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个妖族过来砸他的场子。

师无咎内心里已经恨不得将这只蠢狐狸直接拔毛,但一想到这也是妖族同族,也是自己的子民,只能默默咽下一口老血。

也罢,实在不行,自己就出去将这些家伙都给打败了便是,最多就是以后日子麻烦点,时不时要被追杀。

“妖族声誉,你区区一只杂毛狐狸怕是也承担不起。”师无咎一旦抛下了对同族中人的滤镜,那嘴就毒的很,“你们若是有本事,就将我给揪出来,若是没本事,就算本……本妖要颠倒黑白,你们也只能干看着。”

“你!”

这话说的着实狂妄,却正好戳进了外面这些个仙君仙尊的心窝子里。

他们若不是分神前来,何必在此受这般折辱?

场上的气氛一时变得紧张起来。

沉默在迅速蔓延。

王七十五剑等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汗流浃背。

他们只觉得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身上的本命宝剑也在开始颤抖,似乎无力对抗这般的压力。

忽而,身上一松。

“你们先撤。”恰在这个时候,王七十五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师无咎的声音。

王七十五剑当即会意,他看了一眼周遭的人,包括那些仙人们在内,好像都没有听见师无咎的声音。

由此可见,师无咎的本事,恐怕远超这些仙人。

王七十五剑已经不敢再深想下去。

他们在此处毫无用处,还只会添乱,平白送了性命而已。

人家现在愿意来提醒一句,都是看在周长庸的面子上。

王七十五剑很有眼色,当即就决定离开。这些上仙们的斗法水平太过高超,他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又何必在此停留?再说了,他才吃了一个桃,幸好炼化的快,不然现在怕是也要被怀疑。

于是,王七十五剑给雷霆道君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自己要走。雷霆道君几人也是越看越觉得需要离开,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这眼看着他们就要动手,到时候他们这几个人一旦被殃及池鱼,怕是连根尸骨就救不下来!

这么想着,几人就朝着场上的仙君仙尊们叩首道,“诸位上仙,我等就此告辞。”

仙君仙尊们此刻压根就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些凡俗修士身上,只是随意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王七十五剑他们出了荔居的门,便全力施为,加紧离开此处。

别说是这个荔居,就算这座山,这方圆千里,他们都不会靠近。

除此之外,他们还立刻布置各种阵法,防止其他修士靠近。至于里面的仙人们出不出来,那就不是他们能够操心的事情了,能够阻止其它修士进去找死就可以了。

等到将阵法都布置完之后,几人对视一眼,已经几乎脱力。

“以后再有这种仙人故居出现,老子就不掺和了。”雷霆道君如今才发现自己腿脚几乎都软了。

他纵横修真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力的滋味。

以前和仙界仙人没有接触的时候,觉得仙界无比之好,如今才算是彻底打碎了美梦。

但这也有好处,起码能够提前知道仙界是个什么样子。免得到时候飞升之后傻乎乎的,反倒容易被骗,运气差一点的话,说不定连命都要丢了。

若是辛辛苦苦修行上千年,最后飞升之后被人给坑死了,怕是气的投胎转世都要忘不掉这股悔恨。

“我也这就回去和宗门说,日后还是少和仙界有所交流的好。”另一个修士也是心有余悸,“红尘天内隔开修真界和仙界,也是为了我们修士好。”

不然这些仙人,怕是连口汤都不会让他们喝。

“正是,正是。”

王七十五剑沉默不言。

这段时间他遇见的,看见的东西几乎比前半辈子加起来的都多,但给他带来的成长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是他的话,知道这仙人故居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或许还是会过来插一脚,长长见识。

只是这样的话,此刻却不好和雷霆道君们说。

“阁下是不是有些过于妄自尊大了。”仙人们脸色很不好看,他们被人踩中了痛脚,此刻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了。

若是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他们这一趟就算白来。

既然如此,倒不是拼一拼,由本体那边施加秘法,短时间内增加修为。就算马上会被天道排除出此方世界,但哪怕只有刹那的功夫,也足以让他们将藏身桃树里的人给揪出来,抓他到仙界再慢慢审问!

只是这么一来,少不得他们的本体也要遭受反噬,故而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愿意这么做的。

“有本事的人,自然是有底气的。”师无咎理直气壮,半点不怂。人族这些位高权重的家伙,他以前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交道。他越是表现的高深莫测不怕死,这些人就会畏惧的越厉害。

要是你客客气气的,他们才会动手脚。

你表现的强势了,他们也就只有比你更强势这一条路走,反而是好事。

周长庸常常怀疑,师无咎这样的脑子是如何当的妖皇,如何这么多年不被人发现端倪?

其实答案很简单。

因为师无咎表现的越直接,越简单,放在别人眼中就越是高深莫测,就越是会忌惮他。

可惜周长庸不吃这一套,不然师无咎完全可以将周长庸玩弄于鼓掌之上。

“看来这位道友果真是在这里面得到了圣人馈赠呢。”九尾狐女脸上带着笑容,一步步的朝着桃树的方向靠近,似乎半点没有动作。

然而九尾狐与生俱来的天赋,才是她们横行的资本。

就好比现在,九尾狐女一边和师无咎搭话,一边试着用瞳术观察这桃树内外,企图寻找到师无咎的藏身之处。

若是能够捕捉到师无咎的视线,她就有这个自信将师无咎从里面给抓出来!

曾经的九尾狐族,也是出过妖皇的!只是因为狐族向来多情,又不拘种族,和其他妖族、人族通婚的不在少数,失去了那份血脉自带的纯粹,哪怕生出来的狐族子嗣同样不凡,但终究还是稀释了血脉。

如今的九尾狐族,已经比不得曾经的鼎盛了。

在师无咎记忆里的时候,狐族就逐渐没落,如今看见这狐女的瞳术修成这个样子,猜也能猜得到如今的狐族是个什么德性。

师无咎一边在心里想着,双眼逐渐变绿,同样使出了妖族的瞳术。

妖族瞳术恐怖之处在于,哪怕没有面对面相见,只要视线能够对上,隔着空间也能捕捉猎物。但拥有此等天赋的妖族十分罕见,往往只有那些顶级妖族后裔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九尾狐女已经是她们近年狐族之中,天赋最高,血脉也最为纯粹的一个了。

故而狐族对她的限制很低,对她的修为也十分放心,任由她去人族玩闹也不担心。毕竟能够打败狐女的人当真不多,而有瞳术傍身的狐女,就算遇见那些仙尊,也能在施展瞳术之后给自己寻得一点喘息之机从而逃走。

狐女向来无往不利。

那些知道她本事的仙君仙尊们,此刻也是心领神会,帮着狐女寻找师无咎的位置,勾着师无咎说话。

“这位道友,神藏圣人留下来的馈赠,不说我们,九天十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就算你能隐瞒一时,隐瞒得了一世么?我们并非强取豪夺之人,只求一观圣人遗留罢了。你若是想要什么其他东西,我也大可与你交换。”

说这话的仙尊乃是这些人之中最为富庶的,自然有这说话的底气。

“仙人修为越是上涨,能够借助的外物就越是稀少。偶尔出现,都会有无数仙人进行抢夺。而恰好,我手中有不少这样的东西。”这位仙尊越说越觉得自己诚意十分足够,“你若是不信,我可以与你定下契约,请你到我道场做客,护你周全,如何?”

其他几个仙人也是纷纷回神,有些生气的瞪了这个说话的仙尊一眼。

他们忙着将人找出来,这家伙倒好,直接和人家勾勾搭搭,想要一个人吃独食了。

这样可不好!

哎,这条件不错啊。

师无咎不由这么想到。

如果师无咎手中真的有什么大道馈赠,而不是为了保护周长庸这个小骗子的话,指不定他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可惜啊。”师无咎这么感叹了一声。

“可惜什么?”说话的仙尊自认为自己给的条件已经相当诚恳了。

“当然是可惜这位上仙你的话说晚了。”

话音刚落,师无咎的双眼就隔着这颗桃树,直接对上了狐女的眼睛。

狐女眼中的光亮迅速被吞噬,整个人宛如被波涛汹涌的大海直接淹没,半点喘息之机也无。

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师无咎让她如何做,她就只能如何做。

狐女直直的回过身来。

“你找到他了?”

这些仙尊们立刻上来询问道。

“嗯,找到了。”狐女微微一笑,双手却是暗暗凝聚着妖力,对着离她最近的一个仙尊,就是狠狠一爪。

那靠近的仙尊下意识的想要躲,但哪里躲得过这本就是精心设计的一击?当即身上就直勾勾的出现五条血痕,身体被震的连续后退好几步。

“九尾狐,你!”

其他仙尊们还想要再说话,但狐女半点也没有和他们啰嗦,反而继续朝着身边的仙人们攻击了过去。

她的身体已经几乎出现妖族之状,一双纤纤玉手此刻也已经成了狐爪,指甲锋利,让人看着便心惊胆寒。

狐狸不同其他猛兽,唯一稍稍能够称得上是武器的就是他们的爪子。但狐族又天生爱美,平时恨不得将指甲也修的浑圆,哪里还有什么杀伤力?

以前师无咎也没有少去了解这些狐狸的习性,故而操控起这狐女来简直是得心应手。

师无咎本就擅长斗法,经验丰富,如今有心算无心,操控了狐女和这些仙尊们打,一时竟然也能和他们分了个不相上下!

“她被人家的瞳术反向操控了!”

有见识的仙尊很快就发现不对,狐女的表情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动,只是被动的攻击,明显是被认操控了。

“她不是九尾狐族出身么?瞳术居然还能被人给破了?”

“难不成里面藏着的当真是一名妖族?”

……

仙尊们心中惊怒交加,因为他们发现这个企图在背后当黄雀的人是当真有本事。就凭这一手一个照面就能破掉九尾狐族幻术的本事,就可以知道对方修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大罗金仙,少说也和他们持平!

但若是天上的仙尊真的在此,他们怎么不知道?

再者说了,对方又是如何逃离天道制裁,能够在此藏身的?

若是大罗金仙修为,他们这些分神前来的还能拼一拼。但若是仙尊修为,他们哪里还会多事?

众人齐心协力制服狐女之后,看着那颗桃树的眼神又变了。

“我竟是不知,九天十界何时出了您这么一位大能?”珠玉仙君脸色微变,“即使如此,这圣人故居,妾身便不掺和了。”

语罢,珠玉仙君竟是直接捏碎了手中的人皇手令,回到了本体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这幕后之人迟迟不愿显出真身,想必是身份有异。他们若是苦苦相逼,到时候人家当真出来,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都给杀了,就算本体不会有性命之危,修为也还得倒退个几千年。

不值当!

圣人故居又不是只有这一处。

有了一个珠玉仙君在前,又有几个仙君也表明出相同的意思,也纷纷回到了天上去。

仙君的修为本就比不上仙尊,就算真的找到了什么东西,他们能够分到的好处也是有限,何苦一直苦苦纠缠?

不多时,场上就只剩下了一女两男,三名仙尊罢了。

见这些家伙识相,师无咎心中也开怀了些。

他不喜欢杀人,但若是别人步步紧逼,就不能怪他了。

“若不是看在同为妖族的情面上,你现在就是从小变成个傻子,也不管本座之事。回去闭关五百年,无事不许再出来!”

师无咎的声音在狐女脑海中想起,狐女见识过他的厉害哪里还敢反驳,“是是是,妾身这便回去闭关,千年之内绝对不再出来了。”

说完,狐女也赶紧捏碎人皇手令,回到了本体去。

伏羲道场。

人皇席朱突然发现好些个仙人都已经捏碎了他的手令回到天上,还以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圣人故居留下来的东西,但看他们的脸色,似乎又有不同。

“几位仙友,你们可是找到了圣人遗宝?”有好事的仙人在旁边小声询问,很是好奇,不知道能否有幸旁观一下他们找到的宝贝。

“呵呵。”一个仙君丝毫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抱歉,人皇陛下,我有些累了,在下就先行离开了。”

席朱有些怔怔,却也没说什么,“那就请仙友回去好好休息吧。”

接着还有几个仙君也是纷纷告辞。

周遭的仙人们简直一头雾水,“我们又不和你们抢,你们跑什么?”

“还抢?”珠玉仙君脸色难看,连风度都懒得维持,“诸位还是等着剩下三位仙尊回来再来详查吧,修真界里出现了一个仙尊级别的仙人,也不知是哪路高人,有他在,哪里还有我们说话的份儿?”

丢下了这么一颗炸弹,也不管其他人听了是如何震惊,珠玉仙君还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她当真是白来一趟,气煞她也!

再说周长庸这边。

他的神识不断扩大,近乎无影无踪。鬼修道统的神识,和其他道统的神识稍有区别,很难被发现。

周长庸陷入了一种奇妙的观感之中,他好像能够将外面发生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外面的人,包括师无咎在内,似乎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实在有意思。

周长庸将师无咎这唱作俱佳的表演看了个彻底。满分一百分的话,可以打个及格分。

师无咎将大部分的人都吓走了,但还是有几个自恃修为的人留了下来。

说到底,还是师无咎太过心慈手软了。

虽然他表现出了仙尊修为,但他并没有痛下杀手,哪怕这些不过都是一抹分神。

要对付这些老狐狸,一般人的做法是没用的,要恩威并济才是。

但,这又何尝不是师无咎的优点么?

他若是真的残忍好杀,杀伐果断,他周长庸怕是第一个就要死于师无咎之手了。

说起来,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一路从相识走到现在,虽然相遇之初不尽如人意,但后来慢慢相处,倒是处出了一点类似朋友和师徒的情谊。

如今看见师无咎为保护他而在那边装模作样的骗人,周长庸心里倒是觉得妥帖无比。

周长庸从来都不相信世界上有无缘无故且痴心不改的感情。任何人之间的感情从来都是相互的,只有彼此付出,才会慢慢的加深感情。

在和师无咎相遇的这段时间里,师无咎保护了周长庸好几次,但周长庸何尝又不是在日常生活里给师无咎带来了许多乐趣呢?

他们的关系,一直都维持在一个彼此交好又不会决裂的关系上。当然,这也和两人的性格分不开。

如今,周长庸也能感觉到,自己大约是差不多要准备飞升了。

修真界的天道已经隐隐约约容不下他了,一个圣人故居就能引来仙界众人这么大的反应。若是周长庸手中掌握大道圣兵的消息泄露出去,怕是整个修真界都要为之颤抖。

因此,面对这么一个能惹事的大气运者,修真界的天道自然是恨不得周长庸赶紧走的越远越好。

荔居上方的天空,开始渐渐变色。

无数的乌云开始不断的朝着荔居汇聚,已经隐约有渡劫的气势。

如此异象,自然引得北疆中的修士纷纷惊讶不已。

这是何方高人准备渡天劫了?

是雷霆道君,还是鱼玄道君?

说起来,北疆最近有不少即将渡劫的大能似乎都出来走动了,也不知是为何?

但如今,他们别的看不懂,但有人渡天劫的迹象还是看的懂的。

众人循着劫云,很快就汇聚到了荔居所在之处。

还没靠近,就发现这四周都被阵法围了起来不说,连在周围护阵的都是他们北疆的顶级大能。

雷霆道君、鱼玄道君、还有刚步入渡劫期的王七十五剑全部在此守阵。

这是哪个人在渡劫,才能请得动这些人帮忙守卫啊?

殊不知,王七十五剑等人也是一脸茫然。

等等,荔居里不都是仙人么,怎么还会有人渡天劫?

王七十五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周长庸。

除了他意外,荔居里好像没有别的修士了。

但周长庸不才进入大乘期没多久,这么快就要飞升了?

王七十五剑一时觉得难以接受,但想想又觉得理所当然。

周长庸的师兄都如此厉害,他有什么奇异之处也不是不能理解。周长庸固然天赋绝伦,但他王平弱也不算差!

“此地不可擅入。”雷霆道君见到这么多的修士不怕死的想要进去看看,一手妙绝雷法就直接使了出来。

好在有天劫作为借口,倒是可以将荔居的事情给瞒住,可以趁机将这些修士给打发走。

至于那些知晓荔居存在,却不是此刻值守的那些个修士,却需要他们费点功夫好好说道说道。

这些人,总觉得是雷霆道君他们联起手来想要独占荔居,简直不知所谓。

“你们说有仙人在此?那正好,我等前去拜见仙人,也是应有之义。”

“不错,仅凭雷霆道君你几人之言,口说无凭,我们必须亲眼见证!”

“这圣人故居也不是你们发现的,你们突然说不许进入,里面又有人渡劫,实在让我等费解!”

没有见识过那些仙人的恐怖之处,这些人当然能够这么说,可若是真放他们进去了,到时候惹了事,就未必是他们一死了之就可以解决得了的。

荔居之外尚且因为周长庸要渡劫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何况是荔居里面?

师无咎前脚还在悠闲自得的和这三个仅剩的仙尊对话,后脚周长庸就传出了要飞升的渡劫气息。

就算这三个仙尊是傻子成精,怕是也能发现不对了。

这里面藏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真正得到大道馈赠的压根就不是这个对他们出手且和他们聊天的人,而是那个一直没有出声,在背后默默消化大道馈赠的人。

他们这是被人彻底耍了一通!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的小白脸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 恶棍:不良村医 一醉经年 北纬31度录像带 末世神座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龙棺 娶个天师做老婆 灵魂破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