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归九带着风细细前往人间的时候,抬头看着天空的时候,神色便为之一变。

“师父,怎么了,是您又算出什么东西来了么?”风细细不由好奇询问道。

这些天,师父好像总是有些心神不宁的。

“不用卜卦我也能看出来。”归九喃喃自语道,“这空中云彩从未有过此般变幻,恐怕是天上下来了不少人。”

修真界和仙界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无事。而一旦中间这个平衡被打破一次,日后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道统之争,向来都是不死不休。

算起来,他们九天十界,似乎也已经度过了很长很长一段平静的日子。

而不管是凡人还是仙人,平静的日子一旦过久了,就会忍不住想要给自己找点不寻常的事情做。

“师父,那我们……”

“此事不是我们能管的,我只知道大气运者身边必定有贵人相助,而你师父我,还远远达不到贵人的程度。”

这时代的宠儿,从来都是在转瞬之间,就已经换了人做。

有时候,归九也不由觉得,妖族的寿命是真的太长了。长到他一旦活的久了,就什么事情都看得到。

周长庸隐隐察觉到自己的修为又有了很大的松动。

他两世为人,前世差一点就已经是地府阴官,换算到修真界里就是即将升为地仙的人了。如今到了修真界里,本身有生死簿在手,修习的更是道祖亲传的《度亡经》,身边还有师无咎这样巅峰时期是准圣的大能在身旁,这修为想要不进步都难。

很多人往往会陷入一个误区,以为飞升成仙必须要依靠日积月累的修行才能成功。当然,这是在大多数情况下都通用的。但偶尔,也会有一些意外出现。

譬如那些转世重修的,又或者有大气运在身的,他们修行往往是事半功倍,速度远超常人。更有甚者,或许就在一夜之间,一个念头,就能从凡人飞升成仙。

在道教传说里,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故事,而在佛教当中,亦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逸闻。放在那些西方基督教或者北欧神话等等体系当中,同样也有一夜之间就成仙成佛的故事。

由此可见,飞升成仙,从来都不是一个需要磨时间的活儿,而是一个只要修为、心境达到了便可以离开凡间界的一条线而已。

大部分的人,只能一步步的靠近那条线,但也同样有人可以一步到位。

就如此刻的周长庸。

在目前这个九天十界当中,恐怕没有比他气运更强的大气运者。且不提手中掌握大道圣兵,还遇见了自造化天封闭后的唯一准圣,更加还得到了人皇兼圣人——神藏道人的馈赠。

心境一松动,修为便嗖嗖的往上升。

生死簿对于周长庸的接纳度,自然也就更大了。

甚至,距离飞升,他也感觉到自己即将捅破那一层纸。

归九卜卦说,他的飞升契机就在北疆,果然诚不欺我。

只是如今这个时候,怕不是什么好机会。

周长庸想了想,又咬了咬牙,还是没有停止修炼。修为上升这种事情,也不是他想要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再说了,他从出生到现在,哪一次成长不是危机四伏?

若是此刻他错过了这个提升修为的好机会,日后再想要有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了。

所谓富贵险中求,值得自己拼一把。

外面那些仙尊仙君,原本都被师无咎的字给吸引走了注意力,结果周长庸这修为一松动,立刻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等等,这里还有人!”

“就在那颗桃树附近。”

“走,去看看。”

这些个仙君仙尊们,各个可都是人老成精的主儿,他们本来就不相信神藏道人会一点东西都没有留下。若是真的不打算留下任何东西,那么这个宅子也根本不应该被留下。

但既然这宅子已经现世,就意味着这宅子里的东西也会出来。

故而,就算席朱人皇嘴上的话再动听,这些个仙尊还是压根就不买账,该来的还是要来。

这一下,果真就发现了端倪。

王七十五剑和雷霆道君等人就在院中,感受到的冲击自然比那些仙尊们更大。

这分明是那些即将飞升的修士才会拥有的气息。

“怎么回事,王平弱,这里除了我们之外怎么还有人?”

王七十五剑脸色难看,心里十分担忧周长庸和师无咎的安全,但也知道此刻自己暴露和他们相识,恐怕只会难上加难。

“我也不知道。”王七十五剑第一次说着这么违心的话却顺畅无比,“我一直在此处打坐,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若非这气息泄露,我们刚才不也半点都没有察觉么?”

雷霆道君等人接受了王七十五剑这个解释。

因为他们之前也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转眼间,荔居里的所有人都集聚在了这颗桃树面前。

“也许,是这颗桃树要化形飞升了呢?”王七十五剑在一旁提出自己的看法,企图将话题给挪开。

但无奈,这些人压根就不吃他这一套。

“妖族化形,绝对不是此种气息。”

“绝对是有宵小率先潜入至此,不知为何进了这桃木之中,从而得到了圣人馈赠。”

“本尊也想要见见,到底是何人有这么大的福气,居然抢先在所有人面前不声不响的拿到了东西。”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

这里面的人千算万算没料到,仙界中人会这么孜孜不倦的下凡来吧!

“怎么办怎么办?”桃花妖已经急的跺脚了,她年纪不大,又没有怎么经历过事情,哪里想得到周长庸的气息居然封不住,而是从她的树干当中直接泄露出来了?

师无咎却是知道的。

以周长庸的功法层级,想要彻底封印他的气息,少说也得是那种专门用于封印的灵植才行。这颗桃树只是沾了圣人的光才得以成行,自然掩盖周长庸的气息。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偏偏挑这么要命的时候露出了端倪?

“妖皇大人,我们怎么办?”三个树妖齐刷刷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师无咎。除去师无咎之外,他们也确实找不到其他人了。

“放心。”师无咎面对这几个年轻幼崽期待的眼神,不假思索的说道,“在仙界,本座说不定还要高看他们一眼,但这是在修真界,他们修为再高也不过散仙,又岂是本座对手?”

师无咎一旦正经起来,就显得格外靠谱。

“你放心,本座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师无咎捏着手中的麻将说道,“区区跳梁小丑,本座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将周长庸骂了个狗血淋头。

本座一定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周长庸的,这都是第几次了?每一次都是周长庸惹出了乱子,由他来擦屁股。

他师无咎好不容易从封印里出来,不是专门给周长庸收拾烂摊子来的!

要不干脆就让这个小骗子被这些家伙杀掉算了。

但就算师无咎心里这么想,他也不能这么做。

他都救了周长庸这么多次了,要是这一次周长庸死了,他之前做的不就是白费功夫?

要是周长庸还在这里,一定要说师无咎如今是陷入了“沉没成本”的心理当中。

投入的太多,反而不舍得撒手了,哪怕不撒手的后果就是接下来投入的要更多。

外面,荔居里的仙尊们已经开始准备动手了。

“就算是圣人亲手所种,我也要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到时候我们一起出手,也好分担些因果。”

“好,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家伙在里面企图当黄雀?”

几位仙尊一同出手,已然是存了将这颗桃树连根拔起的心!

桃花妖急的不行,师无咎却有些不耐烦。

“慌什么,本座都不慌。”师无咎觉得这是桃花妖太没见过世面,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妖皇,您可需要什么法宝?”事关桃树生死存在,梨树和枣树两个妖精也有些急切,若是可以,便是砍了他们当武器,他们怕也是舍得的。

“法宝?对付这些家伙,哪里用得上法宝?喏,这些果核就是了。”师无咎随手一指,地上十来颗果核呢。

都是师无咎打麻将的时候觉得无聊,随便啃的。

桃子枣子梨子都吃了个遍。

“您……您说笑了,这种东西怎么能当武器用呢?”好歹也用个树干枝丫什么的吧。

“已经足够了。”师无咎原本是想要用麻将牌来着,但又想到这麻将自己才打了这一回,就要拿去砸人,实在太过浪费可惜了。倒不如就此取材,用点别的。

说起来,这些果核灵气充沛,倒是比麻将牌好使的多呢。

桃花顿感生命无望,已经哭哭啼啼的开始和两个哥哥说着“遗言”,“两位哥哥,我死了之后,我那些桃子还有我之前藏起来的桃胶什么的,你们都拿去吧……”

师无咎却是薅了一把三只妖精的头发,变成一片片的叶子,将这些果核捡起来(主要是师无咎觉得扔在地上的果核太脏),随即不慌不忙的朝着外面射了过去。

模样神情坦然自若的和他之前摸牌打牌没有任何两样。

桃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

“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师无咎的声音传来,“本座可不是浪得虚名。”

却见师无咎仿佛随手扔出的那些个果核,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从桃树树干里直接飞出,精准的朝着那些仙尊们砸了过去。

“来得好!”

这果核来的又快又猛,在强大灵力的包裹下几乎已经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而是直接又凶猛的朝着几人砸来。

反应快的一个仙尊,已经闪开,而反应稍慢的,却是将真元汇聚在手中,企图去阻挡这枚果核。

嗖——

就好似九天之上垂直而落的流星,又好似奔腾呼啸而来的海浪。

它的力量大的超乎想象。

几乎难以用人力抗衡。

那个企图用手阻挡的仙尊,手掌心被那枚果核直接洞穿,露出血淋淋一个窟窿。

“啊。”那人低声呻吟一声,却是迅速回防,企图反攻。

可他小看了师无咎的实力。

仙界中人,说来说去都是那么玩烂了的几样本事罢了。

师无咎扔出来的这枚果核,可不仅仅只是果核而已。

企图回防的这位仙尊还没有来得及摆出起手式,就发现他本人直接被这果核裹挟的强大灵力而震得飞了出去,等到身体靠墙了才稳住了身形。

“噗。”一时不察,直接吐了口血出来。

而另外几个仙尊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本来就因为实力受限而有些缩手缩脚,如今又被师无咎突然偷袭,能够维持平日风度就已经算的上是表现出众了!

然而,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些仙尊绝非浪得虚名。

毕竟之前的什么欢喜天女,可是没有禁住师无咎的一招,整个人都飞灰湮灭,只是不知道元神是否返回本体之中而已。

师无咎之前已经用过了一张麻将牌,若是再用,这麻将又都是出自周长庸之手,说不定就胡被顺藤摸瓜查到这里来。

事先声明,这可不是他关心周长庸这个小骗子,而是纯粹为了自己日后的日子考虑。

周长庸一旦暴露,就意味着他也暴露了。

到时候,他就要每天都要打打杀杀,别说是拿到生死簿了,自己怕是连安心搓个麻将的时间都不会有。

故而师无咎在这个时候选用果核出击,也要这方面的考虑因素。

倒是王七十五剑和雷霆真君等人看的惊讶不已。

他们虽然没有正面遭遇攻击,但哪怕只是在旁观看,也能感觉到此次斗法的艰难险阻。

若换做是我承受这一击,恐怕当场就已经身死道消了。

王七十五剑隐隐有猜测,在这里面出手的应该就是周长庸口中的师兄师无咎。

但,周长庸之前也没有说过他的师兄会这么厉害?怪不得他们两人敢前来寻找圣人故居,原来是有恃无恐?

王七十五剑一时间想了许多,但最后还是归于平静。

如今这个层次的斗法,不是他能够参与的。

但这不代表他以后都不能参与。

我要变强!

本就在心里格外坚定的目标,此刻在王七十五剑身上又深了几分。

三颗果树妖此刻也是目瞪口呆。

师无咎看着漂漂亮亮,宛如天人一般的容貌模样,完全是适合被人珍藏起来保护起来的那种大美人。

可这大美人一旦出手,便是真招!

那几枚果核什么材质,他们这三个妖精能不清楚么?但是偏偏师无咎能够就地取材,用这样的东西去打败外面那些似乎深不可测的修士。

简直闻所未闻!

“您果然是妖皇,妖皇都像你这么厉害的么?”梨花少年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崇拜之色。

“只有本座这么厉害。”师无咎回答道。

“太厉害了,我好好修行的话,也有这么一天么?”

“好好修行,大概能有本座一成水准吧。”师无咎笑眯眯的说道。

而相比起这些人来,真正惊讶的自然是被攻击的这些个仙君仙尊 了。

怎么可能?

这起码得是大罗金仙以上的修为了。

可在这个修真界之中,仙界而来的仙人,修为都被限制在九劫散仙之下,一旦突破这个限制,立刻就会被遣返仙界,半点也不能越界。

但现在攻击他们的人,又是从哪里来的这般修为?

那包裹着果核的巨大灵力一旦消散,那果核只在地上存留了一瞬,便化为齑粉。

但即使只有这么短短一瞬的时间,也已经足够让这些仙尊们看清楚了。

出手的人,并非用了什么天材地宝,仅仅只是用了几枚果核而已!

难不成,在这修真界之中,还有能够不飞升就修行到大罗金仙程度的人?

几个仙尊对视一眼,心中顿时大为恼火。

他们何尝将区区大罗金仙修为的人放在眼中?

可现在不是在仙界,而是在修真界,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们几个仙尊,合在一起居然奈何不得这藏在桃树干里面的人?

但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确定,这桃树里面必定有当初神藏道人留下来的大道馈赠!若非如此,这藏在桃树里的人,怎么会突然出手,并且还会一直流连不去呢?

说不定对方正是因为得到了圣人馈赠,因此才能在修真界里发挥远远不属于此方世界的本事。

但,这应该不是长久的。

天道有恒,又怎么会让人一直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说不定地方也碍于限制,只能用几次这样的攻击手段罢了。

“这位道友。”首先说话的便是那位女仙君,“妾身名唤珠玉,仙界中人赏脸,喊我一声珠玉仙君。此番前来打扰,的确是有所不便。只是这圣人故居,可堪造福广大仙众。道友既然已经得到了馈赠,又何必一直畏首畏尾,不愿现身呢?”

说的倒是比唱的好听。

要不是本座刚才出手震住了这些家伙,现在这颗桃树怕是已经被劈的七零八落了。

思及此处,师无咎脑子里突然转过一个好主意,故意压低了声音,粗着嗓子说道,“老夫乃是桃树成精,昔年承蒙圣人养育教化之恩,方才镇守此方地界。诸位既然想要对老夫出手,那么老夫也只能寸步不让了!”

师无咎本就是妖族出身,要模仿另一个妖族简直活灵活现。

桃花妖有些傻乎乎的看着师无咎,正想要问问,却被身边两个哥哥眼疾手快的拉了回去。

如今,还是听这位自称是妖皇的师无咎师公子怎么处理吧。

他们这三颗傻傻的树,能干点什么啊?

在旁边看着,称赞师公子就是了。

外面的珠玉仙君也有些愣神,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确得到了回答,但是这个回答却不是她所想的,而是王七十五剑所猜测的,却是这桃树本身化形而找来的渡劫气息?

“桃树渡劫,是这种气息么?”另一个青年仙尊冷笑道,“大家都是仙界中人,敢作敢当。虽然我不知道阁下用了什么法子能够逃开天道耳目,在凡间可以动用仙力,但一饮一啄,皆是天定。”

“笑话。”师无咎反驳道,“你非桃树,怎知我们如何渡劫?我奶圣人亲自教化,自然和普通妖族不同。我本体不过是普通桃树,若非有圣人指点,我如何能够拥有此番修为?圣人之能,匪夷所思,尔等不知,便不能妄言!”

接下来又是一番唇枪舌剑,但师无咎半点也不退让,直接摆出了一副“你们不是妖族根本不懂妖族修行”“你们所知道的妖族修行和我不同,我可是圣人亲自点化的”“有本事就来挖开我看看,没本事就闭嘴”等等胡搅蛮缠的言语。

但,意外的好用。

这些仙尊平时里养尊处优惯了,多少年了没有被人这么气过了。

“哈哈哈,当真是一出好戏。”

“我说几位仙友,你们好歹也比我们早下来一些时候,怎么连株化形的桃树都搞不定了?”

“这位桃树先生说他们不是妖族,便不懂妖族修行之法,这可巧了,妾便是妖族出身,也前来碰碰运气。”一个穿着艳红衣裳,媚骨天成的女子妖妖娆娆的走了进来,“我们妖族渡劫,可从来不是这个阵仗。”

“九尾狐族,你们逍遥天的跑来红尘天凑什么热闹?”

“人皇给了妾手令,妾自然能来。”九尾狐媚眼一横,态度极为自然,“闲来无事,不如看看你们人族好戏。不过藏在桃树里的这位兄台,你冒充我们妖族便是不对了,妾也不能干看着您扰乱我们妖族声誉呢!”

妖族有个屁的声誉?

师无咎几乎快要破口大骂。

瞧瞧现在的妖族都是什么歪瓜裂枣的,外面那个明明是少见的九尾天狐,愣是修行成了这么不上不下的样子。

还有那妖皇玉霜,是脑子被大长老塞了水不成?这红尘天人族的事情,就算妖族想要插手,也应当在背后筹谋不是,怎么直接大大咧咧的派族人过来了?

这是生怕人族看见了不够齐心,特意来给他们送温暖来了?

人族一贯如此,若是没有其他种族在,他们自己就会斗的你死我活,但一旦来了外族人,他们又会抛开一切,抵御外敌。

这九尾狐的出现,反而会让那些原本各自都藏着小心思的人族将恩怨都放在一边,抢先对付她了。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师无咎觉得自己有必要赶紧回到逍遥天,好好整顿整顿这些族人的脑子了。

要是他们以后也遇见一个周长庸一样的骗子,怕不是要尸骨无存?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穿成废材后他撩到了暴躁师兄 墓诀 永远的和平 七宗罪1:冰箱藏尸 机动战士WS 诡语者系列租屋诡案 吞天记 蝴蝶风暴 少年王(不良之无法无天) 进步