝着前人的脚步上走的。

如当年盘古开辟天地,走的便是肉身成圣之路;三清成圣,走的是斩三尸,寻觅本我的路子;女娲成圣,则是走的创造人族,功德成圣的路子……

前人种种,几乎都已经给后来人做出了完美的示范。而事实也证明,除去这些前辈们走过的路之外,其他人想要走别的路成圣,全部都失败了。

而神藏道人究竟是如何成圣,走的又是哪一条路,却是不为人所知。

也有人说,神藏道人是因为手中握有大道圣兵,这才成圣。

这消息自然显得有些虚假,但当许多仙尊发现自己历经多年,走过人间,走过修真界,又一步步走到如今仙界顶尖的位置,再也不能前进一步的时候,哪怕是一点不那么可靠的消息,也能叫他们相信。

所谓仙尊,本该是仙界至尊。

但有圣人在前,又何谈至尊?

能够走到仙尊之位的人,每一个都曾经是所谓的“大气运者”。飞升成仙本就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在一堆仙人之中顺利修行到仙尊之位,更是如此。

到了这一步,他们已经尝过许多人们没有尝过的滋味,而他们对于凡俗、权利、美色等等的渴望,最终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化为乌有。而变得越来越深的却是他们对于大道的追求。

仙尊和准圣,准圣和圣人之间,到底差别在哪里呢?

以他们如今的地位,也只有这一样是他们求不得摸不到的东西,自然也就会成为他们唯一追求的东西。

明察暗访之下,他们不知道顺着神藏道人当年的足迹查过多少次,又推敲验算了多少次,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来。神藏道人当年,手中拥有大道圣兵的可能性几乎高达五成!

就算只有半成的可能,也能叫这些人为之疯狂,何况是五成?

因此,这一次的荔居看着不起眼,似乎空空荡荡,但这三个仙尊还是抱着可能会找到大道圣兵线索的心理来到了此处。

只是谁能想到,这里居然还藏着一个仙尊?而且还是一个能够在修真界里完全展示自己实力的仙尊?

难不成对方也是冲着大道圣兵而来?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和宁仙尊等人的猜测是对的。

但等到周长庸渡劫的气息越发浓厚,这三个仙尊脸色才为之一变。

他们之前已经被师无咎羞辱过一番,如今又发现自己被彻底耍了一通,便是修养再好,也得给对方一个教训不可。不然以后他们又有何面目去管理仙界之事?

率先出手的便是和宁仙尊。

女子修行颇为不易,而能够以女子之身走到如今地位,和宁仙尊更是一个对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

她曾为凡人之时,本是一国公主,“和宁”便是她的公主封号。她没有如同历史上那些公主一样,享受自己的荣华富贵,找个合心意的驸马嫁了,而是拜入了当时还是一个普通练气士的国师门下,抛下一切转而修行。青梅竹马、良人爱侣,她得到过,也失去过,不知道历经多少劫难才能成就如今的和宁仙尊!

故而,她心性之果决,在三人之中称得上是顶尖。

和宁仙尊想的很清楚,如今天上劫云已经汇聚,这藏身在桃树之中要渡劫的那个人,不出来也得出来,不然天雷会连同桃树在内,将他们都给劈了。

故而现在她要做的不是逼他们出来,而是要想方设法让他们不出来,好好尝一尝天雷的滋味才是。

既然这桃树之中有一个仙尊修为的人在,到时候天雷一劈,就会知道这里还多了一个不应该留在修真界的人,那么第二道天雷威力便会倍增,第三道第四道亦是如此。

不用他们出手,天雷便会料理了这二人!

和宁仙尊从发髻上拔下一根玉簪。

那玉簪看着平平无奇,然而在落入和宁仙尊手中之后,却在瞬间就化成了难以形容的神兵利器。

她握着簪子,轻描淡写的对着桃树所在的方向轻轻一划。

空气扭动,灵气在刹那间被抽空的干净,此方空间似乎都被这簪子割裂,桃树附近的区域几乎都被隔绝开来。

对于仙尊们来说,割裂空间不过是小把戏。

她这样的做法,不过是想要拖延一下时间罢了。

一旦空间割裂,被困在里面的人就成为了弱势的一方。没有灵气,那些术法的发动之后效果自然要打个折扣。如果对方不懂空间之法,在走出桃树的瞬间,说不定就要因为空间撕扯而被一分为二。

招数虽然简单,但威力却大!

桃树妖他们几个何尝遭遇过这样的事情?

“怎么好像一点灵气都没有了?”桃树如今枝繁叶茂的,需要的灵气不知凡几,如今却一下子要体会没有任何灵气在身的滋味,自然很不好过。

“小把戏,不错很聪明。”师无咎哪里能不明白和宁仙尊的想法。

事情到了这一步,这些个仙界中人总算做出了一件叫他看的过眼的事情。

看来些这些家伙也不都是那么废物啊。

边上的卓风仙尊和华岚仙尊总算看明白了和宁在做什么,也闷不吭声的站在她的身后为她保驾护航。

藏身桃树里的两个人若是不出来,就要好好经受住一次天雷的洗礼。若是想要出来,在他们出来的瞬间,斗法的主动权则是控制在他们手中!

这桃树或许有些古怪,才能让一个仙尊发挥他原本的本事。

但若是走里面走出来之后呢,还能有这样的实力么?

如果有的话,那么天道必定会有所感应!

按照常理来说,这三个仙尊的分析半点不错,因为他们自己也是仙尊级别,推己及人,自然分析的头头是道。

他们唯一没想到的便是师无咎真正的修为层级。

但这也怪不得他们。

九天十界若是出了一位准圣,压根就瞒不住人,何况最后成为准圣的那一位妖皇,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陨落之人”,他们又如何会想到师无咎居然能够“死而复生”,还帮着周长庸对付他们呢?

外面的劫云已经越来越重,天劫马上就到!

师无咎也不可能还待在这桃树的小世界里,免得到时候让这三个妖精也跟着死在天雷之下。

而另一边的周长庸,也慢慢睁开了眼睛,准备从桃树世界里出去。

师无咎也提了一点精神来。

他伸出手在脸上一抹,遮掩住了面容,随即身影一闪,从桃树世界里消失。

“咦,那个被主人选中的人也出去了!”就在师无咎出去的刹那,桃树忍不住道。

就在师无咎走出桃树的那一刻,和宁等人的攻击立刻就打了过来。

卓风和华岚两人也是赫赫有名的仙尊,这一手法术和剑术也半点不逊色。

三种攻击,三个方向,三个仙尊!

若是换做常人,不被打死也要被吓死。

但师无咎哪里会将这些人放在眼中?遮掩一下面容,都是为了自己以后做事方便而已。

哎,本座如此容貌,叫人见之难忘,等这几个人回去仙界少不得有几个认识本座的老不死还活着。

到时候,怕是这些个老不死要疯,要追着本座跑。

虽然这样也挺有意思,但师无咎觉得生死簿更有意思,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和宁等人因为师无咎的术法缘故,只能看见隐约一个人影,其他的东西却是半点都看不出来。

但师无咎一身的气势,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那些在仙界里几乎不出门一心修行的那些老仙尊。

他们距离准圣,似乎也只差一步之遥,身上的威势和压迫感非同小可,哪怕是同为仙尊,也感觉到了惊人的差别。

如今,和宁他们在师无咎身上同样感受到了这一点。

只是因为他们如今是分神状态,不如本体来的更加深刻。

“能够逼本座出来,倒是值得夸赞。”师无咎微微抬起头,轻飘飘的一眼看过去。

周长庸的身影也在师无咎的话音落下之时,即刻显现。

这个时候他怎么出来了?

师无咎正要骂人,边上攻击的和宁仙尊第一时间发现周长庸的出现,心知这才是得到圣人馈赠的那一个。

故而她调转攻击,很快就朝着周长庸奔了过去。

相比起师无咎这根硬骨头,周长庸不过是即将渡劫的准仙人罢了。

而且,周长庸的幻术可没有师无咎厉害,落在这些个仙尊眼中,周长庸的容貌模样被看的清清楚楚。

笨死算了!

师无咎心中大怒,他双眼碧绿,却是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和宁在对上他视线的时候,身形不由一顿。

不好!他之前就是靠着瞳术反控住了九尾狐。

和宁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但身体却因为这一时的停顿而失去了先机。

师无咎近到她身前,避开她的攻击,从她身上摸出她的人皇手令,捏了个粉碎。

“你!”

和宁仙尊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个字,身体便被迫消失在此界,直接回归到了本体。

好歹也是个不世出的人物,面对敌人的攻击不想着如何如反攻,居然还去抢了人家的手令强行将人送走,这和打游戏打到一半拔了人家电源送人家下线有何区别?

卓风和华岚两位仙君都被师无咎的骚操作给惊呆了。

他们活到这把年纪,多少都是要点脸的,一般和对手正面抗衡都是最基本的礼貌。

但显然,师无咎不愿意这么干。

说来,这还是跟周长庸学坏之后才用上的手段。以前的师无咎自然是会按照以往的格调进行对战,但周长庸却是一个能用脑子解决问题的时候绝不动手的人。俗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师无咎也免不了要学坏。

既然捏碎人皇手令就能解决问题,何必打打杀杀?难不成本座以大欺小欺负这些个小仙尊就很有面子了?

再说了,看见这几个仙尊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师无咎也觉得浑身舒爽。

比他以前凭本事打赢敌人的时候还要爽!

噫,怪不得人族都喜欢使用阴谋诡计呢,因为阴谋诡计用起来是真的叫人上瘾。

周长庸将师无咎的表现看在眼里,不由地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等本座解决了剩下两个人,再让你好好知道厉害。”师无咎打量了周长庸一眼,发现这小骗子果然修为又涨了,身上还带着一些挥之不去的道意,心里泛酸的很,却还是装模作样道。

“是。”周长庸乖乖的应了一声,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有劳师前辈了。”

哼,现在装巧卖乖,可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

师无咎心里的火气还是降了一些。周长庸明明可以一直躲着不出来,这个时候出来,估计也是不想牵连那几个果树妖精,更不想放师无咎一人孤身作战罢了。

虽然师无咎很强,但周长庸也不可能厚颜无耻的就真的躲在他身后了。

周长庸一直以来依靠的都是自己,就算后来遇见师无咎之后,被师无咎保护了几次,但他也不觉得这就是师无咎必须要做的。相反,每一笔恩情,周长庸都记得很清楚。

孰好孰坏,周长庸自有自己的衡量标准。

他的容貌都被病气折腾的这个样子,掩饰不掩饰的也无关紧要。而且他在修真界也没有什么家人亲人,也不用担心会牵连到谁。

倒是师无咎这张脸让人记忆深刻,还是遮着点好。

卓风和华岚两个仙尊见师无咎和周长庸如此旁若无人,心中也是十分恼怒,认为自己平白被人给小看了去。

但他们也能根据师无咎和周长庸的对话来判断这两人的性格。

原本他们以为这个看不清容貌的高人才是两人之间的主事人,但听对话之后才知道不是。

虽然这个看似病弱的青年说话不多,但很明显,他才是那个占据主动方的人。

虽然这青年气运不凡,是的,周长庸一出现就被两个仙尊认出来是大气运者了。

身为仙尊,他们以前也照样是大气运者,面对周长庸这样的“后辈”,自然一眼就认得出来。

只是说来心酸,他们以前遇见的贵人,一般也就大罗金仙等级,撑死了也就是个仙君。这一位倒好,背后还站个顶级仙尊?

只是不知道这个大气运者到底是个什么道统?又或者是哪家的弟子或者修士转世重修了?

分神状态所限,仙尊们能发现的东西也不多。

但他们转念一想,就算是大气运者,也未必能够指使的动师无咎这样的高人吧?还是说,这个一脸病容的青年身上还有什么不凡之处?

轰隆——

乌云之中突然劈下一道粗大的天雷,直接破碎了王七十五剑等人齐心协力布置来的阵法。

这阵法在天雷面前就好像纸糊的一般,只阻挡了微微一瞬,就被长驱直入。

师无咎等人也是飞速散开。

他们虽然不怕这天雷,但他们怕被这天道发现,直接将他们排除出这个世界,那才叫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七十五剑等人正和那些企图仗着修为闯进去拜见仙人的渡劫期大乘期修士们争吵不休,而这么一道天雷,却是直接将众人给震醒了。

“里面果然有修士在渡劫!”

“你们不是说都是仙人在里面么?还请你们告知,那么在里面渡劫的又是何人?”

在这些大能们手中,王七十五剑等人无疑已经成为了他们眼中的“叛徒”。不但霸着这圣人仙府不放,而且不许别人进去抢他们的机缘,何等可恶!

“我们还和他们说这些做什么?阵法已破,我等直接进去就是。若真惊扰了仙人大驾,责任我自己担着。”

“好!”

眼看着这些人已经群情激愤,王七十五剑等人亦是双手难敌四手。

所谓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既然这些人如此说了,王七十五剑等人也干脆放行。

只是丑话说在前面。

“你们要进去可以,但若是你们惹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一力承担。若是不行,哪日我将你们斩杀,送上你们项上人头去赔罪也是理所应当。”王七十五剑手中握着自己的宝剑,冷冷淡淡的说道。

“呵,你若是有这本事就来。”

“黄口小儿,刚入了渡劫期罢了。”

仙缘在前,谁还乐意和王七十五剑还管这些面子情?此刻阻挡在他们面前的,都是他们的敌人!

周长庸冷不防被这天雷给劈了个正着。

好在他之前就聪明的走远了一些,如今倒也不至于将师无咎等人卷进去。

雷劫加身,据说疼痛感足以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无数修士,辛辛苦苦走到渡劫这一步,偏偏就是过不去天劫,可见这天劫的厉害。

周长庸闲得无聊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按照修真界千年以来渡劫和飞升的几率来看,迈入大乘期并且能够成功渡劫飞升的几率大概是千分之一,兵解成为散仙的几率是一成。

如此高的死亡率,自然吓退了不少人。

能够迈入大乘期的修士,百万个修士里面也未必有一个。

这还是在灵气比较浓郁,并且修真界没有遭遇什么大的劫难的时候。

若是遭遇了一些大劫,这几率就要更低。

说起来,在现代社会中彩票的可能性都要比渡劫飞升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故而很多大乘期修士,除非特别有信心的才会提前选择渡劫飞升,大多数人都是能苟则苟,除非寿元将近,不然绝对不会选择这么一条路。

周长庸曾经想过很多次,自己飞升之时会是什么样子?但后来又觉得自己未必能够活到飞升的时候,便抛开不想了。

如今雷劫加身,周长庸反而生出一种“不过如此”之感来。

诚然,这天雷劈在身上,雷电之力已经进入了身体的筋脉之中,宛如暴风雨一般冲刷着体内的各个关窍,疼的不行。但对于常年遭受死气洗礼的周长庸来说,却也不够尔尔。

一道天雷劈下来,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那些雷电之力进入到周长庸的身体里,还没等大肆破坏,周长庸身体里的死气就闻着味儿一样的冲过来了,开始对着这些雷电之力大家吞噬,宛如饿了许久一般。

不多时,周长庸身上的那一道天雷就消失无踪。

“不错啊。”卓风仙尊远远望着周长庸渡劫时候的样子,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天雷加身而面不改色,这么多年可没几个。要么是此人肉体强横,要么是毅力极强。”

大气运者每过那么千来年就会出现一个,仙尊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但哪怕是同样的大气运者,心性不同,这后续发展也就不同。

卓风仙尊就有见过一些大气运者自恃气运,贪恋红尘,招惹不少男男女女,最后虽然也成功飞升,但到了仙界之后气运消散,最后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留下,最后庸庸碌碌就天人五衰而死;还有一些大气运者,天不怕地不怕,简直毫无敬畏之心,最后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被人杀了不说,连带着灵魂都被打散。

“只是此人到底是什么道统?”华岚仙尊在旁边好奇不已,“看他身上死气加身,倒是像鬼修一脉。但他体内生机不浅,活人如何能当鬼修?”

“鬼修一脉除去仙界中人,能够从一介凡人飞升成仙的,万年间能出一个就算不错了。或许,是鬼法双修?”卓风仙尊思量了一会儿,觉得倒是有这个可能。

有些大气运者体质特殊,能够同时修行不同道统也是有的,只要到了仙界之后舍弃掉其中一个或者吞并掉另一个便可。

此刻他们三人已经十分默契的停手,便是要打,也要等到周长庸天劫过去之后再打。

若是此人真的得到了圣人馈赠,天劫加身之时必定有所体现,若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恐怕他们这一趟也就白来了,那就更加不用打了。

“北疆洞微子,见过这位上仙。”

“成山门李雨,见过两位上仙。 ”

……

两位仙尊说话之际,身后已经来了不少修士,一个个站在远处,高声请安。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大唐第一相士 一把手 仙界归来 民国奇人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魔兽战神 轻狂 宇宙涟漪中的孩子 你的人设不太对 ABO白昼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